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站了起來,突然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來,露出精壯的上身。

「你想幹什麼,快把衣服穿上。」愛羅莎怒道。

「衣服在我身上,我喜歡脫,關你什麼事?」

葉雄說完,手裡拿著衣服,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走出去。

愛羅莎真是服了,差點跪了。

無恥的男人她見得多,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他就這樣赤著上身,手裡拿著衣服,大搖大搖地走出去,外面的人看到,會怎麼想?

肯定會腦補,兩人在辦公室裡面,做了什麼樣的事情。

她的一世英明,就徹底毀了。

無恥啊!

混蛋啊!

「江南王,你給我站住。」愛羅莎終於還是敗了,咬牙切齒:「大風城,陸家,陸天明。」

「南帝,謝了,你真是好淫(人)。」

葉雄哈哈大笑,這才穿起衣服,化成一道流光離開。

(本章完) 大風城,座落在南域西邊,是一座修士超過三百萬的大城。

面積大約五千萬平安公里,建築比較聚中。

跟妖界鬼界的建築不同,大風的建築非常接近地球類型。

酒樓,餐館,各種各樣的店非常多,接近歐式風格,治安非常好。

街上到處可以看到巡邏的護衛,一排排,穿著統一的護衛服,看起來管理非常嚴。

隨處可見:城內禁止打鬥,恩怨外面解決的條幅。

不得不說,在管理方面,愛羅莎真有一套,南域的治安跟環境是整個四域之中最好的,難怪有這麼多人都喜歡南域。

冰靈跟火靈從葉雄身體裡面出來,看著面前這一片繁華的大城。

火靈不由嘆道:「我還是喜歡南域,環境真好。」

「愛羅莎雖然強權霸道,但強權之下出政權,這管理方面還是有一套的。」葉雄一邊走,一邊看著周圍,說道:「等我們的新城建好之後,可以借鑒一下南域的管理方式。」

「主人,我們不進內世界好不好?」火靈問。

「你們就跟在我身邊好了。」葉雄道。

「你那麼笨,在主人身邊,別惹事就行。」冰靈又開懟。

火靈苦著臉,道:「冰兒,我又沒招惹你,你幹嘛老懟我?」

「你那娘娘腔的臉,礙我眼睛了,看見你那熊樣就生氣。」

火靈:「……」

葉雄哈哈笑了起來。

「火兒,打是親罵是愛,你懂的。」葉雄笑道。

「對對,打是親,罵是愛。」火靈也笑了。

「主人,你偏心。」冰靈不高興了。

「火兒被你欺負成這樣,如果我不幫他說句話,他得被你欺負成什麼樣子。」葉雄笑道。

「男人婆,小心嫁不去。」火靈罵道。

「我為什麼要嫁,一般的凡人,本姑娘才看不上眼呢。」

「就你,嫁出去還沒三天,不對,還沒有一天,就被人家退貨了。」

「有主人撐腰,敢頂嘴是不是,看我怎麼收拾你。」

冰靈生氣之下,追著火靈就打。

「主人,救命。」火靈繞著葉雄的身體躲著。

兩人一個追,一個逃,玩得不跡樂乎。

