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句話,秦洛竟然有種很感動的感覺。

這樣高高在上的一個女人,她竟然親口對自己說『我了解你』——

秦洛不是一個有自卑感的男人,相反,他骨子裡的傲意比很多人都要強烈的多。可是,他就是在聞人牧月面前沒辦法施展出來這種驕傲——因為他實在想不到自己有驕傲的理由。

「說說我的選擇。」秦洛說道。直到現在,兩人都像是在打啞迷。因為秦洛都沒有告訴她自己遇到了什麼問題,可是卻在詢問她解決的答案。

「責任。」聞人牧月說道。「看起來有些愚蠢的選擇。」

秦洛眼神灼灼的盯著她,問道:「如果是你——站在你的立場上,你告訴我,你願意讓我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是的,不僅僅是林浣溪、厲傾城、王九九還有蘇子她們,聞人牧月也出現在秦洛的生命中,秦洛選擇了事實選擇了責任,也就是說聞人牧月也要出現在這本傳記里。

這屬於逼宮似的問題。

如果聞人牧月回答說願意,那無疑是對秦洛表明了心跡。

如果說自己不願意,也算是對秦洛的拒絕。

聞人牧月沉默了。秦洛也沉默了。

房間里靜謐的可怕,落針可聞。

這一對年輕男女的視線相對,眼神坦然卻又深邃,一個表情坦然,一個若有所思,一個清秀,一個驚艷,一個是山上青竹,一個如欺雪寒梅——

他們就這樣安靜的坐著,彷彿時間在他們身邊不曾流逝。

良久,秦洛終於放棄了。

他知道,這個問題對聞人牧月實在是太難太難了。

他眯著眼睛笑了起來,調侃的說道:「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問題能夠難倒我們的牧月大小姐。知道你為難,就不讓你回答了。」

聞人牧月表情平靜的看著秦洛,說道:「你答應我的事情還有沒做。等到你完成自己的承諾時,我再回答你的這個問題。」

「什麼承諾?」秦洛問道。

聞人牧月好看的眉毛皺了皺,說道:「你說要帶我去爬泰山去走天塹,帶我去雲滇獵熊帶我去三亞看海——我沒記錯順序吧?」

「沒有。」秦洛苦笑著說道。聞人牧月這麼說出來,那就證明是在複述自己當初的原話。「既然你提到承諾這種事,那我也想知道,你當初邀請我擔任你的助理時,答應的條件什麼時候兌現?」

「會有機會的。」聞人牧月站起身說道,避開了秦洛的眼睛。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其實聞人牧月已經給出了秦洛那個問題的答案。只是秦洛不清楚,聞人牧月也不清楚。

不拒絕,那就是答應了。

「晚上陪我參加一個宴會。」聞人牧月說道。

「什麼宴會?」秦洛問道。

(PS:柳下揮這個龍套的戲份暫時結束。他只是一個記錄者,如果沒有他,還會有柳上揮柳上飛柳飛不飛之類的名字出現——真正的主角還是秦洛。我,還有你們,都是這個小受男創造奇迹的見證者。) 四人隨侍者上了樓。

時值大比之期,帝都人潮洶湧。不過聚寶閣是高端消費場所,因而並沒有達到人滿為患的境地。

敢進入聚寶閣的皆是有一定家底的富人,像那種僅限於參觀的客人還真不多見。不過,也並非沒有。

停留在門廳附近的人見有學生進來,本並不以為意,但見他們竟未在一樓停留而直接上去了時,臉上皆現出了一抹異色來。

「咦,剛才那幾個好像是浮天學院的人吧,他們竟然直接上去了。」就在這時,附近突然有人小聲的開口道。

原來今日不僅是蘇魅他們,其他學院也有一些人來了這裡。

「或許只是上去看看的吧,一會我們也可以上去瞧瞧。」有人不以為意地答道。

「不是,我好像看見他們拿出了一張卡,一張黑色的卡。」那人小聲辯解道。

「黑色的卡?怎麼可能!聚寶閣的黑金卡,可是要滿買三百萬才能拿到的。區區一個學生,怎會有那麼多紫金幣,定是你看錯了。」另一人冷哼著答道。

「三百萬——」

聽到這回答,旁邊幾人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三百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許多小型家族所有的資產加起來也不過只有這麼多。不過若是中大型家族,自然另當別論。

