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青無奈的一頭黑線.「我是怕戚落櫻又上錯葯….」

此刻的筱雨已經昏昏睡去.江夏王把筱雨抱進搭好的帳篷里.溫柔的放在軟軟的墊子上.蓋好毯子.看看筱雨的樣子.很是心疼.

「以筱雨現在的情況我們是不是要耽擱一段時間了……」狄竟看著收拾東西的戚落櫻問道.

戚落櫻抬頭看著莫青.眨眨眼.「不會的.恢復的很不錯.加上九宮的傷葯.今天過了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

「那個九宮真是奇怪…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搶走我們手環里的東西.」莫青撫著下巴若有所思. 「那真是太好了.」狄竟看著從帳篷里走出來的江夏王.「小江.不用太擔心.筱雨很快就會好起來了.」

江夏王點點頭.「小戚.剛剛你去追那個人他跟你說什麼了.」

戚落櫻眨巴眨巴眼.把剛才自己和九宮的話給大家說了一遍.江夏王有些驚奇.「天煞孤星.讓我想起了我們sll戰隊的一個人.她年紀也不小了.男朋友交過不少.卻都莫名其妙的死掉了.所以到不久前她又成了單身.如果他們兩個互煞.不知會產生什麼效果……」

「還是別拿人家的傷心事找樂子了吧.2王.你先整理下帳篷里的東西.一會兒來找我研究地圖.」莫青說完轉過身走了.

江夏王看著莫青的背影.嘟囔著.「你拿人家找的樂子還少么……」

午飯時.筱雨已經蘇醒了過來.依舊沒表情.一臉冷漠.

見筱雨醒了.江夏王激動萬分.「筱雨.你怎麼樣.還有沒有哪裡痛.」

戚落櫻欣喜的看看筱雨沒什麼問題.便轉身出去了.為了照顧筱雨.她一夜沒合眼.

帳篷里只剩下筱雨和江夏王兩個人.筱雨默默的搖搖頭.江夏王隨即眉開眼笑.「那就好.那就好……筱雨你有沒有想吃什麼.我去幫你拿……」

筱雨低下頭嘆了口氣.

江夏王想到了什麼.又對筱雨說.「對咯.之前在千湖城的時候.我在電影院買了兩張鎧甲勇士系列最新電影的票.可是不知你喜不喜歡……這票是通用的.如果下一站有電影院的話.我們就可以……」說著掏出兩張粉紅色的票放在筱雨的枕頭邊.臉微微發紅.

「江夏王.你根本不了解我.不要愛我.」筱雨冰冷的吐出一句.

江夏王顯然沒想到筱雨會突然說出這麼直白的話.不禁楞了一下.語氣也暗淡了下去.

「筱雨.我.我……」

「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了.」筱雨說完轉身背對著江夏王躺著.

江夏王站在原地.有點莫名其妙.

「筱雨.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事.惹你不高興了.」

「還是我說錯了什麼話.得罪你了么……」

「還是我有什麼你看不慣的行為……」

江夏王覺得心裡很不好受.「筱雨.我是不了解你.因為你從沒有想對我說起你的事.你也不想讓我去了解你.可是.我難道不了解你就沒有資格喜歡你了么.有這樣的規定么.」

「筱雨.我並不奢求什麼.我只是喜歡和你在一起.不管你怎樣對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很滿足了.」江夏王紅著臉說著.幸好筱雨是背對自己.要不然肯定說不出這些話.「筱雨.你好好休息吧.有什麼事叫我.」

說完江夏王轉身走出帳篷.不料冰淇淋小隊的其他隊員都圍在帳篷外.見江夏王走出來.都齊刷刷看著江夏王.江夏王老臉紅透了.「你.你們.都聽到了.」

莫青第一個聳肩.搖搖頭.「沒有.什麼都沒聽到.」轉身走了.

狄竟扶了扶眼鏡.「我也沒聽到.」追隨莫青腳步而去.

「啊~忘了做湯了.等湯做好了就可以開飯了哦~」戚落櫻也慌忙撇清.跑去做湯了.

留下江夏王呆站在原地.天啊.我剛才都說了些什麼..

江夏王有點懊惱的撓樹皮.心裡亂糟糟的.看來吃不下東西了.還是到處走走吧.於是江夏王繞著大家所在的地方.在森林裡打轉.

筱雨聽了江夏王的話.心裡說不出的感覺.她轉過身.看到枕邊的粉色電影票.愣愣的回不過神.

直到傍晚時候.江夏王手裡拎著兩隻小兔子回來了.一回來就大大咧咧的衝到狄竟面前.

「噗哈哈哈哈~隊長~你猜我在森林裡發現了什麼.」說著.江夏王放下小兔子.從手環里掏出一片淡紫色的星沙碎片.眉飛色舞的說道.」我發現了一個荒廢的小木屋.屋裡啥也沒有.就一個小木盒.我打開一瞅.嘿~這不是星沙碎片嘛.噗哈哈哈~~」

狄竟接過碎片收好.開心的拍拍江夏王肩膀.「幹得好小江.」

莫青也淡淡的笑道.「傻人有傻福.」

只見冰淇淋小隊的隊員們都在帳篷外坐著.筱雨坐在大樹邊喝果汁.江夏王完全忘了之前的尷尬.見了筱雨趕緊衝過去.

