聽了克烈導師的這句話,這些老生們的臉上徹底布滿了不可置信。韓冬是誰,水系分院三年級的老生,七段大法師的實力,在水系分院中也足以排入前十之列。這些年的分院積分賽中,敗在他手中的火系學生不在少數。而且,韓冬在個人排位賽中,也穩居全院前一百之名。沒想到這個朱帥,竟然差點將之擊敗!

這,還真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那真是太好了!看來,咱們火系分院還有一拼的可能!」幾位老生的臉色馬上潮紅了起來。這一年來,火系分院的學生們實在是太憋屈了,各個賽事上都被打壓的喘不過氣來,現在,火系分院急需新鮮血液的注入。

「克烈導師,我這就通知其他導師,把朱帥吸納入咱們分院的院隊來。這個賽季的分院積分賽還有三場,若是我們三場全勝的話,說不定有機會衝到第三的位置。」幾名老生激動的說道。

「呃,這個,恐怕來不及了!」這時,克烈導師遺憾的說道。

「為什麼?」幾人臉上皆是疑惑。

「哎,因為在招生的時候,朱帥與韓冬私鬥,被葉飛長老處罰一個月不能參加個人排位賽。」克烈導師無奈的說道。

「不是吧!葉飛長老可是分管咱們火系分院的,咱們火系分院都落魄成這樣了,他不幫忙就算了,還這樣坑我們啊!」幾人頓時大叫道。

「葉飛長老的處罰完全合情合理,咱們也沒有什麼辦法。再說,葉飛長老此舉應該有他的用意,咱們也不好反駁什麼。這個賽季我們盡量拼一下,實在不行的話,等下個賽季,咱們再和他們拚命!」克烈導師說道。

「那隻好這樣了。咱們只能再忍一個賽季了。」幾位老生不甘的說著,取出一沓表格來,朝著朱帥三人說道:「現在,先給你們安排了宿舍吧。」 幾名老生的工作效率極快,僅過了十幾分鐘,便將朱帥三人的入院手續全部辦妥。現在,朱帥正式成為了凱羅學院火系分院的一名新生。

讓朱帥感到意外的是,由於葉飛長老的招生隊伍最後才回到學院,此時,火系分院的新生宿舍已經住滿了新生,所以朱帥被分配到了導師宿舍區。這樣的待遇讓一旁的玉瑤都有些羨慕。

因為學生宿舍都是四人一個房間,而導師宿舍卻是兩個人一個房間,並且,導師宿舍的配備更加的齊全,管理也更加寬鬆。沒想到朱帥一進入學院就有這樣的好運氣,所以玉瑤非要跟著克烈導師,一同來朱帥宿舍看看環境。

緊緊跟著克烈導師以及玉瑤學姐,經過幾條寬敞的道路,三人便來到了導師宿舍。

找到朱帥所在的門牌號,三人便推門而入。

一股檀香味迎面撲來,寬敞的房間,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十分的溫馨。屋內桌椅乾淨整齊的擺放著,該有的日常用品應有盡有。在屋子的兩側,各有兩間卧室,優雅而別緻,整個房間讓人感覺十分的舒服。

此時,在房間內已經有一名新生在盤腿修鍊,感覺到有人進來,睜開眼來。

「哇塞,你們導師宿舍也太奢侈了,兩個人就住這麼大的房間,真是浪費啊!看來我得好好修鍊了,等我的個人排名進入前十,我也申請個單間住住!」玉瑤學姐一邊驚嘆的看著房間內的設施,一邊羨慕的說著。

「哈哈,那你就好好修鍊吧,我聽說那些排名前十的單間,環境比這都好。」克烈導師笑著說道。

「你們好,我叫岳鈺,火系分院的新生,你們是?」這時,那名新生走上前來,略一拱手開口說道。

「嗯嗯,岳鈺學弟呀,我是你的學姐玉瑤,這位是克烈導師,至於這位嘛,就是你以後的舍友了,火系分院的新生朱帥。」玉瑤搶先一一介紹到。

「克烈導師好,玉瑤學姐好,朱帥兄弟好!」岳鈺馬上打招呼。

「恩,這裡還不錯,離我的房間也不遠,你先在這裡住下吧,有什麼事情可以找我。還有這兩天你們先不要亂跑,完了會有學長告訴你們該幹什麼的。」見兩人已經互相認識,克烈導師吩咐了幾句之後,便帶著玉瑤離開了房間。

