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海中的這個想法,讓李沐白心中一驚,這個想法可以說,立刻就在李沐白心中扎了根,持續進化下去我會化成神龍嗎? 自己身上的這個變化,對李沐白自己來說,並不是一個壞事,反而是一個驚喜。

對於一個從小在華夏大地長大的孩子來說,神龍,有著特殊的意義。

因為這不止是華夏大地的圖騰,更可以說是一種信仰。

一種代表著華夏悠久傳承,自強不息的神聖信仰!

「對了,在那虎鯨王的洞穴中,曾經看到一片壁畫,上面說過真龍有留下七顆龍源,一顆就落在了深淵中,若是我能得到……看樣子還是得再次去深淵看看!」

「只是不知道虎鯊王和青蛟王知不知道這個秘密,若是知道的話,那他想要得到這顆龍源就會變得無比麻煩!」

正在思索之際,李沐白聽到了一個聲音。

「李沐白,我要向你挑戰!」

「嗯,皮皮蝦,我剛進化完成你就來幫我活動手腳,正好,本來我還想去找老烏龜的。」

李沐白的這句話,直接讓在不遠處準備看好戲的老烏龜臉皮一陣抽搐。

「李沐白,現在開始,我就以你為目標磨鍊我自己,面對虎鯊那次,算是我又欠了你一條命,這兩條命以後我都會還給你,但是我不會因此而留手,我還是會將你打敗!」

「嗯,勇氣可嘉,你的信念很強大,但是,我下手可不會手下留情!」

「很好,我不需要你的手下留情!」

皮皮蝦剛說出這句話,在一旁的老烏龜就捂住了眼睛,「這下你有的受了。」

果然,皮皮蝦對李沐白出手,沒一會就被李沐白的太極十三式打飛,這次李沐白沒有防守,而是猛烈進攻,因為現在他的力量暴增,速度增強,不需要用精神力就能擋住皮皮蝦的螯刀,隨後皮皮蝦陷入了防守之中,但是防守也守不住!

「哎呦誒,李沐白你的力量怎麼會變得這麼大,哎呦誒,還有你的速度怎麼變得這麼快!」

「砰砰砰砰砰……」

一刻鐘之後,李沐白打的爽了,終於停下了手,對癱軟在地上的皮皮蝦說道:「皮皮蝦,繼續努力,跟上次比,你的耐揍程度增強了一點,螯刀速度也快了那麼一絲。

如果不是在大海中的話應該已經接近音障了,等你螯刀速度突破音障達到音速,你的實力會有質的飛躍。」

「嗯,這次進化我的實力竟然強了這麼多,通過跟皮皮蝦的切磋,李沐白感覺自己竟然比之前強了一倍以上,不管是力量還是速度都是如此。」

在之前的切磋中,他出手的速度竟然已經接近皮皮蝦的螯刀了,那皮皮蝦螯刀的彈出速度可是接近音速的,可見李沐白在這次進化后的增強有多麼變態,完全可以說是脫胎換骨一般。

「以我現在的實力,就算再面對那三階灰鯊也不會比他弱了,而我實力增強這麼多是因為那顆三階能量結晶嗎?應該不是,這肯定跟我的體型發生變化有關。」

「難道是因為我的呼吸法突破,可以發出那「唵」字音的緣故?應該是了,自己身上這巨大的變化絕對跟自己體內那顆舍利子上的呼吸法有關!」

「我的呼吸法竟然如此神奇,好像比老烏龜他們身上的要厲害很多!」

這些都讓李沐白心中欣喜,因為現在他已經感受到了呼吸法的重要性,擁有呼吸法的進化者面對沒有呼吸法的同階進化者時,可以說佔據絕對的優勢,而他的呼吸法越強,只會讓他離心中的目標更近。

「既然有了方向,我就要朝著龍進化,我要化成龍,重臨大地!」

隨後李沐白看向了不遠處的那座神山,那裡現在神光騰騰,瑞氣萬條,仙霧繚繞,好像是山上每一片樹葉,每一寸土地都在發光,氣勢恢宏無比。

「老烏龜,你們去接近過那座神山嗎?」

「去過,我們在進入這裡的第一天就去了,但是我們一靠近,剛踏上神山的土地,就會被自動傳送出來,根本上不了山,而且我們的攻擊對神山也根本沒有效果,甚至我連龜派氣功都用過,我的氣功波一接觸神山就像是一顆石子丟到了大海中,起了一絲波紋之後,就直接消散。」

