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寒微微的點了點頭,如果利益足夠大的話,他可以考慮放過歐陽春,畢竟這也是判斷歐陽春是真失憶還是假失憶地一個途徑,如果是假失憶,一個有異心的人總跟在身邊,他還有些不放心呢!

得到蕭寒的首肯,紐卡門才道:「歐陽老先生請說。」

「我歐陽家願意出五千萬金幣外加一部高級鬥氣功法,來換取歐陽春為奴一百年的賭約,蕭侯爺,可滿意?」歐陽林這句話明著對蕭寒說道。

觀戰諸人皆都是富甲一方,但是五千萬金幣恐怕沒幾個能拿得出來,跟別說珍若性命的高級鬥氣功法了,那是有錢都買不到的無價之寶呀,歐陽家為了這個歐陽春,真是捨得花本錢呀!

高級鬥氣功法,那是可以讓人修鍊至神級的寶物呀,整個蒼茫大陸上能有多少部這樣的功法,都被各大勢力收藏著,要學的話,只有加入。

一部高級鬥氣功法能讓一個勢力提升一大截實力,如果管老狐狸在場的話,說不定早就慫恿蕭寒趕緊答應下來了,也許高級功法蕭寒看不上,可對新月學院來說那就作用巨大地,蕭寒的那幾套功法不能隨便傳授,必須嚴格保密,可要是從別人身上得到的就好辦了,這樣新月學院還不名聲大噪,離大陸西部第一學府豈不是更邁進了一大步!

蕭寒也在心裡思量著,五千萬金幣他還看不上,金幣對他來說就是一堆數字,倒是那本高級鬥氣功法讓他很感興趣,但是也不能不防著這歐陽林搞出一部不知所謂的鬥氣功法來,到時候這虧就吃大了!

擁有一個神級高手的奴僕,這蒼茫大陸上還是獨一份呢!

既然選擇了低調地話,那還是低調的好,正好也可以麻痹一下對手,一切為了

況且就算歐陽春沒有失憶,這一次回去怕也是不得重用了,起碼家族繼承人地頭銜是保不住了!

留著歐陽春,還可以找出他幕後的那個人,如果把歐陽春拴在自己跟前,恐怕這條線就斷了!

思前想後,方方面面都考慮到了,蕭寒下定決心,如果歐陽林提供地高級鬥氣功法能入法眼的話,那就不妨放歐陽春一條生路,如果歐陽春是真失憶地話,還省得自己浪費糧食呢!

「未知歐陽長老提供交換的功法叫什麼名字,可否完整呢?」

「蕭侯放心,老夫以歐陽家的信譽擔保,功法絕對完整!」歐陽林信誓旦旦的道。

「那究竟是什麼功法?」不禁蕭寒急於知道,就連圍著的眾人也都拉長了脖子,伸長了耳朵,生怕錯漏一個字。

「日曜斗訣!」

「什麼,是日曜斗訣,日曜斗訣怎麼會在你們歐陽家?」驚呼之聲接連不斷的傳來。

歐陽家給大家帶來的驚喜不斷,甚至有些考驗起眾人心臟的承受能力了,從幽血劍,到那詭異的血光,再到日曜斗訣,還有神秘的丹藥,歐陽家到底有多少秘密,四大世家果然是深不可測呀!

「日曜斗訣是萬年前日曜神君的得意絕學,傳說這門絕學隨著日曜神君的隕落而消失,想不到居然還傳承了下來。」龍十三看蕭寒一副傻傻的模樣,出言解釋道。

「日曜神君是誰?」蕭寒訕訕一笑,尷尬的問道。

龍十三給了蕭寒一個大大的白眼,心說,這人還是不是大陸上的人呀,日曜神君雖說不怎麼被人提起,可一萬年來他的名字還是牢牢的記載在人類的史冊上,身為隱匿世家的傳人,居然不知道這些,不被人當成白痴才怪呢!

