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寶怡是最不靠譜的人!

喬南楚爺爺也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消息,結紮手術的第三天就來了醫院。

「你這個混賬東西!」

喬泓宙罵完,操著拐杖打人。

他也沒真捨得用力打,到底是自個兒的寶貝孫子,又剛做了手術……再小它也是個手術!幾棍子他都打得挺輕的。

但他氣得不輕:「不要小孩就不要小孩,用得著挨這一刀嗎?」

那個混賬東西還有理了,不要臉地說:「我不喜歡戴套。」

「……」

喬泓宙抬起拐杖,又是一頓打,這次打得可重了,專挑腿打。

喬南楚也不躲,軟了態度,語氣求人似的:「爺爺,別跟我家白楊說,也別怪她。」

喬泓宙除了嘆氣,也沒法子了,哎,都是命啊。

七天後,喬南楚出院回家。

「我回來——」

他剛進門,就看見溫白楊慌慌張張地從衛生間出來,手裡拿了個他不認得的玩意兒,她手語比得亂七八糟,但他還是看懂了。

「我好像懷孕了。」

喬南楚傻了。

江織的嘴是上了符嗎?這麼准。 鄭淼這個時候腦袋都是蒙的,聽到方長的聲音,她這才回過神,抬頭看著長相普通的方長,感覺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帥。

想到這裡,她臉頰微紅,連忙低頭,不敢繼續盯著方長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方長沒有注意到鄭淼此時的狀況,兩人一起坐上一輛無人駕駛車,他將地點輸入進去,然後就安安心心的等待目的地。

路上,方長也開始考慮自己的情況,準備問些問題。

不過他感覺彆扭的是,剛才說話還挺自然大方的鄭淼這個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變了個樣子。

看著她低頭不語的樣子,方長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啥了。

就這麼安安靜靜的在車裡待了30分鐘后,無人駕駛車停在了一座門庭豪華龐大的莊園面前。

莊園大門前安置有兩盞大功率的照明燈,一台機器人管家正筆直地站在門前。

「方少爺,您來了,家裡已經收拾乾淨,晚餐和浴池已經準備好,您需要先清洗一下嗎?」機器人管家微微彎身,恭敬地開口詢問道。

「哦,那就先洗澡吧。」方長很自然地說道,同時也好奇地打量著這座莊園。

鄭淼瞠目結舌,她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好像都要被改變了,她真的很難想象在東海市這樣的超級大城市裡,竟然還有這樣佔地的莊園存在!

難道政府規劃的時候,就從來沒有考慮過這裡!?

這裡又不是郊區!

她心裡有點緊張地跟在方長身旁,左瞧右看,生怕撞到什麼價值連城的東西,怕是把自己賣了都賠不起!

「這裡有多久沒人住了?」方長有些無語地看了一眼畏手畏腳的鄭淼,對管家詢問道。

管家回答道:「自從女主人離開后,已經有433年了,方少爺。作為她唯一的孫子,您也是這座莊園唯一的繼承人。」

對於繼承人這種說法,方長並沒有多大的反應,他就是家裡的獨生子,根本不用關心這方面的事情。

管家說出來的話方長是沒有什麼反應,但是聽在鄭淼的耳朵,就完全不同了!

433年!

雖然說人類如今的壽命普遍在150歲到170之間,偶爾有高壽的能活到240歲左右。

可就算這樣,400多年才兩代人這就有些說不過去吧?

畢竟人類壽命的增加,並不代表人類結婚生育的時間就要往後拖延,在宇宙開拓時代,人口的數量絕對是重中之重,不管是地球還是火星都一直在鼓勵生育!

不過她很清楚自己如今的位置,她只是一名教練,這種事情能不多問就別問,知道的太多並沒有什麼好處。

這個方長擺明了就不是普通人好吧!