看起來這整座神山都像是被封印了,它不出世之前,我們根本靠近不了,在神山上有驚天動地的陣勢。

「陣勢,老烏龜,陣勢是什麼?」

「這個我也說不清,應該是一種天地偉力,進化之外的另一條道路吧,我也只是在一面石壁上看到過一些遠古介紹。」

「嗯,你們留在這,我過去看看。」

一會之後,李沐白來到了神山腳下,他看著面前的這座巍峨恢宏的神山,上面的土地都像是金黃色的神土,泛著金輝,神聖奪目。

一步踏出,突然一陣天旋地轉,李沐白就出現在了來處的百米之外,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繼續試驗,還是如此,只要一踏入神山,就會自動被傳送走。

再次來到山腳下,李沐白在這裡閉上了眼睛,運轉起了呼吸法,漸漸的,他的精神力向神山上蔓延而出,竟然沒有受到阻礙。

隨著精神力向上蔓延,他感覺到了整座神山都像是有生命一般,在細微的震動,山上的能量更是充沛無比,足足是現在大海中的十幾倍,上面的一草一木都散發著濃郁的能量。

大概蔓延出百米之後,李沐白的精神力就遇到了阻礙,再也無法向前,而且在這裡他發現了一面巨大的石碑,上面有一行字閃爍著濃濃金光,雖然不認識那古老的字體,但是只要一看到,就像是自動會明白一般。

海外仙境,蓬萊仙島!

這時李沐白感覺腦海一暈,他的精神力極速退回,發現就這麼一會,自己的精神力消耗極度嚴重,像是經過了一場大戰似的。

這是蓬萊仙島!遠古神話傳說中的海外三仙山之一,果然神秘!

這時趕過來的老烏龜和皮皮蝦看著李沐白一下震驚,一下驚喜,又一下蒼白的神色,以為他發現了什麼。

「李沐白,你發現什麼了嗎,這神山上絕對有逆天神果,寶物無數,你看那山頂透露出的神光,只要我們能上去,絕對會實現超級進化!」越說,老烏龜越激動,雙眼都要冒出了精光。

就連一向有些冷酷的皮皮蝦都是一臉關注之色。

「這是遠古傳說中,海外三仙山之一的蓬萊仙島!」

「我的精神力只能向上蔓延百米,看到了矗立在真正山腳下的那塊遠古石碑。」

「蓬萊仙島!」

老烏龜一聲怪叫,雙目中簡直是要噴出了火焰,道:「我知道山頂那神光璀璨的是什麼了,那是遠古傳說中的神樹之一,扶桑神樹!」

「那可是一片樹葉就能讓人脫胎換骨,實現生命層次大越遷的真正神樹啊!」

老烏龜的話,讓李沐白和皮皮蝦都是對這蓬萊仙島上的扶桑神樹嚮往不已,可惜現在整個蓬萊仙島都被驚天陣勢封印,他們只能看而不能踏入。

這對李沐白他們來說,簡直是痛心!

空有寶山而不可入,別說獨吞了,就是山上的一片樹葉,一粒沙土都碰不到,這簡直是痛徹心扉! 儘管心痛,見仙島而不可入,猶如百爪撓心,但是三人毫無辦法,只能接受現實。

在山腳轉了幾圈之後只能暫時放棄。

只有一隻老烏龜卻是天天望著蓬萊仙島,絲毫不知疲倦,他的脖子不會酸嗎?

