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寒的目的是通過格林鎮進入魔獸森林,因此下手格外的有分寸,最多只是暫時令這些人不能戰鬥,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不過對於隱藏在傭兵和賞金獵人群中的盜賊他就沒有那麼客氣了。尤其是對他不懷好意的想暗中偷襲的。蕭寒也投桃報李,直接給廢了這些人地鬥氣。這個懲罰比殺了這些人還要殘忍。

很快,在蕭寒地周圍已經躺下了一地的人,完全地清出了一個空間。

「不要逼我!」蕭寒的眼神已經開始慢慢的變紅了。

僵持,一個人跟上千人進入了一個對峙的僵持的階段。

「不要害怕,他就一個人而已!」一個聲音高喊道,但是聽的出來那裡面包含的緊張和害怕。

「不要逼我!」蕭寒再一次怒吼一聲!殺意再一次噴薄湧出。

蕭寒向前走一步,圍攻的傭兵和賞金獵人都下意識的退後一步,緊張和害怕都寫在他們的臉上。

上千人的氣勢都被他一個人所奪!

蕭寒再進一步,傭兵們再退三步,蕭寒再進,傭兵們再退,一直等到蕭寒走進小鎮之中,傭兵們發現自己不能再退了,再退他們就要退出鎮外了自己胸中的殺意了。

「為什麼要殺我?」蕭寒憤懣的聲音問道,這個問題自從被圍攻起,就一直縈繞在他的腦海中,不曾揮去。

「三大公會一齊發布臨時任務,殺你可得一百萬金幣,活捉你身邊那個女子可得一千萬金幣!」

「什麼?」蕭寒一驚,三大公會怎麼發布這樣的任務,這些無知的傭兵和賞金獵人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他沒指望能瞞過像三大公會這樣的組織,這樣純粹是讓傭兵和賞金獵人和盜賊們送死的任務三大公會怎麼會隨意的發布!

蕭寒並不是清楚三大公會的任務規則,若是正經的發布任務,酬勞在百萬金幣以上的都必須要公會總部批准,但是臨時任務卻不在此限,因為發布臨時任務是有時間限制的,時間一到,不管有沒有人完成任務,臨時任務都會取消,通常只有一天,長不過三天,因為時間緊,任務的報酬自然相應的高了,可以不通過總部批准,可在發布了之後再行稟告,三大公會被人鑽了一個空子,這一點都不稀奇!

能在三大公會頭上拔毛的,肯定不是小角色,事後肯定不怕三大公會報復的。

「原來如此!」蕭寒恨的把牙差不多都咬碎了!

這筆帳,他遲早是要算的。「讓開!」

「如果我們不讓呢?」

「不讓,只有死!」

「殺,不能讓這個惡魔活著離開這裡!」煽風點火的聲音響了起來。

有人想要自己死,這是肯定的了,三大公會是幫凶。只是這個人是誰呢?

誰跟自己這麼大的仇恨?葉家,不可能,如果葉家想動自己,龍五不可能不事先通知自己。自然商盟地柳浩然?很有可能,他有錢也有這個動機,難道是他?

蕭寒越想越覺得是這個柳浩然,他結下的仇人中,葉家固然強悍,卻不會借別人的手殺自己,當然也不排除,可能性很小。那個紫金帝國的三皇子。早就成喪家之犬,自身都難保,除了這三個大仇之外,其餘地皆沒有這個財力和能力!

如果真的是柳浩然所為,這個人就斷然不能留了!

「殺!」最終一場火拚還是無可避免的爆發了。沒有人能阻止這場衝突的發生,整個格林鎮如同爆發了一場戰爭。一場一個人對幾千人的戰爭!

因為是混戰,所以對蕭寒是最有利的,拼殺中,所有矛盾都被激發了起來,在這麼一座靠近魔獸森林邊緣的小鎮,每天都有人死去,這裡混亂不堪,勢力盤根錯節,幾乎每天都會有火拚發生,蕭寒只是一個引子。他引爆了格林鎮這個巨大的火藥桶。到了後期,已經不是蕭寒一個人地戰鬥了。整個格林鎮到處都可以聽到拼殺打鬥地聲音。

混論中,誰也看不清誰,只知道揮舞著手中的兵器以自保,死亡的人數直線增加,格林鎮自建立的那天起都沒有發生過今天這樣大規模的械鬥,因為蕭寒,這一次拚鬥必將載入格林鎮地歷史之冊中。

而蕭寒早就趁亂殺出一條血路,到前面與紅玉等人匯合了!

