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得少年的回答之後,楊戰大驚失色,臉色狂變之間,亦是邁出步子,朝著藍楓遠去的方向急追而去,同時口中大呼道:「藍楓表弟,別衝動!」

眨眼之間,屋子裡便只剩下季楓與青蒙二人,顯得頗為冷清。

互相對視了一眼,季楓與青蒙皆是有些愕然,愣神了好片刻,屋子裡方才響起兩道嘆氣的聲音。

「去嗎?」青蒙瞥了季楓一眼。

「怕什麼,以你我二人的身份,王家之人未必敢為難我們!何況,有秦長老在,王家之人安敢囂張?」咬了咬牙,季楓心一橫,瞬間下定了決心。

沉默了一下,青蒙嘿嘿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們便也去湊個熱鬧吧。」

不出片刻,屋子裡再度恢復了安靜。

迅速追出去的季楓、青蒙二人,很快便瞧見了因為焦急而導致滿臉大汗的楊戰,停下腳步,季楓問道:「藍楓呢?」

「他速度太快,我追不上。」指了指前方的大街,楊戰有些懊惱地搖頭。

輕輕拍了一下楊戰的肩膀,季楓微笑道:「你先休息片刻吧,我與青蒙先過去瞧一瞧。」

沖著青蒙點了下頭,季楓轉過身,便再度朝著王家所在的方向疾奔而去。

熱鬧的大街之上,人群一如既往地擁擠,不過在瞧得一個少年一路橫衝直撞而來之時,擁擠的人群硬生生讓出一道可供通行的道路,待得少年逐漸遠去之後,方才紛紛發出不滿的話語之聲,然而這話語之聲剛剛落下,同一個方向,再度奔來兩個氣勢不凡的青年,讓得擁擠的人群再度被逼得讓出一條通道,一時之間,周圍顯得極為混亂。

忽然之間,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在方圓數公里之內響徹而起:「轟!」

在這一道爆炸聲響起之後,一道蘊含著震怒的陌生聲音緊隨著響起:「大膽!」

下一刻,大地輕輕顫抖了一下,擁擠的街道之上,頓時人仰馬翻,歪歪倒倒,亂作一團,一股驚慌的情緒,迅速地感染開來,讓得所有人的臉色都為之一變。

「聲音是從王家的方向傳來的!」穿過層層人群的透明老者,臉色凝重地道。

聞言,藍楓的動作略微一滯,旋即驟然提速,顧不得被撞翻在地的行人,呼吸之間,便已掠至數丈之外。

遠遠跟在其身後方的季楓與青蒙,在察覺到這一股動靜之時,臉色也是齊齊一變。

略微遲疑了片刻,二人咬了咬牙,繼續跟了上去。

約莫半柱香的功夫,在不計體力與元氣消耗的情況下,藍楓的身影終於出現在王家府邸之外。

「什麼人!站……」

「滾!」

大門之處的守衛還未來得及將話講完,便被藍楓兩拳打飛,倒在地上掙扎著,短時間內別想站起來。

解決了守衛之後,藍楓一腳踹開了大門,在斷裂的大門倒飛而去之時,一頭便沖了進去。

進入府邸之後,周圍的視線極為空曠,只是一眼,藍楓便瞧見了秦長老的身影,眼瞳微縮,他擔憂地大喊一聲:「老師!」

只見得秦長老胸前之處被鮮血染紅,皺巴巴的臉龐極為蒼白,看上去極為狼狽。在其身旁之處,一個猶如被炸彈炸過一般的巨大坑洞呈現在眾人視線之中,坑洞周圍則是分佈著密密麻麻的猶如蜘蛛網般的裂縫。

女總裁的貼身特種兵 這一幕頓時讓得藍楓深吸了一口涼氣,王家何時誕生了如此強大的高手,竟是連秦長老也栽在其手中?

