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鵬城各家電視點歌台陸續開始換上廖俊龍代理的兩家mp3廣告以後,效果不說立竿見影,但是也漸漸開始引起人們的注意,慢慢展現出了廣告效果。

這幾天兩個mp3的專賣條櫃不再是門前羅雀,一到下午和晚上就人影未斷過。

專門來找’方世玉’的還好說,直接介紹就是,而且這種專程找過來的客戶,成交率還是很高的。

可是對於看了廣告,專程來買’月光寶盒’的客戶,張愛玲和廖俊霞卻犯了難,’月光寶盒’上沒有正式開售呢,怎麼辦?

「小龍,這可怎麼辦?」張愛玲看著廖俊龍問到。

前幾天廖俊龍一直在忙著和各家電視點歌台簽約事宜,到今天,總算清閑下來了,「之前,你們遇到有來找’月光寶盒’的客戶,是怎麼做的?」

「我們會告訴客戶,月光寶盒要8月8號才正式開售,讓那些客戶等到8月8號再過來買,」張愛玲訴說著她這幾天的處理方式,

「可是,從昨天開始,就越來越多的客戶跑來諮詢,看著一個個客戶帶著失望神色離開,我心裡也不是滋味,怕他們失望以後就不會再回來了,那樣我們不是錯失很多客戶了?」

「糊塗啊,愛玲姐,你們這樣做糊塗啊!」廖俊龍心疼萬分,他自己好不容易把點歌台營銷模式拉起來,可是這幾天找上門的客戶卻白白流失了很多。

大力和廖俊霞看到廖俊龍在搖頭嘆息,也紛紛湊了過來。

「那你說該怎麼辦呢?」廖俊霞出聲問到。

「預售啊!」廖俊龍懊惱地拍拍額頭,他自己應該早點把這事交代其他三人的,不過現在說也不遲,於是廖俊龍開始給他們娓娓道來。

「有兩個選擇,第一、對於那些只要’月光寶盒’的客戶,我們可以選擇預售的方式,比如讓客戶先交100塊錢定金,留下手機號碼等聯繫方式,到8月8號正式開售的時候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他們過來取貨和繳納尾款。」

「對於不肯交預售定金的客戶也是沒關係,我們就登記信息讓他留下聯繫方式,就說等8月8號的時候我們會電話通知他,他享有優先購買權。」

「對了,面對這種客戶的時候,我們要營造出一種我們產品非常熱銷、火爆、短缺的氣氛,能讓客戶產生出那種能買到就是賺到的心裡最好不過了。」

廖俊霞他們三人靜靜聽著,等廖俊龍說完了也沒有開口,都在一臉沉思。

過了好一會,張愛玲帶著自責口氣說道:「哎,我們應該早點問你的,現在感覺這幾天已經錯失了好多生意啊。」

「現在行動起來也不晚,對了,愛玲姐,你們除了準備好登記客戶預留用信息的本子,也要去買一張新的手機號碼卡,然後趕緊把名片做出來,聯繫電話就用新號碼,只要來過的客戶,無論做沒做成,都發一張名片給他們,」廖俊龍覺得發名片給客戶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可以人傳人,說不定會帶來很多新客戶。

「好,我這就去辦。」張愛玲準備去買號碼卡,她知道這幾天已經流失很多客戶了,所以現在越快越好,才能避免流失更多的客戶。

「等等,小龍不是說有兩個選擇嗎?先聽完小龍的話吧。」廖俊霞看著張愛玲風風火火就準備出去買號碼卡,笑著出言提醒到。

「對對,小龍你說,我們在聽著。」張愛玲吐著舌頭不好意思道。

「哈哈,沒事,我們現在創業初級階段,要的就是愛玲姐這種幹勁。」廖俊龍大笑著,組織一下語言,才繼續道,

「第二種嘛,就需要通過我們自己對客戶的觀察來判斷,對於那些本來要買’月光寶盒’mp3,但不是那麼堅定和迫切的客戶,我們要進行引導消費。」

「我知道了!沒錯,對於那些思想不堅定者,我們要逐步逐步把他引導到方世玉MP3這邊來,為什麼呢?因為方世玉MP3這邊是有現成的貨呀,只要賣一個’方世玉’MP3賺的錢,不會比賣一個’月光寶盒’MP3賺的錢少,我們為什麼不賺現錢呢?」廖俊霞在廖俊龍說到引導消費的時候就反應了過來,拍著大腿在那裡興緻勃勃的解釋著。