經此一役,格林鎮人口銳減三分之一,而且全胳膊斷腿的殘廢也多了起來,小鎮被毀大半,損失慘重,重建需花費數百萬,三大公會時候也被找不到蕭寒報仇地傭兵和賞金獵人們發泄而搗毀,整個格林鎮在好幾個月內混亂不堪,沒有任何秩序,成為罪惡的源地。

蕭寒最後一次出現在格林鎮,被數千人圍攻,繼而引發了格林鎮大火拚,三大公會被毀,傷亡數千人,三大公會同時宣布臨時任務結束。

蕭寒帶傷衝出格林鎮后,循著紅玉等人留下的標誌,順利的與她們匯合。

蕭寒這一次傷的不輕,就算有紅玉的療傷葯,起碼也要十來天才能痊癒,不過蕭寒打算立刻進入魔獸森林,因為在格林鎮,他差點再一次被身體內的那股殺意控制,所以他必須要儘快的進入魔獸森林,利用殺魔獸來宣洩自己體內的那股殺意!

小狐狸不同意蕭寒的做法,紅玉也表明了擔憂,但是蕭寒自己清楚,這股殺意如果找不到一個渠道宣洩地話,自己就要被殺意充塞大腦,徹底地變成一個只知道殺戮的怪物!

蕭寒心意已決,小狐狸死活都不肯離開蕭寒半步,加上奴隸契約地約束,她是不能離蕭寒太遠的,再說她就算留下,也不見得比跟蕭寒進魔獸森林來的安全!

蕭寒仔細思考了一下,紫怡可以跟紅玉在一起,反正他們是一夥兒的,只要不暴露他們與自己的關係,那就是安全的,而且自己也需要在外頭有幾個接應,而小狐狸還是跟著自己好,再說他先要在魔獸森林的邊緣養好傷,才會進入內部,到時候量力而行,他對自己的速度還是很有信心的,只要不被捆住手腳,逃跑還是沒有問題的!

除去修鍊之外,這一段時間,蕭寒還要考慮自己接下去要走的路,以前是無根無基,現在已經有了風城這個根基,接下來該怎麼辦?按照大陸的傳統,一萬年爆發一次大戰,這個一萬年的時間快到了,該考慮了!

沒有家,沒有業,一個人吃飽,全家餓不死自然不需要頭疼,但是現在不同,家雖然不大,業才起步,肩膀上扛著的不是他一顆腦袋,一張吃飯的嘴了! 再動聽的話語,都沒有辦法隱藏住最為真實的現實。當為真實的現實,**著呈現在你眼前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所謂的解釋,所謂的口若懸河,都變的是那樣的蒼白無力。

就像是現在審訊室內的情景。

你說你沒有動用私刑,那麼眼前這是怎麼回事?杜品尚儘管說沒有被收拾的奄奄一息,但誰都能夠看出來,現在的他,身上真的是受傷的,只是不知道受了多重的傷而已。

審訊室內這時候總共有著三個刑警,他們三個全都是衣衫不整著,倒是杜品尚儘管是被收拾了,臉上都能夠看出來腫脹著的神情,卻依然保持著不屈的姿態。

「你們最好是能夠玩死我,你們要是玩不死我的話,等到我出去后,是真的會玩死你們的!」杜品尚冷笑著。

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受過這種羞辱的杜品尚,今天算是真正的見識到了什麼叫做心黑手狠。

