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雨也是很激動,上前摸了摸林峯的臉道:“孩子,你終於醒了。”

林峯睜開雙眼後,感覺光線很不適應,隨後就又閉上了眼,只是突然又把眼睛睜開了,然後就低頭向自己的脖頸處看去。

蔣雨看見他的動作後,很慈愛的道:“孩子,不要急,你的東西在這裏。”

說着蔣雨把一枚子彈頭項鍊拿了出來,林峯看了眼蔣雨又看了眼自己的項鍊道:“是你救的我?”

蔣雨點點頭道:“孩子一切都過去了,以後有鐵叔在,誰也不可以在傷害你了。”

“鐵……鐵叔,您就是李鐵?”林峯看着蔣雨問道。

李鐵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又拿出了一枚同樣的子彈頭項鍊。

林峯看着兩條一樣的子彈頭項鍊道:“原來你真的是李鐵。”

蔣雨點了點頭道:“看來老天真是冥冥之中自由定數啊,我們在火車上見面的時候,你應該是剛到燕京來吧?”

“是的,確實是剛來燕京。”林峯說道。

蔣雨道:“呵呵,其實那個時候我就感覺你和浩天有點像。只是那時候我們彼此之間……”

“等等,蔣……鐵叔,你說的昊天是?”林峯打斷蔣雨的話問道。

蔣雨,也就是李鐵愣了下道:“看來林老什麼都沒和你說啊。”

“你還認識我爺爺?”林峯問道。

“你爺爺?也對,也可以叫爺爺。”李鐵說道。

“我怎麼越聽越糊度啊?你和我好好說說我的身世吧,我爺爺說了,等我找到你的時候,你就會把一切都告訴我了。”林峯說道。

這時劉子清道:“還是你們叔侄兩個親啊,我還是和立志出去透透風吧。”

林峯聽到劉子清說話,這纔想起自己好像有點過於激動了,居然都沒和劉子清打個招呼。“劉叔,不好意思,我太激動了,光顧着和我鐵叔說話了。”

“哈哈,沒事,你能醒過來就好,我也不用替你擔心了,我點兒回去了,這兩天局裏和市委那邊的事都攢下老多了還沒有處理呢。”劉子清說着就轉身出去了。

劉子清剛到門口就看見回來的劉雨嘉和橋菲兒,劉子清道:“林峯剛剛醒過來了,你也不用擔心了,走吧和菲兒回去練習練習電腦知識。”

“初級的知識我都掌握了,我現在進去看看林峯哥哥在回去練習,好不好?”劉雨嘉問道。

劉子清又不是傻子,他怎麼能不知道自己女兒的心思。他摸了摸劉雨嘉的頭道:“好了雨嘉,爸知道你擔心林峯的安危,但是現在他和你小姨夫有事情要談,你還是等一會再進去吧。”

劉雨嘉雖然現在心裏已經是萬分焦急的想見林峯了,可是他還是很懂事的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劉雨嘉和橋菲兒沒有進去看林峯,她倆跟劉子清一起離開了。

鍾立志看了眼林峯道:“重傷初愈,注意身體。”

鍾立志留下兩句客套話後也走了。

李鐵見衆人都走了道:“事情要從幾十年前說起……”

原來林峯的爺爺叫‘林正’此人文武雙全;從小就博覽羣書,二十歲時就以家傳的內功心法七轉真元決,名震燕京城,後來加入了國家的祕密組織‘龍組’

當然現在龍組這個名字已經被很多人所知了,但只是聽過龍組這個名字,大多數人並不知道龍組是做什麼的,有的人還把龍組傳的神乎其神,有人說他們既能夠降妖伏魔,上天入地、也能夠不避水火、穿金裂石,傳的是幾乎無所不能!

確實龍組裏有很多奇人、異士。他們戰鬥在華夏最爲險惡、最不爲人知的領域,在大家看似是和平沒有戰爭的年代,他們卻用熱血和青春默默地守護着古老的華夏民族!