看著他們天真爛漫的模樣,葉雄不由得感慨,年輕真好。

「別鬧了,給你們兩人一個任務,去打聽一下陸家在什麼地方,看誰打聽得快。」葉雄吩咐。

「肯定是我。」

「你那麼笨,休想贏我。」

「記住,不許用流光術。」葉雄吩咐。

金丹修士畢竟為數不多,如果使用流光術,肯定會引起轟動,所以,還是盡量低調為好。

冰靈跟火靈相視一眼,突然飛快轉身,朝相反的地方跑去,爭先恐後。

看著他們兩個小冤家的模樣,葉雄不由得苦笑。

有他們幫忙,葉雄倒也省事,見旁邊有一家茶館,當下走進去,慢慢等候。

「客官,要喝茶嗎,裡面請。」一個店小二跑過來,問:「不知道客官要大廳,還是包廂?」

「有什麼不同嗎?」

「包廂裡面的最低消費會高一些,要三顆上品靈石消費,大廳隨意。」

「大廳好了。」

「客官那邊隨便座,桌面上有靈茶的牌子,看中之後叫我。」

店小二招呼完之後,去迎接下一個客人了。

不得不說,比起其它城,大風城不但環境好,連店小二的服服態度也好得多。

大廳有很多人,差不多快坐滿了。

葉雄見窗戶邊,正好有一對客人離開,當下走過去等著。

客人離開之後,他正準備坐下來,突然一道紅影飛快地搶在他面前,佔了位置。

搶座的,是名外表二十歲出頭,長著瓜子臉的少女。

眼睛大大,睫毛特別長,看起來挺有神。

尖尖的下巴,小巧的小嘴,臉不算白,也不算黑。

總體來說,應該算是個美女吧!

不過,葉雄身邊的女人,隨便一個,她都比不上。

「姑娘,你這樣是不是有點不厚道?」葉雄有些不高興。

他已經在這裡站著等,對方還跟他搶座,太明目張胆了。

「這位子你訂了嗎?」紅衣少女問。

「沒有。」

「你坐下來沒有?」

「沒有,但是……」

「你又沒訂座,又沒坐下來,憑什麼說這張桌子是你的?」少女眨著大眼睛。

葉雄半晌才吐出一句:「你應該慶幸,自己是女人。」

「我不是女人,那又怎麼著?」

「不是女人,你已經在大街上躺著了。」

葉雄轉身離開,旁邊有一張桌子,客人站起來要走。

紅衣少女看了下他的背影,嘀咕著:「切,說大話,誰不會。」

葉雄沒理會她,坐了下來,拿起桌面上的菜單看了一眼,發現上面單單是靈茶,就有幾十種,但是大多數都是他不認識的。

葉雄喝過靈茶,但大多數都是極品,因為他見過的不是一國之主就是一域之主,這麼低端的靈茶,他還真是沒聽喝過,也沒聽過。

「小二,過來。」葉雄招手。

「客官,你需要什麼?」店小二走過來問。

「你們這裡有靈溪茶嗎?」葉雄問。

上次葉雄跟鳳凰在南域見愛羅莎的時候,晴音泡給他們的一杯茶,當時他喝起來感覺不錯,後來問一下名字,叫靈溪茶,當時就記住了。

切!

背後傳來一聲冷笑。

「你笑什麼?」葉雄回頭望著那紅衣少女。

「靈溪茶是南域特產,種在鳳凰山上,全年產量不足十斤,全被南域皇城貴族爭搶,你在這小小的茶館內要喝靈溪茶,能不能別這麼裝?」那少女嘲諷。

葉雄只知道這靈溪茶好喝,但是沒想到,珍貴到這種地步。

「有沒有伏花茶?」他繼續問。

噗!