不過龍十三還是繼續小聲的解釋道:「日曜神君是光明神手下第一神將,修為高深莫測,可惜在萬年前的神魔大戰中,他遇上了號稱魔界第一戰將的閃爍,閃爍與日曜的修為在伯仲之間,但是日曜是個行事光明正大的人,比起耍手段,日曜哪裡是他的對手,結果,被閃爍誘入伏擊圈,慘遭圍毆而身隕!」

「可嘆他神界一員戰將就這麼死在魔界的卑鄙小人之手!」龍十三臨了還加了自己的一句評判。

不過蕭寒對龍十三的這些細緻末節的描述並不感興趣,日曜死在何人之手他更加沒有興趣,從龍十三的話語中透露出一個信息,那這「日曜鬥氣」功法可以讓一個人修鍊至主神境界!

這樣的鬥氣功法恐怕都是各大勢力垂涎三尺的東西,這歐陽家得到了,應該深深的保密才是,這個時候拋出來,分明是不懷好心了,禍水西引,這一招高明呀!

這可是一部連神級高手都得拚命的功法呀!

誰不想將這種絕世功法佔為己有呢?

不過蕭寒並非沒有應對的辦法,只是他暫時不想說出來罷了,這個燙手山芋接過來也沒什麼?

「歐陽先生如何能保證功法是真的呢?」蕭寒反問道,「本侯對你們歐陽家的信譽深表懷疑!」

換做是任何人,都是要懷疑的,《日曜斗訣》這可是逆天級的功法,在蒼茫大陸上還有人能突破主神境界呢,修鍊者日曜鬥氣的日曜神君可是一級主神的修為,日曜鬥氣肯定是一部可以修鍊至主神境界的功法,再不濟,二級主神應該沒有問題吧!

「只要侯爺答應老夫的條件,日曜斗訣的功法絕對完完整整的交給侯爺,剛才侯爺也見識過了,我家少主的那一招血日驚鴻就是出自日曜斗訣!」歐陽林說道。

眾人聽了,皆張大嘴巴,不太相信的望著歐陽林,那一招殺傷力太大了,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幾乎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日曜斗訣就在我家少主的空間戒指之中,侯爺,此刻空間戒指就在你身上,老夫沒有說吧?」歐陽林篤定的看著蕭寒道。

蕭寒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歐陽春的空間戒指就在他手中,不過要切斷一個神級高手的精神控制和抹去裡面的精神烙印,這還得花不少的功夫,尤其是不損害裡面的物品前提之下!

「我們歐陽家對空間戒指有一種特殊的精神印記,哪怕是人死了,得到戒指的人也得不到裡面的東西,如果侯爺答應老夫的條件,解除這個精神印記的方法老夫可以免費贈送?」歐陽林這是下血本了,要是讓家主知道自己擅自將歐陽家秘密告訴了一個外人,那他的下場會比死還難看。

但是為了帶回歐陽春,他已經顧不上了,歐陽家的少主如果給人為奴一百年,那才是真正的恥辱。 「市國有企業改革小組針對的就是商禪市第一機械,除卻個國有企業外,其餘的暫時都不歸我管。而要只是第一機械的話,我是有著絕對的把握給盤活的。當然真的要是盤活的話,這也就不能夠再是所謂的國有企業,要進行性質的變換,具體是這樣的···」

隨著蘇沐的解說,葉安邦微微的點著頭。他知道蘇沐不是什麼魯莽之人,只要是他敢答應的事情,他都會有著十足的把握去做。真的要是沒有把握的話,他也不會為之的。

「僅僅只是第一機械的話,就沒有必要了。我知道你是肯定能夠將第一機械給盤活的,只要能夠盤活,什麼性質是不必拘泥的。但你要知道這絕對是個契機,如果說你能夠將第一機械的問題給解決掉,那這個權力就絕對不能夠放下。

商禪市我要是沒有記錯的話,像是第一機械這樣的國有企業至少還有著十幾家,有的規模大有的規模小。但別管是什麼樣的,全都是國有企業。你既然是組長,那就要好好的運作下。這是一次機會,一次你能夠正式涉足市級層面的機會。」葉安邦淡然道。

「您的意思是說我要繼續深入著?」蘇沐挑眉道。

「當然,你做官做到現在難道還不知道權力兩個字應該怎麼解讀嗎?權力權力,說的就是要掌握權你才能夠有所力量。權所能夠帶來的力量,絕對不是其餘力量能夠比擬的。」葉安邦說道。