聽到不遠之處傳來的身影,秦長老臉色微變,轉頭看去,不由呵斥道:「你來做什麼!」

「老師,您受傷了!」

心頭微震,藍楓無視了老人的呵斥,立即箭步沖向秦長老,待得秦長老身旁之時,取出一枚極品療傷丹,將其遞給秦長老:「老師,快服用療傷丹。」

眼神複雜地望著一臉擔憂的少年,秦長老默默接過療傷丹,心頭湧起一絲感動,將其吞服之後,方才低嘆了一聲,蒼老的臉龐上隱含一絲憂慮,苦笑著道:「小傢伙,你不該來的。」

不等藍楓開口,秦長老對面一位皮膚黝黑的鷹鼻老者便挑了下眉,有些意外地瞥向藍楓:「老師?你就是秦懷遠的弟子,藍楓?呵,老夫還未來得及派人去捉你,你倒是主動送上門來了!」

在鷹鼻老者的左右兩旁,還站著兩位穿著同樣服飾的中年男子,在聽得鷹鼻老者之言時,二人亦是饒有興緻地打量了藍楓幾眼,不過在感應到藍楓的大致修為之後,卻是不屑地搖了搖頭,沒有了繼續關注的興趣。

抬頭望向前方,感受著一股莫名危險的氣息,藍楓沉聲道:「你是誰?」

唇角揚起一道淺淺的笑意,鷹鼻老者淡淡地注視著少年,「老夫王天罡,王家現任族長乃老夫的侄子,王鄺乃老夫的侄孫,你說老夫是誰?」

秦長老凝重而蒼老的聲音傳入少年耳中:「此人實力異常強大,比巔峰狀態下的為師還厲害三分,如今為師傷勢未痊癒,又遭致偷襲,更添新傷,更非此人的對手。他身旁那兩位幫手,亦是地級初期的存在,三人若是聯手……」

略微沉默了一下,秦長老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語氣之中夾雜一股悲哀:「有此人為王家撐腰,為師怕是沒法替你討回公道了……」

別說討回公道,能不能活著離開王家,都是一個未知數。

以秦長老的身份,那王天罡或許還不至於敢痛下殺手,但若是換作藍楓,王天罡就沒有那麼多顧慮了。

心頭猛地一沉,藍楓的目光掠過王天罡與其身旁兩位中年,一股深深的無力感,自心底狂涌而出,小臉上浮現一抹悲哀與慘笑,唇角也是泛起一抹自嘲:「努力了這麼久,吃了這麼多苦頭,卻還是擺脫不了命運的捉弄嗎?」

「唉。」輕嘆了一聲,其身旁的老者暗暗搖了搖頭,透明的臉龐上浮現一抹無奈。

廣場邊緣的王家人群之中,王鄺臉龐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嘲弄地道:「藍楓,想不到吧?就算你請出秦長老,也奈何不了我二爺爺!」

聽得王鄺得意的話語,王天罡略微皺了下眉,旋即緩緩舒展開,目光警告般地瞟了王鄺一眼,隨後停留在藍楓身上,淡淡地問道:「小子,魏華是你殺的吧?」

心頭微微震了一下,藍楓抬起頭:「無憑無據,你憑什麼認定人是我殺的?」

「雖然沒有證據,不過你的嫌疑最大,只是不知道你究竟用的什麼手段,居然以月級初期的修為,斬殺掉月級巔峰的魏華。」話到這裡,王天罡忽然停了下來,搖了搖頭,旋即極為霸道地開口:「小子,無論魏華是不是你殺的,今日都饒你不得!」

既然雙方已經結下仇怨,便唯有將其剷除,方才能將一切威脅扼殺於搖籃。

尤其當結仇的對象還是一位擁有著無限潛力的少年天才時,便更是饒不得了!

這般手段或許顯得霸道了些,甚至可能會敗壞王家的名譽,但綜合而言,這才是對王家最有利的選擇!

「呵,好一個饒你不得,紅石城王家,當真是霸道!」

就在此時,兩道年輕的身影,自府邸大門之處,緩緩而入,開口說話的,乃是左側的青年,其名喚曰:季楓。 揮手制止王家族人們的『騷』動,王天罡淡淡瞥了一眼季楓與青『蒙』二人,緩緩道:「你們是何人?」

「錦江城季家子弟,季楓。.最快更新訪問:щщщ.79XS.сОΜ。」

「錦江城少城主,青『蒙』。」

不卑不亢地報上各自的身份,季楓與青『蒙』二人便猶如旁若無人般徑直地走向藍楓。

在眾人的目光匯聚之中,二人不徐不緩地行至藍楓與秦長老身前,朝著秦長老行了一禮:「秦長老。」

「恩。」朝著二人輕點了下頭,旋即秦長老瞟了身旁的少年一眼,顯然是猜到了季楓二人乃是為了自己這位寶貝徒弟而來。只是他心頭十分好奇,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得這兩位心高氣傲並且身份頗為不凡的天才,竟然肯冒險地參與到這件事中來。