等克烈導師走後,岳鈺馬上笑著走上前來,和朱帥說道:「朱帥哥們,你和玉瑤學姐是什麼關係呀。」

朱帥禮貌的和岳鈺一笑,說道:「沒什麼關係呀,她是我們招生隊伍的老生,專門負責我們那裡的招生的,怎麼了,她有什麼問題么?」

岳鈺嘿嘿的一笑,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很神秘的說道:「我已經來了兩天了,這兩天我了解到不少消息,這位玉瑤學姐,在咱們學院可是風雲人物。」

「是么?」朱帥的眉頭一挑,說道:「怎麼個風雲法。」

「先不說玉瑤學姐的實力在咱們火系分院也能排進前二十,先說說關於玉瑤學姐的風花雪月。據說玉瑤學姐不僅是咱們火系分院的院花,而且在整個學院都是排的上號的美女,追她的人估計能繞咱們學院一圈了。但是,玉瑤學姐誰都看不上,來了學院三年了,依舊是單身一人。」

「但是紅顏禍水啊,玉瑤學姐都對外公布了不談戀愛了,這些年因為玉瑤學姐依舊是有許多人大打出手,特別是西風學長和宇杲學長,為了追求玉瑤學姐,兩人在個人排位賽上互相挑戰了不下十幾次了。」聽朱帥問道,岳鈺馬上解釋了起來。

「你知道的還真不少。」朱帥一邊和岳鈺聊著,一邊從納戒中取出雪絨給自己準備的東西,開始收拾了起來。

「哈哈,這不是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多收集一些情報,在學院里也比較好混不是。別到時候惹惱了什麼大佬級別的人物,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岳鈺笑著說著,上前和朱帥一起收拾了起來。

因為岳鈺比自己早兩天入住,所以朱帥就把自己的行李全部安頓到了另外一間卧室之中。

「我說,你打探了這麼多消息,不會是也對玉瑤學姐有什麼想法吧。」朱帥開玩笑的說道。

「玉瑤學姐就算了,我可不敢癩蛤蟆妄想天鵝肉。再說,剛剛我也見過玉瑤學姐了,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喜歡玉瑤學姐的閨蜜郝微學姐。」岳鈺滿臉仰慕的說道。

「郝微學姐?也很漂亮么?」朱帥疑惑道。

「那當然了,正好郝微學姐負責我們的招生隊伍。你是不知道,郝微學姐的那聲音,那麼的溫柔可人,那身材,前凸后翹,相當的完美,那臉蛋,那麼的精緻,完全符合我夢中情人的標準。而且,我聽說郝微學姐也是單身,我還是有很大的機會的。」岳鈺說著,手上的動作都停了下來,眼中滿是愛慕,嘴角的哈喇子都快流下來了。

「我靠,你不好好修鍊,每天就是想這些東西啊!照你這麼說來,郝微學姐就是仙子了。再說郝微學姐都單身三年了,說不定和玉瑤學姐一樣不談戀愛呢。我看你還是別痴心妄想了。」看著岳鈺那滿臉的猥瑣,朱帥忍不住打擊道。

「郝微學姐不是三年級學生,她是二年級學生,比咱們早來一年,單身很正常啊!再說了,修鍊有什麼意思,我從小到大就沒好好修鍊過。趁著年輕,還不得好好瘋狂瘋狂,再不瘋狂,可就老啦!」岳鈺誇張的說道。

「不好好修鍊還能進入凱羅學院,你騙誰呢。」朱帥打趣道。凱羅學院的招生條件如此的苛刻,昊陽城中三百多名少年只有二十名堪堪通過了測試,若不努力修鍊,想進入凱羅學院當真十分的困難。

「真的,騙你幹嘛,修鍊什麼的最枯燥了,要是我好好修鍊,說不定現在都進入大法師級別了。」岳鈺認真的說道。

「還大法師級別,你以為你是西風學長啊,成人禮就進入了大法師級別。」朱帥打擊道。

「愛信不信,哎,對了,你說我要是從現在開始好好的修鍊,然後實力突飛猛進,會不會引起郝微學姐的注意啊,說不定到時候郝微學姐看我天賦非凡,就以身相許了呢!」岳鈺繼續說道。