「權力!」蘇沐喃喃自語著。

「市國有企業改革小組的組成你也要抓緊,將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夠當作無關緊要的事情去做。以前你們市肯定是沒有成績的,但這並不意味著以後在你的領導下是不能成功的。

只要你能夠做到,那麼這個市國有企業改革小組的組成你就要好好的費費心思。像是你的秘書,要是可能的話也拉進去,這對他的成長也是有所好處的。」葉安邦說道。

舉人不避嫌,說的就是這種事情。

「是的,我明白的。不知道省裡面有沒有什麼想法?真的要是有所想法的話·我也可以安排下的。」蘇沐問道。

「你呀,還真的是夠聰明的,我這麼一點你就知道了。這次你的改革小組是不錯的,我是相信你的。不但是我相信·還有人也是相信的。所以說這次,你給我預留出來兩個名額就是。」葉安邦說道。

「沒問題!」蘇沐笑道。

盛醒的名額自己都能夠留出來,現在葉安邦這麼說的話,蘇沐怎麼能夠拒絕。再說蘇沐相信,既然葉安邦提出了這樣的人選,那麼肯定就是能夠相信的。

反正自己是要用人的,有著能夠安排下來的心腹為自己所用·有著這樣的人在省裡面有所關係,蘇沐是樂見其成的。

「來,咱們爺倆兒走一個!」

「好!」

這頓午飯吃的真的是很為盡興·期間葉安邦倒是問了下蘇沐之前打電話問鍾泉的事情,就是這次的雙規風暴中涉及到的魏婉他爸的事情。蘇沐也明白說出來,這事是楊權領情的。

葉安邦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午後兩點。

當蘇沐從葉安邦那裡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鐘了。這時候的石都市倒是沒有怎麼飄著雨雪,天氣還算是不錯的。段鵬早就在那裡等候著,等到蘇沐上來后,問清楚蘇沐沒有別的事情要做,車子就開始向著商禪市方向開去。

這次前去京城,最大的事情已經解決掉。那麼剩下的就真的不歸蘇沐所能去管的·現在他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著姜家那邊傳來著消息。如果說姜桃李是老狐狸的話,就該知道這次怎麼安排。

布局·蘇沐也早就開始著。

叮鈴鈴!

就在車子開出石都市,眼瞅著就要到商禪市的時候,蘇沐的手機響起來·發現是個陌生的號碼后,他原本是想著掛掉的,後來還是直接給接聽,那邊傳來的是柳媛的聲音。

「蘇沐,你現在在哪裡?我去找你?」

「我已經回去了,下次吧,等到要是有機會的話·我會去找你的。」蘇沐笑道。

柳媛是什麼樣的心理,蘇沐是知道的。對這樣的女人·蘇沐儘管談不上是多麼的避諱,卻也不是想要隨便招惹的。儘管說柳媛是想著和他來一場露水姻緣,但那又如何?

蘇沐是不會為之的。

蘇沐能夠和楊小翠那樣,卻也絕對不會和柳媛發生超越友誼的關係。這是本質上的不同,是有著絕對不同概念的。

所以就算那邊的柳媛,臉上這時候流露出來的是一種悲憤的神情,蘇沐都是沒有任何理會

商禪市。

蘇沐出現在這裡后,是想著直接就回去的。但想到既然要解決掉第一機械的問題,以後就要有著更多的時間在這裡停留,也便想著是不是在這裡買一套房子再說。

依著蘇沐現在的身家,他走到哪裡,有著需要的話,都是直接購買房子的,是不會想著租賃什麼的。至於說到買下的房子如何處理,那壓根就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段鵬,你知道這裡的樓盤嗎?」蘇沐問道。

「商禪市最近都在大興土木,每處都在進行著樓盤的建設,所以說是有著很多的。如果說領導你是想要直接拎包入住的話,那麼我這裡倒是有著幾家不錯的樓盤介紹,它們分別是·`·」