……

小刀這一進化,用了五天,當他進化完成之後,身軀又龐大了一圈,到了十五長,七八米高,成為了真正的龐然大物。

但是在四人的小隊伍中,體型最大的還不是小刀,小刀只能排第二,體型最大的是老烏龜。

重生之傳奇農夫 那巨大烏黑的龜殼,比小刀的身軀還要大上一號。

至於李沐白,其實跟皮皮蝦差不多大小,就是比他長了一截。

在小刀進化的這五天中,他們和老烏龜不同,李沐白和雀尾螳螂蝦都是在修鍊。

從呼吸法突破之後,李沐白對它有了更深刻的體悟,這些天都在研究,現在他有把握在交戰中可以發出那個「唵」字音,但是他有預感,再次用出這招,他還是會重傷,而且這一招的消耗巨大,不到生死關頭不能動用,否則一用之後,他就會重傷喪失戰力。

而雀尾螳螂蝦就是在不斷練習他的螯刀彈出摺疊,如此反覆,他認為現在打不過李沐白,就是他螯刀的速度還不夠快,不夠強!

「我要讓我的刀更快,我要讓我的刀更強,我要打敗李沐白!」

他見李沐白都在一直修鍊,他更沒有偷懶的理由,他現在的目標是打敗李沐白,暴揍他一頓!

小刀進化完畢,飽餐一頓之後,幾人一商議,他們小隊四人現在的戰鬥力,只要不碰到兩大勢力的王者,就算碰到大統領級別,打不過跑還是可以的,而兩大勢力的二階統領,碰到他們就只有死路一條了,眾人的生命算是有了保障。

而且整個東海都被他們統治,兩大勢力所得到的資源又會暴漲,進化會更加快速,他們不能坐以待斃,他們必須去獲得更多的進化資源增強實力,所以他們不打算再躲在這裡,按照李沐白的想法,他們要去深淵三層,尋找三階進化神果,實現一次重要的進化!

現在四人之中,李沐白綜合的實力可以說是最強的,在他殺死三階大統領級別的灰鯊后,就連一向內心驕傲的雀尾螳螂蝦都是對他的實力心中信服,小刀一向是以李沐白馬首是瞻,老烏龜更是被李沐白暴揍多次,所以雖然現在大家都沒有明說,但是隱隱中都以李沐白為首,可以說他已經是這個小隊的隊長了。

四人出了密地之後,先是抓住虎鯊門的一個一階進化者,逼問了現在東海的局勢,畢竟他們在密地中待了將近一個月,對外面現在的形式一無所知。

那一階進化者是一隻大青蝦,見到他們之後,嚇得瑟瑟發抖,所有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告訴了他們。

原來在虎鯊門發現剛進化完成,出關的灰鯊大統領死後,虎鯊王暴怒,幾乎和青蛟宮翻遍了整個東海,但是他們幾人像是憑空消失一般,在兩大勢力的全力搜索之下都是毫無音訊。

一番動蕩之後,虎鯊王只能暫時作罷,他也不相信李沐白幾個二階進化者能殺死已經進化到三階的灰鯊。

而且灰鯊還覺醒了恐怖的特殊能力,就是虎鯊王自己同樣的實力面對灰鯊都不是對手。

而且灰鯊的屍體還被堅硬無比的冰塊冰封,這是一種極為高級的能量,所以他推測是東海之外的強大進化者所為。

但是整個東海這段時間又沒有其他海域的強大進化者進入,可以說灰鯊的死暫時成了一個謎。

而在這時,青蛟王提出了去深淵的要求,他幫助虎鯊門就是因為虎鯊王跟他達成了特殊協議,虎鯊王提出了一個讓他異常心動也不可能會拒絕的條件。

而現在虎鯨宮已經覆滅,虎鯨王重傷逃出東海,只剩下兩個重傷的大統領還在逃跑,讓他們下面的大統領去追殺就是,虎鯊王該是去實現他說的的條件的時候了。

虎鯊王雖然心有不甘,對灰鯊的死極為心痛,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得罪青蛟王,因為青蛟王的真實實力比他還強,而且他的青蛟宮據說是一條遠古蛟龍的洞府,不知道留下什麼寶物,他不敢隨意得罪。

