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姿婷的了領域「火焰山」內,莫懷古一面抵擋來自四面八方層出不窮的火系魔法的攻擊,其中各種火系禁咒就像不要錢的朝她身上傾瀉,真不知道蔚姿婷拿來那麼雄厚的魔力的!

莫懷古哪裡知道,蔚姿婷身上有一顆五彩的魔晶,眾所周知,三彩以上的魔晶就可以自動吸收補充外界的魔力,然後在戰鬥中隨時補充主人的魔力,五彩魔晶吸收和補充魔力的能力是三彩魔晶的一百倍,根本就是魔法師的極品輔助道具,在魔法師的心目中,五彩魔晶那是堪比神器的存在,七彩魔晶更是傳說中的東西了!

這一顆五彩魔晶也是蕭寒送的,這是典型的「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戰略,一顆五彩魔晶加一把神劍,兩樣東西都是可遇不可求之物,蔚姿婷就這樣成功的被蕭寒綁上了自己的戰車,儘管她心裡還不承認,但是一聽到風城遭到劍神山的為難,新仇舊恨之下,蔚姿婷想都沒想就單槍匹馬的殺上了劍神山,找到莫懷古來了一場驚天東西的巔峰對決!

對蕭寒來說,他深知人才的重要性,金幣、魔晶、神劍這些都是身外之物,沒有了人,這些東西再多也沒有用,所以他才對霍金一口氣要了他三十億金幣絲毫沒有猶豫就給了,三十億金幣買下一個天才級別的鍊金術宗師,這比買賣現在看似虧本,但是長遠來看,這又是一個巨大的金礦,而且他買到的不僅僅是霍金這人,還是他的忠心,順帶著還有霍金的聲望以及更多的鍊金術大師投靠過來。

做人絕對不能鼠目寸光,目光短淺的人永遠都是成不了大氣候的,雖然蕭寒自己也是魔法師,五彩魔晶對他來說也是有相當大的輔助作用的,但是他將唯一的一顆五彩魔晶送給了蔚姿婷,自己則在身上留下一個三彩的,這在當時,就連碧落諸女都不理解,好東西都給別人了,自己怎麼辦?

但是現在看來,蕭寒的做法無疑是正確的,五彩魔晶對蕭寒來說本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東西,即使沒有魔晶的幫助,他吸收補充魔力的速度也不弱,三彩魔晶放在身上也只是備一時所需而已,五彩魔晶放在自己身上太浪費了,還不如送給蔚姿婷,一顆五彩魔晶外加一柄神劍,就綁的一個超級大高手,雖然她還是名義上的上司,但起碼只要是自己出了事情,她肯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再說黑衣社也是凝聚了她千年的心血,她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心血被毀於一旦的。

有了五彩魔晶的幫助,蔚姿婷的火系禁咒瘋狂的朝莫懷古身上砸去,反正這是在自己的領域內,不會破壞到蒼茫大陸的環境,所以就無所顧忌了!

「臭婆娘,那個蕭寒是不是你的小情人,讓你這麼為他拚命?哎喲!你再放火,老子就不客氣了!」莫懷古被燒得直跳腳,不住的破口大罵道。

可能是「小情人」三個字惹怒了蔚姿婷,接下來蔚姿婷的攻擊方向有一大半都能集中到了莫懷古的下身,特別是被形容成「小蚯蚓」部位!

雖然莫懷古已經不怕被斷子絕孫,到了他這個修為受到天道限制,也難以生育了,不過對那種男女之間的樂趣他還是樂此不彼的,每年莫家都會搜羅不少美女進獻給老祖宗享用,因為不斷的有新鮮感,所以他對「小蚯蚓」還是非常重視的,而且這還是男人的象徵,現在卻被無情的攻擊,氣的他都快要發瘋了! 董歌頌要走了。

林茹桐要走了。

其餘市級領導也要走了。

他們真的是滿懷信心而來,誰想到會是以這種悲壯姿態離開。在他們心中想到更多的是,為什麼,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蘇沐怎麼就能夠以十斤白酒的酒量換來這麼多投資商?

