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靈得以下了車。

她繼續痛苦著,然後腰都直不起來的樣子,貓著走到了司機看不見的角落。

看看四周的地型,這司機是要把她送到深山老林去啊,竟然是這麼偏僻的郊野地方。

逃似乎是不可能的。

四周是一段空曠的地方,只是偶爾有一些比較遮掩一下的草叢和疏疏朗朗的樹,遠處有一些房屋,但是跑過去的這段時間,一定會被司機發現,所以偷偷逃跑的想法並不切實。

看來這司機是有所防備的。

下這麼大的心思來對付她?這個司機與她素不相識,而且這看起來並不像是臨時起意的樣子。那麼,必定是有計劃的,這個司機似乎也不像是主謀人,否則看她的眼神應該會透露些什麼出來。

到底是什麼人做了什麼計劃?原主並未有過這般遭遇,那是她惹出來的?

她做錯了什麼?

無奈。

但她知道,一定不能落入他人的計劃中,不管那計劃是什麼,從司機來看就不像是好事的樣子。

即使是好事,以這樣的方式,她覺得自己會變成被驚嚇比較多。

葉靈在四周摸索了一會,然後朝著司機喊:「師傅,麻煩你一下,請問你有紙巾嗎?我剛好沒帶……」

點著煙的司機一瞪眼,看著草叢的方向一臉不耐煩,最後還是從車裡找了紙巾送了過去。

爵爺你瘋夠了沒 葉靈聽著腳步聲,判斷著距離。

「給!」

「你可以轉過臉去嗎?」葉靈一副羞澀的樣子。

司機扭開頭,手裡把紙巾遞過去。

葉靈把手上的東西使勁一砸,在司機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把人砸暈了過去。

為了以防萬一,葉靈把人的衣服扒下來綁了他的手腳,還往人嘴裡塞了東西,手機一樣不留,全部扔到水溝里。

葉靈這才鬆了一口氣,一直穩著自己,讓星河給她當了一迴向導,開著的士回到大街上。車上鎖,然後把鑰匙扔掉,才平安的回到了家。

躺在床上的那一刻,葉靈才后怕起來。

有什麼辦法是能以弱勝強以少勝多的?

葉靈此刻覺得,她真的非常需要這些辦法,這一次逃過了,那下一次呢?下下次呢?

但是今天她倒是有一個經驗,假意順從,是她能找到逃離線會的一步,若一開始識破的時候就吵鬧,似乎是沒有辦法,只會招來更不利的後果。

葉靈想著想著,睡去了。

到第二天她醒的時候,還有些不相信昨晚的事情是真的,但自己又是確信經歷了。

葉靈穩穩自己的心神。

可是到了第三天。

網路上突然再次出現她的不雅照,之前那些還隱隱晦晦,捕風捉影之類的,然而這一次,卻是確確實實的正臉。

她自己看著都像真的,但是她卻知道自己沒有做過。

葉靈本來打算置之不理,但看著比她還焦急的粉絲們,她只能說,沒有。

很多難聽的話湧入了她的微博,像是她犯了十惡不赦的罪,是千年Y婦一般,誓要把她拉出去斬首示眾。

即使未示眾,他們那些話也能把人刺得遍體鱗傷。

一劍飛仙拚命的護著她,甩出很多證據證明那些都是P的,可是並未停歇什麼,彷彿那些人不管真假,只需要亂吼亂叫,都是為了讓她「沒臉再出現」,滾出娛樂圈。

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葉靈有些不知所措,她的解釋只會引來更多的攻擊,她越是說,單是一個字,他們也能屈解出數個意思來,而且會挑最不好的一個來套在她身上,或者數罪並判,讓她無期徒刑一般。

葉靈看著已經混亂的場面,感覺像一群已經失控的馬,只會四處亂踢亂撞,連她的粉絲都受到攻擊。

葉靈表示:清者自清。

但是人家回她:無風不起浪。

雖然是有道理的一個詞,但不是用在任何地方都適用啊。

她根本沒做過,哪來的風哪來的浪?!

一劍飛仙@她:姐,事情越來越嚴重了,再這樣下去,對你非常不利。

葉靈表示知道。

一劍飛仙:姐,我們只要你一句實在話,那些事,真的還是假的?

葉靈一愣,回復道:你也認為我會做那些事嗎?我是會為了所謂的前途用那些方法的人嗎?

一劍飛仙好久都沒有迴音。

葉靈情緒有些低落,她一直以為,這些為她一直在堅持懟黑粉的粉絲,是站在她這邊的,是信任了她的,所以才會為了她一直在努力著。

可是連一劍飛仙都沉默了,那代表什麼?

代表著他們也在懷疑真相了。

而且黑粉們有一句話很戳他們的心:一個女明星靠什麼上去?像莫小艾這種什麼都沒有的人,是怎麼出頭的?

很多人說她是靠自己的努力。

可是,那麼多人努力憑什麼她就出頭了?

粉絲被問得氣勢都矮了半分。

許多時候他們自己也努力,可是努力就會出頭的話,已經不是那麼讓他們篤信的事情了。

越是長大,越是明白,努力不一定能獲得你想要的結果。

葉靈忍不住回了一句:「但如果你不努力,你連靠近出頭的機會都沒有」。

那些人彷彿自動略過了她這句話,只有一些粉絲表示支持她的觀點。

看著這些人,葉靈似乎感覺到了什麼。

他們只抓住宣傳的東西,似乎並不去分辨是真是假是對是錯,只要某一點是他心裡所想的,便會用盡其能的去宣揚出來,而對於無法反駁的事情,他們只能用污言穢語來回擊。

就像自己在黑暗裡,不但不接受光,反而要把光都滅了,來證明黑暗是對的。

黑暗與光之間,不可能被融合,即使光再微弱,它也會照亮黑暗。

若要光消失,除非光自己熄滅了。

葉靈深深的嘆息,這些人,是心裡沒有了光,所以想讓世界一起黑暗了嗎?

