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墨涼夜的名字,魯大爺的臉色微微怔了一下,然後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道:「你到底還是放不下他!」

我點點頭,應道:「或許,這就是我的命吧,無論我走到哪裡,無論我遇到誰,我的心始終都在他那裡!」

「世間之情,最是難懂,就如同我和你奶奶,即便明知她已魂飛魄散,卻還是心甘情願守著她的墳墓過完剩下的日子。」

說這話的時候,魯大爺伸手輕輕撫摸奶奶的墓碑,如同在輕觸奶奶曾經活生生的臉一般。

環顧四周,到處都是野草叢生,只有奶奶的墳墓周圍,不僅沒有雜草,居然還被魯大爺種上了奶奶最愛的百合花。

微風浮動,一陣百合的幽香飄來,讓人神清氣爽,就像奶奶在我面前耳語一般。

看來,魯大爺對奶奶的愛,比我想象中的要深。

我對墨涼夜,是一生只愛他一個人。

魯大爺對奶奶,又何嘗不是呢?

魯大爺愛了奶奶大半輩子,分別了大半輩子,只相依為命了兩三個月,奶奶就命喪黃泉,這對於魯大爺來說,是一個多麼大的傷害?

可魯大爺雖然悲痛,卻更淡然,彷彿早就知道奶奶會有這麼一天。

尤其是魯大爺看到奶奶屍體的那一刻,居然不是痛心疾首的大哭一場,而是輕嘆了一句「二十多年了,她終於還是走上了這條路」。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魯大爺的行為都很可疑。

但我相信,魯大爺對奶奶的感情,是絕對裝不出來的。

這個世界,只有兩件事是最無法掩飾的,第一樣是貧窮,第二樣便是對一個人的深愛。

真正愛一個人的行為和眼神,是絕對裝不出來的。

就像魯大爺,即便他當著我們的面沒為奶奶留一滴眼淚,但此刻看著他將奶奶的墓地打掃得乾乾淨淨,並種上了這麼多奶奶喜歡的百合花,就足以說明在他的內心深處,奶奶永遠是他心中的摯愛。

而魯大爺當初之所以會說那句話的原因,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肯定有什麼事瞞著我!

想到這裡,我便直接開口道:「師父,其實從一開始,你就知道奶奶的死,和墨涼夜無關,對么?」

聽到我的話,魯大爺全身猛然一怔,緊接著搖搖頭說道:「我不知道,這個問題,你應該去問他。」

「師父,您不用瞞著我了,我已經知道奶奶的死其實是方斂秋父女倆搞得鬼。我這次回來,也是為了得到一個真相!」我一臉堅毅的說道。

這話一出,魯大爺整個人都愣住了。

「你……你是如何得知的?」

魯大爺話裡帶著的震驚,印證了我所有的猜測。

若說之前,葉梓宸和方佳佳的話都只是讓我半信半疑的話,那此刻魯大爺的話,卻無疑是板上釘釘一般,將那些所有不太確定的真相,都落了實錘!

「師父,我是如何得知的,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奶奶撫養我長大這麼多年,我不能讓她死得不明不白!」我言辭堅毅的說道。

聽到這話,魯大爺盯著我看了良久,終是深深嘆了口氣,說道:「小菲,你不該回來的!」

「為什麼?難道你們當初之所以將真相瞞著我,就是為了讓我一個人遠走高飛么?」我不解的問道。

魯大爺點點頭,應道:「你的命,比我們每個人的命,都要重要。只有你走了,才能為我們贏來一線生機,你是我們所有人的希望。」

這一回,輪到我傻掉了。

我只是想問出關於奶奶死亡的真相而已,怎麼反倒牽扯出我的身世來了?

「為……為什麼是我?我的能力,在這群人里,算是最低的,我怎麼會是你們的希望?」我一臉蒙圈的問道。

畢竟,我只是一個凡人,一個能力低微的凡人,一沒有背景,二沒有靠山,就憑我現在這點三腳貓的功夫,居然會被當成種子選手培養?