目光落在季楓與青『蒙』身上,藍楓也是頗有些意外:「你們怎麼來了。」

微笑注視著小臉上浮現一抹意外的藍楓,青『蒙』嘿嘿一笑:「朋友有難,我們當然不能袖手旁觀。」

「從你與我們聯手對付嘯月虎那一刻起,我們就算是朋友了。」淡淡地笑了笑,季楓瀟洒地拂了拂袖,「怎麼,聽你的意思,似乎你沒拿我們當朋友?」

愣愣地注視著二人,沉默良久之後,藍楓小臉上逐漸地『露』出笑容,緩緩點頭道:「不錯,我們是朋友。」

緊張的氣氛剛被沖淡幾分,王天罡低沉的話語卻是再度傳了過來,讓得局面愈發緊張起來:「老夫可沒興趣了解你們之間是什麼關係,現在老夫只想問一句,你們兩個小娃娃,當真要攙和此事?」

淡淡地將目光從少年身上移到王天罡身上,季楓淡淡地道:「這事兒,我『插』手定了!」

「錦江城城主府可沒有一個孬種!」與季楓相比,青『蒙』的話語卻是極不客氣,「大不了就是一死,能死在一位地級高手手中,說出去也不會墮了我錦江城城主府的名聲!」

國民的岳父 王天罡『陰』沉著臉,略微沉默過後,那蒼老的眸子里隱隱燃燒著怒火,聲音也是愈發寒冷:「老夫再給你們一次機會,立即轉身離開王家,老夫可以不計較你們先前的無禮,否則……」

話雖未講完,但其威脅之意,卻是極為明顯。

「哈哈……」

聽得王天罡此言,青『蒙』卻是略微一怔,旋即大笑了起來,待得笑聲停止,青『蒙』猛然抬頭,極為狠厲地低喝一聲:「來啊,當我怕你啊!」

縱使養氣功夫了得,王天罡仍舊是被青『蒙』此番舉動氣得臉『色』發青,那蒼老的眸子里,殺意愈發地濃郁起來。

「也罷,既然你們主動尋死,便怪不得老夫了。」王天罡眼睛微微眯了一下,覆蓋在藍『色』袖口之下的手掌緩緩探出。

場中的氣氛,陡然之間凝固,眾人的情緒,也是極為緊張。

突然,一道稚嫩的聲音傳入眾人之耳:「等等。」

皺褶密布的手掌微微一頓,王天罡聞聲望去,目光落在開口的少年身上,淡淡地道:「小娃娃,你還有什麼遺言要『交』代么?」

此刻,情緒本是無比焦急與憤怒的藍楓,卻是出奇地平靜了下來,抬頭注視著一襲藍袍的王天罡,藍楓緩緩地吐了一口氣,旋即淡淡地問道:「你們把我父親與舅舅他們抓去哪裡了?」

聞言,王天罡嗤笑一聲,沙啞的聲音自其喉嚨之中傳出:「都快死了,還有心情去關心別人?」

略微頓了頓,王天罡淡淡道:「不過,告訴你也無妨,他們被老夫關押在密室之中,待得將你除去之後,老夫自會送他們去見你,免得你日後孤單……」

「不要啊,二爺爺,能不能別殺楊雪。」聽得此言,王鄺頓時有些著急地驚呼道。

不耐煩地掃了王鄺一眼,王天罡失望地搖了搖頭,有些恨鐵不成鋼地呵斥道:「閉嘴!若非你鬼『迷』心竅,做出這等荒唐之事,我王家如何會損失一個月級巔峰高手?若非老夫恰巧執行宗『門』任務,有機會回家族一探,恐怕我王家如今已遭受滅頂之災!你小子若是繼續這般下去,整個王家遲早會毀在你手中!」

此話一出,頓時將王鄺一系的族人嚇得臉『色』巨變,王鄺身旁的中年男子,更是一巴掌將王鄺拍得口吐鮮血,隨後方才心驚『肉』跳地替之求饒:「小兒莽撞,求二叔饒他一命!」

被中年男子一巴掌拍得暈頭轉向的王鄺,此刻也是嚇得冷汗淋漓,再也不敢出聲。

「哼。」

冷哼了一聲,王天罡緩緩收回了目光,再度移到藍楓身上,頗有些惋惜地搖頭道:「以你的天賦,即使放在我的宗『門』,也是能夠排在前列,只可惜,你與王家水火難容,如此,老夫不得不狠下辣手,將你這天才硬生生扼殺。可惜,實在可惜……」