但世界沒有光,那是怎麼的一副場景?單是想想,已是很糟糕了。

葉靈還在思想的時候,收到了新的私信。

一劍飛仙:我選擇相信你,不然,你是我最後一個明星粉。

相信,在這一刻變為最貴重的東西,葉靈覺得一霎那被鼓勵到了。

她本來猶疑的心開始慢慢變得堅定。

即使世界是黑暗的,但堅持自己的光芒,至少不會讓全世界都黑暗,而那些喜歡光的人,至少看見,仍然有光在。

總要有人願意是光,才不會全然變為黑暗。 對那些願意相信她的小可愛,葉靈表示了感謝。

事態似乎真的越來越嚴重,連她的住址都被人爆了出來。

正常生活都被影響了。

葉靈不知道自己再這麼被黑下去,結果會變成什麼樣?

看著自己留在頁面上的最上面一條微博,還是前兩天更新的。

清者自清。

但是,她真的還會是清的嗎?

若世界已決然把她染黑,那她自信清白,會是怎樣的結果?

葉靈接到一個電話,聽到來者的聲音,眼睛都眯了眯。

「莫小姐,還記得在下嗎?」

「你怎麼有我的電話?」

但想一想,她在外面留過那麼多資料,查到個電話算什麼難事。

「崔先生找我有什麼事?」

「莫小姐,要不要我們約個面面談?」

「不好意思,我……」

「莫小姐,你最近,似乎不是太順,不是嗎?」

「崔先生什麼意思?」

「見一見面,有些事莫小姐自然就知道了。」

葉靈想起酒會上的事,果斷的拒絕約見。

而崔得先本來志在必得,現在被拒絕,覺得怒火中燒!言語上對葉靈的威脅,明顯而直接。

葉靈在這個時候,怎麼可能和這種人扯上關係,不管他怎麼說,葉靈都只是聽著。

直到——

「莫小姐的意思,是非要大家撕破臉咯?」

「哦?此話怎講?」

「呵,看來,莫小姐是自信還有翻身的機會是吧?」

「哦?」葉靈眨眨眼,試探的開口,「莫非,崔先生是知道我不會翻身?」

「呵,你一個線外小明星,這樣都還有人用你,大概是眼瞎了吧?」

「看來崔先生是很有把握呀?」

「整死你這樣的人,都不用一隻手指頭!」

「那崔先生是用了什麼?」

「就……」

崔得先沒有把話說下去,但是葉靈已經明白,最近發生的事,都與他有關,但是,

「為什麼?」

自己拒絕一個陌生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自己保護自己,也是理所當然的啊。

「呵呵,為什麼?」崔得先似乎也不介意她猜到自己下的手,「莫小姐好好配合的話,我保你有一個美好的前途……」

接下去的話,不過是剛才的重複。

葉靈靜靜聽完,然後說:「崔先生,你不怕我報警嗎?」

「你有證據嗎?」

「你剛才說的話,我已經錄下來了,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證據?」

「你!果然是最毒婦人心!不過你錄音又如何,我承認過什麼嗎?」

的確是沒有親口承認什麼。

「如果交給警方,可能作用不是太大,不過放到網上,有耳的應該都會聽吧?」

「你!」

「呵,為了給自己洗白,倒是費了不少心思!」

「若沒有人抹黑,也不需要洗,但既然是被黑的,我覺得我還是喜歡自己原來的樣子。」

葉靈沒有跟他大吼大叫,只是淡然的說著事情,但她越是淡定,崔得先越是爆燥。

連粗口都出來了。

「XXX,你給我等著,弄不殘你算我廢!」

很狠的話。

葉靈聽著有些擔心,那樣的人做事肯定是不擇手段的,即使他沒承認上次司機的事,但估計也是差不遠。

要如何防備這樣一個發瘋的人?

一言不合就整她。

做人那麼膚淺的嗎?

還是仗著自己有錢為所欲為?

葉靈有些無奈。

重生之女王崛 這種事的解決方法,與那人和解無疑是最快跟直接的方法,但從一開始自己就沒有這個心思與他結交,那現在自己也不會主動送上門去。

葉靈想不出辦法來的時候,曲星辰直接來了她宿舍。

萬古神帝 「收拾東西。」

「怎麼了?」

「你還住得下去嗎?」

曲星辰才正眼看了她,那眼裡似乎壓抑著什麼,但沒有收起來的是擔憂。

「呃,還好吧?」

曲星辰睨了她一眼,然後進了她的房間,直接翻她的衣櫃。

葉靈上前攔住人(裡面什麼都有啊,兄弟)。

「現在也去不了哪,可以先住著……」

曲星辰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對她說:「你這裡已經不安全,先到外面住一段時間。」

「我不想回家住,不想讓我爸媽知道。」葉靈抿著嘴看人。

「知道。」

曲星辰心一軟,上前把人抱住:「我都知道……對不起,我沒幫上大忙。」

「這些事你怎麼幫。沒事的,演戲的都這樣,遇到這些是常事。」

這幾天都沒有跟他聯繫,她有些不想讓他知道這些事,即使這些事是子虛烏有,可是還是不想他看見自己那副模樣,就算是P出來的模樣。

她知道他會知道,他也會上網看。

葉靈的手悄悄的把人摟緊,有好些時刻,她真的好想就這樣抱著這個人。

「你最近不是說在忙一個大生意嗎? 開普之鷹 怎麼有空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