你們這些投資商難道說當時都魔症了嗎?怎麼就能夠和蘇沐打那樣的賭,偏偏打賭就算了,一個個還真的是真君子,誰也不想違背賭約。

見過崩潰的,沒有見過像是這種場面如此崩潰的。

剩下的九個投資商看似是蘇沐為他們準備的,誰想任憑他們說的天花亂墜,任憑他們將投資政策一再寬鬆,那九家就是死活不松嘴,完全是一副咬定青山不放鬆的架勢。

我就是認準蘇沐,就是認準殷玄縣,你們能夠怎麼樣吧?真的要是逼急了,九個投資商竟然用同樣的理由回敬他們,而這個理由強大到讓董歌頌他們全都當場偃旗息鼓。

「萬民奉食,你們誰能做到?只要你們市裡面有一個人能做到,我們就去你們那裡投資。」

尼瑪啊,像是蘇沐這種人能夠有幾個?

還萬民奉食,你就算是讓百民奉食,我們都未必能做到。萬民奉食?嘖嘖,想到這個近乎無敵的理由,董歌頌他們就只能夠是暗自神傷準備動身離開。

妖情 董歌頌在離開前,是和林茹桐一起見蘇沐的。會客地點就在縣招待所中。這時候已經是下午七點鐘,董歌頌他們在勸說拉攏未果的情況下,準備吃完這頓飯就離開。

「蘇沐,我董歌頌真的是沒有佩服過幾個人,你是一個。能夠將投資招商玩到這種地步,製造出這種場面,你絕對是第一個。來吧,咱們走一個。」董歌頌端起酒杯說道。

「董市長,別喝的這麼猛,我酒量小。」蘇沐笑道。

「你酒量小?」董歌頌當場無語道。

你能不能再無恥點!

十斤白酒都沒有辦法奈何你。你在這裡給我說你酒量小。就這話說出來,你難道就不覺得丟人嗎?你難道就不應該臉紅心跳嗎?就連林茹桐坐在旁邊,聽到這話,都為蘇沐感到臉紅。林茹桐看向蘇沐的眼神。也變得玩味起來。

「蘇市長。沒有你這樣的。這話還能說下去嗎?這飯還能吃下去嗎?」林茹桐說道。

「兩位領導,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還有你們在這裡。就不要稱呼我的什麼市長不市長,我比你們都要小,你們只要喊我名字就成。」蘇沐笑道。

「那行,咱們彼此也查不到哪裡去,就喊名字吧。不上班,就不要稱呼官職,真的要是被人聽到,還以為我們是多麼捨不得官位那。」董歌頌拍板道。

「兩位,你們是準備吃完這頓飯就離開嗎?」蘇沐問道。

「不然那?事情都已經這樣,你難道還想要讓我們在這裡等著嗎?這奇迹還會再出現嗎?」董歌頌無奈道。

「就是。」林茹桐說道:「石都市那邊還有很多工作等著我回去處理,我總不能老是留在你們殷玄縣,卻有做不出來一點成績。不過蘇沐,要是有可能的話,等到你這邊發展起來,我有求到你頭上的時候,你怎麼都要答應給我辦事。你要是不幫忙,我就和你沒完。」

林茹桐說出這話,頓時讓飯桌氣氛變的蕩漾起來。這話也就是像林茹桐這樣的美女市長能說出來,換做是其餘人,比如說董歌頌都絕對不敢說出來。說出來可以,但那種神態讓蘇沐想想都感覺恐怖的很。

只是蘇沐怎麼都沒有想到,林茹桐會以這種姿態和他說話。

怎麼說林茹桐都是省會城市的常務副市長,有必要這樣對待自己這麼一個普通地級市的副市長嗎?