一想到這一點,她就更忐忑了,「這傢伙不會真的是沖自己來的吧!?」

「到了。」

在鄭淼忐忑的胡思亂想時,幾人來到住處。

這是一棟造型精緻的小別墅,並不是什麼大城堡,只有兩層高,不過佔地面積卻很大。

「先去洗澡,洗完了我們一起吃個飯,接下來在商量具體的教學細節。」方長對鄭淼點了點頭,然後自顧自的跟著一台智能機器人離開。

鄭淼有點不知所措地看著離開的方長,正當她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時候,就有一台智能機器人來到她身前,「請跟我來,客人。」

見到有帶路的,她鬆了口氣,連忙跟上。

……

5分鐘后,鄭淼圍著浴巾來到浴室。

浴室是一個佔地面積將近200平的大房間,中間是一個巨大的浴池,浴池周圍是用不知名材質做成的。

一塊塊雕刻的如同岩石的造型拼接在一起,水池中間的水質清澈見底,並且還有淡淡的熱氣升騰。

鄭淼用腳試了試水溫,不燙也不冷,剛好合適。

她緩緩的踏進浴池裡面,溫暖的水包裹著全身,讓她感覺一陣舒爽,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就在此時,她突然感覺周圍的光線漸漸變暗,然後頭頂的天花板緩緩打開,一副群星璀璨的宇宙星空完完全全的展現在她眼前。

璀璨深邃的宇宙,搭配周圍幽靜地環境,不自覺地就讓人全身心的放鬆下來。

鄭淼獃獃地欣賞著頭頂的景色,感覺一切煩惱都在這一刻被忘卻。

「有錢人的日子,真是……好棒!」

鄭淼很是羨慕地說道,作為普通家庭出身的她,能夠成為職業魔法師,都被周圍的鄰居羨慕誇讚。

但是真正了解情況的她很清楚自己現在狀況。

如果不能更進一步,她將來的日子可能不會太好過,最多也就比普通人混的好那麼一點點!

就在此時,只能浴池的對岸傳來『撲騰』一聲,將鄭淼的注意力從星空轉移回來。

她一緊張,右手中頓時凝聚出一團熾熱的火球,同時厲聲喝道:「誰!」

剛剛下水的方長突然聽到一聲嬌喝,也是愣了下,通過火球的餘光看到鄭淼后,他十分錯愕地看著對方,驚訝道:「這裡不是男浴室嗎,你怎麼會在這裡!」

方長的先聲奪人,鄭淼立刻意識到,這裡是個體居住的莊園,不是外面的公共浴池!

她慌張的收起魔法,快速地將剛才浴巾裹住自己。

周圍再次陷入黑暗。

不過鄭淼卻能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心臟在撲通撲通地跳。

方長在略微一思索后,也想通了這裡面的緣由,不過他並打算離開,反正兩人隔的距離也遠,而且周圍燈光昏暗,也看不出個啥來。

「對了,我是剛剛覺醒天賦,在這之前我對魔法的事情可以說一竅不通,你認為要怎麼開始訓練比較好?」

為了避免過於安靜導致氣氛尷尬,方長將自己在車上沒有問的問題說出來。

提到正事,鄭淼也微微鬆了口氣,她思索了一會兒,回答道:「如果你完全沒有這方面的知識的話,我們就要從最基礎的開始,等會兒出去我會先測試一下你的體能。」

「測試題能!?」

「是的,作為一名魔法師,如果連最基本的身體素質都無法達標,那麼你就別想在這方面有所發展!」鄭淼一臉嚴肅地說道。

這會方長是沒有話說了。

而鄭淼似乎猜出了方長心裏面的不解,她解釋道:「我們魔法師可不是遊戲漫畫里那種站在原地念咒釋放的弱雞!」

「作為一名魔法師,需要有足夠強悍的體魄,這樣才能從容的躲閃對方的攻擊,同時有效的進行反擊!」

「至於用魔法抵抗魔法,說實話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屬於鳳毛麟角,畢竟你想要用自己的魔法抵消別人的魔法,就相當於用自己的子彈去抵擋別人射出的子彈,你認為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除非你使用大範圍的防禦魔法,不過這種魔法很容易阻擋雙方的視線,沒有特別的計劃的話,一般情況下不會使用,畢竟對方看不到你的同時,你也看不到對方!這裡面的意外太大了,基本上很少有人會這麼做!」

鄭淼這麼一說,方長立刻想到之前他看到的那場職業7段的對決,火系的黃濤用火牆抵擋住伍明的冰箭。

但是火牆也將雙方的視線遮擋,黃濤雖然趁機發動反擊,但也給了伍明準備的時間!

