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你鄭世凱真的是看不清形勢嗎?林羽敢這樣說話,敢這樣肆無忌憚,要是背後沒有蘇沐的撐腰,你以為可能嗎?

「鄭世凱,你?」

「林局長,我來就成!」蘇沐打斷了林羽的話,瞧著鄭世凱的神情,嘴角不屑的挑起著。事情展到現在,竟然連一個杏唐縣的縣委常委都沒有看到,你讓蘇沐會如何想?

蘇沐原本就是心中憋著一股邪火,是想要看看到底有沒有人走茶涼一說的,現在現事情比自己想想的還要嚴重之時,整個人更是不會再想要有所克制的意思。

「鄭世凱,你作為縣公安局的代局長,那麼你就應該知道這裡的規章制度!將段鵬給帶過來進行問話,是不是也應該將吳志友給帶過來,哪裡能夠雙方打架只是帶其中一方回來的,這是我要你給我交待的第一問!

第二問就是這裡到底是公安局還是土匪窩,為什麼好好的一個人進來之後,竟然會變成這樣?如果說我要是再來遲點的話,你們是不是就準備將段鵬給我打死那?

第三問就是你鄭世凱到底有沒有用心在辦案,一身酒氣,是剛喝完酒吧?是和吳志友喝的吧?就你這樣的代局長,真的是讓我失望的很。我保證,你這個代字很快會去掉,但是怎麼去你心裡自己想吧。」

當著眾人的面,蘇沐的話語鏗鏘有力的響起來,鄭世凱的臉蛋早就因為羞怒而通紅著,身子都開始顫抖起來。 恥辱啊!

身為堂堂杏唐縣縣公安局的局長卻被蘇沐這麼一個外人如此呵斥著,鄭世凱的臉面往何處放?更別說這還不是私下說說那麼簡單,這可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蘇沐如此公然在訓斥著他。

今天的事情是肯定會傳出的,真的要是等到傳出去后,他鄭世凱還有何顏面在杏唐縣的官場上繼續混著,還有人會聽他的話?到那時,相信就算是徐國富都會第一個要了自己的官職吧?

如果說沒有官職的話,自己又算是什麼東西?

鄭世凱甚至都能夠想象到,別說是沒有官職在身,就算是被降職,自己的日子都會不好過的。那種生活真的不是他所能夠想想的,每想象一下就會感覺到崩潰。

而這一切全都是蘇沐帶給自己的!

如果說不是蘇沐的話,又怎麼會發生這樣那樣的事情,全都是因為蘇沐。鄭世凱想到這裡,瞧著蘇沐的眼神也開始變的陰狠起來,一股戾氣從心底倏的升起來。

「蘇沐,你不是我杏唐縣的幹部,你憑什麼在我杏唐縣耀武揚威著?我現在就以杏唐縣縣公安局代局長的身份下令抓捕你,你涉嫌亂闖縣局!你們還愣著做什麼,給我動手那!」鄭世凱怒喝道。

「誰敢?」

就在這時一道底氣十足的聲音陡然響起,隨之幾個人從外面走進來,為首的赫然是個女子,竟然是鄔梅。

鄔梅是杏唐縣開發區管委會的主任。在如今的杏唐縣那是地位最為尊貴的官員之一。除卻她就算了,在她的身邊竟然還跟隨著兩人,他們赫然是縣紀委書記林中和,縣組織部部長陳泰年。

他們之所以會過來,是因為聽說在這裡的是蘇沐。鄔梅作為蘇沐的人,是必須跟過來的,至於說到其餘的兩個,林中和和陳泰年,儘管說之前並不是和蘇沐多麼好的關係,但他們的政治眼光卻絕對不是鄭世凱能夠相比的。他們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再不過來。真的是說不過去的。

「老領導!」鄔梅走上前低聲道。

蘇沐掃了一眼鄔梅,微微點點頭之後,掃過林中和和徐泰年的時候,臉上的神情還是保持著剛才的冷峻。

「林書記。你是杏唐縣的紀委書記。那麼這件事情我想你是可以調查下的。我懷疑鄭世凱這個人其身不正。你們縣紀委應該是介入了。還有這件事情,我希望你們杏唐縣縣委縣政府給我個說法,你們要是不給我說法的話。我就會給你們說法。這是事發時候的監控錄像,你們想要找到的證據都在裡面。我現在只是想要問下,我能不能帶著我的人先去看病?」蘇沐淡然道。

話說到這個份上,林中和和徐泰年的神情都不由一變,他們是知道蘇沐的,並且還是很為熟悉。卻是沒有想到,現在的蘇沐怎麼會是這樣的有魄力,而且態度是如此的強硬,這和他的一貫作風不相符合那?