「放心,只要我蘇沐能做到的,絕對不會推辭。」蘇沐自信著道。

「那就多謝蘇沐你了。」林茹桐微笑著舉起酒杯和蘇沐碰了下,這口白酒喝下去,一下就讓她的臉蛋飛出紅暈,瞧上去很為美艷動人。

「蘇沐,你也得想著點我們水橫市。」董歌頌也插話道。

「那是,我什麼時候沒有想過你們。比如說這次,要是兩位領導真的是很忙,我也就不留你們。如果說你們沒有忙到那種非要回去不可的地步,我希望你們能夠留下來參加明天的招商投資合同簽署儀式。我保證只要你們留下來,絕對會有意外之喜的。」蘇沐笑道。

「意外之喜?」董歌頌挑眉道:「我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說出來聽聽,別老是藏著掖著,不像是咱們大老爺們辦事,趕緊的說出來。」

這就是董歌頌。

董歌頌真的沒有一點官場智慧嗎?笑話,沒有的話,他能夠坐到如今這個位置。他之所以很多時候都是流露出這種神態,就是因為他想要通過這種方式拉近彼此關係。

當然前提是這個人要合乎董歌頌胃口,倘若說你不合乎他胃口,董歌頌還真的是不會伺候。

蘇沐也就是因為知道這點,所以對董歌頌也是很為欣賞。這裡面除卻因為董歌頌是燕北省內地級市市長外,更多的便是因為志趣相投。

「就是,說說吧,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怎麼還會有什麼意外之喜?什麼叫做意外之喜那?」林茹桐也有點好奇的問道。

「就是意外之喜嘛,兩位領導我現在是不能多說什麼,你們最好是留下來。至於說到其餘人想要走還是想要留,我是沒有辦法去管。你們最好留下,這是我的態度。我保證你們要是留下來,哪怕是到最後合張影,對你們將來都是有好處的。」蘇沐這話越說越讓董歌頌兩個人感到神秘。

這到底什麼和什麼?

為什麼蘇沐會說出這種話來?這到底是什麼話那?難道說他們留下來還真的有什麼意外之喜嗎?不過董歌頌看到蘇沐是真的不會再多說什麼,心裡一琢磨。

「如此那我就留下來。」

「我也留下來。」林茹桐果斷道。

其餘市級領導現在已經開始動身離開殷玄縣,他們因為沒有辦法招商成功,到最後甚至和蘇沐見面的意思都沒有。

這也是為什麼蘇沐不願意去理會他們的原因。你們過來之前,我是好酒好煙好菜的招待,還為你們特意開會,讓我們縣的人為你們服務。試問下,有誰能夠像是我這樣,如此將投資商給讓出去。

你們倒好,沒有辦法成功是你們的事情,你們卻將這個帳算到我頭上,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這一切都是我做的嗎?是我不讓那些投資商和你們聯繫嗎?你們走歸走,是不是應該像是你們過來之前,好歹給我打個電話說下,我要離開你們縣了。你們有誰這樣做了?

和你們相比,董歌頌和林茹桐真的是在禮數上比你們強出太多。

沒有招商成功這能算是理由嗎?人家這兩位也沒有成功,但人家不但沒有走,還在這裡請我吃飯,人和人啊,真的是沒有辦法相比,一比就會讓你感覺到差距。

「兩位領導,我保證你們肯定會不虛此行的。」蘇沐笑道。

「承你吉言吧。」董歌頌端起酒杯,不再將這事放在心上,大聲說道:「來吧,我雖然說不能喝太多,但要是陪著你喝點,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干。」蘇沐更乾脆道。

商禪市。

蘇沐這邊是陪同董歌頌和林茹桐吃飯,在市裡面張錚也和鍾泉在一起,這兩個人已經是擺明在同一戰壕里,所以說很多時候很多事情做起來就不必太有所避諱。你真的要是一味避諱,反而是會讓人生出一種看不慣的心情。