不過就算是大家族,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拿得出黑金卡的,唯有身份極為貴重的當權者才有這個資格。

「可是我真看見他們拿出了一張黑卡。」那人聞言,蹙眉答道。

「切,說你看錯了還不相信。這樣吧,我們也上去,他們若是上了三樓,我們就相信你。」那人答道。

說完這番話,幾人竟真的上了二樓。沒有在樓梯處看見那幾道身影,這幾人竟開始在二樓尋找起來。

蘇魅四人早已上到了三樓,自然不知道有人為了打賭,竟在樓下尋找起了他們。

在侍者的帶領下,四人並未在二樓停留,而是直接從樓梯處上了三樓。

剛來到三樓,蘇魅便察覺到了一道相當隱諱的氣息。

這三樓有強者坐鎮!

感受到那抹氣息,蘇魅眸光微閃了一下。

其實不僅是三樓,聚寶閣的二樓與一樓皆有強者坐鎮,只是那些氣息不如這道幽邃罷了。

蘇魅毫不懷疑,鎮守三樓的人絕對是一名皇階級別的強者。

幾人剛到三樓,便有一名侍者迎了上來。

奶爸的肆意人生 「歡迎四位貴客光臨聚寶閣!」侍者向四人躬身行了一禮,不卑不亢地開口道。

「帶幾位貴客去天字閣,貴客們想看看養神類靈物。」領路侍者朝那人叮囑道。

那人聞言,神色一凜,面色越發恭敬起來。

「四位貴客,這邊請!」侍者拱手說道。

蘇魅四人見此,當即跟了上去。

聚寶閣三樓的布局跟一樓二樓皆不相同。樓梯的右手邊為大廳,廳內同樣有多處獨立空間。只是大廳一側還設有一條長廊,長廊盡頭有一扇門,門口竟有兩名護衛守在那裡。

蘇魅等人隨侍者朝那扇門走了過去,來到門口,侍者停下了腳步。

「煩請貴客出示黑金卡!」其中一名護衛看了幾人一眼后,拱手說道。

皇甫雲天聞言,拿出了黑金卡。 護衛接過黑金卡,竟開始檢查起來。

沒想到這裡的戒備還挺嚴謹的。蘇魅看了兩人一眼,發現這兩人竟然都是巔峰期靈將。

看出對方的實力,蘇魅眸光微閃了一下。

巔峰期靈將——用來守門!

看來這聚寶閣的背景很不簡單!能夠用巔峰期靈將來守門,又有皇階強者坐鎮的地方,怎會簡單。

聽說聚寶閣的分閣遍布整個東大陸,如此說來,它背後的勢力絕不會是龍騰帝國的十大家族,也不會是皇族。恐怕也只有宗門世家才有這樣的實力和底蘊吧。

眼眸微垂,蘇魅如此猜測到。

護衛檢查過黑金卡,確認無誤后將其遞還給了皇甫雲天。

「四位貴客,請!」打開大門,護衛拱手說道。

「貴客,裡面請!」侍者這時也開了口。

四人聞言,入了大門。

剛入大門,四人便被裡面的布置怔住了。

只見偌大的空間內,幾人腳下踩著的是三階靈獸赤尾火狐的皮毛,頭頂上方懸挂著的是碧海靈珠,火狐的皮毛在碧海靈珠的映照下,顯得華麗異常。

火狐的皮毛鋪滿了整個大廳,赤紅色的地面上,由萬年沉香木雕刻而成的鏤空門樓,將空間分成了四大塊。

好濃郁的靈氣!