而在兩大王者去往深淵之後,李沐白他們又像是在東海蒸發一般,毫無蹤跡,兩大勢力對他們的搜索也沒剛開始那麼嚴了。

問出這些消息后,李沐白一拳將這隻大青蝦打暈,他的力道,足夠讓這隻大青蝦失去記憶。

說到底,李沐白心中還是不夠狠,現在他能夠對敵人心狠手辣,但是對這些兩大勢力的底層進化者,在他們沒有出手攻擊他之前,他還下不了殺手。

因為這些有了靈智的生靈,在他心中都擁有活下去的權利,而且他們很多時候都是身不由己必須執行命令。

李沐白雖然實力比他們強,但是他不會去隨意殘殺這些有了靈智的生物。

這是因為他前世生活在一個法治社會之下,那時候,他是一個心底善良,又不乏勇敢的守法市民,否則他也不會明知道不敵的情況下還去救那個女孩,導致重傷瀕死。

大佬,你女人翻牆了! 這些在他心中根深蒂固的思想在這殘酷的海底世界是一種束縛嗎?

李沐白多次思考過這個問題,但是他心中沒有答案,這或許是一種仁慈,也是一種善良,更或許,是他曾經身為一個人,在這無盡海底,殘酷生存中的最後保留!

就算在海底搏殺,生吃活剝,曾經連生魚片都不吃的他,現在的生活完全可以說是茹毛飲血,但是他不會忘記自己是一個人,這是他可以堅持下去,可以活下去的信仰!

我是人!我還有人性!

在李沐白只是打昏那隻大青蝦,而沒有殺他時,雀尾螳螂蝦看了李沐白一眼,眼中都是詫異之色,在他心中,李沐白的行為很複雜,有時鐵血狠辣,有時又無端仁慈,他搞不懂。

而在李沐白心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一個海底進化者想殺他,想吃他,那他會收起仁慈,打敗后將他毫無顧忌地吃掉!

在李沐白的眼中,如果海底進化者想吃李沐白,或是傷害他的兄弟,那麼海底進化者在他眼中就會變成海鮮,可以毫無顧忌地吃掉,這是一種神奇的思維…… 打聽到了消息,既然虎鯊王他們不在,而且那兩位大統領也去追殺蝦大統領他們,說明此時他們老巢的戰力都是空虛的。

李沐白和老烏龜一商議,立刻決定先繞路去青蛟宮,因為據說那青蛟宮是一座遠古遺迹,傳說中是一條遠古蛟龍的洞府。

「遠古蛟龍啊!若是能得到一枚鱗片什麼的那都是寶貝啊,所以一眾四人全部向青蛟宮而去。」

大半天之後,全速趕路的李沐白四人終於來到了青蛟宮所在之地。

一眼望去,遍地都是殘破的古代建築,巨石橫呈,一根根巨大的古木沉寂在這裡,但是在歲月的侵蝕下,都已經變得腐朽不堪,這裡竟然是一片遠古廢墟。

這片廢墟佔地廣袤,依稀還可以看見它當年恢宏無比的樣子,而在這片廢墟的中心處,有一小片保存的比較完好的建築,竟然是一座座宮殿群,面積足有方圓十幾里的樣子,宮殿上面雕龍畫鳳,而且整片宮殿群都被一個碗狀的能量光罩倒扣而下,保護在裡面,那場面簡直是氣派無比。

李沐白他們從沒有見到過這樣的場景!

這真的是遠古蛟龍宮?

李沐白四人都是第一次到達這裡,看到這個景象,心中都是震驚無比,這些蛟蛇倒是會選好地方,霸佔了這麼一處風水寶地!

而且此時,還有一個個水族進化者進出蛟龍宮,突然一條有十多米長的深青色大蛟蛇出現,他從蛟龍宮裡出來,一條一階的紅鯉魚沒來得及讓路,被他一尾巴掃飛,全身鱗片崩裂,鮮血淋漓,眼看是活不了了。

