葦簾背後場景完全不同,彷彿一張薄薄的葦簾卻分割出了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一樣。

放眼望去,到處是用優質鐵木構築起來的牢籠,牢籠之中關押著種種艾倫或認識、或不認識的物種,甚至艾倫還看到了不少他的同族身影,讓其臉色頓時變得難看。只是不等他有所行動,一旁牆上原本如死物站立的黑曜石雕塑發出顫抖,雕塑上雙眼的位置鑲嵌著的兩顆晶瑩剔透紅寶石發出詭異的紅光,在艾倫身上肆意地掃描著。

「客人莫要驚慌,這是我家店鋪的護衛–專門防備不軌之徒的食屍鬼雕像而已。只要客人不露出敵意,它們便不會對客人發動攻擊的。」

人類夥計見艾倫臉上露出防備之意,趕緊向艾倫做出解釋。

又是詭異的魔法,艾倫也見過豺狼人雕像讓一隻豺狼人直接變成怪物的場景,此時得到人類夥計的解釋,心中權衡一番后只得收斂敵意,但是仍做好了隨時戰鬥的準備,緊緊跟上人類夥計的步伐,隨著對方在後堂狹長的長廊間查看起來。。 「龐兄不要生氣。」

李道強若無其事的開口了,無形中,龐斑散發向祝玉研的氣息消失無蹤。

好似跟個事外人一樣,語重心長的勸道:「陰后實則也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更垂下頭的祝玉研眉眼直跳,一口晶瑩的玉齒幾乎要咬碎一般。

龐斑等人則是都隨之望向李道強。

哪怕是龐斑的心性,此時目光也仍是冰冷的。

李道強毫不在意,很是理解的幫祝玉研解釋道:「龐兄你也清楚,不管如何、陰后和陰癸派是宋國人,在宋國的地盤上討生活。

今天的事遲早是瞞不住的,一旦讓那些人知道和氏璧的消息,是她透露給龐兄你的,後果如何、可想而知。

所以,陰后如此行為雖然可氣了些,不講道義。

但李某還是能夠理解的。

龐兄、這樣,我讓她跟龐兄你道歉,如何?」

真誠的聲語、神色,絲毫不受緊張的氣氛影響。

李道強就這麼坦然、真誠的看着龐斑。

其他人不敢吭一點聲,只有凝重的表情下,各種思緒極速閃動。

多是驚疑不定。

震驚過後,慢慢的、眾人都反應了過來。

祝玉研、真的那樣做了嗎?

她有那麼大的膽子敢戲弄蒙元?

是祝玉研仗着李道強撐腰做的?

還是李道強·····?

除了當事人之外,沒有誰敢肯定。

只能小心翼翼的戒備,隨時動手。

數息后,龐斑臉色仍是冰冷,冷淡開口道:「看來陰後跟李兄的關係還真是非同尋常,讓李兄能夠這麼護着她。」

「沒辦法啊,誰讓李某這麼喜歡綰綰呢?

英雄難過美人關,我雖不算是英雄,但也過不了這千古難關。」李道強輕嘆、略微自嘲笑道。

綰綰嘴角一抽,佯怒的瞪向李道強。

混蛋,有用的時候就拿姑奶奶做擋箭牌。

信你個頭。

而其他人神色不由變的怪異。

連那種緊張凝重的氣氛,都減少了些。

他們還真沒想到,李道強會有這種回答。

這般深不可次、足以橫行天下、幾近高不可攀的絕世強者,堂而皇之的說自己好色。

他們不知道八怪、吃瓜二字,但相同的意思、心理是一樣的。

龐斑沒什麼情緒流露,只是掃了眼綰綰,淡淡道:「好,看在李兄的面子上,這件事暫罷。

第二個條件呢?」

「龐兄痛快,陰后、快給龐兄道歉。」李道強一笑、高興看眼祝玉研道。

祝玉研的臉色更不好看,任誰看都是陰沉無比。

聞言,還不易察覺的身軀顫抖了下。

沉默一息,不含任何情緒的冰冷聲音響起:「此事是我的錯,在此向魔師賠罪。」

明顯異常的樣子,讓眾人更加驚疑不定。

這是被李道強憑空冤枉所致?

還是被李道強故意透露出這個消息、讓陰癸派幾乎得罪死蒙元所致?