再說你蘇沐不過也就是個縣委書記,有必要這樣對我們頤指氣使嗎?不過想到蘇沐的後台,他們兩個倒也是沒有敢多說什麼。

「當然可以!」林中和點頭道。

「鄭世凱,希望你給我聽清楚,我要的是你給我的交待!我的人不是你想要欺負就能夠欺負的,像你這樣的人,真的是不配繼續留在這個位置上的,徐部長,我想你們縣委組織部真的是要考慮下了。」蘇沐就這樣說完后便帶著段鵬揚長而去。

這裡頓時陷入到一種詭異的安靜中!

就在這樣的安靜中,聶越的身影出現,看到他出現后,林中和和徐泰年趕緊走上前,鄭世凱也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尤其是當他看到跟隨著聶越前來的徐國富時,臉上的神情越發的急切著。

「聶書記,徐書記,你們可算是來了,你們真的是不知道,剛才的蘇沐是有多麼的囂張!他不但硬闖我們公安局,還敢指使著林書記和徐部長做事,他還要我們杏唐縣給他個說法,他憑什麼這樣做?我鄭世凱就算是再不行,想要罷免那也是需要縣委考慮的,蘇沐這麼一個外人,他到底有著什麼樣的資格…」

就在鄭世凱還想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站在旁邊的林羽咳嗽了一聲,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過來后,低聲道:「各位領導,你們或許還不知道,蘇書記現在已經不能說是蘇書記了,他已經被提拔為商禪市的副市長,是副廳級別的幹部!」

轟!

隨著林羽這話說出來之後,剛才還有些氣憤著的林中和,臉上倏的閃過一抹震驚。徐泰年更是心情激蕩著,作為組織部部長,他比誰都清楚乾乾部的任命。

像是蘇沐這樣的年齡,是斷然沒有可能被提拔為副廳級的。除非是有著絕對卓越的政績在手,而蘇沐既然被提拔了,那就說明他是真的有著這樣的資格。

一個只有二十七的副廳級副市長,這背後隱藏著的能量有著多強,難道還需要多說什麼嗎?這裡面要是說沒有絕對的背景,能夠成功嗎?絕對沒有辦法做到的。

難怪蘇沐敢這樣理直氣壯,難怪蘇沐會如此的不留情面,這要是換做他們的話,或許會做的更加過分。蘇沐已經是和他們沒有在一個級別上,需要再去理會他們的想法嗎?

再說他們都是成精的人物,怎麼能夠想象不到,依著蘇沐現在的資歷,只要是有所想法的話,想要調回來青林市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而等到他要是回來的話,他們如果說就今天的事情不能夠給出個合理建議的話,蘇沐會怎麼做,很難想象嗎?

鄭世凱臉色當場蒼白無力著!

重生之狠毒大小姐 聶越掃了一眼鄭世凱,無奈的搖搖頭,「林書記,有關鄭世凱的事情,你們縣紀委介入調查下吧!我認為鄭世凱身上是有著很多問題的,等到你調查清楚后,我們就上常委會討論下!」

「是!」林中和徹底的服氣。

徐泰年現在也不再去想著蘇沐臨走之前給自己說話時候的態度,他想著的就是如何針對著鄭世凱的事情進行著處理。

鄔梅是沒有留在這裡的,她是蘇沐的人,自然是蘇沐走到哪裡,她就會隨之跟隨到哪裡。

這裡最為麻煩的還是聶越!

想到蘇沐臨走之前所說出的話,想到自己竟然因為所謂的自負而沒有及時過來見到蘇沐,聶越就感覺到自己真的是遲鈍了,怎麼能夠犯下這樣的錯誤那?

真的認為蘇沐離開之後,對杏唐縣的影響力就會降低嗎?就沖著現在黑山鎮的情況難道還不夠說明問題嗎?之前的黑山鎮那群人,加上蘇沐當副縣長時候提拔上來的那些人,如果說自己真的要是動他們的話,他們是必然會反抗的。

更別說他們這群人還都是有著一個領頭羊,那就是鄔梅!只要鄔梅在,誰敢忽視掉他們的影響力?

這下是真的捅破馬蜂窩了!

徐國富站在這裡,臉色更加難看!