「筱雨.你怎麼樣了.」江夏王關切的問.

莫青瞄了江夏王一眼.轉身故意拉開了距離.狄竟和戚落櫻也很合時機的各忙各的去了.

筱雨還是冷冷的.「我沒事.」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呵呵.呵呵……」江夏王轉身想去生火烤兔子.身後的筱雨又開口了.

「江夏王.」

江夏王轉過身.「怎麼了.筱雨.」

筱雨從小凳子上站起來.從兜里摸出粉紅色的票子.「這個你忘了拿走.」

江夏王十分失落的接過電影票.捏在手裡卻發現只有一張.腦子愣是一時轉不過味兒.楞了一下.抬頭激動的看著筱雨.「筱雨……」

筱雨則是淡淡的說.「其實.我也一直在追鎧甲勇士的電影.」說完轉身回到帳篷.

江夏王捏著手裡的票.在原地愣愣的站了好一會兒.

冰淇淋小隊的大家在帳篷里收拾東西.突然聽到外面江夏王激動的嚎叫聲.莫青無奈的搖搖頭.自言自語.「2王啊2王.你什麼時候才能讓我不這麼嫌棄你呢……」

經過了一天的休整.筱雨也差不多恢復了元氣.大家再次踏上旅程.

「這裡.離海邊已經很近了.」狄竟看著地圖上越來越擴大的可見光圈說.

「確實.我都能聽到海浪的聲音了.」江夏王有點興奮的說.

狄竟笑笑.「好了.大家.再加把勁我們就穿越迷霧森林了.」

迷霧籠罩.可見度極低的迷霧森林裡.困難的長途跋涉讓眾人都勞累異常.而狄竟嘴裡的「快到了」一直也沒到.哪怕耳邊的海浪聲越來越大.

「我說隊長…你聽過狼來了的故事么.雖然這故事很古老了.但是我覺得意義非凡啊.」體力相對來說最好的江夏王主動擔當起探路者的身份.在前開路.還不忘調侃狄竟.

「….小江.做什麼事都應該給自己一個希望.雖然這迷霧森林不好走.但是只要我們堅信不遠處就是出口.就會充滿信心.啊……這該死的可見度…」雖然視力不受影響.但是霧霾之下的空氣質量讓人呼吸總是感到不夠順暢.狄竟甩甩頭髮上因重霧而凝結的水珠.擔憂的瞥了一眼臉色愈發慘白的莫青.

看的出來莫青已經很累了.但因為確實海浪聲越來越響.總以為出口就在前方.愣是硬撐著不停歇的走了近兩小時.

「隊長你不是手電筒么.這樣的可見度也不成問題的吧.」戚落櫻一路不聲不響的跟著.這女孩聲音很幼齒.一臉無害更是無法讓人想起她曾經的所作所為.莫青瞥了她一眼.累的沒有力氣說話.

「……其實我寧願這個星源石沒有激活….啊哈哈哈…」狄竟乾笑起來.現在全隊都知道自己有這麼個能力了.江夏王那雞肋都算不上的「一秒變瘦子」好像瞬間被人遺忘.而他的手電筒.成了新的調侃對象.

「雖然這技能名字聽上去好像沒什麼大作用.但我相信它是個有潛力的技能.既然系統創造了它.就必然有它存在的意義.而且.激活能力之後.體力明顯比之前有了提升.不管我是不是激活了技能.我都會盡全力保護大家的.」

「呼….說到這….現在隊里有3個能力者.不錯…..」

莫青停下來喘粗氣.一邊擦拭額角的虛汗.一邊抻了抻酸軟的腿.

「那個.莫青.其實我也激活了能力.是治療的法術.」戚落櫻小聲提示到.

莫青略黑線的放眼掃視眾人.不再說話.不情願的邁動雙腿跟上小隊步伐.

「筱雨…我能問你個問題不.」江夏王賊莫賊樣的偷偷跑到筱雨身邊.眼神四處掃探.還故意輕聲細語.弄得好像有點什麼一樣.

筱雨撇過頭.好像在等江夏王的後文.江夏王卻被看的老臉一紅.

「我想知道你是怎麼這麼給力的….」江夏王說著.眉毛皺成了一團.眼神看著地面.竟給人一種嚴肅的錯覺.

「你是說星源石的能力.」筱雨面無表情.但接下了江夏王的話.

「對.對啊…….」江夏王越走越慢.雙手握拳.一副對自己很失望的樣子.

「別難過.至少那能力救了你一命.不然你都見不到莫青他們…」狄竟從他身邊超過去.主動承擔起接替江夏王探路的工作.

「2王.讓我看下你的能力.」莫青也停在江夏王身邊.長途跋涉在霧霾天里.他臉上的疲憊十分濃郁.故意停在江夏王和筱雨的身邊.不知道是想藉機休息.還是真想幫助江夏王想辦法.