站在門口,四人只覺一股靈氣撲面而來,神識不由得為之一振。

明日未臨 「難怪只有黑金卡貴賓才能進來,這裡果然不一般。」楚靈芸打量了一下四周后,發出了一聲感嘆。

「天字閣是聚寶閣的閣中閣,只有聚寶閣總閣及三大帝都的分閣才會設置。這裡的寶物皆不一般,價格通常都在三百萬之上。」皇甫雲天聞言,開口介紹道。

原來是這樣——

聽到這番解釋,三人這才明白過來。

「三百萬之上,的確只有黑金卡貴賓才能消費得起。」楚靈芸再次感嘆了一句。

剛說完這句話,她似想到什麼,立刻朝蘇魅看了過去。

這裡的東西這麼貴,看小魅兒的樣子,似乎是沖著那些東西來的,也不知道她身上有沒有那麼多紫金幣。

楚靈芸忍不住就有些擔心起來,不過看見蘇魅在聽到這番話后,臉上並無任何異色時,便沒有多說什麼。

罷了,即使小魅兒錢不夠,不是還有他們三個么。雖然她跟江皓晨兩人的紫金幣不算多,但還有雲天呢。這傢伙可是擁有黑金卡的大富豪,身上應該裝了不少錢。

片刻的擔憂后,楚靈芸便不再多想了。

楚靈芸並不知道,她剛才那頗具擔憂的眼神,正好被蘇魅捕捉到了。看出她的擔憂,蘇魅挑了挑眉。

「四位貴客,天字閣內分四區,由左邊開始依次為丹藥靈草區、靈寶區、靈器區及奇珍區。不知貴客想先看哪一區?」就在這時,侍者開口了。

「從第一區開始吧。」 富貴錦繡 蘇魅淡淡的回答道。

三人聞言,皆點了點頭。

侍者沒想到開口之人會是那個小姑娘。原以為黑金卡是由那名男子拿出來的,他該是話事之人才對,沒想到三人竟是以中間那名小姑娘為主。見此情形,侍者看向少女的眸光越發不同起來。

「既如此,四位請!」 第727章、跨界經濟合作組織!

秦洛和聞人牧月並排坐在一起,坐在他對面的是馬悅和聞人照。

聞人照這花痴男在馬悅面前有些拘謹,都不敢正眼看身邊女人的臉,只是一個勁兒的對秦洛傻笑,說道:「姐夫,你應該換一身衣服啦。我姐穿禮服,你應該穿燕尾服才般配嘛。姐夫穿起燕尾服一定非常帥,我回頭讓裁縫給你訂做幾套送過去——你幫了我那麼多,我還沒有送過你禮物呢。要不送你一輛跑車?你喜歡那個牌子?」

他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了和馬悅搭訕的機會,轉過頭看著馬悅的臉,問道:「馬悅姐,你說送給姐夫衣服好還是車子好?」

「我不知道。」馬悅一點兒也不給這個聞人家族的太子爺面子,坦白或者說是敷衍的回答道。

「我不會開車。」秦洛笑著說道。心想,這傢伙也和普通的男人一樣,總是情不自禁的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炫耀一些自己所擁有的東西。可惜他不知道,這種小男生追求女孩兒的方式並不能吸引馬悅這樣的智慧女性。

聞人照雖然還只是燕大的學生,可是他以聞人家族核心成員的身份每年能夠獲得的分紅都是一個天文數字。即便聞人牧月把他這筆錢都給保管起來避免他養起大手大腳的習慣,可他想要送給秦洛幾身衣服一輛跑車什麼的還真不是什麼難事。

「行。那就送衣服吧。」聞人照毫爽的說道。大手一揮,竟然給他增加了幾分男人味。

「不用了。我只穿長袍。」秦洛拒絕著說道。

「姐夫,咱們都是一家人,你就不用和我這麼客氣了嘛。」聞人照委屈的說道。秦洛的拒絕讓他沒能在馬悅面前撐起場子,心裡有著很大的遺憾。要知道,他以前跑到公司以找姐姐的名義來看馬悅的時候,她都是愛理不理的態度——當然,現在仍然如此。