大力和張愛玲也是瞬間明白了其中的得失,不斷地點著頭贊同。

廖俊龍看到三人終於開竅了,也是放下心中的擔憂。

既然決定暫時要主打方世玉MP3,那麼有一件事就必須要做了。

「嗯,我現在給鄧振強打個電話,讓他儘快把128m的那款mp3也送一些過來。」廖俊龍想到就馬上做。

「喂,鄧老哥,那款128的mp3換好包裝沒有?」

「那款128的?你一開始不是說先不要嗎?」鄧振強迷糊了,他明明記得廖俊龍一開始都說不用報價了,怎麼現在又突然……

「哎呀,計劃趕不上變化,現在的情況是銷售太火爆了,我需要把這款128m的中高端的產品也上架。」廖俊龍不得不又開始忽悠起來,

鄧振強那邊一聽到銷售火爆,兩眼立馬放光,「小龍,你是說,我們的產品現在賣的很火爆?那’方世玉’是不是須要補貨了?」

「’方世玉’補貨的事過兩天再說吧,你知道的,我不光代理了你這裡一個品牌,現在倉庫這邊都堆不下啦。我現在急需的是你那款128m的中高端的產品。」

廖俊龍擦著額頭的汗硬著頭皮繼續吹牛,果然,1個謊話後面就需要99謊話來圓。

「哦,」鄧振強聽到’方世玉’還不用補貨,心裡略微有點失望,但一想到廖俊龍需要128的那款產品,還不是一樣幫他清庫存嘛,又提起精神問道:「128m的需要多少?還有,換包裝叫什麼名字呢?」

「先送200個過來吧,得趕快,我這邊急需要。」廖俊龍覺得一下也不用拿太多,國產mp3中高端市場產品還很難得到消費者的認可,「至於名字,就叫’方世玉plus’」

「’方世玉plus’?好,明天上午,明天上午我親自給你送過去。」終於又有生意做了,鄧振強還是很開心的。

掛完電話的廖俊龍嘆口氣,不是他不敢補貨,只是一補貨就要交貨款啊,上次可是說好的,’方世玉’每次提貨400個,貨款在下一次提貨前給清。

不是沒有想法,只是一身清貧啊! 工院一共報了三個節目。

一個感恩的心手語表演,一個是霸王別姬舞蹈,都是十幾個人一起上的節目,只有陸陽是單人歌曲。

「歌名我已經幫你報上去了。」

陳秋月悄悄來到陸陽身邊。

扯了扯他的袖子。

「你沒有生氣吧。」

「生什麼氣?」陸陽看瞅了一眼薛海翔,冷聲道,「就那個二貨,值得讓我生氣?」

陸陽搖了搖頭。

陳秋月的品味還是挺高的,不至於看上那種人。

見陸陽不生氣,陳秋月抱怨道:「他是學長,非要過來,我也沒辦法。」

「不用管他。」

陸陽毫不在意。

男人怎麼可能連這點自信都沒有。

薛海翔看到陳秋月和陸陽說著悄悄話,臉快黑成一坨翔了,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又有一個人走了過來。