林正在加入了龍組幾年後,爲國家立下了很多奇功,在林正三十歲那年終於進入了龍組的最高層次‘龍組天字榜’

龍組天字榜一共就十個人,林正是天字十號,也就是榜尾,但是三十歲的林正卻是天字榜上最年輕的人。

龍組的人都是以實力說話的,但不是說你各方面都很厲害就可以進天字榜的,而是成功的給國家完成了一定任務的人,纔有資格挑戰天字榜。

當時的林正可以說是在龍組裏位高權重的人了,金錢權利他什麼都不缺,唯一遺憾的就是他膝下無子,不能將一身本領傳於後人。林正只有一個女兒,並且有先天性心臟病,她的身體不適合練林正家傳的內功心法。

於是林正在孤兒院領養了一個男童,收爲徒弟,林正給他改名林浩天,並且將一身的本領傳給了林浩天,在隨後的十幾年裏,林浩天也加入了龍組,而且還和林正的女兒‘林月香’日久生情,最後居然結爲了夫婦,並且生下一子;取名林峯,林浩天也正式拜林正爲義父。 在林正的幫助下,林浩天以二十五歲的年紀居然就進了龍組天字榜,而當時四十幾歲的林正已經是天字三號了。

當時的林家可以說是各大家族拉攏的對象,燕京當時有四大家族;分別爲劉家,陳家、韓家、還有雷家。

而林正爲人正直,又不想做別人的棋子,所以並沒有加入這四家的任何一家,從而得罪了最想要他加入的雷家,也正是因此,給林家帶來了滅頂之災。

有一次國家某位領導人出國訪問,林正祕密跟隨保護。而林正剛走不久華夏出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需要派人前去日本解決,當時龍組天字榜上的天字六號‘佟維’就力推剛剛升入龍組天字榜的林浩天去執行任務。

其實很多人都知道佟維是雷家的人,也知道林家父子和雷家有矛盾,但是卻沒人出來說什麼。

龍組歸中央直接管理,當時就是一位雷家的中央大元接受了佟維的推薦,安排了林浩天去執行這次的任務。

其實這次的任務可以說是九死一生,難度非常的大,但是林浩天卻成功的完成了,可是在回來的路上,不知道怎麼被日方發現了林浩天的行蹤,最後日方多名高手聯合將其殺害。

林浩天二十五歲就客死異鄉,連屍首都沒有被找回,而且死後沒有被追加任何榮譽,因爲被某位領導人定爲通敵。

林浩天死後消息傳回,不知道是誰把這個消息偷偷打電話告訴了他的妻子林月香,當時由於林月香的母親因病剛剛過世,林月香一直就是身體不太好,當聽說丈夫通敵死在異鄉的時候,她的先天性心臟病突然復發,搶救無效後死亡,年僅二十四歲,還扔下了一個三歲的孩子。

當林正保護國家的領導人回國後,知道了一切,當時林正就料定是雷家藉機在報復自己,所以他直接找到雷家,並且當場發生爭執後動手,林正殺了雷家十幾人其中包括佟維在內,最後林正帶着年僅三歲的林峯,離開了燕京城。

由於林正在龍組時戰功赫赫,爲國家立下無數次的汗馬功勞,在加上其他三家爲林正講情,以龍組天字榜的人有先斬後奏的權利爲由,替林正開脫,所以國家就沒有追究林正的責任,只是給他逐出了龍組。

隱婚蜜愛:偏執老公寵上癮 龍組天字榜的成員都有着很大的權利,他們可以調動龍組的所有成員,而且遇到特殊的事情還有先斬後奏權利。

其實其他三大家族也都想要林正和林浩天加入他們,只是林正誰也不加入,但是這樣的結果其他三大家族都可以接受,因爲他們三家各方面實力都差不多,所以說林家的兩父子只要不加入任何一方就不會打破這個格局,而雷家不同,雷家相對而然是最弱的,所以他是最需要林家兩父子的加入了。

但也正是這樣,雷家的家主和林正多次交談,最後談崩了,到後面居然到了要刀兵相見的地步。

林峯聽完李鐵說的這些以後,雙眼通紅,整個人爆發出一種可怕的力量,李鐵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平靜一下,現在的你,想報仇還不是時機,你現在需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記住在自己沒有變強之前不要過早把自己的仇恨暴漏出去,你能明白我說的這些嗎?”

林峯儘量的平復着自己仇恨的心態,雖然在他的記憶之中,對自己的父母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印象,但聽完這些以後林峯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試想任何人在聽到自己的父母被人謀害致死後都不會做到心如止水。即使是沒有任何可以回憶的親情畫面也不行,畢竟血濃於水。

李鐵明白林峯現在的心情,他便轉移話題道:“你出來時林老沒有和你說我長得什麼樣嗎?”