怎麼說段鵬都是帶著乾龍保安提前過來的,對這裡的事情要是說連這點了解都沒有的話,那就真的是花錢養了一群吃貨。

蘇沐真的不是無心之舉。

蘇沐辦事情從來都是想的很為周全,像是現在買房子,就是這樣的心態。別管如何說,自己花的錢來路都是很正的。就算是市紀委省紀委進行調查都沒有任何問題的。

再說像是這樣的問題,蘇沐也已經早就解決掉。 鸞鳳錯:公子如此多嬌 其實在蘇沐前來燕北省就職的時候,就已經向著省紀委進行過備案。省紀委那邊有著很為詳細的記錄,而蘇沐給出的身家也不算太多,就是一個億。

真的就是這麼一個億,也讓當時的省紀委好大的轟動。如果不是說蘇沐給出的證明條件相當夯實,他們也會不相信的。但到最後他們都還是選擇了沉默,因為他們知道蘇沐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在杏唐縣那樣的地方,靠著所謂的撿漏,能夠撿到那麼多古董。而其中的古董,有著一兩件隨便拍賣出去就是能夠有著兩三千萬的進賬,蘇沐怎麼能夠缺錢。

倒是知道蘇沐有了這樣的本領之後,他們倒是想著能不能夠通過蘇沐,為他們家中的古董進行下鑒定。

因為現在的時間還算是早,不過是午後的四點多,蘇沐想著在這裡也是屬於不熟悉的,就直接打電話給了孫迎清。反正現在的他,擺明就是站到了孫梅古那邊,就算是如此和孫迎清在一起,又有誰能夠多說什

「行,等著我,我這就過去!」孫迎清倒是越發的乾脆著。

十分鐘后。

等到孫迎清過來之後,她笑著問道:「你還買什麼房子那?你又不是說沒有住的地方?要我說真的是沒有必要再花那個冤枉錢。再說就算是買的話,在咱們縣裡面買不行嗎?還能夠拉動咱們縣的經濟發展。」

「我說你都說的什麼,一套一套的。

其實我買這個房子,並不是純粹為了我住的,我是想要讓我父母過來住一段時間的,我是想要儘儘孝心的。」蘇沐說道。

「早說嘛,我還以為是怎麼回事那?不就是買房嗎?我知道一處不錯,就在市中心,現在也正在開售,是精裝類型的,屬於那種拎包就能夠入住的。」孫迎清說道。

「那咱們現在就去!」蘇沐笑道。

這才是蘇沐的真實想法。

就像是之前蘇沐所說的那樣,別管是在殷玄縣還是在這商禪市,依著蘇沐的履歷,是沒有可能在短時間內再進行調動的。要是沒有辦法調動的話,等待著他的就將是長時間的紮根在這裡。

這次過年回家,蘇沐能夠感受到和蘇老實他們在一起的那種短暫時光,所以才想著買房子讓他們過來住。就算是一年好不好,也算是陪在他們的身邊。

城市中央。

這就是孫迎清所介紹的這家樓盤所在地,當蘇沐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忍不住暗暗點頭。這裡還真的是會選擇地方,果然是在城市的中央,這點是沒錯的。

單純的從地理位置來說,這裡真的是沒得挑的,各處都是不錯的。所以蘇沐第一眼就相中了這裡,想著能夠在這裡買下一套房子。

「那邊就是售樓處,咱們過去看看吧。」孫迎清說道。

「稍等下,那邊不就是第一機械嗎?」蘇沐突然皺眉道。

「是的,那裡就是第一機械,說起來這個第一機械距離這裡還真的是沒有多遠。你看到沒有?很多時候,這裡的車都是直接開到那個地面去停放的,第一機械已經成為這城市中央的停車場了。」孫迎清隨意的說道。

就是這樣的隨意,讓蘇沐心思一動。 陽林還真的給蕭寒出了一個他沒有辦法拒絕的難題,真沒辦法不接。/首/發

一個天大的好處就在眼前,那可是人人都眼紅的,而且這個日曜斗訣跟光明聖教關係匪淺,當面日曜神君可是光明神的手下第一大將,這信仰光明神的光明聖教還不把日曜神君當成自己人看,這《日曜斗訣》自然而然的也應該屬於光明聖教了!