「姜明學長。」

看到來人,薛海洋眼睛一亮,快步走了過去。

陸陽看到這個人也有些驚訝,這不就是之前李哲遠身邊的那個學長嗎?就是忽悠人去打寒假工的那個。

陳秋月小聲的說道:「他是醫學院大三的學長,也是校學生會宣傳部部長,這會過來,估計是來統計節目的。」

陳秋月有些緊張。

看到薛海翔湊過去了,有點擔心對方使壞。

「薛海翔,你也在這啊。」

姜明打著招呼,他沒有注意到陸陽也在。

「是啊學長,我們工院的宣傳部部長考研去了,副部長陳秋月只是一個新生,元旦晚會這麼重要的事情,我不看著怎麼行。」

薛海翔言語之間把身份放低了幾分。

一個是校學生會的,一個是工院學生會的,差了不僅僅是一個等級。

他現在才大二。

如果想要進入校學生會發展,還需要姜明這些人的同意才行。

姜明點了點頭,又問道:「有這個心就好,你們院的節目準備的怎麼樣?如果準備好了,抽時間要一起排練了。」

「準備是準備好了,但是……」

薛海翔悄悄看了一眼陸陽。

「什麼意思?」姜明皺眉。

薛海翔說道:「我們一共準備了三個節目,其中兩個都是精挑細選的舞蹈類節目,只有一個是濫竽充數的。」

「薛海翔,元旦晚會幾千個觀眾,校領導也都在,你就拿濫竽充數的節目上去?」姜明聲音嚴厲了幾分。

薛海翔連忙解釋:「學長,這和我無關啊,我們工院每年節目都少,本來這次打算報上去兩個就算了,可陳秋月副部長非要拉上一個新生獨唱,我之前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

「這怎麼行?給學校領導留下不好印象怎麼辦?濫竽充數的節目,必須要堅決取締。」

姜明斬釘截鐵的說道。

「薛海翔你說誰的節目是濫竽充數?」

陳秋月聽到了二人的對話,鵝蛋臉都氣紅了,這薛海翔還真是一個卑鄙小人,之前怎麼沒看出來。

薛海翔哼了一聲:「就是那個唱歌的節目。」

「陸……陸陽,你也在這?」

聽到二人的爭吵,姜明看向陳秋月的方向,然後眼睛一亮。

上次分開之後,姜明就很後悔,自己不應該聽李哲遠那個煞筆的,差點得罪了一個有錢的老闆,特別是看到陸陽和負責商務的黃老師關係那麼好,要是陸陽在黃老師那邊詆毀幾句,他們恐怕會從那個免費的辦公室被掃地出門。

姜明連忙上前,握了握手,說道:「上次你走的急,沒有好好聊聊,今天中午我做東,咱們去小西門吃一頓?」

陸陽客氣說道:「這就不用了,姜學長要是有時間,去我那喝喝茶就行了,你知道在什麼地方。」

姜明面帶喜色,看來陸陽也不是那麼不好說話的人,有了這句話,這條線算是牽上了。

只要別讓李哲遠那個傢伙參合其中就行。

「陸陽,你在這?哦,陳部長是你的女朋友吧,果然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姜明是一個人精,怎麼看不出來二人有一腿。

「陸陽尷尬的笑了笑,說:「我來這,主要是報了元旦晚會的節目。」

「你也報節目了,太好了,晚會那天,我一定去看你的表演。」姜明一聽心情更好了,這不是又給他機會了嗎?

陸陽嘆了口氣:「可惜啊,也許上不了場了,剛才有人說我的節目是濫竽充數。」

說完,看了看薛海翔。

薛海翔早就懵了。

啥情況?

他沒想到姜明和陸陽認識,二人關係很熟悉的樣子。

看到姜明熱情的樣子,薛海翔就知道糟了,小丑竟然我我自己……

姜明心中暗罵薛海翔是個傻叉。

他馬上板著臉說道:「薛海翔,你剛才胡說八道什麼,你一個外聯部的,手怎麼這麼長?都管到了宣傳部來了。」

薛海翔臉色通紅,但也算是看清楚的現狀,他咬牙說道。

「不好意思,我錯了,我這就走。」

聽到薛海翔道了歉,姜明這才說道:「陸陽你放心,你的節目我親自報上去,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想取消你的節目都不可能,元旦晚會那天,我一定會去看。」

「那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