「市長,殷玄縣明天就要舉辦投資簽約儀式,彭書記過去嗎?」鍾泉問道。

「當然會過去,像是這種好事,他能夠不過去嗎?不但是他要過去,我們市委常委只要是收到邀請的,我相信都會過去的。明天的殷玄縣必然會是要多熱鬧有多熱鬧。」張錚笑道。

「說的也是,這麼大規模的招商引資簽約會,在咱們商禪市歷史上已經是很多年沒有過。只是我今天聽到一個消息,不知道確不確定。」鍾泉琢磨著說道。

「咱們之間還有什麼話是不能說的,說吧。」張錚問道。

「是這樣的,就在今天有個消息說,明天的合同簽署儀式上,不應該是蘇沐和杜鳳簽署,應該是讓彭書記簽約。哪怕最後合同上寫著的還是殷玄縣作為主體,但彭書記都應該扮演起這個角色來。」鍾泉低聲道。

「什麼?」張錚神情一驚。

「這怎麼可能?是誰在流傳這種小道消息,難道他們不知道這種消息有時候會害死人的嗎?這種簽署儀式怎麼也不可能讓彭書記來簽署的。沒錯,彭書記是市委書記,但那又如何?他又不是殷玄縣之人,是沒有資格簽署的。真的要是簽署,這到最後算誰的?」張錚挑眉道。

這事絕對不行。

這事也絕對不能發生。

張錚越說越感覺到這裡面彷彿有什麼貓膩,空穴來風會嗎? 侖年紀。莫懷古比蔚姿婷可是小不少歲。從白牡丹的嘴妹蔚姿婷的年紀起碼超過了三千歲,已經當了近五屆的五方五老了,這就已經是兩千五百多年了,在現任的五方五老之中,她也算的上是年長的一個了,踏入神級之後,少則能活個上千歲,多則上萬年都沒有問題,像蔚姿婷這樣已經是侍神巔峰的人類,就算活個幾萬歲也沒有問題,不過蒼茫大陸上似乎還沒有一個,活過超過一萬歲的人類的。

董尤不算,他不是蒼茫大陸上人類,而且他的修為也不好跟蒼茫大陸上任何一個人類相比。

踏入神級之後,大家都有一次改變容貌的機會,巨大多數人都會將自己變的更年輕一點,只有少部分人不在乎容貌,武者說他們修鍊進入神級的速度很快,不需要改變容貌小不管美貌的還是醜陋的,踏入神級之後,一次修改容貌的機會下。幾乎所有人都會選擇把自己變得英俊美貌一些。

所以神級高手,長的對不起全人類的實在是太少了,就連亡靈巫妖也知道把自己變得有血肉一些。看上去不是那麼陰森才行。

當然改變容貌只有在突破的那一復進行,錯過了,就只能對不起了,或許等從侍神階晉陞主神階的時候還有一次機會,但是這樣的機會實在是太渺茫了,大陸一萬年來。還沒有聽說那個人已經晉階主神,試圖突破的無一不是破體而亡!

於是有一種傳言,人類是不可能突破成為神的,因為真正的神靈是不允許人類自己成為神的,人類通過修鍊成為神靈,那原先的神靈怎麼辦呢?

難道失業去領救濟金嗎?

就算蕭寒當了蔚姿婷的小情人,也只會是一時的笑談而已,不會引起什麼惡劣的影響的。

但是這對蔚姿婷來說確實一今天大的污衊,所以她心中愈發的惱恨莫懷古,恨不得一把火就把他燒成一團青煙!

莫懷古的實力卻不是僅僅靠那把湛盧神劍得來的,他的修為確實高超,而且在「火焰山域。中,即使是禁咒魔法也只能傷及他的一些皮肉而已,只能說暫時困住了對方而已!

