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有多麼大的本事,自己心裡清楚,不會因為別人的兩句稱讚,就自以為是。

「啪!」正在行走的楚歌,突然停止腳步,一個回身將一隻鐵拳扣住。

「你的反應似乎比之前還要快上一些。」偷襲的郝英俊看著楚歌說道。

楚歌將郝英俊的手鬆開,一臉無奈的說道:「下次不要這樣了,我以為是自己的仇家來尋仇呢!」

「這樣說也沒錯,我就是你的仇家!」郝英俊笑著說道。

「你吃飽了撐著,來找我幹嘛?」楚歌對著郝英俊問道。

郝英俊收起臉上的笑容,看著楚歌說道:「我是來揍你的!」

「我又怎麼得罪你了?」楚歌想不明白郝英俊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郝英俊臉上有些生氣的說道:「你這幾天根本就沒有去找過我姐,說,你是不是不喜歡她了,想劈腿?」

「卧槽!有沒有搞錯,當初我和美麗不過說了幾句話,你過來找茬,現在我沒去找美麗,你又來找茬,你到底什麼意思!」楚歌看著郝英俊沒好氣的說道。

「書上說了,校園男女戀愛之後,一天要發十條簡訊,打三次電話,沒課期間,要一起逛街,晚上一起去操場壓馬路,每天見面都要說一句我愛你!」郝英俊越說越生氣,「可是你呢,我沒見你找過我姐一次,說!你是不是想劈腿!」

「靠!你腦袋瓜子是不是被燒壞了,哪本書上這麼寫的,我非得把那作者往死里揍不可!」楚歌也被郝英俊的話給氣到了,「不聯繫不代表不關心,每天膩在一起,就是在翻倍減少戀愛保質期的天數!而且喜不喜歡一個人,不是靠嘴說的,而是看行動。」

「還有,我最後強調一次,我和你姐,也就是美麗,只是朋友關係!」楚歌沒好氣的說道。

其實郝英俊早就了解了楚歌和郝美麗的確是朋友關係,不然他見到楚歌才不會啰嗦這麼多,直接拳腳伺候。

「我不管,反正我就當你是我姐夫了!」郝英俊說著便笑了起來,「那個,姐夫,你看咱們都是親戚關係了,你是不是應該到二爺那裡討一套腿法武技,送給我這個小舅子呢?」

「說了半天,原來是為了這個啊!」楚歌也不是傻子,立馬明白了郝英俊的意圖。

他的戀姐情節在聖華都是出了名的,這種天性,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的。

很明顯,他說了這麼多,只不過是想要楚歌幫他,去張二爺那裡要一套武技而已。

「對不起,我幫不了你,就算我能幫,也不會去!」楚歌看著郝英俊老實的說道。

「你是不是怕我有了腿法,找你報仇?膽小鬼!」郝英俊索性用起了激將法。

楚歌早就不吃這種手段了,雖然他容易衝動,但是也要看看對方是誰。

雖然郝英俊的年齡和他差不了多少,但是除了武功修為方面,楚歌認同他之外,他在楚歌的眼裡,就和小孩子差不多。

「沒錯,我就是怕你超過我,又有誰願意讓自己的對手成長呢?我又不傻,吃飽了撐著,幫你變強,然後被你揍一頓?」楚歌說著,便轉身離去。

「膽小鬼!你、你就是一個膽小鬼!」

無論郝英俊說什麼,楚歌都不回頭。

還沒到213門口,楚歌就聽到了熟悉的旋律,一定是楊俊傑,那個小子又在看中日文化交流的大片了。

可是推開門之後,楚歌就愣在了那裡。

得,就連白展這個傢伙,也加入了促進中日文化交流的隊伍了。

「靠!你小子終於肯回來了,我們都鬱悶了,不知道你是來上學的,還是和那些公子哥一樣來深造的!」張越看著楚歌沒好氣的說道。

楊俊傑拍了拍張越的肩膀說道:「高富帥的世界,你不懂!」

「說的好像你也是高富帥似得。」一旁的白展笑著說道。

聽著這話,楊俊傑不樂意了,「草!我就是高富帥好不好,京城楊家的第二繼承人!」

「恩,你是挺二的!」張越跟著說道。

「不和你們聊!」楊俊傑沒好奇的等了白展和張越一眼,然後看著楚歌說道:「跟你說件事兒。」

「什麼事兒?」楚歌將外套扔在了床上,看著楊俊傑問道。

不等楊俊傑開口,張越便開口說道:「過兩天,老楊他爺爺過壽,讓咱們寢室的都過去,捧個人場!」

「靠!到底是我說還是你說!」楊俊傑看著張越沒好氣的說道。

白展打起了圓場,「你們誰說不一樣,楚歌知道了不就好了!」

「說的也是!」楊俊傑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我還以為這事兒你要錯過了呢,他們倆不去可以,你必須得去!」