鄭世凱是徐國富一手提拔起來的人,現在鄭世凱出現問題,那還用說其餘的事情嗎?鄭世凱和徐國富是直接掛鉤的,除非是將所有問題全都推到鄭世凱身上,否則徐國富的屁股也是沒有可能洗乾淨的。

這是誰都沒有辦法改變的!

關鍵是看現在的蘇沐是準備如何做的?只是想要收拾掉鄭世凱為段鵬出氣,還是說這件事情是想要涉及到他的。不過想必蘇沐是不會動他念頭的,因為怎麼說自己都是堂堂的縣委常委,不是說想要動就能夠動的。

看來是要舍卒保帥了!

想到這個,徐國富看向鄭世凱的眼神也變的厭惡起來。你鄭世凱別的本事沒有,就是知道給我惹事,瞧瞧你辦出來的這事,難道你真的認為自己背後站著我,就能夠為所欲為了嗎?

蘇沐你都敢招惹,你真的是要死的節奏啊!

當所有人都從這裡離開之後,沒有誰再多瞧鄭世凱一眼,有關針對鄭世凱的調查現在還沒有開始,他的官職也還沒有被正式的下文件免除掉,所以他還是有資格站在這裡的。

只是再沒有誰像是以前那樣,瞧著鄭世凱的眼神會流露出一種恭敬和畏懼之意。在每個人的眼中,這時候釋放出來的是一種濃烈的不屑和挑釁之意。

叮鈴鈴!

就在這時候鄭世凱的手機刺耳般的響起來,打過來電話的是吳志友。他還不知道自己的末日已經來臨,抓捕他的人已經是早就出動,眼瞅著就要出現在他身邊,仍然是肆無忌憚的給鄭世凱打著電話。

「鄭叔,怎麼樣?事情辦完沒有?辦完的話我這邊還等著你回來,咱們繼續逍遙…你們是誰?」

「吳志友,你涉嫌一起嚴重的傷人事件,現在跟我們走一趟吧!」

咣當!

當鄭世凱的耳邊傳來這樣的聲音時,他的臉色當場蒼白無力起來,他知道屬於他的一切頃刻間崩塌。

而這時候的蘇沐,身邊則是跟隨著鄔梅。 「司徒浩南。-你說什麼?」有人辱及葉家。葉留心身為葉家外事長老。豈能就這麼聽之任之。

「哼!」司徒浩南冷哼一聲。

葉留心倒也自重身份。很清楚這裡是被人的地盤。自己還是客人的身份。爭執起來自己也失了臉面。

「兩位好了。今天我們是都是客人。切莫失禮人前!」歐陽林出來打圓場道。

四大世家本來同氣連枝。而且相互聯姻。關係很穩固的。現在看來。這種看似穩固的關係已經有了裂痕。

歐陽林的話多少起了點作用。畢竟司徒浩南和葉留心也不想讓人看出四大世家關係並不像傳聞中的和睦。

面對一個貌合神離的四大世家。蕭寒心中冷笑不止。難怪這些年四大世家雖然是一流的勢力。卻被光明聖教一直壓著。外部的壓力。內部的分歧。四大世家看是強幹的身軀下已經腐朽了。

蕭寒落座。命人上茶。雖然早已知曉身份。但自我介紹一下還是要的。

這一來一去的十來分鐘就過去了。

「四大世家能來參加今晚小女洗三的喜宴。本侯很高興。本侯代表她們母女二人謝謝了!」

「侯爺客氣了。此乃喜事。我等適逢其會。有幸前來喝上一杯喜酒。倍感幸運呀!」歐陽林道。「蕭侯爺。不知道可否讓我們見一見雪影夫人和千金呢?」蓉馨艾克問道。

「這個嘛。待會兒她們母女會在宴會上亮相的。到時候蓉馨小姐就可以見到她們了!」蕭寒道。

客套話說完了。閑話也說了幾句。是時候該入正題了。蕭寒不相信四大世家聯袂來見自己就是為了說幾句廢話的。

「侯爺搞出了一個魔法紙。震驚了整個大陸。我等冒昧求見。希望與侯爺合作。」四大世家不僅代表著大陸一流的勢力。還在十大商會中佔了其四。相加起比兩大公會或光明聖教中任何一方都不弱。

「合作。怎麼個合作法?」蕭寒眉毛一挑。四大世家居然想在競標大會召開之前橫插一杠子。究竟想要做什麼?