「我靠!」方長都驚呆了!

他感覺自己被深深地欺騙了,以前看的時候,動不動就兩個火球相撞,在他的意識裡面,魔法差不多都是這樣對攻的,然後誰的魔力強,誰就能壓倒誰。

可現在鄭淼一解釋,他才發現,這尼瑪完全是騙人的啊!

就像鄭淼說的那樣,想要通過魔法來抵消魔法,除非有一顆超級大腦!

不然真的很難有人能做到這一點!

至於用智能作弊,考慮到魔法元素對智能的干擾,這種想法根本不可能成立!

畢竟魔法元素不同於其他普通的元素,作為活躍形式的元素,這些魔法元素一直在散發著獨特的能量場。

這種能量場能有效的干擾智能探測!

所以作弊這種事情,從魔法聯賽舉辦以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發生過。

當然沒有發生過並不代表沒有人嘗試過,不過那位嘗試的魔法師已經很安詳的躺在盒子里。

不是有人因此襲殺那位魔法師,而是由於魔法元素對智能的干擾,如果在釋放魔法時動用智能探測,會讓智能手環損壞或者炸裂。

而那位想著作弊的魔法師,直接在自己的腦袋裡植入了微型智能晶元。

結果在計算的時候,直接炸了。

腦死亡,沒得救!

「我明白了,除了身體素質方面,還有其他要求嗎?」方長微微點頭,同時感慨職業魔法果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簡單。

並且他覺得自己專門找一個私人教練的做法無比正確!

單純依靠自己的摸索,他不知道自己會被帶偏到哪條溝里去!

「除了身體素質,你還要學會一些格鬥技巧,不過格鬥方面的技巧可以和魔法同時學習,兩種技巧結合學習效率會更好一些。」鄭淼認真地回答道。

方長是自己的學員,不管對方身份如何,自己也必須要認真地教導對方。

「對了,你也是火系的吧?」鄭淼突然問道。

「嗯,是火系的。」一提到這件事,他就感覺有點尷尬,他攤開右手,一團綠的發亮的火苗蹦躂出來,在那裡肆意扭動。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方長感覺它好像比一開始大了一些? 江織的嘴是上了符嗎?這麼准。

喬南楚老半天了才回神:「給我看看。」

溫白楊把驗孕棒給了他。

他懵懵愣愣的,哪裡會看:「怎麼看?」

溫白楊指了指上面的紅杠杠,用手語解釋:「兩條是懷孕。」

一深一淺,但確實有兩條。

「去換衣服,我們上醫院。」

產科的主任醫生已經下班了,喬南楚給孫副院打了電話,讓何主任臨時趕了過來。

晚上七點,何主任拿到了結果:「恭喜喬先生,你太太懷孕六周了。」

喬先生沉默了。

喬太太有點不知所措。

看兩位的表情,好像不是喜啊,何主任識趣地沒有再多說了。

他們出了辦公室。

溫白楊用手語問喬南楚:「怎麼辦?」這個孩子在他們的計劃之外,她不知道怎麼辦了。

喬南楚說:「先回家。」

回到家,已經快八點了,他們晚飯還沒有吃,

溫白楊把血檢的單子放進了茶几下的柜子里:「我去做飯。」

「不做了,我們叫餐。」喬南楚拉著她坐下,目光落在她小腹上,「有沒有不舒服?」

她搖頭。

他握著她的手,她的手有點涼:「待會兒吃了飯你就去睡覺,什麼都不要想,我來幫你想。」

晚飯溫白楊只吃了幾口,放下碗的時候,她想到了什麼,又去盛了一碗湯,皺著眉頭喝光了。

等她洗漱完回了卧室,喬南楚才給薛寶怡打了一通電話。

「寶怡,把何主任的電話給我。」

「你幹嘛?」薛寶怡琢磨了一下,茅塞頓開,「何主任可是產科醫生,不是我想的那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