隨著蔚姿婷不間斷的釋放火魔法攻擊,什麼火焰神之怒,末日烈羅獄,超爆炎龍」凡是她火的火系禁咒,一股腦的都施展了出來。這些禁咒一經施展開來,那「火焰山域」內的溫度一下子竄的高起來,達到了驚人的地步。

「臭婆娘,你想把老子當豬據獸烤呀」。莫懷古一邊抵禦蔚姿婷釋放的火系魔法禁咒,一般高喊大罵不停。

蔚姿婷不願意跟他說話,一個勁的釋放火系禁咒,不過縱然她有五彩魔晶幫忙,可以補充大量的魔力消耗,但釋放畢竟要比補充來的快多了,大量禁咒釋放之下,還要維持領域的消耗,她最多只能堅持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也是擊敗不了莫懷古,但是絕對能將他燒的焦頭爛額!

「老娘就喜歡吃烤乳豬,不過不是你這種,你的皮太厚了,肉太酸了1筋太軟了。骨頭也滋味,不合老娘胃口!小。蔚姿婷潑辣的反擊道,對付莫懷古這樣的人,只能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蔚姿婷可不是當年的那個蔚姿婷了!

「***,這小娘們兒的嘴怎麼變得這麼厲害起來了!」莫懷古心中大罵,以前他三言兩語就能將她激怒的,今天怎麼這麼沉得住氣?難道真的變性了?

「臭婆娘,你想燒烤老子。老子偏不讓你如意!」莫懷古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狠辣,雖然蔚姿婷的火系禁咒沒能把他怎樣,可是在這麼高大數千度的高溫炙烤之下,腳下還是翻騰的岩漿,他身體已經脫水百分之三十以上了,皮膚也干皺起來,被熏的黑乎乎的,都快比得上南海海島上的黑皮猴子了!

莫懷古的臉色,此時有些漲紅,顯然,他已經將自己的力量即將運用到了極至,雖然氣息有些急促。眼神之中卻是跳動著嗜戰的狂熱,一聲狂喝,劍影漫天。

「莽劍訣開天!」

把大劍詭異的探出虛空。划起刁專的弧度,直刺向身前那火紅色的空間。

空間,劇烈震蕩!

隨之而來的震動,越來越烈。蔚姿婷驚駭的發現自己身旁空間出現的一道道裂縫,她發現你自己的「火焰山域」即將要崩潰的危險。

修補!蔚姿婷連忙從五彩魔晶中抽取精神力,對即那一道道裂縫進行修補!

修補的速度根本比不上裂縫開裂的速度!

莫懷古一聲獰笑,手中的大劍再一次抽取回來,積蓄了全身的氣力,高吼一聲:「莽劍訣劈地!」

「不好!」蔚姿婷驚呼一聲。但是已經晚了,她根本沒有多餘的精神力去穩固整個領域空間了,因為火焰山域的溫度太高,也加重了她的負擔1所以就連她也沒有辦法完全控制自己的這個領域,只能維持!

莫懷古就是看到了自己這個弱點小才果斷的出劍的!

而且他出劍的正是時候,正好算準了蔚姿婷沒有足夠的精神力支

「嚓」在歹1光一閃之下,「火焰山域」的空間終於走到達了極限,一聲清脆的聲響之後,領域,急速消散。

「臭破娘,這下看你還不落在我的手中!」就在領域破並的那一瞬間,莫懷古在空中一個詭異的折身,撲向了露出身形的蔚姿婷!

領域被破,饒是修為已經是侍神頂峰的蔚姿婷也受了不小的內傷,當然她這個內傷不是五臟六腑器官的傷害,而是精神魔力的反噬的傷害。

莫懷古的速度是何等快。況且他只是受了一下皮肉之上。與蔚姿婷所收的精神力震蕩之傷那自然不好比的,眼看莫懷古樸向自己。當然揮劍迎了上去!

誰知道莫懷古再撲近她的時候居然沒有出劍,而是食指沖向蔚姿婷面門輕輕的一探!

絲奇異的香味撲面而來,蔚姿婷一驚之下,來不及閉住呼吸,吸入了不少,連忙收劍後退數十米,腦中傳來一陣疼痛,腳下一下踉蹌,但是還立在了半空之中。

「莫懷古,你剛才彈出的是什麼東西?」蔚姿婷臉上閃過一絲紅暈,厲聲問道。

這時候莫懷古已經從空間戒指中挑選了一套乾淨的衣服穿在了身上,不過頭毛和眉毛是暫時長不起來了,不過他並不在意這個。反而異常開心,因為他就要得到這個女人了,一個讓他魂牽夢繞了上千年的女人!

