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拿起特製的鋼鏈,綁住鐵樹脂一頭,從半空垂落到岩漿裡面,用岩漿的高溫來煅燒鐵樹脂,幾分鐘之後,感覺差不多,這才將鐵樹脂提起來。

在岩漿的高溫之下,鐵樹脂果然被燒紅軟化。

葉雄將焦炭上的劍拿出來,放到架上,然後將鐵樹脂放到劍上,想用鐵樹脂把劍身包住,那樣的話,比較容易煅造。

哪知道,鐵樹脂根本沒辦法跟精鋼連在一起,任憑他怎麼錘打,兩種材料就是沒辦法融合在一起。

葉雄徹底沒辦法,只能用鐵樹脂重新鑄劍。

這樣的話,對鐵樹脂的用量非常大,重新鑄劍的時間也會變得很長。

葉雄顧不了那麼多,現在他最重要的是鑄出三柄劍,可以不鋒利,但是一定要非常堅硬。

改變計劃之後,葉雄用鐵樹脂重新鑄劍。

將鐵樹脂從岩漿裡面提起來,放到架上,葉雄拿起大鐵鎚,用力地敲打起來

頓時噹噹的打鐵聲音,在火山洞裡響起。

開始的時候,岩漿裡面的巨獸被吵到很不爽,發動過幾次攻擊。

它發動攻擊的時候,葉雄馬上離開。

幾次攻擊無效之後,岩漿獸也不管他,反正在它在岩漿裡面,聲音比他的打鐵聲音還吵。

來之前,葉雄上網查找過打鐵技巧,做足了功課。

但理論跟實踐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親自動手之後,葉雄才發現鑄劍多麼的難。

三天之後,一柄黑不熘秋,醜陋無比的長劍,出現在他面前。

望著這柄長劍,葉雄哭笑不得,要是把這劍帶回去,惡靈不笑掉大牙才怪。

表面窪窪坑坑,規則不一,薄厚不一,劍體上甚至還有很多錘痕,總之是有多醜有多醜。

葉雄將劍拿起來,看了一眼,倏地刺出去。

噗的一聲細響,黑劍直接插入岩石之中,直沒劍柄。

「丑是丑了點,實用性還是挺強的。」葉雄點了點頭,還算滿意。

渣攻都去哪了快穿 他左手握著武士劍,右手握著醜陋的黑劍,兩邊用相同的力氣,用力碰撞。

只聽聞咣的一聲,那鋒利之極的武士劍直接就被斬斷。

反觀那把黑劍,體表一點痕迹都沒有,堅硬程度十分嚇人。

葉雄大喜,有了這柄劍,烈火劍陣的威力,何止強一倍。

接下來,葉雄又跑到鐵樹旁邊,將那些鐵樹脂刮下來,鑄第二柄劍。

鐵樹的守護者五彩鳥開始還不覺得什麼,但是後來,見葉雄要的鐵樹脂越來越多,開始抗議了,如果不是小五在旁邊看著,幾乎就要狠狠揍葉雄一頓了。

十天之後,三柄黑劍終於全部鑄好。

看著這三柄黑不熘秋,醜陋無比的黑劍,葉雄心裡湧起一陣愛意。

無論它怎麼醜陋,始終是自己親自鑄造出來的,它就是自己的兒子。

沒有什麼,比這三柄黑劍讓他更滿意。

葉雄把三柄黑劍背起來,往石洞走去。

還沒回到石洞,突然一鼓強烈的元氣波動從裡面蔓延出來。

「難道如音突破了?」

葉雄連忙跑了進去。

慕容如音正從床上站起來,滿臉紅光,精神飽含,身上的氣勢比起以前明顯提高了一個境界。

地上散落無數的靈藥,這短短十天時間,她到底煉化了多少靈藥?

「恭喜你,突破到鍊氣五階。」葉雄高興地說道。

「我也沒想到,短短十天時間,我也突破了。」慕容如音十分興奮。

然而,她的臉色很快就憂鬱起來,她在考慮回去怎麼跟師門交待。

「人往高處走,他們也怪不了你,難不成讓你一輩子做守舊的老古董?」葉雄出言安慰。

「希望掌門跟師傅他們別怪我。」慕容如音嘆了口氣。

「到時候你可以用實力將他們狠狠地打倒,看他們到時候還怎麼怪你。」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葉雄知道慕容如音絕對不會跟師門起衝突的。