「左局長!」

打開門的刑警也是突然間聽到外面的動靜后,拉開門想要看看是怎麼回事,誰想到竟然會看到左印堂就那樣出現在眼前。而且左印堂的神情,還是那樣的陰沉。

「林磐石,你做的事情,這筆帳我會慢慢和你們林家算的。這幾天我就不走了,我會讓你們林家知道,你們的自以為是是多麼的可笑之舉!」蘇沐冷聲道。

說著蘇沐就走進審訊室,看著杜品尚問道:「怎麼樣,他們剛才是怎麼對付你的?」

說著蘇沐就拉起杜品尚的手,隨著官榜的旋轉,開始打探著杜品尚的身體情況。還好杜品尚沒有什麼大事,只是身體受到點輕傷而已,真的要是有了內傷的話,蘇沐是斷然不會現在就這麼算了的。

「能怎麼對付?我實在是沒有想到,這群孫子下手還真夠黑的!」杜品尚不屑著道。

「這筆帳我會給你討回的!」蘇沐有些抱歉著道。

當初就是蘇沐給張七打包票說沒有事情·誰想到林磐石這邊的動作會這麼利索。將杜品尚抓來后,就直接給動用了私刑。看著杜品尚的慘樣,蘇沐心底真的是內疚的很。

蘇沐知道這也就是在西山省,如果說在江南省·真的要是有誰敢這樣動杜品尚的話,那下場是要多凄慘有多凄慘的。但就算是在這裡又能如何?真的以為杜展的觸角沒有伸到這裡嗎?

「老師,這筆帳都不用你索要的,我這口惡氣要是不發泄出來的話,是真的會憋死的。不過你放心,我知道是怎麼做的。對我動手的這三個孫子,我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杜品尚說著就掃過去·碰觸到杜品尚的目光,不知道為什麼,這三個刑警真的是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就算是依著他們刑警的身份都感覺到杜品尚的不簡單。

蘇沐是知道杜品尚的。

作為杜展的兒子,真的以為杜品尚的手上是沒有見過血的嗎?當初杜品尚被綁架后,雖然說是蘇沐動手將他給救出來的,但事後那兩個綁匪真的是倒霉了。

儘管說沒有親眼目睹,但蘇沐卻相信,杜品尚是斷然不會讓他們好過的,那種悲慘的結局是可以預想到的。

左印堂現在站在這裡,心底真的是感覺到有些過意不去。不說別的,就沖著自己的人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他都必須要負責到底的。

再說真的認為左印堂什麼都不懂嗎?

蘇沐是能夠驚動皇甫青庭的人,而眼前這個男子又是能夠驚動蘇沐的人,不難猜出來杜品尚的身份絕對不簡單。如果說真的要是讓杜品尚在自己這裡出點事情的話·那後果絕對是凄慘的。

左印堂哪怕是有著皇甫青庭護著,都未必能夠自保!

都是這該死的林磐石,瞧瞧你沒有長眼睛之下做出來的蠢事。你真的認為蘇沐不是本地的·就沒有辦法解決掉你,沒有辦法收拾你嗎?真要是這樣想的話,你就大錯特錯了。

「左局長,如果說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們就先走了!」蘇沐說道。

「蘇書記,你放心這事我會給你個說法的。」左印堂果斷道,依著他的身份·原本是沒有必要對蘇沐如此的。

但沒辦法,誰讓皇甫青庭這座大山壓在那裡·讓左印堂不得不選擇如此做那?

「左局長,說法不說法的就無所謂了。」蘇沐留下這麼一個模稜兩可的話之後,領著杜品尚就向著外面走去。只不過在走過林磐石面前的時候,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

「知道我這人最厭惡的是什麼嗎?就是你這樣的人,真的以為公器能夠私用嗎?就算是想要私用,你也要有那個資格才是。沒有資格的私自動用,就是走向毀滅。

林家人是吧?現在就轉告林家,他們有著三個小時的準備,做一切的準備。三個小時后,林家的所有產業我就會全部進行打壓。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就試試。記著,三個小時,中午十一點!」

說完這話之後,蘇沐就走到章靈筠他們身邊,領著左耳咖啡的人離開。杜品尚經過林磐石面前的時候,只是微微冷笑了下,沒有多說什麼。但這樣的冷笑,卻已經是能夠說明所有問題。

三個小時的準備時間!

這樣的話蘇沐就是這麼沒有任何遮掩的說了出來,絲毫沒有隱瞞的意思,當著左印堂的面就這樣說著。當左印堂聽到之後,忍不住心底苦澀的一笑。

事情終於還是要鬧大了!