「我不是和你客氣。」秦洛笑著說道。「我只穿長袍。」

「好吧。那我就讓他們給你做兩套長袍吧。」聞人照說道。「姐夫,事情就這麼定了吧。你要想感謝我的話,就好好照顧我姐姐吧。」

秦洛明白聞人照的用心,終於點頭說道:「好吧。那就聽你的。」

聞人照心滿意足的看向馬悅,見到對方根本就一幅置若罔聞的模樣,像是沒有聽見自己說的話似的,又覺得有些沮喪。

聞人牧月抬起眼皮掃了聞人照一眼,懶得揭穿他的這些小把戲。

鹿鼎記。這不是金庸大俠的那本武俠小說,而是一個只對少數人開放的高端會所。

據說這家會所的創始人是個韓國人,因為他比較迷戀華夏國的俠客文化,所以就取了這麼一個名字。

鹿鼎記建在什剎海和國家森林公園的邊角,位置不引人矚目,但是卻依山傍水,算是一處地緣絕佳的風水寶地。

聞人牧月受到合作夥伴的邀請來參加今天晚上的宴會,請諫上的宴會舉辦地地就是這兒。

車子在戒備森嚴的大門口停了下來,馬悅按下車窗把請諫遞出去,門衛經過電子掃描儀器確認后,便鞠躬放行。

又往裡面行駛了兩三分鐘,這才在一幢金碧輝煌的小樓門口停了下來。

白色大理石堆徹而成的樓體,歐式圓頂設計,雕花銅藝,台階兩邊有兩排鐫刻著天使和吉祥雲圖騰的羅馬柱。

可是,讓秦洛竊笑不已的是,這宛若宮殿的大門門口上卻掛著一塊硃紅色的木製牌匾,上面寫著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鹿鼎記。

字體下面有人名落款,是華夏某個朝代的統治者愛新覺羅家族的一個大書法家題的字。由此可見,這鹿鼎記的主人在華夏國有著不淺的人脈。

當然,這樣的搭配在秦洛等人眼裡就顯得要多土鱉就有多土鱉。誰要敢說在法式皇宮門口掛著華夏古典風格的木匾那是流行時尚,這真真是瞎了他的狗眼。

透過車窗看過去,白色宮殿門口車如流水馬如龍,一輛輛奢華內斂的名車如過江之鯽一般排了隊似的往這邊涌過來,衣裝得體的紳士淑女攜手而下,在傭人保姆的帶領下緩緩走進宮殿。

車子剛剛停穩,車門就被早就迎上來的泊車小弟給拉開。一個英俊的帥哥彎腰行禮后恭立在一旁,馬悅和聞人照這才先舉步下車。

秦洛看著泊車小弟那張如刀削斧劈的俊臉,心裡感嘆不已。幸好自己學會了醫術,不然的話想要來給人泊車都不夠格——

看到聞人牧月過來,站在門口迎賓的一位身穿紅色禮服的漂亮女人快步迎了上來,恭敬的對著聞人牧月鞠躬,用有點兒變味卻非常好聽的華夏語說道:「聞人小姐,聞人少爺,歡迎你們的光臨。」

「謝謝。」聞人牧月點了點頭,徑直往裡面走去。很多時候,她都給人不擅應酬和交際的假象,可是,因為她長了一張禍國殃民的臉,無視男人女人竟然都能容忍她這一點。

聞人照走到女人面前的時候,忍不住往女人低身時露出來的深邃溝渠瞄了幾眼,很快的,他又想起馬悅站在自己身邊,趕緊把眼神收回去了。可是,馬悅早就跟在聞人牧月的身後走進了大廳,根本就沒注意到或者沒想過要注意他的不道德行為。

「好看吧?」秦洛拍拍聞人照的肩膀說道。這個女人的胸部飽滿、身體豐諛,正是聞人照喜歡的熟女類型。

「不好看。」聞人照違心的說道。說這句話的時候,眼根卻紅了起來。「姐夫,你不也在看嗎?」

「我是看到你在看,才看看你在看什麼。」秦洛說道。

「我不會把這事告訴姐姐的。你也不要把這個告訴馬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