「哈哈,這個有可能,那你就好好加油吧。對了,你都不好好修鍊,現在是什麼級別啊。」朱帥問道。

「我現在四段法師啊,怎麼樣,還不賴吧。我聽老生說我是今年新生裡面實力最高的。」岳鈺得意的說道。

「四段法師?」聽了岳鈺的話,朱帥眼中滿是不可置信。今年火系分院招生唯一的一個四段法師,居然就是自己的舍友,這個看起來有些不拘一格的岳鈺。若是如他所說,沒有努力修鍊就達到現在的水平的話,那他的修鍊天賦還真是恐怖了。

「對啊,所以我決定了,為了郝微學姐,我要努力修鍊,到時候拯救火系分院於水火之中,郝微學姐說不定就對我芳心大動了!」岳鈺嘿嘿的笑著。

「那祝你早日抱得美人歸了。對了,這個宇杲學長是什麼來頭,怎麼敢跟西風學長對著干,我聽說西風學長很厲害的。」朱帥問道。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個宇杲學長是帝國宇家的人,宇家在帝國都快能和三大家族叫板了,學院里有許多人都討好宇杲學長,再加上宇杲學長實力也不錯,所以在學院里有些為所欲為了,怎麼會把平民出身的西風學長放在眼裡。因為玉瑤學姐的原因,兩人在個人排位賽上針鋒相對,長期霸佔著三年級排位賽頭兩名的位置。」岳鈺認真的說著。

「宇家的人?沒聽說過。不過三大家族的子弟呢,他們就坐視這個宇杲在學院里興風作浪么?」朱帥疑惑的問道。

「不會吧,你從山裡來的么?學院不對三大家族招生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岳鈺看向朱帥的眼裡,滿是驚訝。

朱帥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頭,說道:「我平時都在修鍊,所以對這些事情不太清楚。」

「凱羅學院雖然建在德克帝國,但是並不參與帝國家族之間的糾紛,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帝國並不招收三大家族的子弟,不過三大家族都有他們各自的修鍊系統,不來凱羅學院也沒什麼影響。沒有三大家族的子弟,宇家的學生當然在學院里一副天王老子的樣,誰都看不起了。」岳鈺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看來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稱大王了。」朱帥笑道。

「可以這麼說,但是也不完全是這樣,這個宇杲學長的修鍊天賦還是不錯的,不然也不會在學院里修鍊三年,就能達到一段魔法師的實力。」岳鈺說道。

兩人一邊聊著,朱帥的行李也收拾的差不多了。看著比之前更有人氣的房間,朱帥與岳鈺滿意的坐在一旁休息起來。

「接下來咱們該幹什麼?」朱帥問道。

「我也不知道,剛剛克烈導師不是說有老生通知我們么?咱們先等著吧,等啥時候能參加個人排位賽了,去挑戰個名次,就能使用學院的修鍊場所了。到時候咱倆一起,也好有個照應。」岳鈺略帶興奮的說著。

「呃,這個恐怕不能一起了,我被葉飛長老處罰一個月之內不能參加個人排位賽。」朱帥無奈的說道。

「不是吧,怎麼回事啊!」岳鈺滿臉的驚訝。

朱帥正準備和岳鈺說一下事情的前因後果,房門卻被人敲響了。 岳鈺很快從椅子上蹦起來,搶先去開了房門。

三名老生摸樣的男子走進了房間,四周打量了一圈,眼中滿是羨慕的神色。隨後才拿出一個登記薄,對著兩人說道:「岳鈺,朱帥對吧。你們兩個運氣真好,能住到導師宿舍區來。好了,和你們說點正事,明天上午學院要召開新生入院儀式,到時候不要遲到了,早點到學院練武場集合,要是遲到了,可是有處罰的,等入院儀式結束之後,你們就可以去學院的競技場參加個人排位賽了。」