又是一聲冷嘲傳來。

這次那紅衣少女沒有說話,店小二說:「對不起客官,本店店小,沒這麼高檔的靈茶。這伏花茶,珍貴程度不比靈溪茶差。」

伏花茶,葉雄在神丹國的時候,林震風泡過給他喝,他當時也覺得不錯。

只是沒想到,這茶也這麼珍貴。

「你們這裡,什麼靈茶最好,給我來一壺好。」

「百草茶,我們這裡賣得最好,價格實惠,客官要不要來一壺?」店小二問。

諸天歸一 「那就來一壺百草茶,點心隨意。」

「客官稍等。」店小二離開了。

「本姑娘這輩子見過的人多了,沒見過這麼能裝的。」背後那少女突然道。

葉雄就像沒聽見一樣,懶得理她。

「明明土蹩一個,偏要裝大頭鬼。」她繼續道。

葉雄完全忽視她的存在。

女人就是這樣,你越是理她,她就越得瑟。

不理她,漠視她,她就會自動閉嘴。

果然,少女閉嘴了,沒有再說什麼。

很快,靈茶跟點心就上來了。

(本章完) 葉雄正想用筷,突然樓下一道人影跑上來,正是冰靈。

冰靈見葉雄身邊沒人,鬆了口氣,走過來說道:「主人,打探到了。」

葉雄布下禁制,將兩人用一道無形的元氣罩住,這才問道:「打聽到什麼了?」

「大風城姓陸的有兩家,這兩家姓陸的,一家在城東,一家在城南,城東的家主叫陸天和,城南的家主叫陸天山,兩人外貌都是五十歲左右,真正年齡沒有人知道。至於陸天明,我問過很多人,都說沒聽過這個名字,我猜測,要麼陸天明改了名字,要麼他隱居起來,知道的人不多。」

「兩家都姓陸,極有可能都跟陸天明有關,陸天明一百多年以前,是南域情報員,知道南域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改名換姓很正常,看來咱們得一家家查了。」葉雄說完,指著旁邊的椅子:「坐下來喝茶,你現在幻化成人類了,也要開始習慣人類的生活。」

「謝謝主人。」冰靈坐了下來。

旁邊,紅衣少女見葉雄身邊突然來了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女,比她更年輕,更漂亮,本來聽聽兩人在說什麼,但是她明明看到對方的嘴在動著,但是什麼都聽不到。!

她很快明白,對方是用了禁制,讓兩人的話不被別人聽見。

「裝什麼裝,搞得神神秘秘的,還以為自己是誰。」少女冷哼。

正在這時候,一名打扮成丫環模樣的少女走了上來,一見就看到桌面那個紅衣少女,急急忙忙跑過來。

「三小姐,你怎麼還在這裡,大家找你都找瘋了,還不回去接待客人。」

「時間還早,急什麼。」紅衣少女道。

「不早了,再過兩個小時,迎親隊伍都快回來了。」那丫環急道。

「我知道了,這就回去了,行了吧!」

紅衣少女沒好氣地站起來,跟著那丫環離開。

離開前,她走過葉雄身邊,小聲嘀咕:「裝逼犯。」

葉雄哭笑不得,自己招誰惹誰,礙她眼睛了嗎?

「這女是誰啊,這麼不知死活,主人,要不要我去教訓她一下?」冰靈問。

「井底之蛙而已,別跟她一般見識。」

片刻之後,火靈也回來了,在桌邊坐了下來。

「娘娘腔,你這打探速度,怎麼當探子?」冰靈習慣性嘲諷。

火靈已經麻木了,不敢懟回去,不然她肯定沒完沒了。

「火兒,打探得怎麼樣了?」葉雄問。

「主人,我已經打探清楚了,陸天明一直在大風城隱居,知道的人不多。他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叫陸天和,一個叫陸天山。今天陸天山家大兒子陸青雲成親,陸天明肯定會出現。」火靈說道。

葉雄看著冰靈,笑道:「冰兒,火兒的打探,讓我省去不少功夫。」

冰靈翹起小嘴:「我如果不是為了速度,也能打探清楚。」

火靈撓了撓腦袋,道:「冰兒說得沒錯,這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主人你只是讓我們查陸家在什麼地方,沒讓我們查那麼多,總得來說,冰兒已經查到,算我輸。」

「好男兒,應該大度。」葉雄笑道。

「裝什麼裝,我輸了就是輸了,我又沒有不承認。」冰靈哼了一聲。

火兒撓撓頭,決定還是不說話了。

他決定以後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反正,在冰靈眼裡,他做什麼都是錯的。

「走,去陸家喝喜酒,讓你們看看,人類結婚是怎麼一回事。」葉雄笑道。

「人家沒請我們,我們過去合適嗎?」 https://ptt9.com/109163/ 火靈問。

「去喜宴的人那麼多,他們又不認識我們,先吃飽喝足,咱們再慢慢找陸天明談。」葉雄笑道。

當下,他帶著冰靈跟火靈,朝城南走去。

陸天山的府弟非常大,座落在城南中心,從住宅的位置,可以看出來,陸家在大風城,地位不簡單。

此時陸家門口,站著幾名家僕,全都在迎接著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