林峯知道李鐵的用意,他便壓制住心底的仇恨,儘量的讓自己恢復心態,隨後林峯道:“說了,但是和現在的你根本就沾不上邊。”

“那你還相信我說的話,這和剛剛見到你的時候的性格不一樣啊?”李鐵問道。

“你都把我從鬼門關給拉回來了,我還有什麼不相信你的。”林峯說道。

林峯頓了下又說道:“其實在我出事的時候我就以爲我必死無疑了呢,但是沒想到你卻救了我,而且你揹我回去的時候,我還是有一點意識的,雖然我不能說話,也睜不開眼睛,但是我還是感覺到了救我的人應該是你,而且我還感覺到你發現我的時候很着急,也許是我在生命遇到危險的時候,我的求生欲-望給了我這份強大的感覺力量。”林峯說道。

“也許是你的第六感,但是不管是是什麼,你身上的潛力,就註定你將來必定會有一番作爲。”李鐵看着林峯說道。

“那你爲什麼會連樣子都變了呢,我記的我爺爺和我說過,你臉上有一道刀疤的。”林峯看着李鐵問道。

“呵呵,傻孩子,現在的科技這麼發達有什麼不能改變的,關鍵是我現在的位置很銘感,所以我必須要隱藏我的一切,包括我的容貌和身份。”李鐵笑着說道。

“那你改個名字容易,可是你這張臉是……”林峯不解的問道。

“我說了現在的科技很發達了,只是一個簡單的小整容手術就OK了。”李鐵說道。

林峯道:“哦,原來是這樣,也是現在的韓國整容技術很厲害的。”

“呵呵,你以爲就韓國的整容技術高超嗎?其實咱們華夏有很多東西都比國外強,只是咱們華夏向來低調,即使在哪一方面有什麼傲人的成果也不會拿出來炫耀的,我現在的樣子就是在這裏弄得。”李鐵說着指了指着房間和外面。

林峯問道:“這裏,對了這是什麼地方啊?”

“這是劉家軍校的祕密基地,這裏什麼能人都有,還有很多國家研製的藥劑,你就是吃了最後的修復內傷的藥劑纔好的。”李鐵說道。

林峯聽蔣雨這麼一說纔想起來,自己受了那麼重的傷,怎麼現在感覺好像身體都沒什麼大礙了呢,隨後林峯問道:“我在這養了多長時間的傷了?”

“半個月,你被救回來後我就給你服用了我這裏最好的療傷藥劑,只是這藥在服用後就會使用藥人昏睡半個月,在你昏睡的這半個月裏,你的身體的內外傷將在藥效的幫助下自行癒合。”李鐵解釋道。

這兩天龍少事情很多,加上思路不是很好,所以最近幾天只好每天一更了。時間是晚上7點 “什麼!我昏迷了半個月?那我的那個兄弟大鵬呢?他咱們樣了?還有那個王勝?”林峯突然想起自己掉下斷崖前的畫面後,很着急的問道。

“放心吧,你的那個朋友沒事,只是受了一些皮外傷,現在他應該沒事了,至於王勝,他跑了,不過在你掉下去之前打瞎了他一隻眼睛,王勝的事我也是後來才查到的。”

“那他們有沒有給我打電話啊?我現在的情況他們是不是都知道了?”林峯很着急的問道。

“你的手機被我收起來關機了,我沒有和外界的人說你的消息,因爲我要看看都有誰在打問你的消息,我好判斷下到底誰纔是真正的幕後黑手。”李鐵說完拿出了林峯的手機。

“那大鵬和剛子豈不是還不知道我現在的情況了?”林峯問道。

“沒辦法,我拍他們破壞了我的計劃,但現在沒事了,我基本上已經查的差不多了。”李鐵說道。

李鐵頓了一下道:“不過你那兩個朋友和可以好好的相處下去,他們是真的擔心你的情況,這些天他們就市公安局都跑了還幾遍了,一直都在打聽你的消息,只是老劉沒有和他們見面。”李鐵說道。

“那我這就點通知他們,現在然他們肯定很着急。”林峯說着拿過李鐵手裏自己的手機就給大鵬打了過去。

結果對方顯示手機已關機,在打給剛子也是一樣沒打通,林峯還在疑惑他倆怎麼都關機了,這時他的手機短信提示音不停的響起。

林峯打開一看,裏面全是來電提醒,有大鵬的,剛子的、趙豹的、三眼的、還有幾個陌生的號碼,突然他翻開一個陌生的號碼時看到:“我是唐雅馨,看見後速回電。”

後面還有唐雅馨這個號和別人的短信,只是林峯已經看不下去了。林峯心裏想到;半個月了,姚勝天要回來和唐雅馨舉行訂婚儀式了,不知道自己還來得急嗎?