「不過個人排位賽一天最多可以打三次,你們注意分配時間。等有了自己的排名,你們就可以去導師那裡領取米幣進行修鍊了,喏,這是關於修鍊的一些資料,你們看看,最好把這些都記下來,這對你們以後的修鍊幫助很大。」一名滿臉剛毅的老生不斷的說著。

「我是火系分院學生會的會長,你們叫我林浩學長就好了,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找我,當然也可以找導師。對了,既然你們加入了火系分院,就得好好的修鍊,努力提升實力,為咱們火系分院做出貢獻。還有就是,沒事別出去惹是生非,學院的處罰力度可是很大的。好了,我還得去吩咐其他的新生,就不打擾你們了。」林浩學長囑咐了幾句,便帶著其餘兩人離開了房間。

被林浩學長這麼一打攪,朱帥也忘記剛剛要和岳鈺說的事情了,兩人馬上拿著林浩學長留下的資料研究了起來。

兩人仔細的研究了半天,才對學院的修鍊規則徹底的了解。

在學院修鍊的根本,便是這個個人排位賽。個人排位賽根據不同的年級分為了四個階段,今年剛剛入院的新生參加的便是一年級的個人排位賽。

每個階段的排位賽從高到低又分為神、皇、靈、玄、凡五個階段,與法術的分級規則相同。其中,前十名學生為神階,十一名到三十名為皇階,三十一名到五十名為靈階,五十一名到一百名為玄階,剩餘的則全部為凡階。

有了排位賽的定階之後,便可以領取相對應數量的米幣。凡階每日可領取一枚米幣,玄階為三枚,靈階為五枚,皇階為十枚,神階則為二十枚。

領取到米幣之後,就可以進入學院的修鍊閣進行修鍊了,在修鍊閣內每修鍊一個時辰,需要支付相對應的米幣。而且,在學院里進行其他的交易,也全部使用米幣來進行支付,所以米幣在學院極其的重要。

為了激發學生們的修鍊熱情,在排位進入各自階段的前十名時,可以申請進入下一個級別進行排位賽,所得到的米幣會進行累積。例如說一年級的新生,如果排位賽進入了神階,就可以找導師申請進入二年級的排位賽,在二年級如果處於凡階的話,每日能夠得到二十一枚米幣。

當然,進入下一級別之後,你仍保留前一級別的名次,若是有其他人將你擊敗,導致你掉出了上一級別的神階,那麼你也就失去了進入下一級別的資格。

每個階別的前十名,也就是神階學生,每半年可以找分院的長老開啟一次生死門,進入天墓山脈進行歷練,當然,天墓山脈極為危險,所以在進入生死門前,學院都會與學生簽訂一份生死契約。

至於學院之間的積分賽,則是每三個月為一個賽季。五個分院輪流對戰,對戰時,從各自分院的四個級別中各選派一人進行比試,然後再進行一場雙人比試,一共六人參加,五局三勝制。

勝出的學院積三分,失敗的學院不積分。每個賽季,五個分院之間都需要對戰三次,一共十二場比賽,根據最後的積分進行排名。排名前三位的分院中所有的學生,都可以進入學院的藏經閣進行法術法決的學習,當然,藏經閣中所有的法術法決都有各自的保護罩,將保護罩擊破才可以修鍊其中的法術法決,所以能夠修鍊到什麼級別的法術法決還在於自己的實力。

我要充錢 每次賽季結束,排名第一的分院所有學生,可以領取五十枚米幣,排名第二的學院學生可以領取三十枚米幣,而排名第三的學院學生,可以領取十枚米幣。至於后兩名的學院,則沒有領取米幣的資格。

所以說,雖然學院的學生每周只需要參加兩節實踐課,時間看似寬鬆,實則競爭十分的殘酷,不容人有絲毫的懈怠。這也是凱羅學院能夠揚名德克帝國的關鍵所在。

搞清楚學院修鍊的規則之後,朱帥心底再次暗罵了葉飛長老一聲。葉飛長老隨手的一個處罰,就導致自己一個月不能參加排位賽,也就意味著自己在一個月內無法獲取米幣,無法進入修鍊閣修鍊,更不能參加學院積分賽。那自己比其他的入院新生,要落後許多。