而守在蛟龍宮大門外面的水族進化者看到后,對他立刻行禮,那樣子好像這條大蛟蛇是真的蛟龍一般。

一尾巴掃飛擋路者后,這條大蛟蛇看都沒看那些一階進化者一眼,直接離去。

「哼,這些臭蛟蛇還真把自己當成龍了,老烏龜我們偷偷跟上他,把他綁了逼問一下蛟龍宮裡面的情況。」

一聽到要去綁架蛟蛇,老烏龜和小刀臉上立刻露出了激動的神色,這個事情一聽就很刺激。

「快快快,我們跟上他,可別讓他溜了,我的拳頭已經饑渴難耐了!」

李沐白四人偷偷跟在那條蛟蛇後面,在遠離青蛟宮后,直接加速上前將他圍住,四人毫不分說,直接出手,各種攻擊直接傾瀉而下,這條可憐的大蛟蛇還沒明白什麼情況,就被打的重傷,暈眩過去。

隨後李沐白兩拳直接打掉了他的毒牙,用能量微微一刺激,就讓他痛醒了過來。

在李沐白他們的逼問之下,這條大蛟蛇全盤說出了青蛟宮內的情況,現在宮內青蛟王敖海和大太子敖雨都不在,只有二太子敖風在宮內閉關,同時鎮守青蛟宮。

木葉神武 而那敖風也是三階大統領級別,據他說,還是非常厲害的那種大統領,在進化到三階時,覺醒了特殊能力。

至於這青蛟宮,這條大蛟蛇也不知道其他秘密,只知道這宮殿非常神奇,而且有那神奇光罩守護,堅固異常,就算是三階大統領也破壞不了絲毫。

他唯一知道的寶物就是在青蛟宮深處,有一種靈草,叫做蛟靈草,這種靈草是吸收遠古蛟龍的氣息和能量之後,經過漫長歲月演變而成,一直都是青蛟王的寶貝,別人絲毫靠近不得,而且私自闖入從沒有進化者從那裡活著出來。

他們進化者之間一直都有傳說,青蛟王能快速崛起進化這麼快,就是因為吞食了那蛟靈草,得到了青蛟宮中的寶物。

最後李沐白幾人問怎麼通過那能量光罩進入青蛟宮,那條大蛟蛇說需要咒語,這咒語每天都會換,更換咒語的寶物掌控在二太子敖風手中,而且正門處有眾多進化者把守,他知道一處後門,把守的進化者數量很少。

等問完之後,皮皮蝦直接出手,一刀將這條大蛟蛇的頭顱切下,李沐白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這些大蛟蛇作威作福,濫殺無辜,也是該死!」

而老烏龜更是非常熟練的將大蛟蛇的身軀收入空間石,取出一顆巨大的蛇膽丟給李沐白道:「這蛟蛇的內膽可以解蛇毒,服下之後,會對蛇毒產生一定的免疫力。」

一口吞下蛇膽之後,三人再度來到青蛟宮附近,轉了一大圈,四人終於找到了青蛟宮的後門。

這後門處,竟然只有十幾個一階進化者把守,看起來冷清的很。

確定沒有其他人之後,李沐白道:「等下皮皮蝦跟我一起出手,將他們全部打暈不要下殺手,血腥味會引來其他進化者。」

隨後李沐白和皮皮蝦突然襲擊,以極快的速度將那些一階進化者全部打暈,將他們都堆到了一處角落中。

來到光幕前,李沐白念出了咒語「芝麻開門」,隨後在他們面前的一片光幕直接消失,出現了一個可以讓他們通過的缺口。

一番商議,李沐白決定讓小刀和皮皮蝦留在外面接應,而他和老烏龜進入青蛟宮。

因為小刀和皮皮蝦都是二階進化者,身軀巨大,混入青蛟宮直接就會被發現,而他和老烏龜有龜息術可以隱藏氣息和縮小身軀,混入裡面的一階進化者中,他們根本發現不了。

一進入青蛟宮,李沐白和老烏龜就往打聽到蛟靈草所在的方向而去,但是這青蛟宮內殿宇眾多,而且殿宇都被神秘光罩守護,道路又四通八達,兩人一時也分不清方向,只能胡亂搜索。

而路上碰到一批批奇形怪狀的「海鮮」巡邏隊伍,兩人就直接躲起,或者是裝作新加入的進化者混入隊伍中。

漸漸的,幾圈之後,他們發現一處植物眾多的海底花園,那裡所有的巡邏隊伍都不會靠近,李沐白和老烏龜對視一眼,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