外人不確定,綰綰則是心裏有底了。

暗暗咬牙,混蛋。

龐斑看都沒看祝玉研,只是看着李道強,似乎在等著李道強回答他的問題。

李道強淡定微笑道:「龐兄的第一個條件說完了,該說第二個了。

龐兄、我們是朋友,你看在李某的面子上,已經退了很多步。

李某也不是得寸進尺的人,這樣、一千萬兩銀子,龐兄你們就都離去。」

龐斑冰冷的神色緩和了些,平靜道:「銀子稍後會送到黑龍寨。」

「嗯。」李道強笑着頷首表示同意。

「李兄若無它事,龐某告辭,他日再與李兄論道。」龐斑雙手負在身後,平靜的語氣中透著幾分認真。

「李某隨時等候龐兄駕臨。」李道強豪爽笑道。

龐斑深深看了眼李道強,吐出兩個字:「告辭。」

「龐兄一路走好。」李道強雙手一抱拳。

龐斑銀色披風輕動,轉身向遠方飛去。

方夜羽等人向李道強客氣的微微點頭、表示尊敬,帶着昏迷中的四大聖僧,快速離去。

呼吸間,就消失不見。

緊張的氣氛徹底鬆緩下來,那讓眾人又期待、又感到沉重的一戰,終究還是沒有打起來。

有點失望,但更多的還是輕鬆。

那樣的一戰,後果太重,不是誰都想去承受的。

「區區一千萬兩銀子、也能滿足堂堂的黑龍寨李大當家了?」

安靜一下,綰綰明顯冷嘲熱諷的聲音響起,透著生氣。

李道強不在意那份冷嘲熱諷,也好似沒聽出來生氣,輕笑一聲、頗有些自得道:「再逼下去,龐斑就真要跟我不死不休了。」

眾人恍然,今日、龐斑的確一退再退。

雖然是為了和氏璧的大局,以及跟四大聖僧動手在先,不得不退。

但這份退讓,是真實的。

那是威震天下數十載的魔師龐斑,背後還有一個龐然巨物、蒙元帝國。

不管從哪方面看,沒有巨大的利益下,黑龍寨都不宜跟對方不死不休。

一千萬兩銀子看似多,其實對於李道強、龐斑這兩人來說,還真的不值一提。

尤其是在黑龍寨以往的行事作風下,李道強可以說是『高抬貴手』了。

「哼,你為什麼栽贓我陰癸派?」綰綰忍不住瞪着李道強氣憤道。

而她自以為憤怒的行為,卻是讓祝玉研、以及還有幾個人目光閃爍不已。

尤其是祝玉研,本就難看的臉,更幾乎忍耐不住爆發。

綰綰她····!

李、道、強~!

這一刻,祝玉研咬牙切齒、同歸於盡的心都有了。

滿心為和氏璧之事沉重的師妃暄,也轉移了幾分注意力,看了眼綰綰。

是真心下的無意識?

還是故意為之?

如果綰綰嫁給了李道強,陰癸派就·····!

思緒一閃,就放下了,現在不是想那個的時候。

李道強轉身笑着看了眼綰綰,心中一樂,這是男女之間的『撒嬌』嗎?

頗為高興的情緒升起,但沒有表現出來,反而臉色漸漸沉下,幽深的目光轉向祝玉研,平靜道:「綰綰、我栽贓了嗎?

我這樣做,可是為了陰癸派好。」

「呵呵。」

祝玉研實在忍不住了,冷笑兩聲,抬眸冷冷的看着李道強。

眾人頓時清楚了,祝玉研沒有將和氏璧的事告訴宋國朝廷和正道,是李道強騙龐斑的。

當然,接下來、應該就會變成事實了。

綰綰看了眼好似隨時可能爆發的祝玉研,反而一驚,連忙搶先沉下小臉道:「讓龐斑乃至蒙元盯着我陰癸派,也是為了我陰癸派好?」

「呵,我剛才說的理由沒錯吧,事情一泄露,陰癸派立即就會人人喊打。

而且····」

李道強一直看着祝玉研,嘴角一勾,意味深長的頓了下,微笑道:「陰后智慧通天,將龐斑還有本寨主一起算計在手掌之中。

與其同時得罪兩方,不如只得罪一方。

陰后想必也明白本寨主的苦心、好意,否則剛剛也不會承認了。

是不是?」

祝玉研閉上了雙眼,一言不發,誰都看得出,她在忍耐,也不得不忍。

綰綰臉色不好看,有些沉重,擔心的看眼祝玉研,又不禁瞪向李道強。

小氣。

當然,她也清楚,算計之事只是李道強的一個借口、一個打壓的理由。

李道強那樣做,還有很多其它的目的。

比如····

眾人不動聲色的看了眼綰綰,心知肚明。

其中肯定有一條是為了綰綰,還有一條是為了陰癸派。

陰癸派這下算是將蒙元得罪的死死了,再加上綰綰,跟李道強的關係更近一步,是理所當然的事。

慢慢的、以後·····

眾人默默仔細思索著。

「你以為龐斑會信嗎?他肯定猜到是你弄的鬼。」綰綰更是為祝玉研擔心,還有些複雜,連忙不忿道。

「猜到又如何?他能耐我怎樣?」李道強看眼龐斑離去的方向,淡淡道。

霸氣側露的氣息盡顯無疑,讓哥舒天這等人物都情不自禁感到一陣安心、底氣。

(第一章,還有。)

······

。宣華殿內站着許多侍衛和宮人。

可承順帝坐在御案后咳得驚天動地,除了柴福外,卻沒有一個人上前去詢問幾聲。

玉姝坐了片刻,起身道:「兒臣給父皇一晚時間好好想想,明日早朝,若父皇還不提及立儲君之事,兒臣就不會再手下留情了。」

……

《鳳臨朝》第887章狗奴才,事到如今還裝模作樣?袁敬松嘴角微微上揚,「女媧,給他們回信息,就說我同意了,不過需要先支付他們說的一噸水果,另外告訴他們,空天戰機還有駕駛員一起,最多給他們借用四十八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