想到這裡,朱帥就有些哭喪著臉了。沒有想到,自己剛剛進入學院,就遭遇到了如此不公平的待遇。看來這私鬥,自己以後一定要注意。

「哎呀,學院的這種競爭規則,相當的完美啊,就是不知道以我的實力,能不能進入咱們一年級排位賽的前十。」這時,一旁看的津津有味的岳鈺開口說道。

「我覺得有難度,聽其他分院的導師說,他們今年也都招到了不少實力出眾的新生,那些六段七段的法師不在少數。」朱帥略微有些失落的說道。

「哎,可惜了,咱們火系分院實力還是弱了一些,損失米幣倒還可以接受,但是不能進藏經閣學習法術法決就有些難受了。」岳鈺歪著頭說道。

「不過分院積分賽這種東西變數很大,我要是努力修鍊,說不定可以為咱們火系分院拿一場勝利。」岳鈺馬上嘿嘿的笑道。

「恩,那你可得好好加油了,咱們火系分院就全指望你了。」朱帥開口道。

「那是當然,不為別的,也得為我的郝微學姐加油不是。嘿嘿,對了,剛剛還沒有說你為什麼被葉飛長老處罰呢。」岳鈺這才想起剛才的事情來。

「真是倒霉,招生的時候和一位學長起了點衝突,就被處罰了。」朱帥一想起這個事情,就滿臉的沮喪。

「你厲害了啊,居然敢跟學長干架,簡直是我們新生的榜樣啊,怎麼樣,打贏了沒有?」岳鈺完全無視朱帥的沮喪,反而雙眼放光的詢問道。

「差一點打贏,後來被葉飛長老出手阻止了。」朱帥回答道。

「厲害厲害,敢和老生干架的新生不多了,能打贏的更少,那個學長是什麼級別的?」岳鈺越聽越來勁。

「好像是七段大法師吧。」朱帥回答道。

「什麼?七段大法師?你逗我玩呢吧!你現在什麼級別,能打贏七段大法師!」聽了朱帥的話,岳鈺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真的啊,騙你幹嘛!我現在已經八段法師了。」朱帥無奈的說道。

「八段法師?能打贏七段大法師?你就吹吧,你憑什麼和七段大法師對抗啊。」岳鈺撇撇嘴,完全不相信朱帥的話。

「憑這個!」朱帥淡淡的一笑,手掌一翻,金木水火土五系元素便圍繞著身體緩緩的旋轉起來。

岳鈺的雙眸瞬間緊縮,像看怪物一般的看著朱帥。

「我靠!八段陰陽法師,你還是不是人,你怎麼修鍊的,怎麼可以這麼快,陰陽法師不是特別難提升等級么?」岳鈺嘴巴都合不攏了。

「呃,僥倖吧!哈哈,你現在還敢說你是新生第一不?」成功打擊到岳鈺,朱帥的心情也比之前要好了不少。

「我靠!我一直以為我才是火系分院的新生第一,沒想到你比我強多了。對了,你這麼厲害怎麼不去金系分院,你是怎麼想的。」岳鈺的眼神中充滿了疑惑。

「我這不是對學院不了解嘛,再說了,我沒覺得火系分院有什麼不好,若是能將火系學院從現在的困境中解救出來,那豈不是顯得更厲害?」朱帥哈哈笑著說道。

「說的也是,哎呀,不管了,我得去修鍊了,你今天給我的打擊太大了。若是我再不努力,郝微學姐就變成你的了。」岳鈺嚷嚷了一句,便回到床榻之上,盤腿開始修鍊起來。

看著岳鈺說干就干,朱帥不禁感嘆道,這愛情的力量還真是偉大。

可不等朱帥感嘆完,床榻之上的岳鈺突然沖了過來,抱住了朱帥的大腿,雙眼放光,諂媚的說道:「朱帥大哥,要不你就收我做小弟吧,我保證你指東我不往西,你往南我絕不往北怎麼樣。」