只是不知道這樣的鬧大,到底是能夠鬧到多大,這個自己都看不透徹的蘇沐,在順權市能夠折騰出什麼樣的風波來。就他這樣的外地人,莫非真的有過江龍的氣魄?

「左局長…」

左印堂從身邊走過的時候,林磐石還想著解釋什麼的時候,左印堂卻是直接走過。嫉惡如仇是不假,但誰說左印堂這樣的人,就是什麼事都不懂那?真的要是不懂的話,又怎麼能夠坐上現在的位置?

你們林家自己惹下的麻煩,自己前去想著擺平吧。

嘩啦!

隨著左印堂的離開,這裡很快就散開,屬於林磐石的心腹全都站在他身邊,有些焦急著。

「林隊長,現在這事怎麼辦?就連王局長都出面了。」

「是啊,林隊長,這事要怎麼處理那?」

「真的是要糟糕了。」

「行了,全都給我閉嘴。」林磐石聽到這樣的話,就像是耳邊有著無數蒼蠅在亂飛似的,當場就怒喝道。說完后就轉身離開這裡,頭也不回的消失掉。

等到林磐石的身影從這裡消失后,這些個剛才動手的刑警,真的是都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林磐石竟然就這樣離開了?要是沒有說林磐石罩著,他們能夠翻起什麼樣的波浪?

尤其是對杜品尚動手的那三個人,真的是有點害怕。暫且不說杜品尚那冰冷眼神中釋放出來的寒意,就說他們真的要是丟掉了現在的身份,光是昔日惹下的禍端,埋下的仇家,就足夠他們喝一壺的。

這下真的是坑爹了。

最為坑爹的事情還在後面,就在林磐石離開后,就在他們還都站這裡的時候,市局政治處的人突然出現。

「你們幾個跟我們走一趟吧!」

幾個人當場臉如死灰。

公安局長辦公室。

當左印堂將這裡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給皇甫青庭彙報過後,他就在等待著那邊的指示。他知道他必須等待著,不然的話,面對著接下來的事情,真的是不知道該何去何從的。

林家儘管只是個小家族,但要說到在市公安局的隊伍中有著一些人的話,也是絲毫不為奇怪的。如果說不能夠知道皇甫青庭的態度,左印堂就不知道該如何解決這些人。

「行了,我知道這事了,我的要求只有一個,所有涉案的人,全都開除公安隊伍吧!」皇甫青庭平靜著道。

「是!」左印堂掛掉電話后,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

看來自己還真的是小瞧了蘇沐在皇甫青庭心中的地位,能夠為了安撫蘇沐的怒火,就一下開除七個人,這樣的事情已經是真的很為嚴重了。不過想到他們那七個的所作所為,左印堂動起手來,還真的是沒有任何猶豫。

公安局大門外。

謝靈瞧著蘇沐,像是有點不認識他的模樣,低聲問道:「我說你剛才是認真的嗎?」

「我什麼時候沒有認真過!」蘇沐淡然道。

「你既然認識左局長的話,相信左局長是肯定會幫你忙的。

但你要知道左局長就算是幫你,也是有著限度的。最多是將剛才鬧事的幾個人給處理掉,是沒有可能幫你對付林家的。你知道林家嗎?你知道林家的底細嗎?你知道···」

謝靈還想要繼續說下去,卻被蘇沐直接給打斷,「謝靈,我很感謝你剛才的幫忙,但這件事情就這樣了,我是下定主意了,就不會再更改的。至於林家如何,我是自然有著解決之道的。

順便提醒下,你現在不是跟著我們,而是回去,將這事給你哥哥說下,我想你哥哥會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的。這也當作是我給你的一份禮物吧,權當做是你剛才對我的幫忙之恩。」

說完這些話之後,蘇沐就轉身坐進車內。

謝靈站在當地,看著蘇沐的車從眼前消失,半天沒有緩過勁來。 一個男人,最重要的是什麼?不是是他又多大的權勢,有多少金錢,也不是他又多麼高的才華和能力,而是責任感!