別說藍楓與王家根本沒有和解的可能,就算存在這種可能,王天罡也絕不會冒險和解,因為這根本就是一場豪賭,而賭注,根本就不是王家承受得起的。

「想動我的弟子,你問過我秦某人沒有?」略微恢復了些許傷勢的秦長老,猛然睜開了雙眸,輕輕擦拭掉『唇』角殘餘的血液,秦長老將身旁攙扶著自己的少年輕輕推開,轉過頭定定地注視著王天罡,臉龐上瞧不出絲毫的畏懼。

瞥了秦長老一眼,王天罡淡淡地道:「老夫能擊敗你一次,便能擊敗你第二次!」

深吸了一口氣,秦長老雙拳驟然緊握,單薄的身影乍然掠至半空,口中傳來一聲暴喝:「少廢話,有膽便再打上一場!」

雙手十指『交』叉,王天罡舒展了一下筋骨,旋即淡淡一笑,從容地飛掠而出,懸在秦長老身前方的半空中,語氣平靜地道:「若是你全盛時期,或許勉強能與老夫過招,現在的你,根本沒有資格成為老夫的對手。」

不等親張來開口,王天罡便伸出三根指頭:「三招,擊敗你只需三招!」

話音落下,王天罡便在半空之中拉出一排殘影,在尖銳刺耳的破風聲中,瞬息之間便掠過十餘丈的距離,出現在秦長老身前方,滿是老繭的拳頭,攜著雷霆萬鈞的力量,朝著秦長老的面『門』狠狠砸了過去:「嗬!」

與此同時,其身體乍然爆發出一股恐怖之極的氣勢,讓得周圍所有人都心驚『肉』跳。

望著剎那間掠至身前的王天罡,秦長老的眸子驟然一縮,因為傷勢而導致略微不便的身體,艱難地做出躲避的動作,並持著『精』致的長劍刺向前方。

遺憾的是,其速度遠不及王天罡,長劍剛刺出數寸,肩膀上便遭受到一股剛猛至極的力量轟擊,「咔嚓」,霎時間,一道清脆的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劇烈的痛楚,乍然出現,讓得秦長老嘴中發出一道痛苦的悶哼聲,單薄的身體也是在一股巨大的衝擊力之下,極速倒飛而去。

力量的余『波』,甚至讓得地面輕微地震動起來,身處附近的人們,也是被凌『亂』的勁風吹得一陣左搖右擺,站立不穩。

「老師!」

望著那一張因為極致的痛苦而顯得略微猙獰的蒼老臉龐,藍楓的心臟狠狠震了一下,那張清秀的臉龐,頓時布滿了猙獰殺意,朝著半空之中那一道氣勢滔天的身影暴怒地咆哮:「老狗,你敢傷害我老師!」

小小的拳頭用力地攥著,藍楓小臉上青筋畢現,瘦削的身體,也是因為極致的憤怒,而輕輕顫抖著,清秀耐看的臉龐,此刻卻是猙獰得有些嚇人。

聽得少年那不堪入耳的怒罵聲,原本沖向秦長老的王天罡,頓時停止了身形,心頭頓時湧出一股暴怒,幾乎是當場暴走:「小子,你找死!」

瞧著瞬間轉向朝著少年飛速掠去的王天罡,季楓與青『蒙』眼瞳一縮,頓時驚呼出聲:「藍楓,危險!」

電光火石之間,只聽得一道尖銳的破風聲響起,王天罡的身影便已掠至藍楓頭頂上方不遠之處,在恐怖的勁風之中,王天罡手掌猛然握成拳頭,旋即迅速地探出,一股毀滅『性』的力量,赫然凝聚在其拳尖之上,並朝著身下方站在地面上的少年狂砸而下。

御夫無良 「王天罡,你的對手是我!」在其左側的方向,秦長老厲聲暴喝,絲毫顧不得血『肉』模糊的左肩,手持利劍,以人生以來最驚人的速度掠了過來,微微吞吐著刺目劍芒的劍尖,直指王天罡那探出的手臂。

「哼。」察覺到左側飛速掠來的身影,王天罡的動作停滯了一瞬,旋即繼續朝著身下方俯衝而下,只是在這個過程中,揮動左臂,抵擋秦長老的攻擊。顯然,受傷頗重的秦長老,還無法『逼』迫他放棄對身下方那個可惡少年的攻擊。

驚險的瞬間,時間如同凝固了般,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死死地盯著藍楓、秦長老、王天罡三人,眼睛一眨不眨。

