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主之戰,由此拉開序幕!

與此同時,在第一小仙域的極東之地。

只見到,葉昭仙,永夜天尊,皇雲主宰等等巨頭們,紛紛施展出來了驚天之法,打向前方,一件件上古問道之器,皆被運轉起來,吞吐滔天光華。

如此持續了足足一個時辰之後,砰的一聲巨響,一道漆黑的裂縫,浮現而出。

葉昭仙等等人,立即抓住時機,踏入其中,來到了無窮的黑暗之中。

現在的他們,仍然在大上界,但是已經離開了三十三小仙域。

葉昭仙等等人,並未停下,反而是爆發出了驚人的速度,向前飛去。

直到過去了三個時辰之後,他們的速度,開始放緩下來。

在他們的前方,好像是那無窮黑暗的盡頭之處,出現了一座高達數萬丈的拱門,通體為朱紅之色,密布著一條條神秘的紋路,在中間之處,有著兩個方方正正,蘊含著一股恐怖威壓的大字。

青穹!

這座拱門的後方,光芒旋轉,讓人無法看清裡面的景象,好像走入其中,就會進入到一個全新的世界裡面。

「時隔這麼多年,也不知道這裡面,有沒有發生變化。」

葉昭仙自語一聲,一雙眼睛立刻變的璀璨起來,光芒閃耀,彷彿蓄積了這九天十地的一切玄妙,能夠讓他洞徹一切的奧秘。

葉昭仙身形一晃,率先飛入其中,消失不見。

也在這時,時代戰場,北戰場!

這短短几個時辰之中,九天仙域的主境強者,幾乎已經全部趕到了。

第三禁區,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天穹,大地,平原,仙山,長河等等一切,全然與之不同,金光熠熠,威壓似海。

「快看,又有一件上古問道之器出來了!」

「這都已經是第十七件了!」

「那好像是殘瞳天尊當年煉製的本命法寶,墨瞳杖啊!」

一道道驚嘆之聲,連連響起。

所有主境強者們,都看著前方,目不轉睛,蠢蠢欲動。

除了這些上古問道之器之外,還有一些主宰巨頭的殘骸,天尊的武道意志,凌駕於仙福級天材地寶之上的存在等等,都是一一浮現,如同一座上古絕世寶地,就此打開。

忽然之間,一座高達數萬丈的仙山,完全碎裂開來,十二尊大小不一,外貌不同,栩栩如生,用著某種太古之礦,打造而成的雕像,從中冉冉升起。

一股無比磅礴的威壓,隨之激蕩開來,在那四周不遠之處的上古問道之器,強者骨骸等等,瞬間就變得黯然失色,被完全壓住。

「嗯?」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看了過去。

「這是……十二天王像?」

迦葉語氣中帶著一絲驚詫:「沒想到,這個東西,竟然還存在著!吾主,等開戰之後,蒼肯定想要拿下此物,到時候別讓他得逞。」

秦南立刻點頭,給妙妙公主等人傳去了神念。

雖然他不知道這十二天王像到底有何作用,但是肯定相當不凡。

也在這一刻,那浮現出來,各種各樣的天材地寶,變得越來越多了,宛如雨後春筍一般。

轟!

一道驚天氣勢,毫無任何徵兆,從中爆發而起,沒入虛空。

四面八方,很快響起來了淅瀝瀝的聲音,好像有場大雨,正在唰唰落下。

秦南目光一瞥,就見得一處大地之上,不知何時已經裂開了,裡面流淌著一種晶瑩剔透,閃爍著縷縷藍光的河水。

那每一滴河水之中,都蘊含了一股非常恐怖的仙意。

「那是……仙帝靈水!」

「仙帝靈水?此物竟然真的存在?」

「嘶,我一直以為,仙帝靈水只是一個傳說!」

一位位主境強者們,無不振動。

在數萬年前,曾有一位巨頭,譜寫了一個靈寶榜,其中這仙帝靈水,就靠近榜首,赫赫有名。據說,只要能煉化一處完整的仙帝靈水,那一位主境巔峰的強者,將有足足四成的機會,成功晉陞為主宰!

要知道,一般的情況下,只有不到一成的機會!

然而,他們的振動,還沒有持續多久,就出現了更為驚人之物。

天尊殘骸,天尊秘術,規則之術等等,相繼浮現。

並且,如此狀況,持續了足足一個多時辰,才稍稍有些緩和!

毫不誇張的說,現在的第三禁區,絕世寶地這四個字,已經完全無法來形容了。

嗤拉!