「魔法紙是一件具有劃時代意義地產品。這樣的產品若是掌握在魔法師公會、武士公會或光明聖教他們當中任何一個勢力中。我們四大世家也就沒有一絲一毫的機會了。魔法紙的出現必將掀起一場魔法史上的革命。現在各大勢力齊聚風城。足以預見這件東西能夠改變蒼茫大陸的歷史。所以我們四大世家相與侯爺合作。共享魔法紙這項明的專利!」

蕭寒一聲冷笑。胃口倒還不小。不過比魔法師公會進想一口吞下。甚至連他的風城算計在內的。

「條件?」

「侯爺只需將魔法紙地生產配方和工藝交給我們。我們保證侯爺已經風城的安全。還有幫助侯爺成為大陸第五大世家。令碧落黃泉商會成為大陸上第十一家超大型商會!」

「這個條件似乎很優越呀!」蕭寒怪異的一笑。把配方和工藝交出去了。你們四大世家還會幫我嗎?真把自己當三歲小孩子了!

「當然了。侯爺答應最好了!」事情似乎已經談成了。司徒浩南得意的一笑道。想不到堂堂風魔也不過如此。僅僅幾句話就將自己辛苦搞出來地東西拱手送人了。魔法師公會的那幫傢伙太無能了。合該我們四大世家得利。

「本侯答應了嗎?」蕭寒冷冷的一笑。四大世家如果都是想司徒浩南這樣的白痴。那四大世家早該成為歷史了。

「蕭侯爺。你這是什麼意思?」司徒浩南勃然變色。歐陽林微笑依舊。葉留心冷眼旁觀。蓉馨艾克一雙妙目中射出一道璀璨的精光。眼神一眨不眨地盯著蕭寒。

「雖然你們的條件比魔法師公會還要略微優厚。不過本侯並沒有答應你們。而且本侯也不可能答應你們。因為。本侯不相信四大世家地人。尤其是葉家的人!」蕭寒不留余名道姓的說道。

「風魔。你敢侮辱我們葉家!」葉留心怒道。

「不是侮辱。正如這位司徒老先生所說。你們葉家的家教真的不怎麼樣!」蕭寒諷刺的微笑道。

「風魔。別忘了。要不是我葉家老祖饒你一條小命。你還有機會站在這裡嗎?」

蕭寒眼神迅速的冷了下來。渾身散出陰冷地氣息。冰冷的殺氣令菊花廳中的溫度一下子陡降了二十度。廳中諸人都感覺到一絲寒意入體。

「葉留心。回去告訴葉浩。我會讓他對我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的!」

葉留心思忖了一下。沒有當場作。沖著身後的葉無心喝了一聲:「無心。我們走!」隨後帶著葉無心怒氣沖衝出了菊花廳!

四大世家變成三大世家。想談合作也是不可能的了。

其實歐陽林和蓉馨都是不抱任何希望來得。若不是司徒浩南拍胸脯保證能讓風魔屈服。他們才不願意過來呢。同時他們也都有自己的一點心思。順便探一探蕭寒的口風。

人心不足蛇吞象。風城無疑是實力最弱的一家。若不是掌握了魔法紙。估計這些人誰都不會正眼瞧他一下。

看來自己走了一趟魔獸森林地決定是多麼地正確。若自己還是當初的境界。恐怕現在便拉出一個勢力來。都不是自己能夠抗衡的。

說不定自己會毀了魔法紙的明。來一個玉石俱焚!

「蕭侯爺。待會兒宴會上。小女子想請侯爺跳一支舞。不知道侯爺是否賞光?」蓉馨艾克嫣然一笑。臨走的時候。悄悄地在蕭寒耳邊曖昧的出了邀請。

司徒浩南身後的一個年輕人看到這一幕。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陰狠。司徒駿。司徒敏敏唯一的兒子。司徒世家下一任家主。蓉馨的追求。見到自己喜歡的女人居然跟一個才相識不過幾分鐘的男人如此親密接觸。心中早就嫉妒的狂了!

司徒駿什麼都好。就是心眼小。心機比他母親還要深沉。被譽為司徒世家最陰險的一條毒蛇!