「成!一定去!」楚歌笑著說道。

幾人嘮了嘮嗑,便各干其事。

由於和蘭斯在生意方面的事情,談了很久,直到傍晚,楚歌才回來。

沒過多久就到了晚上,就在楚歌準備去休息的時候,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又是陌生號碼,楚歌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因為前幾次的事情,他對陌生號碼有一種天生的厭惡,不過還是接起了電話,「找誰?」

「請問是楚歌同學么?」對面傳來了一個和善的聲音。

楚歌應了一聲,「沒錯。」

「我是校門口快遞室的,是這樣的,你的快遞到了,我們馬上就要關門了,你最好馬上過來一趟。」

「我的快遞?」楚歌聽到這話,有些疑惑,他最近並沒有在網上購買什麼,怎麼會有快遞呢?

「沒錯,上面的署名和手機號都沒錯,你快來一趟吧!」

「好的,我這就過去!」雖然有些疑惑,但是楚歌最終還是決定過去一趟。 楚歌到了校門口,看到快遞室裡面燈火通明,但是卻站在外面沒有進去的意思。

如今的楚歌已經不是普通人了,加上之前的幾次事件,他必須保持一顆警惕的心。

就在這個時候,楚歌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不過這次卻不是陌生號碼了。

「師父,找我什麼事?」來電話的是劉回春,說起來楚歌已經很久沒有和劉回春聯繫過了,這電話接起來,楚歌也有些心虛。

對面立馬就傳來了劉回春不樂意的聲音,「怎麼我沒事就不能找你了么!」

「自己算算,多長時間沒有給老夫打電話,是不是跟了張二爺,就把我這個當師父的給忘了!」

聽著劉回春的質問,楚歌乾笑著說道:「師父,你說的這是哪裡的話,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楚歌就算再怎麼白眼,也不可能把師父給忘了啊!我這陣子事情多,所以沒時間給師父您請安,還請不要見怪啊!」

「就你小子的嘴巴會說話!」劉回春笑罵道,「好了,不廢話,我之所以給你打電話,是想問一下,我給你的那本古籍看懂了么?」

「古籍?什麼古籍?」楚歌聽到這話卻有些迷糊了,九轉還魂針的事情,楚歌已經和劉回春交流過了,除此之外,劉回春並沒有給楚歌其他東西,所以楚歌聽著才會疑惑。

劉回春聽到楚歌這句話也愣了,「難道還沒到你那裡?我查了物流,下午的時候就應該到了。」

「額……師父,難道學校的快遞,是你送的?」楚歌看著燈火通明的快遞室,似乎明白了什麼。

「應該沒錯!」

「師父,那本古籍是什麼啊?」楚歌一邊朝著快遞室走,一邊問道。

劉回春回答道:「那本估計是九轉還魂針的附冊,之前忘了交給你,我也是這幾天整理屋子的時候發現的。」

「你已經修鍊了九轉還魂針,估計這本附冊,你也用的上!小子,記好了,一定要將九轉還魂針,將我華夏中醫,發揚光大!」

「恩,知道了,我先去取回來,先看看,一會兒在聯繫您!」

「好!」劉回春說著便掛了電話。

知道這快遞是劉回春送過來的時候,楚歌便鬆了口氣。

九轉還魂針,給楚歌帶來不小的好處,與白人第一次交戰,如果不是因為九轉還魂針,他早就死了。

「哎呦,我的好兄弟,你終於來了!」快遞室的小哥,看到楚歌回來之後,像是鬆了口氣。

從桌子上拿出一個方形的盒子,對著楚歌說道:「簽個名,就好了!」

「你怎麼知道,我是來取快遞的?」楚歌一邊接過東西,一邊對著那小哥笑著說道。

楚歌這話一出,小哥就來氣了,「卧槽!你也不看看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就你這一份快遞了!」

「好了,麻煩您了!」簽好名字,楚歌笑著說道。

從快遞室離開之後,楚歌就波不急待的將包裹拆開,幾下子過去,一本古樸的小冊,便出現在了楚歌的眼前。

小冊的大小,只有九轉還魂針一半的大小,而且極其的單薄,給人的感覺,和前幾年,買手機贈送的手機說明書似得。

《九轉還魂針之魂訣》,這是小冊的名字,回到寢室之後,如果見楚歌拿回來這麼一本奇怪的書,張越等人一定會起鬨。

所以楚歌覺得,還是在外面借著路燈先看一遍比較好。

不過楚歌剛剛翻開目錄,脖子就突然傳出一股涼意,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誰!」楚歌連忙回頭,但是一切安然無恙,什麼也沒有。