一直寂靜的無上昊天令,終於有了反應。

璀璨的金光,如同一張大網一般,灑在了第三禁區的邊緣之上,形成了一種玄而又玄的大禁制,讓低於主境,高於主境的修士,無法進來。

那沉睡在無窮黑暗的器靈,也徹底蘇醒開來。

秦南和蒼,率先有所感應,因為他們的身上,得到了一股無形之力的加持,讓他們變得更加輕盈,更能迎合這個天地間的種種規則。

「要來了么?」

秦南眼睛一眯,似有火光閃過。

等了大概數百息之後,一道彷彿來自亘古的滄桑之音,就響在了所有人的耳邊,響徹了整個時空戰場:「重現於世,尚未破滅!承先輩之約,諸位道友之誓,第十一次萬主之戰,就此開始!」 「我還是不放心。」喬淑儀猶豫不決,畢竟是豪門養出來的女兒,哪能放心直接扔她一個人在外面好幾個月。

而簡長生卻是恰恰相反的態度,女兒既然決定了要當演員,那這些事情是她必須要學會面對的,劇組生活如此,喬淑儀跟得了一次,不可能跟得了一世,早晚都得放手不是?

只是考慮到喬淑儀的愛女心切,簡長生倒是退了一步:「沒什麼不放心的,大不了以後每周有時間就像我這樣過來探班一次,也總好過你天天什麼也不幹的陪在劇組,依依要拍戲,又顧及不到你。」

聽了簡長生的話,簡依依不由眼睛一亮,連忙道:「媽!我爸這個主意不錯,你要是惦記我,可以每周抽一天過來探班嘛。」

喬淑儀聞言,不由思忖了片刻,見女兒和老公都極力的勸說自己回去,也自己換位思考了一下,自己留在這好像作用真的不大,末了便點了點頭:「那行吧,那我跟你爸回去,回頭來探班的時候也能給你帶點東西過來。」

簡依依連忙應下:「嗯,媽你不用惦記我,我會每天都給你打電話的!」

喬淑儀只好無奈點了點頭,卻也並未真的就能一下完全放下心來。

……

白雲廣場一直是白雲市最繁華的地帶,這裡聚集了幾座大型購物商場和數十家高級餐廳,而在白雲廣場後面街道一個不算起眼的角落位置,是一家叫做漢堡先生的快餐店。

別看這家店面不起眼,生意卻非常火爆,尤其是周末時間,客流從上午開門到晚上關門幾乎不會斷。

這裡便是冠桃打小時工的地方,她每周只在周末的兩天會來,一個小時五元錢,一天工作八個小時就可以賺到四十塊,在2002年,小時工一天賺四十塊,已經算是不低的工資了。

而對於冠桃來說,周末兩天賺到八十塊,那自己一周的生活費就完全夠了,還能攢下一些。

此時雖然已經過了飯口,可店內依舊有不少客人,冠桃穿著不太合身的工作服,主要負責的工作就是點單和收拾餐桌。

冠桃正埋頭打掃剛剛離開的一桌客人留下來的殘局,快餐店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帶動著門內的風鈴發出清脆的響聲。

「歡迎光臨漢堡先生!」冠桃聲音洪亮且甜美的吆喝了一聲,順勢回過身:「裡面請……」

一抬眼,卻看見立在門口的人,竟然是高陽!

高陽穿著一件駝色的風衣,裡面配了一條黑色的休閑褲和白色的運動鞋,看著冠桃輕輕眨了眨眼睛。

冠桃愣在原地,而後才猛地回過神來:「你……你怎麼來了?」

說話間,冠桃已是迎上前去,走到高陽身旁站定,左右看了看,才又問出口:「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她不記得自己有跟高陽說過自己在哪裡打工啊。

高陽原本面無神色的臉在冠桃靠近的剎那有所緩和,聞言輕聲道:「我在你書本里看到了這家店的廣告單。」 話音一落,那諸多主境強者們,迅速反應過來,瞬間爆發出來了一道道驚人氣勢,化作了一道道絕世長虹,紛紛朝著第三禁區衝去。

他們早就已經急不可耐了!

砰砰砰!