重任在身,數萬人的生死繫於一身,蕭寒不得不換個思維來考慮問題了!

壓力使人成長,其實修鍊也是一個道理!

抓兔子,剝皮,去內臟,清洗,然後架柴堆,生火,烤兔子,動作麻利迅速,一氣呵成,不一會兒,一隻被烤的金黃的兔子就出現在蕭寒的手中。

「小妖精,你先吃!」蕭寒將烤好的兔子遞給小狐狸道。

「謝謝蕭大哥!」小狐狸甜甜的一笑接過來,咬了一口,肉質鮮美異常,好吃的差點讓她把自己的舌頭都給咬了。

進入魔獸森林已經三天了,蕭寒體質好,身上的傷也好了差不多五成,體內的殺意也宣洩了不少,只是人卻變得冷漠寡言了起來。

木柴乾燥,燃燒起來「僻僻啵啵」的一陣亂響,嬌俏可人的少女坐在火堆旁小口小口的吃著手中的兔肉,一邊還是不是的用眼神偷瞄身邊專註神情烤兔子的男人。

乍然一陣夜風,吹散了少女額前的幾縷鬢髮,擋住了視線,伸手輕輕的一捋,妙曼的風情頓時顯露了出來。

「蕭大哥,我吃飽了!」少女萬種風情的將吃剩下的半隻兔子遞給身邊的男人,道了一聲,「蕭大哥,剩下的,你吃吧。」

「哦。」男人沒有抬頭,只是伸手接過半隻烤兔,送到嘴邊撕咬起來。

「蕭大哥,你累不累,韻兒給你揉揉?」少女眼神之中滿是專註的柔情。可惜男人專註的是他手中的半隻烤兔。併發出「嗯嗯」的聲音。

纖纖玉指搭在男人寬闊的肩膀上,男人沒有任何反應。顯然是默許了。

少女輕輕的揉了起來,力道輕緩而有力,從頸部到肩膀再到后肩,每一塊地方都沒有放過。

「蕭大哥,舒服嗎?」柔媚地聲音響起。

男人已經吃掉了第三隻兔子了。不過似乎還沒有停口地意思,正在向第四隻發起了攻擊。

少女柔嫩的雙手似乎偏離了軌跡,緩緩地從男人腋下斜插入男人的前胸,先是隔著衣服,再就是悄然沒入衣物之中,在男人那光滑結實的胸膛上摩挲了起來,整個人也貼在男人後背上。*****

「小妖精,食髓知味了?」蕭寒吃完最後一隻兔子。一把按住胸前那雙挑逗的小手道。

「蕭大哥,韻兒只是控制不知自己……」小狐狸俏臉脹的通紅,狐女喜淫。開啟了**之門地小狐狸對**的渴望達到了一個難以忍受的地步,尤其是小狐狸身體內還有天狐一族的血統。

天狐一族還有一種本能的修鍊方法,類似於采陽補陰,不過這種方法只有天狐一族中的王族才有傳承,蕭寒不小心打開了這個潘多拉魔盒,小狐狸有天狐王族的血脈,得到了這種傳承,這種方法對於實力低於她的人來說,有害無益,但對於實力高於她地人來說。有益無害。而蕭寒實力高於小狐狸,因此對蕭寒來說沒有什麼傷害。還有那麼一點點療傷的作用。

對於可以能加速自己傷勢好轉的辦法,兩個人又捅破了那層窗戶紙,自然是何樂而不為了!

「小妖精,看我今晚怎麼治你!」蕭寒嘿嘿地一聲得意的長笑,將小狐狸那輕若無骨的身軀拉過攔腰抱起。

幕天席地,由於魔獸暴動,不想成為魔獸的口糧,基本上沒有人敢進入魔獸森林,方圓三十里的樹林被蕭寒清理了一遍,還設置了一些簡單的警戒措施,除了天上飛的沒辦法,地上跑的,有什麼風吹草動,都是瞞不過蕭寒的六識。

這裡還是在魔獸森林的邊緣,實力最強地魔獸不過四五階,平常也就兩三階,除了聖階魔獸,其它地蕭寒還沒有放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