聽到我的疑問,魯大爺拿出一桿煙點燃,坐在奶奶的墓碑旁靜靜的抽了起來。

瀰漫的煙圈讓我有些看不清魯大爺臉上的表情,但我知道,他從來沒有如此的認真過。

「你知道為什麼墨涼夜寧願看你直播,也極少陪著你一起捉鬼么?」 復仇少爺囚寵奴 魯大爺突然開口問道。

我想了想,淡淡應道:「他要麼是沒時間,要麼是不屑於出手。」

魯大爺搖搖頭,深深看了我一眼,說道:「他之所以不直接出手幫你解決那些難題,只是因為他希望你能通過那些磨難,慢慢的成長起來,成長成一個讓人驕傲的米小菲,一個能夠承擔起自己使命的米小菲!」

得,這真是越說越蒙圈了,我已經完全被魯大爺繞進去了。

「師父,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唄,這樣說一半留一半,我聽得心好累!」我不禁扶額說道。

聽到我的話,魯大爺的煙桿在地上敲了敲,將裡面多餘的煙灰倒了出來,然後看著我淡淡問道:「你可知道女魃?」

聞聲,我快速的在腦海里搜索關於女魃的內容,最後終於在曾經看過的《山海經》中找到了一句:「有鐘山者,有女子衣青衣,名曰赤水女子獻。」

可這女魃是神話故事裡的神女,和我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似是看出了我心中疑惑,魯大爺繼續說道:「女魃雖已死千年,但她的一部分魂魄仍入了輪迴,並投胎轉世誕下一女。」

聽到這裡,莫名的我心裡隱隱有些不安。

聯想到之前奶奶對我的隱瞞,以及陳楓爺爺當初和奶奶的竊竊私語,以及墨涼夜莫名其妙選了我做冥王妃,我隱隱懷疑魯大爺所說女魃誕下的一女極有可能就是我。

果然,魯大爺停頓了一兩秒之後,直愣愣的看著我說道:「我想你應該已經猜到了,女魃在人間誕下的那個孩子,其實就是你!」

雖然我早就猜到了,倒當魯大爺真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還是有些無法接受。

怎麼會是我呢?

我不過是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是我?

「除此之外,你和涼夜之間的緣分,也是早就註定好的,千年前,他曾受過女魃的恩情,因不等他報恩,女魃就已離世,他便立下誓言,有朝一日,若女魃的部分魂魄轉世投胎,誕下男孩,他將會和其結為異性兄弟;誕下女孩,他便娶她為妻,永生不離!」

聽到這裡,我已經完全傻掉了,根本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能聽著魯大爺繼續往下說。

「他本來只是想報恩,但連他自己也沒有想到,和你相處久了,他竟也真真正正的愛上了你!」

我雖猜到墨涼夜娶我為妻的背後,必然有某種我不知道的緣由,但卻萬萬沒想到真相居然會是這樣的。

似是說得累了,魯大爺眨巴眨巴乾枯的嘴唇,繼續說道:「至於你奶奶的死,雖然不是他所殺,但你奶奶背後的那塊皮,的確是他親手剝掉的。」

「為什麼?」我終於開口問了這麼一句。

魯大爺轉頭看向我,語重心長的應道:「因為你奶奶的背上,紋著一整張地圖。那張地圖上所標註的位置,便是女魃當年死後,除了投胎轉世之外的那一部分魂魄所歸的位置。」

魯大爺所說的一切,驚得我說不出話來。

魯大爺也不管我,自顧自接著往下說:「墨涼夜之所以要取走你奶奶背上的地圖,便是不想讓它落入修羅界人之手。至於你說的方家,其實不過是修羅界在人間的爪牙罷了!」 第337章:找你復婚

聽了魯大爺的話,此刻我心裡很不是滋味。

一直以為我都以為我對墨涼夜來說很重要,可直到現在我才知道,真正對他來說很重要的是女魃。

他為了報答女魃的恩情而娶了我,又為了保護女魃的魂魄而親手剝了我奶奶的皮。

那在他的心裡,我又算什麼呢?

一個報恩的工具?又或者是一個生孩子的工具?

心裡的難過一陣陣湧上來,莫名潮濕得快要滴出水來。

或許,這一次我就不應該回國,不應該去冥界看他,更不應該知道這些真相。

那樣,起碼我還能天真的以為自己是他最重要的人。

想到這裡,眼淚到底還是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見我哭了,魯大爺頓時有點慌了。

「丫頭,你……你怎麼了?我這也沒講讓你傷心難過的事兒啊,你哭個啥?」

我抹了抹眼淚,啞著聲音說道:「你都說墨涼夜是為了保護女魃的魂魄才剝了奶奶的皮,說明在他心裡,女魃才是最重要的,這對我來說,難道不是傷心事么?」

聽到這話,魯大爺猛地一拍大腿,說道:「都怪我,都怪我,說話說一半,竟把丫頭你給惹哭了。是我老頭子的錯,老頭子向你道歉。」

說完,魯大爺特意給我做了個鬼臉。

我一個忍不住,居然「撲哧」一聲破涕為笑了。

「師父,你都一把年紀了,還這麼頑皮,真的好么?」

魯大爺像個老頑童一樣嘿嘿笑了兩下,說道:「只要丫頭你不哭了就行,不然你奶奶得從墳里爬出來掐死我!」

「讓我不哭了也行,那師父你得把你知道的事兒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訴我,不然回頭我在夢裡看到了奶奶,我就向她告狀,說你欺負我!」我一臉傲嬌的說道。