季楓與青『蒙』也是盯著半空之中那蘊含著恐怖力量的拳頭,眼瞳驟然縮成針眼大小,只待這拳頭砸下,身處拳頭下方的少年,便將徹底隕落於此。 面對著王天罡這幾乎足以轟殺任何一個日級高手的恐怖拳頭,藍楓的眸子也是深深縮了一下,彷彿嗅到了一股濃到極點的死亡味道般,整個人的神經,都瞬間緊繃了起來,隨時都可能斷掉。。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這一剎那,時間猶如凝固了般,記憶中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在藍楓的腦海之中掠過,最終定格在一張滄桑、成熟的中年男子的臉龐上。

「不!」雙眸陡然大睜,一股瘋狂的暴怒與不甘,頓時間猶如火山爆發一般,自心底狂涌而出。

其身旁之處,剛邁出一步的老者,霎時間頓住了腳步,望向少年的目光,滿是吃驚。

在除老者以外無人能夠觀察到的地方,藍楓的靈魂如同掙脫天地的枷鎖一般,迅速地瘋狂延伸而出,攪動著遊離在周圍的元氣。這一股靈魂力量是如此的強大,以至於附近之人皆是受到一絲影響,宛如瞬間被什麼東西看穿了一般,心頭莫名地湧出一股心悸的感覺。

震驚地望著身前的少年,老者吃驚地低聲喃喃:「入化之境,這小子居然突破到了入化之境!」

五指扣在腰間追風劍劍柄之上,藍楓目光死死地盯著那極速落下的拳頭,靈魂感知中十二條紋路的周圍迅速地出現新的紋路,密密麻麻的紋路猶如蜘蛛網一般分佈在各處,區別只是有的粗一些,有的則要細上許多。

在極為特殊的狀態之下,時間流速彷彿緩慢了許多,讓得藍楓擁有充足的時間去迎接那至剛至強的威猛一拳!

猛然抬起頭,藍楓的手掌略微旋轉,那搭在劍柄之上的五指驟然握緊。

「錚~!」

伴隨著一道清脆的長劍出鞘聲,沉寂了許久的追風劍,終於被再度拔出,一股狂暴到了極致的力量,也是在追風劍逐漸展『露』的過程之中,不斷地凝聚於劍身之上,這其中包括藍楓體內的元氣,亦包括遊離在周圍空氣之中的元氣。

一道異常刺目的白光,乍然一閃。

「轟!」

電光火石之間,那布滿了老繭的拳頭與散發著刺目白光的追風劍猛然對撞,釋放出一股令人心驚『肉』跳的恐怖力量。

不出意外,在地級中期高手王天罡的全力一拳之下,藍楓那瘦削的身體,頓時間被泥土吞沒,陷入到地底之中,而剛才一瞬間釋放的龐大力量,也是讓得藍楓腳下踩著的大地大面積崩塌下去,形成一個震撼無比的巨坑。

「噗。」半截身子『露』出地表的藍楓,清秀的臉龐頓時蒼白起來,旋即噴出一口鮮血。

緊握在其手中的追風劍,彷彿是完成了神聖使命一般,乍然碎裂,化作數十塊尖銳的碎鐵片,朝著地面墜落下去。

愣愣地望著這一幕,周圍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震驚得久久難以回神。

少年的落敗,在眾人的意料之中,然而令眾人震驚的是,面對著地級中期高手王天罡的全力一拳,少年竟然硬生生抗住了,雖然受了不輕的傷勢,但卻並未被一拳轟殺,這,才是令眾人震驚的地方。

天,一個月級初期的小傢伙,居然在一個地級中期高手的全力一擊之下而不死,這未免太瘋狂了!

「啊!」一道略微壓抑的痛苦悶哼自王天罡口中傳了出來,頓時將人們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與此同時,王天罡左臂揮出,一掌將秦長老的長劍拍開,旋即飛掠了數丈,方才臉『色』難看地低頭看向自己的右手。

當瞧見王天罡的右手之時,場外頓時響起接連不停的倒吸涼氣的聲音:「嘶……」

只見得王天罡的右手輕微顫抖著,鮮紅的血液順著指尖滴落而下,在其手背之處,血『肉』模糊,被鮮血染紅的森然白骨,暴『露』在空氣之中,若是仔細觀察,甚至能夠瞧見那森然白骨之上,隱約有著一道淺淺的裂痕。

幾乎瞬間便猜到這一道血淋淋的傷口是如何而來的眾人,頓時不由自主地將目光移到那位自泥土之中掙扎而出的少年身上,而這一道道目光之中,卻是多了幾分凝重與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