不到短短三息時間,一道道震耳欲聾的爆炸之聲,就接連響了起來,已經有不少主境強者,開始碰撞到了一起,使得一片片大地和虛空,都變的相當混亂,無比激烈。

不過,遠遠看去的話,就能夠發現,秦南和蒼所處的方圓百萬里,縱然有著諸多強大至寶,但是也無人前來。

在這場盛世大戰之中,顯得相當詭異。

「這完全無人敢去招惹啊!」

一處隱蔽之地之中,墨邪和無天魔君,看著這一幕,前者滿臉感嘆。

後者就沒有了,他的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四周,想要等無妄天尊轉世出來之時,給他致命一擊,『幫助』吾主。

「關注的人,也不少呢。」

墨邪嘴角勾起了抹若有若無的弧度。

他能夠感知到,在那一個個禁區之中,一尊尊恐怖的存在們,都在動用著大神通,盯著這第三禁區的情況。

秦南與蒼這一戰,當真是萬眾矚目,牽動了太多人的心神。

「秦南,你可知道,我第一次與周帝見面,是怎樣的場景嗎?」

蒼無視了四周所有的一切,身上也沒有散發出任何氣息,只是這樣看著秦南,嘴角含笑,讓人感覺如沐春風。

「哦?如何?」

秦南淡淡問道。

他的身軀,一半閃爍聖光,一半閃爍魔光。

斷天刀,已拿在手中,那無形的氣勢,不斷攀升,將四周的虛空,都給震開了一道道裂紋,令得不少主境強者,為之側目。

「當時的情況,與現在的情形,相差不大。那個時候,我和周帝都還只是一個小小的九天至尊,不過我兩的天賦,已經體現出來,聲名鵲起。」

蒼感嘆道:「隨著一番大戰,我和周帝同時看上了一件東西,那件東西最不起眼,但是我和周帝,都發覺了那個東西的強大,所以我們兩個大打出手……」

他說到這裡之時,在他的身上,兀的爆發出來了一股星辰之光,使得他一身的氣勢,眨眼間攀升到了一個無比恢宏的程度,如同一方天穹一般,浩瀚無垠,包容天下。

唰!

他從儲物袋之中,取出了一柄白光長劍,身形直接化作了一道殘影,以著無比驚人的速度,刺向秦南的眉心。

那劍尖之上,還盪開了一股無形的波動,儘管相當弱小,卻擁有著更為恐怖的毀滅之力。

這是規則之力!

一股龐大壓力,宛如海嘯一般,朝著秦南淹沒而來。

「赤皇刀意!」

秦南不為所動,不退反進,一刀斬出。

璀璨的聖光,耀眼的魔光,在他身上急劇閃耀,像是兩條絕世大龍一般,圍著斷天刀層層向上纏繞,使得那冰冷刀鋒,變的更為犀利,將這股無形波動,給強行擋住。

秦南手掌兀的一松,以著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結出了一門法印。

刷刷刷!

一門門的主術,全部釋放出來,猶如夢魘一般,朝著蒼淹沒而去。

十術共存!

蒼的身形,驟然破碎開來,化作了成百上千道的星辰光點,直接避開了秦南的種種殺術,飛到了那千丈之外,重新凝聚成為了身形。

「如同今天一樣,我先刺他一劍,他在回我一擊。」

蒼的笑容,變的愈發濃郁,道:「後來,我與他之間,沒有分出勝負,可以說是不相上下。但是,那個東西,我拿到手了!」

說完這一句話,一股股無形的波動,在秦南四面八方,不斷炸開,一股無比驚人的力量,朝著秦南洶湧而下,令的秦南無路可逃。

情入膏肓 原來,剛才蒼刺來一劍之時,就已經在秦南四周的虛空,悄無聲息的布下了殺局。

「萬法不侵!」

秦南長發飛揚,聖光綻放,硬憾所有!

就在這一刻,時代戰場,中戰場,最為外圍之處。

只見到,一道靚麗的身影,舉著一盞銅燈,向前緩緩走著。

這銅燈非同一般,釋放出來的火焰,看起來相當微弱,但是在實際上,卻散發出來了一股非常磅礴的無形力量,包裹住了這道身影的渾身上下。

倘若讓一位主境巔峰,將這銅燈催動起來,那恐怕可以擋住一位主宰初期巨擘的大部分攻擊,與之周旋。

可惜,這道靚麗身影的修為,僅僅只有九天至尊大成。

所以,她依靠著銅燈,來到這最為和平,危險最少的中戰場之後,仍然遭遇了不小的衝擊,衣衫破開了不少口子,精緻的俏臉上,還有著一道傷口,結成了一道血痂。

這道靚麗身影,她叫趙離兒,乃是曾經三清古教,背負第一的真傳弟子。

一個多月前,她本來還只是一個巔峰級的蓋世霸主,但是後來發生的那件事情,給她帶來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尤其是在她聽說,唐青山是無妄天尊轉世之後。

其實,對她來說,唐青山是誰的轉世,她根本一點也不在乎,哪怕是一個太古魔神,殺人無數,那又如何?她愛他,就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