聽到這話,魯大爺嘆了口氣,應道:「其實,我知道的這些事兒,也都是你奶奶告訴我的!這些年來,修羅界的人千方百計想找到那張地圖,你奶奶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會因為那地圖而死,所以很早就告訴了墨涼夜,一旦她有什麼三長兩短,讓他一定要將她背上的那塊皮給剝下來,並妥善保存!」

「什麼?是奶奶主動讓墨涼夜割下她的皮的?」我難以置信的問道。

魯大爺點點頭,應道:「是的,在你奶奶不告而別之前,她單獨給我留了一封信,將所有的原委都告訴了我,同時叮囑我無論如何都不能告訴你真相。我本來打算將這個秘密爛在肚子里,但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允許了。修羅界的人不知從哪裡得知地圖在墨涼夜的手中,因而發兵攻打冥界,若我再不把真相告訴你,恐怕整個人間真的就會生靈塗炭了。」

「為什麼?修羅界真有那麼厲害?」我不解的問道。

魯大爺轉過頭看了看我,問道:「當然,你可知修羅界是誰建立的?」

這個典故我知道,上一次在苗疆的時候,墨涼夜就對我講過,因而我直接開口答道:「是蚩尤,蚩尤建立的!」

「對,就是蚩尤!當年逐鹿大戰時,蚩尤兵敗,被黃帝殺死,修羅界也因此而一落千丈。可現任修羅王野心膨脹,妄想吞併人間和冥界,但以他的能力光是拿下冥界都極其困難,更別說再加上一個人間了。所以,他便想復活修羅界的創立者蚩尤,藉助蚩尤的力量來達到目標。」

聽到這話,我瞬間想起上次通過隱身紙人偷看墨涼夜的時候,裴照就說過修羅界好像在復活什麼人。

當時我沒太在意,不曾想,修羅界正在復活的人居然是蚩尤!

「蚩尤乃是遠古戰神,世間難有敵手,就連當年的黃帝,也不是他的對手!所以,一旦修羅界成功復活了他,那整個人間就會成為最大的煉獄!」魯大爺感慨的說道。

「蚩尤要真這麼強的話,那為什麼逐鹿之戰蚩尤還是敗了?」我開口詢問道。

魯大爺深深嘆了口氣,答道:「因為他遇到了他唯一的對手—――女魃!若說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阻止打敗蚩尤,那定是女魃了!所以,為了防止有朝一日蚩尤再次為禍人間,女魃死後,她的親信便將其魂魄分散在世界各地,並留下一圖為信物。只有靠著那圖的指引,才能找到女魃其餘的魂魄。」

「所以,為了防止我們集齊魂魄復活女魃后阻擾他們的大計,修羅界的人才費盡心思的找尋地圖,並因此而殺害了我奶奶?」我一臉震驚的問道。

「是啊,你奶奶當年也是機緣巧合才得到了那張圖,當她得知你母親就是女魃一小部分魂魄轉世而生,便當機立斷用特殊的手法將那地圖給紋在了自己的背上。修羅界的人縱使殺了你奶奶,搜遍她的全身和老宅,也沒能發現那張地圖其實就在她的背上!」

提到奶奶的所作所為時,魯大爺的臉上雖有些傷感,但更多的是驕傲。

是啊,奶奶完全是犧牲小我,成全大我。

對於她來說,或許沒有值不值得,有的只是願不願意。

從小到大,奶奶一直是我堅強的支柱,幾乎就沒有她辦不了的事兒。

但那時候,她到底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會點怪力亂神之事的普通神婆。

可現在,她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一個為了保護人間不被壞人禍亂而犧牲自己的英雄!

想到這裡,我的心裡瞬間充滿了力量。

「所以,如果我們要阻止修羅界的陰謀,就要去尋找女魃的魂魄,對么?」我看著魯大爺問道。

「對,也不對!」魯大爺隨口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