「你這是幹嘛?」朱帥被岳鈺的舉動嚇了一跳。

「哈哈,你不是陰陽法師嘛,說明你也是一名符咒師啊,這個,以後我要是需要符咒的話,你不會不理我吧!」岳鈺滿臉猥瑣的說道。

「我靠,你是因為這個啊!」朱帥一腳踢開了岳鈺,無奈的笑道。

「哈哈,不管怎麼說,咱倆也是舍友對吧,俗話說千年修得共枕眠,你看咱倆都睡一屋了,要不晚上共枕眠也行,怎麼樣?」岳鈺緊跟著朱帥。

「你還是和你的郝微學姐去共枕眠吧!只要你好好修鍊,符咒啥的都好說。」朱帥笑著說道。

「好嘞大哥,小弟以後可就靠你撐腰了啊!」岳鈺看朱帥答應,高興的回到了床榻之上修鍊起來。

看著興奮的岳鈺,朱帥忍不住笑了一聲,有這樣的舍友,看來自己的學院生活,不會太無聊了。 一夜,在朱帥與岳鈺的潛心修鍊之中一晃而過。

經過近些天的不停修鍊以及煉製符咒,朱帥感覺自己體內的五行元素又充盈了許多,已經達到了八段法師的巔峰,晉入九段級別,只需要一個契機而已。這樣的進步,讓朱帥十分的欣喜。

不管如何,只有自己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才可以為母親報仇,為老師報仇,保護自己需要保護的人。

簡單洗漱收拾了一番之後,朱帥與岳鈺便結伴來到了學院的練武場上。

學院的練武場十分龐大,粗略估計了一下,足以容納數千人。此時,練武場上已經站滿了各個分院的新生,大家在導師與老生的安排下,尋找著自己的位置。

克烈導師與林浩等幾位學長也已經到達了火系分院特定的區域,見朱帥兩人走來,很快為兩人安排好了各自的位置。

不多久,整個練武場便人滿為患,今年新入院的學生紛紛在練武場集合完畢,一眼望去,足有數百名之多。緊接著,幾名老者便出現在不遠處的天空之上。

居於首位的一名老者,頭髮已經花白,似乎歷經了歲月的滄桑,但是他的目光卻極為堅毅,隱隱蘊含著一絲不怒自威的氣勢。老者凌空而立,目光威嚴的掃視著練武場中的眾新生。此老者的實力,竟然在法皇之上!

在他的身後,則是幾名扇動著各系元素之翼的老者,滿臉恭敬的浮於天際。朱帥一眼就看見了其中的葉飛長老。

自己一個月之內不能參加學院的個人排位賽,就是拜葉飛長老所賜,這相當於自己荒廢了一個月的學院生涯,這讓朱帥對葉飛長老心存一絲芥蒂。

幾位老者出現之後,嘈亂的練武場上瞬間安靜了下來。大家都抬頭望著立於天際的幾人,眼中滿是仰慕。這些人,都是自己今後將要追逐甚至趕超的目標。

見眾人安靜下來,幾位老者才掠身而下,進入了練舞場正前方的長老席中。

居於首位的那名老者,先是掃視了一眼場中的新生,才清了清嗓門,宏厚的聲音傳遍了整個練武場。

「很榮幸能夠再次主持今年的新生入院儀式,老夫是凱羅學院的大長老,你們稱我龍雨長老便可。」

「每年的招生,都是學院大事情,學院能夠屹立帝國數百年之久,靠的就是每年新鮮血液的加入。學院招生條件十分的嚴格,能夠站在這裡,說明你們每個人天賦都十分出眾,每個人都是各自家族的驕子,我先在這裡恭喜各位的加入。」

「不過,既然來了凱羅學院,就要按照學院的規矩來進行修鍊,在這裡,你們不僅不再擁有往日的風光,或許還會受到欺壓,受到譏諷,我希望你們能夠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

「今天的新生入院儀式,最主要的,就是和你們宣布一下學院修鍊所需要注意的東西。當然,我相信你們各自的導師之前已經和你們大致的說過了,不過,我今天依然要再次重申一次,目的,就是要你們將學院的規則牢記於心,希望你們在以後的學院生活中,能夠規避不必要的錯誤。」

龍雨長老說話的速度十分緩慢,但是字字鏗鏘有力,傳入每個人的耳朵之中。

場上的新生們都滿臉的恭敬,仔細的聆聽著龍雨長老的教誨。朱帥站於人群之中,將龍雨長老宣布的每一條規則都牢記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