李鐵看着心不在焉的林峯道:“想什麼呢?既然現在聯繫不上他們,就先看看你的身體好的怎麼樣了,一會回去後還可以給他們來個驚喜。”

林峯雖然現在現在心中思緒萬千,可還是將一切壓制在心底,現在想太多也沒有用,只有自己身體好了纔是主要的,即使唐雅馨跟姚勝天真的訂婚了又如何?只要雅馨願意,我依然可以把她留在自己身邊。

林峯拋去心中的兒女私情,他知道現在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父母的血海深仇還在等着自己來報呢,身體恢復了纔是主要的,否則什麼也幹不了。

想到這林峯起身在地上活動了活動身體,果然和沒受傷之前的差別不大。

李鐵看着林峯迴復的不錯,而且心裏狀態也不像剛剛那樣的沉重了,他便接着說道:“現在說說你的父親,他是個很講情誼的人,我和他在龍組的時候認識的,我們倆在一起搭檔五年,後來你父親進了龍組天字榜,而我卻沒有這個能力,所以我們不在一起去執行任務了。但雖然只有五年的相處時間,可我們倆的感情可以說是不亞於親兄弟。”

李鐵頓了一下道:“記的那年我們倆一起去邊境執行任務,遭遇了一支僱傭軍小隊,雖然那個小隊只有九個人,但是身手都很好,最後經過幾番廝殺,雖然我的腿中了一槍,但是我和你父親幹掉了那個小隊的八個人,我們倆以爲最後一個逃跑了呢,可是我們想錯了,最後一個非但沒有逃跑,而且還是一個很出色的狙擊手,他在暗處打了我兩槍,這兩槍本來都是可以要我的性命的,畢竟我受傷了移動不方便,可是你父親卻用他的身體給我擋了兩槍,最後狙擊手暴漏了他的位置,被我們倆給擊斃了。最後你父親身上取出的兩枚子彈頭,被我留下了,回來後我做成了兩條項鍊,我們倆一人一條。”

說完這段話的時候,一直都很平靜的李鐵,眼角已經溼潤了,看來他和林浩天的感情是真的不亞於親兄弟。

李鐵調整了一下心態道:“我知道林老以爲這麼多年後我會忘記這段兄弟情的,但是我今天告訴你,我李鐵不是那樣的人,以後我會近我最大的能力來幫助你復仇的。”

林峯聽了李鐵的話後心裏很是感動,接着說道:“我爺爺安排我來燕京的目的就是找鐵叔,所以鐵叔也不用想太多,我爺爺肯定也是相信你的。”

李鐵知道林峯是怕自己誤會了他爺爺,可是要是林老真的百分之百的相信自己,爲什麼不直接和自己聯繫呢?以林老在燕京的關係想打聽到自己的情況應該還不費勁,當然也許林老也有鍛鍊林峯的意思,但不管怎麼說,現在自己首要的任務就是幫助林峯變強,只有這樣纔對得起在天之靈的林浩天。

李鐵笑笑道:“放心吧,不管你以後有什麼事,你鐵叔我就算豁出這條老命也會幫助你的。”

李鐵斷了下又說道:“在說說你這次的是情。”

林峯聽李鐵說起這次的事情當下道:“這次的事情有很多疑點,首先牽扯進來的就是雨嘉。”

李鐵點頭道:“我知道,因爲那天山上有一具屍體就是小嘉同學的,但是這些我們都沒有和她說,害怕她會自責。”

“什麼。慄宏太死了?”林峯不解的問道。

明明是慄宏太約自己出去,然後安排人對自己下手的,那他怎麼會死了?

李鐵看出林峯的疑惑,便解釋道:“首先死的那個不叫慄宏太,而是叫做慄山宏太,他是一箇中日混血兒,以前一直生活在日本,幾年前纔來到華夏,他的父親慄山太郎還是日本sna ling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

林峯聽了李鐵的話陷入了沉思,居然他是日本人爲什麼還要改成中國人的名字啊?難道他是在故意掩飾自己的身份?那他追求劉雨嘉肯定也是別有動機的了?

李鐵看着正在陷入沉思的林峯道:“好了,不要在浪費腦細胞來想這些事情了,我把我的推斷和分析說給你聽吧 。”

“我調查過了慄山宏太在追求小嘉,而且是在掩飾自己身份的情況下在追求小嘉,這點上來說肯定是有問題的。首先說慄山宏太的家庭條件狀況很好,他在日本來到華夏讀書不可能是爲了找女朋友,當然更不可能是單純的爲了讀書。他來華夏的目的就是要接近小嘉,然後打進劉家。劉家在華夏的勢力很大,我猜測這裏面可能有日本當局謀高層的授意,至於他們殺你,只是你影響到了他們的計劃。”李鐵說道。 “日本當局的高層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林峯問道。

“肯定是有什麼陰謀,這些暫且不提,在說和慄山宏太在華夏有關聯的人。東方俊這人你應該聽過吧?”李鐵問道。

“東方俊,他和慄山宏太有什麼關係?”林峯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