「婷婷,想不到過了一千年,你還是讓我如此的魂牽夢繞,如此的著迷!」莫懷古一步一步的走向蔚姿婷,一邊露出痴迷的神色道。

「誰是你的婷婷,你給我站住!」蔚姿婷雖然受傷,但只是精神力一時混亂而已,可她是魔武雙修,對莫懷古還有一戰之力!

「婷婷,你難道忘記我們兩個在天南國幽蘭谷的那段美好的時光了嗎?」莫懷古痛心疾首的問道。

「那是我瞎了眼,才跟你這麼一個人面獸心的東西在一起!」蔚姿婷雙目噴火道。

「我為你付出了多少。你應該知道,可是你一直不肯答應跟我在一起,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莫懷古憤恨不已的問道。

「因為你心術不正,還有你跟我在一起,也不是因為你喜歡我,你只是想得到我,還有我擁有的勢力!」蔚姿婷冷笑道。

「不錯,哪有怎麼樣,難道就因為這個你就認為我不喜歡你,不愛你了嗎?」莫懷古道。

「你愛的權力,是金錢。根本不可能愛上一個女人!」蔚姿婷說道,「還有,既然說你愛我。可你為什麼要跟薇兒在一起?」

「薇兒是你的侍女。她遲早也是我的人,早一點跟晚一點有什麼區別呢?」莫懷古臉不紅、心不跳,理所當然的說道。

「無恥!」蔚姿婷氣的大罵道,忽然間,她臉色微微一變,感覺到體內忽然生出一道旖念來,身體不由子自主發熱起來,她是火屬性體質,原本身體溫度就被平常人要高一點,但是這一絲熱生的有些不太尋常,等到她發現之後,已經成了星星之火了。

「莫懷古,剛才你彈出的是什麼?」蔚姿婷驚懼道。

「嘿嘿,婷婷,你到現在才察覺出來了,也對,你是火屬性身體,偏偏外表一副冷冰冰的模樣,你知道嗎,我就喜歡你這副外冷內熱型的女人,薇兒雖然學你,可是她就差的太遠了,遠沒有婷婷你這麼有味道!」莫懷古得意的長笑道。

「莫懷古,你」只蔚姿婷一張嘴,就發現身體內那個熱力不斷的想自己四肢擴散,蒼白的臉頰上頓時浮現出兩朵紅暈,甚至有些發燙,她明白了,那奇異的香氣,一定是某種淫邪之葯。

「不錯,你中了威力加強版的迷迭香,這些上,除了男人之外,無藥可救!」莫懷古得意的狂笑道,「而且一般男人是承受不住的,除非是像我這樣的男人才能救你!」

「莫懷古,你是個無恥的畜生!」蔚姿婷臉色一白,體內那一陣酥麻傳來,下意識的她兩條修長的腿一下子夾緊了。

面對體內漸漸燃燒起來的淫慾,蔚姿婷嘗試著用真氣壓制,果然有效,那股纏人的熱力被壓制之後,但卻沒有辦法從體內驅除,但是現在能夠壓制就夠了。

「婷婷,壓制是沒有用的,它會爆發更加厲害,還是讓我過來替你解決吧!」莫懷古得意的笑著道,眼睛里的**恨不得將蔚姿婷一口吞下去。

「莫懷古,你別妄想了,你根本上就是一個禽獸!」蔚姿婷心中的怒火高漲,沒想到莫懷古這麼卑鄙,居然如此處心積慮的暗算她,如果剛才要不是她精神力紊亂了一下,反應稍微遲鈍了一點,他根本沒有機會得逞,但是就是因為這一瞬間的機會,讓莫懷古這個人面獸心的東西下藥得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