接下來,葉雄將自己會的法術教給慕容如音,她雖然突破到鍊氣五階,但根本就不會法術,還只是一張白紙。

葉雄將真元護體跟疾風步教給她,這兩門法術,一門是防禦,一門是逃跑,是她現在最需要的,至於其它法術,只能等有空的時候再教。

差不多半個月不在家,不知道家裡是什麼情況。

出秘境之後,葉雄馬上打電話給楊心怡,但是她沒有接。

葉雄打電話給杜月華,杜月華聽到他的電話之後大喜,急道:「阿雄,你快去救心怡,她跟龍穩寺和尚決鬥了。」

「什麼,她什麼時候走的,在什麼地方決鬥?」葉雄急問。

「前天走的,在天山之巔,她讓我告訴你,讓你回來之後抓緊時間趕過去。」杜月華急道。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將她帶回來的。」葉雄說完,急匆匆掛了電話。

「出什麼事了?」慕容如音急問。

「心怡跟龍隱寺的和尚在天山之巔決戰,她怎麼就這麼煳塗,我不是讓她等我回來嗎?」葉雄頓時非常焦急。

「你說心怡跟人決鬥?」慕容如音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楊心怡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怎麼可能跟人決鬥?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解釋,咱們還是速速趕往天山之巔。」

兩人匆忙下山,馬不停蹄地趕往天山。

重生之回到唐朝當王爺 天山之巔是仙門曾經的所在地,後來被龍百川用直升機轟炸掉,他們怎麼會選擇這麼一個地方決鬥。

一天之後,兩人來到天山腳下,葉雄發現身邊的高手越來越多,不但有修真者,還有古武者,似乎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一樣。

葉雄正準備找個人來問一下,突然兩道熟悉的人影,出現在面前。

洪門的小姐洪雪跟他的哥哥洪斌,兩人都背著劍,朝這邊走進賓館。

「葉兄弟,你也來參加奪寶大會?」洪斌發現了葉雄,連忙走過來打招唿。(未完待續。。) 「洪兄,你怎麼會在這裡?」葉雄迎上去打招唿。23US.更新最快

「我們兄妹沒事做,來打醬油的。」洪斌哈哈笑道。

這時候,洪雪也走了過來,微微行了個禮:「葉大哥,如音妹妹,好久不見。」

葉雄跟洪雪見面次數不多,每次見面,她都彬彬有禮,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

她看人的時候,眼神真誠而不失睿智,似乎能看穿很多事情,但是沒出來。

古武門派三大美女,現在加上慕容如音,應該算是四大美女了,這四女之中,洪雪應該算是最睿智的。

她跟何夢姬有些相似,但她比何夢姬更平易近人一些。

「洪雪姐,好久不見。」葉雄客氣地打了個招唿,然後直接切入正題,問:「兩位,這所謂的奪寶大會,到底是什麼回事?」

「葉兄弟難道連奪寶大會都不知道?」洪斌奇怪地反問。

「最近我在閉關,剛剛出來,所以對這事情不太清楚。」葉雄回道。

洪斌看了葉雄一眼,再看了眼站在他身後的慕容如音,意味深長:「了解,我了解。」

「洪大哥,我也是在路上跟阿雄巧遇的。」慕容如音怕他誤會,連忙解釋。

畢竟葉雄是結婚的人,她跟葉雄在一起,怕有些人三道四。

「兩位吃飯沒有,沒有的話,不如一起進去吃飯,順便聊聊。」葉雄提議。

「我也正有此意,葉兄弟,請。」

當下一行四人進入飯店,一邊吃一邊聊。

從洪斌口中得知,原來一個星期之前古武跟修真兩留傳了一件大事,正氣果的得主放出風聲,將在天山之巔舉行奪寶大會,到時候誰有實力,正氣果就送給誰。

聽完這話,葉雄頓時眉頭皺了起來。

惡靈這是想幹什麼,為什麼要舉行這次大會,難道是想讓奪寶者自相殘殺?

「這消息由什麼渠道傳出來的,是真是假?」葉雄問。

「我也是道聽途,開始還以為是假的,但後來傳的人越來越多,也就相信了,反正咱們兄妹沒什麼事情做,也就過來看看熱鬧。」洪斌回道。

葉雄支著下巴思考著,這麼來,這奪寶大會的風聲還真有可能是惡靈放出來的。

「葉兄弟,難不成你跟持有正氣果的人認識?」洪斌問。

何只認識,她壓根本就是自家老婆。

不過葉雄沒有出來,省得惹來麻煩。

「我就隨便問問。」葉雄一句話推搪過去。

四人一邊吃飯一邊聊,其間慕容如音一直都不話,問到自己才開口,當一個安靜的美少女。

洪雪倒是會主動話,不過很有分寸,大多數都是葉雄跟洪斌在。

從洪斌口中,葉雄知道很多最近古武跟修真一道的消息。

「洛真回歸天門的消息,葉兄弟聽過沒有?」洪斌突然問。

葉雄想了一下,記得洛真是天門上一界掌門,跟三清道長一戰之後,就失蹤了,沒有任何消息,沒想到突然回來了。

當初,三清道長跟洛真在天山之巔一戰,至今都沒有人知道當初的真正情況。

只知道最終是三清道長輸了,其中的內幕,有人是因為三清道長被龍百川下毒,真實情況卻沒人了解。

「如果洛真回來,不定古武門派有機會再堅持一輩子。」葉雄回道。

「非也,你知道洛真回歸天門之後,第一件做的事情是什麼嗎?」洪斌賣了個關子,這才一字字地道:「他回來之後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將天門改成修真門派,即日起,所有弟子必須修真,不然的話,逐出師門。」