看到這一幕.狄竟和戚落櫻也停下了腳步. 恢復正常身形后.江夏王重重的嘆了口氣.

「我看你能力在千湖島的時候還只能凍住人5秒.才幾天的功夫.你就能製作冰刃攻擊了…我也了解法術千變萬化.但我怎樣也想不出我這有什麼可變的…」

「我每天都打坐.讓自己和能力更貼合.」說著.筱雨抬起一隻手.「想象著這些冰雪.就是我本身所產生的東西.潛心進去.它就會出現了……」這時她的手裡.已經凝結出一塊在掌心旋轉的白色透明的雪花狀冰體.

「挖.太棒了筱雨…….」江夏王嘆了口氣.別說什麼冰雪是自己的.自己的身體怎麼這個樣都不清楚…….

「其實你這能力也並非雞肋.」莫青戲謔著看向江夏王.果然後者猛地抬起頭.閃著星星眼.一副膜拜的姿態.

「因為連雞肋都不如….」

「噗嗤….」戚落櫻沒忍住笑了出來.

「莫青……」江夏王眼角撇撇筱雨.暗示莫青.平時你怎麼說我沒關係.你怎麼能在我女神面前說這些.太不夠意思啦.

「不逗你了.但你控制身體為什麼只控制瘦度.被文字定死了.」莫青聳聳肩.「所以說笨蛋就是笨蛋……」

江夏王一愣.「能力名不是『一秒變瘦子』么.難道我不止能變瘦子.」

「我是這麼猜測的.既然你可以控制自己身體形態.那不應該只有瘦度.你也可以試試高矮.如果我推測沒錯的話.也許你可以縮小形體.小到什麼程度就不好說了.如果假設體重隨身形縮小而縮小的話.最瘦的時候應該可以飄起來…如果假設體重保持不變.那麼很有可能縮小身形后.會伴隨力量加成.」

莫青說出了他大膽的猜測.

「哇..我可以這麼厲害么.不過我之前使用技能的時候都沒有注意過體重這個問題.我再試試……」江夏王恢復了活力.躍躍欲試的想要嘗試變化.可沒嘗試多一會.就耗盡氣力癱坐在地.

「這就是我每天都要鍛煉的原因.」筱雨冷冷的瞥了一眼倒在地上喘大氣的江夏王.一臉嫌棄.

而此時的江夏王顧不得不好控制的能力.內心一直在吶喊.不要啊…剛剛獲得的好感.可別沒了啊…我是英勇帥氣的江夏王啊.我的筱雨女神………

江夏王趕忙軟著腿勉強站起身.「啊哈.剛才是中場休息.繼續哈~」

「2王.你還是先不要在試了.一直以來.變換身體形態或者面貌的法術都是最容易控制的.但是消耗本體的能量也是最多的.

要充分了解自己的技能並且使用的得心應手.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何況現在身處迷霧森林.還要繼續趕路.你還是有空閑時間再嘗試吧.」

莫青淡淡的撇撇江夏王.這麼一番討論后.自己也算得到了短暫的一個休息.

「好吧.那我們繼續找出口..噗哈哈哈~」江夏王笑著撓撓頭.體力漸漸恢復.

「看.霧輕了.」狄竟突然大吼一聲.滿臉胡茬配著他一副死後重生的表情.像極了…

「乞丐…」霧散了些.江夏王看到狄竟的樣子.冷不防爆出了口.隨即笑趴下了.

「…等出去了我一定要找到一個地方買刮鬍刀……」狄竟摸摸自己硬硬的已經快兩厘米長的鬍子.自言自語起來.

「怪不得每到一個地方.你都要大家去搜查…原來是在找刮鬍刀啊…噗哈哈哈…」江夏王恢復了活力.沒多一會就活蹦亂跳起來.莫青依靠著一顆大樹默不作聲.走了這麼久.實在太突破自己極限了.

現在的森林裡.已經可以依稀透出陽光.穿過高大茂盛樹木.這些強烈的陽光照得眾人眼睛一晃.腳下也開始有稀稀疏疏流淌的小河流.戚落櫻在分神的時候.被身旁的樹枝刮花了臉.

「我說小戚.你也太不小心啦.」

江夏王看看她臉上那道血痕.這個小姑娘在迷霧森林裡總是突然跑開又馬上跑回來.好幾次狄竟都擔心的發現戚落櫻不見了.可一轉眼的功夫.她又跑了回來.

一路上被腳下盤根錯節的樹根絆了好幾個跟頭.可她每次都很快就爬了起來.沒事人一樣拍拍身上的塵土.好像這一切早就習以為常.

「沒事沒事.」說著.她從手環里拿出一束泛著黃色的枝葉.摘下一片葉子敷在傷口處.「這迷霧森林裡有好多珍貴的草藥.都是藥效非凡的存在.有了它們.我就可以進行更多的實驗研究了.嘻嘻…..」

沒等戚落櫻笑完.臉上的傷口彷彿葉子經絡一樣向四處拓展而去.「啊..」戚落櫻察覺到不對勁慌忙扔掉手裡的葉子.從手環了拿出另一個泛黃的葉子.只是比之前那個稍微尖細一些.趕緊敷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