對於蓉馨艾克地邀請。蕭寒沒有放在心上。反正自己是不可能跟這個美麗的罌粟花跳舞的。

漂亮的女人是很危險地。尤其是帶著目的接近男人的女人。比任何兇殘的魔獸還要危險。因為你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幹什麼。所以蕭寒打算敬而遠之。

至於葉家。當初的誓言猶在。他是不會放過地。不過因為葉珂的關係。蕭寒並不想對付葉家所有人地。但是葉浩那個是非不分的老東西是不會放過的。知。天意弄人。就在這個喜慶的日子裡。在紫金帝國西北山區的一個小鎮上。一位大肚子的少女。不應該算是少婦分娩了!

白白胖胖的小子呱呱墜地。是個男孩!

這個少婦就是葉珂。為了躲避家人地追尋。她不僅易了容。還改變了裝束。現在的她就跟一個普通的小鎮婦女沒有什麼區別。

當然。唯一沒能瞞過的是璃兒。在她出走三個月之後。璃兒終於憑藉兩個人的心靈感應找到了她。

此時的葉珂已經懷孕將近三個月。妊娠反應很激烈。

恐怕蕭寒和葉珂都沒有想到。那一夜山洞之中數度春風之後。既然會珠胎暗結。

璃兒找到葉珂的時候。葉珂並不知道自己懷孕。還以為是生病了。用過幾張治療的捲軸。卻絲毫不見效。並且癥狀越來越嚴重。動不動就嘔吐。渾身乏力。痴睡。

璃兒雖然活得年齡比葉珂要大好幾十倍。可也是黃花閨女龍一個。現在雖然也不是了。可也沒經歷過懷孕這種事情。直到後來。葉珂的肚子漸漸大了起來。

兩個懵懂的少女這才明白這是懷孕了!

這個消息地打擊比殺了葉珂還要嚴重。她曾經數度想要打到胎兒。甚至是自殺。但都被璃兒現攔了下來。。璃兒雖然與葉珂是主僕的關係。卻也不能讓葉珂墮胎地。

葉珂一生下兒子。就被璃兒抱走了。因為她知道。如果孩子留在葉珂身邊。那以葉珂現在恨蕭寒入骨的情形下。她說不定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來。到時候怕是一點轉圜的餘地都沒有了!

遠在千萬里之外的蕭寒突然心猛的一揪。好似被什麼牽動了一下。這種感覺一閃即逝。他也沒有仔細的去追尋原因。只是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天晚上。葉珂替他生了一個兒子。只比小蕭雪晚了兩天。

「女士們。先生們。今晚很高興能邀請到諸位來參加小女的洗三晚宴。諸位都是風城的貴客。在前面的一段日子裡。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希望在今晚。我們將他放到一邊。大家舉杯共飲!」

簡單的開場白之後。蕭寒將雪影母女倆推上了前台。

今晚的雪影一身雪白的晚禮服。高貴而典雅。生育過的她身材略顯豐滿。曲線更加渾圓。渾身散出母性的光輝。令在場無數的男人傾倒不已。

「真的很難想象她是一個接近七十歲的女人。太美了!」雪影的美不僅征服了所有的男人。連女人們都露出嫉妒和羨慕的眼神。

而小蕭雪的出場則更是將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一點。這小傢伙!」全場所有女性都瘋狂的涌了上來。無數雙手伸向襁褓中的小蕭雪。 「老領導,這件事情都是我沒有做好工作,以至於連累到段鵬。不過你放心,我是絕對會為段鵬討回公道的。」鄔梅果斷道。

鄔梅這個人是相當講究情義的,當初如果不是蘇沐的話,哪裡會有著現在她的地位。而且鄔梅這個人認人的眼光是賊毒辣的,她認準的事情,是絕對不會改變的。

蘇沐肯定能夠崛起,肯定能夠扛起一面大旗,這在鄔梅的心中是從來沒有懷疑過的事情。所以自始至終蘇沐就從來都是鄔梅的信仰,她是沒有像著其餘人那樣,在蘇沐離開杏唐縣之後,就有著改弦易張的意思。

也因為鄔梅這樣的操守,所以她才能夠成為蘇沐留在杏唐縣班底的中流砥柱。

「這事和你是沒有關係的,不過鄔梅,你的位置現在是有點不夠看頭。依著你的政績,還是繼續留在這個位置已經是不合適了,你準備下,肩上準備扛起更重要的擔子吧!」蘇沐淡淡道。

「是,老領導!」鄔梅知道這是蘇沐要提拔他了。

蘇沐是不在青林市了,但別忘記如今的青林市市委常委中,可是有著好幾個和他的關係都是不錯的。以前或者是上下級的關係,隨著蘇沐如今已經成為副廳級的副市長,彼此間的交往,就真的是變的自然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