「這是不是太狠了?」葉雄震驚地。

想當初,洛真可是古武一道的泰山北斗,古武門派還指望他回來,為古武一道正名,哪知道他居然這麼干。

「我們也想不明白,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已經轉了修真者,實力甚至還在三清道長之上。這一次是奪寶大會,其實就是各個巨頭藉機聚集在一起,解法恩怨。」

聽他一,葉雄似乎明白惡靈想幹什麼了,她是不是想將這世界上所有強者聚集在一起,讓他們為了取寶自相殘殺?

可惜惡靈的電話一直都打不通,不然的話,葉雄真恨不得第一時間找到她,問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

吃完飯之後,葉雄跟慕容如音離開了。

離開之後,他再次撥打惡靈電話,電話還是處於關機狀態。

「如音,咱們出去走走。」葉雄提議。

慕容如音頭,跟在他後面,走到街道上。

這裡到處都能看到古武跟修真高手,這座的城市,聚集了多少高手,不得而知。

不知道為什麼,葉雄心裡有種不安感覺,彷彿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一樣。

「阿雄,剛才他們擁有正氣果的人,是不是就是心怡?」慕容如音忍不住問。

葉雄頭,道:「心怡現在的實力,猶在我之上,現在的她已經脫胎換骨了。」

「這怎麼可能,她只是個什麼都不懂的人。」慕容如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葉雄沉思片刻,還是把楊心怡身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她。

慕容如音直到現在才明白葉雄非要去修真界的原因。

「如果能找到封印魂符,將惡靈封印起來,那你就不用去修真界?」慕容如音問。

葉雄頭:「可惜,別沌混之物難找,連煉製封印符的人,更加難找,怎麼可能將那惡靈再次封印。」

慕容也覺得不可能,這一界之中,哪裡有什麼能進入內世界的封印符。

兩人閑逛片刻,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現在兩人面前。

「阿咪陀佛,葉施主,好久不見。」

一個長得肥頭大耳的和尚出現在兩人面前,正是上次在龍隱寺見到的般若大師。

「般若大師,看來你不得到正氣果不罷休啊,怎麼,想動手嗎?」葉雄淡淡地問。

「葉施主,我怎麼會向你動手,再,正氣果並不在你身上。」

船若大師笑起來眼睛咪成一條縫,一副老油條的模樣,哪裡有半分和尚樣子。

「你來找我幹什麼,直,我不想聽廢話。」葉雄很乾脆地問。(未完待續。。) 「既然這樣,?en???.」般若大師呵呵笑了兩下,才道:「我今天來找葉施主,是想跟葉施主做個交易。」

「什麼交易?」

般若大師看了眼慕容如音,欲言又止。

「阿雄,我去那邊等你。」慕容如音識趣地準備離開。

「她不是外人,你有什麼話就直說。」

慕容如音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她沒必要避開。

「詳細的事,還請葉兄弟跟我師傅談。」

「你師傅是誰?」葉雄奇怪地問。

他想起當初張成楓動手搶正氣果的時候,曾經提到過般若大師的師傅,當時張成楓說,般若之所以想得到正氣果,就是想給他師傅治病。

「葉施主去了就知道了,請。」

葉星辰跟慕容如音跟在般若大師後面,穿過幾條街道,在一家平民房面前停下來。

般若大師上去敲門,很快裡面就開門,一名婦女將三人帶進去。

葉雄走進大廳,一眼就看到一名坐在輪椅上的老僧。

老僧面容枯藁,眼睛深深地陷下去,他長得很瘦,皮包骨。

咋看過去,他像只猴子一樣,看起來有些嚇人。

「師傅,葉施主帶來了。」

般若大師走過去,湊耳在老僧面前大聲說道。

老僧這才張開眼睛,目光渙散地落到葉雄身上,用力說道:「讓葉施主受驚了。」

「能見到像大師這樣的高壽者,是我的福氣,怎麼會嚇到。」葉雄連忙說道。

「葉施主真會說話,老僧法號菩提,今年已經一百零五歲」老僧介紹。

「晚輩見過菩提大師,不知道大師叫我來,有何指教?」葉雄問。

「老僧是直接人,不喜歡拐彎抹角,那就直說了。」

老僧原本是靠在輪椅之上的,現在坐了起來,說道:「我聽小徒弟般若說了你們得到正氣果的事情,我想請問一下葉施主,你的妻子是不是另有魂魄附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