「錯覺?」楚歌小聲嘀咕了一句,表面上沒有在意,又看起了書,但實際上,楚歌一點也沒有將心思放在書上。

直覺是一種虛無縹緲的東西,沒有任何的依據,憑藉的只是感覺,但是楚歌對於自己的堅信無比。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直覺,恐怕他已經死好幾次了。

這也是當初發現自己與常人不同的地方,自己好像有一種未卜先知的能力,每當發生不好的事情前,楚歌的事情都會非常的糟糕。

當那股涼意再次出現的時候,楚歌二話不說,將手中早已凝聚的氣針,直接甩手而出!

「嗖——」

氣針與空氣摩擦,由於速度太快,發出微弱的聲響。

髮針的同時,那股涼意再次消失。

看到這種情況,楚歌索性不再裝作埋頭苦讀了,直接將《魂訣》收起,環望四周。

景色依舊如常,清風明月,小樹輕搖,燈光照耀。

周圍有不少的學生,步行交談,只是楚歌卻感覺這其中透漏著詭異。

難道自己的直覺這次出現了錯誤?楚歌忍不住的想到。

就在他生出這個想法的時候,楚歌的瞳孔卻瞬間放大。

「媽的!怎麼會這樣!」楚歌暗罵一聲,神情上有些緊張。

之前他離開快遞室之後,快遞室就鎖門關了燈。

但是現在門開著,燈也亮著。

這不是最恐怖的地方,恐怖的是……楚歌眼前的場景,和他來的時候,幾乎一模一樣!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楚歌發現,那些行走的人,走到一定的地步,就好像畫面重放一般,重新開始。

鬼打牆,這是楚歌心裡閃出的第一個念頭。

很早以前,楚歌就聽說,學校一般都是在亂墳崗、千人坑這一類不幹凈的地方上建立的。

之所以如此,就是為了讓充滿朝氣的年輕人,聚在一起,以身上的陽氣將這些,不幹凈的東西鎮壓,防止冤魂出世。

之前已經說過,以前的楚歌是一個純粹的無神論者,但是既然有修真存在,這些不幹凈的東西,存在的可能性也就會加大,所以現在的楚歌,對於鬼神之事,心裡還是有些怕的。

「別給我裝神弄鬼!」楚歌大喝了一聲,震攝敵人的同時,也是在給他自己打氣。

可是周圍的景色依舊不變,也沒有人回應他。

面對這樣的事情,楚歌心裡很怕,怕極了。

「媽的!」楚歌罵了一句,鬼曾經是很多人小時候心理的魔障,長大之後,知道它們並不存在,膽子自然也就大了起來。

但是真的碰上的時候,楚歌就直接嚇尿了。

楚歌忍不住的開始奔跑起來,可是無論他怎麼跑,卻總是留在原地。

不過周圍的景物,卻開始扭曲起來,以前方地平線的中心為原點,以螺旋的方式,開始扭轉,快速的縮減。

周圍瞬間變成了一片黑暗,但是黑暗中卻透漏著光明,像是身在宇宙之中,但又沒有任何發光的星辰。

一個人影靠在樹榦上,嘴裡叼著根煙,出現在剛才地平線圓心所在的位置。

火紅色的西裝,赤紅色的髮髻,衝天而立。

全身充滿了火爆的氣息的同時,又不失優雅。

「你是人是鬼?」楚歌頓足看著前面的人影問道。

人影沒有回答,吐出一連串的煙霧之後,用中指將手中的香煙朝著楚歌彈了過去。

香煙飛起的同時,燃燒的煙頭,濺射出幾縷帶著火星的煙灰。

飛舞中的煙灰,猛然爆發,化成了一縷縷的火焰,朝著楚歌激射而去!

看著猶如流星雨一般的火球,楚歌也沒心思詢問對方到底是人是鬼。

踏起追月腿連忙後退,他的速度極快,但是那一團團的小型火焰就像長了眼睛一般,一個個的跟著楚歌。

「梅花針!」在倒退的同時,楚歌兩手同時甩出了梅花針!

散射的梅花針,將其中幾團火焰刺散。

但是這並沒有讓楚歌得到想要的結果,那些散開的火花,竟然再次變成獨立的火焰。

原本並不算太多的火焰,如今遍布在半空。

這個情況,讓楚歌直接傻了眼。

「無敵真寂寞!」楚歌快速的調動體內的真氣,身體的膚色開始改變,當火焰快要落在他身上的同時,無敵真寂寞也完全開啟!

「轟!」落地之後的火焰,氣勢猛漲,越來越大,不過它們並沒有滴落在楚歌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