但是紐卡門主教只能心裡干著急,而沒有絲毫的辦法,以他帶過來的光明聖教的實力根本沒有能力奪取這部功法,除非等蕭寒拿到功法之後,光明聖教同樣拿出東西來交換,或許還有這個可能。

對這部功法動心的可不只紐卡門一人,兩大公會以及其他三大世家以及站在這裡所有人,哪一個不想得到它呢?

變強大可是每一個人的**!

在這個**的催動下,人可是什麼樣的事情都能幹的出來的。

這個歐陽林的智慧不容小覷,看來世家當中果然是人才濟濟呀,難怪能有今日成就,並非偶然所至,跟蕭寒這樣的暴發戶完全不同。

歐陽林看似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卻是對蕭寒最犀利的一擊,如果他接了,那他就要承擔歐陽林本來存在的所有風險,但是如果他不接,那歐陽林今天很難走出疾風大草原,而他也會成為眾矢之的!

厲害呀,歐陽家能有如此人才,真是前途無量呀!

武士公會的劍聖考夫曼更著急一些,《日曜斗訣》對武士來說那才是有用的,對魔法師來說只能是一件擺設。

都想得到這不《日曜斗訣》。可現在就在歐陽春地空間戒指中呢。而空間戒指又在蕭寒手中。

所有人地目光都集中到血跡斑斑一生地蕭寒身上。

「歐陽老先生真不愧是歐陽家地外事長老。厲害呀。三言兩語就把本侯給框住了。你可知道。本侯今天如果不答應你地條件。或者說根本不在乎這枚空間戒指。你說會是怎麼樣地情形?」蕭寒手一翻。一枚青色地空間戒指出現在指端。正是從歐陽春指節上脫下來地那顆。許多人都看見了。

歐陽林臉色微微一變。這裡面地厲害關係。他早就想地清清楚楚。唯一不能確定地就是蕭寒那異於常人地處事方式。**裸地利益不要。而選擇放棄地話。倒霉就該輪到自己了!

賭。他也豪賭。就跟當初歐陽春跟蕭寒這一場豪賭決鬥一樣。

他在賭蕭寒會被這巨大地利益而動心。因為這沒有人能拒絕。太具有誘惑了。

他拋出的賭注足以讓無數人喪失理智而飛蛾撲火了。

「《日曜斗訣》是件好東西,不過本侯覺得它太燙手了,歐陽老先生,您說是不是呢?」蕭寒玩味的望著對方道。

「蕭侯地意思是不打算同意這個條件了?」歐陽林神情一緊道。

蕭寒笑了笑,手中的空間戒指又消失不見,道:「那到不是,只不過,機遇與風險並存,歐陽老先生將這麼大風險轉嫁到本手頭上,本意就用心叵測,所以,本侯覺得,您的價碼還不能令我心動。」

蕭寒這是獅子大開口呢,一部《日曜斗訣》是會給他帶來不小的麻煩,可他還沒有放在心上,到時候他自有解決的辦法,這個他不擔心,但是歐陽林這般明著算計自己,著實可恨,如果不拿回一點利息,豈能干休!

吃虧的是他蕭寒從來不幹地。

這話一出口,不少人都覺得這蕭寒有些過分了,有點乘火打劫的意思。

歐陽林氣地臉色鐵青,他提出的這個條件已經是擔了天大地干係了,這風魔小兒怎麼還不滿足?真是一隻貪得無厭的惡魔!

蕭寒嘴邊地笑意依然,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森冷的殺機,雖然在跟歐陽林說話,可注意力一隻沒有放過那坐在地上抱著頭直喊頭痛的歐陽春。

剛才歐陽春說到《日曜斗訣》的時候歐陽春的手輕微的顫抖了一下,這一下是代表什麼,也許是偶然,也許是其他,都不得不讓蕭寒留心起來。

如果讓這叔侄倆就這麼矇騙過去,那他可就丟大人了!

「那蕭侯的意思是?」歐陽林緊咬牙道。

「歐陽公子失憶,怎麼說本侯也脫不了關係,這麼著吧,歐陽公子就別回去了,就在風城住下吧,什麼時候恢復記憶了,什麼時候歐陽老先生就把人接回去,如何?」蕭寒笑吟吟的道。

「蕭侯,你!」歐陽林憤怒的指著蕭寒,氣的嘴唇顫抖不已,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