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夢在莫雨風身旁不遠處緩緩坐下,二人由於在天闕室經常一起修鍊,所以蘇夢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適。但是這一幕看在一些地院的學員眼裡,卻招來了很多羨慕的和嫉妒的目光。

招呼完蘇夢之後,莫雨風便不再多言,迅速的回到了修鍊之中。

「似乎離突破很近了。」莫雨風心道。

莫雨風停留在半步追風境已經有些時日,而那種突破之感,也是悄然來臨。

莫雨風雙腿盤坐,心無旁騖,瘋狂的運轉起上古玄真訣,吸收著天地真力。並用那些丹田內界的天地真力,瘋狂的衝擊著丹田內界。

「看他氣息浮動,似乎是突破的徵兆。」

此時不遠處的陌熏也是感受到了周遭天地真力的紊亂,讓她很難沉定心神。微一探查,便發現了讓她暫時退出修鍊的始作俑者莫雨風。

對此陌熏也稍稍有些不解,她曾經衝擊追風境之時,似乎並沒有出現這種異動。

莫雨風眉頭微皺,任由他如何衝擊丹田內界,卻都無法在短時間內將其衝破,而進入追風境。

「看來追風境並不是那麼容易進入的。」莫雨風心念一動,便不再瘋狂的衝擊,而是改成了瘋狂的吸收。天地真力被他奮力吸收,然後將其強行壓縮在丹田內界之中,他打算選擇厚積薄發。

但是丹田內界本就大於常人許多的莫雨風,想要將丹田內界全部充滿並且壓縮真力,是非常困難的。

此時莫雨風忽然想起了晨曦傲訣。晨曦傲訣乃是真力再鍛之法,同時也能讓修鍊者對於真力的掌控更加精妙。莫雨風運轉起晨曦傲訣,把那些進入丹田內界的天地真力完美的壓制著。

這種吸收和壓制一直持續了整個下午。

當丹田內界的天地真力被壓制到某個點時,莫雨風忽然睜開雙眼,將其全部釋放而出。此時丹田內界的真力猶如脫韁野馬一般,瘋狂的衝擊著丹田內界,甚至讓得莫雨風的臉色略微漲紅。

「喝。」一聲來自內心的低喝,隨後一道似乎根本不存在的咔嚓之聲在丹田內界響起。

感受著丹田內界那一下子密度減少數倍的真力,莫雨風知道,並不是真力減少了,而是儲存真力的空間增大了,他終於是進入到了追風境的層次。

「這就是追風境的感覺嗎。」莫雨風喃喃自語。

他只感覺到剛才奮力壓制的天地真力,忽然猶如脫韁的野馬一般,衝破了束縛,進入到了追風境的丹田內界。感受著那個忽然之間大上數倍的丹田內界,莫雨風微微點頭。

不愧是追風境,他有著信心,如果讓他和邵坤再戰一次的話,一定不會像上次那般困難。

感受著那氣息忽然飆升很多的莫雨風,一旁的蘇夢目光微凝,她在天闕室第一次接觸莫雨風之時,他尚且大日境中期,如今在短短時間內,卻已然成長到了追風境。

深呼了一口氣,蘇夢也是迅速的進入修鍊狀態。

「實力還是不夠啊。」莫雨風雖然已經突破至追風境初期,但卻沒有暫時停止修鍊的打算,而是繼續瘋狂的吸收著周遭的天地真力。

莫雨風知道,據書玄和書真而位所說,自己想要煉化天地靈脈,至少得需要玄難境的層次。而此時卻剛剛達到追風境,雖然修鍊速度已經很快,但莫雨風卻依舊有些嫌慢,因為在他前面,有著數座大山在等著他去跨越。

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中,莫雨風每天白天都會來此地修鍊。但他晚上卻並沒有選擇回到自己地院的新住處,而是前往天闕室。雖然林碧導師說一旦進入地院,就不需要在去天闕室了。可莫雨風卻不想放過一絲一毫的修鍊時間。即便是休息,他也要在天地真力濃郁的天闕室中休息,這對他的修鍊自然有著極大的好處,但卻需要付出遠超常人的努力。

發現莫雨風此舉的古蒼也是十分欣慰,所以並沒有前來打擾。莫雨風的成長是有目共睹的,他從這個少年身上看到了天都學院的希望,這種希望不光是來自天賦,還有那堅持不懈的心性。

轉眼半月時間過去了,莫雨風也將自己的實力徹底的穩固在了追風境初期,而精神力也離覺醒境僅僅有著一步之遙,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幻冥境進入覺醒境。 霍先生,請自重 隨著長久以來在聚玄陣的修鍊,莫雨風發現,這聚玄陣對於真力的修鍊,其好處要遠遠強於精神力的修鍊。

「還是太慢了啊。」莫雨風喃喃自語,依舊是有些不滿足。

其實莫雨風的修鍊速度是十分迅猛的,即便是他修鍊的功法與其他人有所不同。修鍊上古玄真訣所導致的層次提升緩慢,卻被他用過人的天賦和堅韌的毅力所彌補,甚至其修鍊速度要比同等級之人猶有過之。

「不知道下次院比能否進入天院。」

這段時間,莫雨風也是知曉了天院的一些信息。雖然不知道天院學員的確切實力,但他卻可以從地榜前幾名的實力判斷出一些。地榜前三都已經達到了追風境巔峰,甚至傳言那一直未曾露面的地榜第一凌星,其實力已經有著衝擊玄難境的資格。

莫雨風聽說這凌星入院時間不短,但其多數時間都是選擇外出執行任務,在實戰中磨練自己,傳言凌星每次回來其實力都會有所提升。而這次凌星接受的任務據說十分危險,斬殺一名實力無限接近玄難境的通緝犯,據說那名通緝犯曾經隻身屠戮一個天都帝國的一隻貴族,數十人被他一夜血洗,故而天都帝國頒發了帝國通緝令。而天都學院一直和帝國高層聯繫密切,所以這任務便出現在了天都學院,能夠完成之人不但可以得到豐厚的源靈值,還能得到很大一筆帝國獎賞。

「既然地榜第一的凌星有著機會衝擊玄難境,那麼想來天院之人最少也是玄難境層次。」莫雨風眼神深邃,已經進入追風境的他,對於下個層次玄難境也是已經逐步了解。

玄難境,一個分水嶺般的境界,很多修鍊者終其一生也不敢踏入此境界,因為這是讓普通修鍊者談之色變的層次。

所謂玄難,分為真力之難,**之難,經脈之難。每度過一難都會讓自身產生巨大的強化。當一個人修鍊到玄難境並打算度難的時候,都要做足充分的準備。

真力難來源於真力,或許是因為天地法則不允許普通人擁有過多的真力,所以一旦修鍊者達到這一層次,丹田內界的真力就會瘋狂的反噬修鍊者。如果修鍊者能熬過此難,那麼他的真力便會得到巨大的增強,可一旦度難失敗,真力反噬是相當危險的。運氣好的或許會逃過一劫,運氣差的甚至能使人殘廢,甚至致死,這便是很多人對此境界望而卻步的原因之一。

而書真說,修鍊了上古玄真訣的他,度難的危險程度是普通修鍊法門的數倍,但風險往往都與好處相對,所以度難成功和所得到的好處也會十分豐厚。莫雨風明白,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因此停下腳步的。

而莫雨風將要面對的難關,卻不只這些。和玄難境對等的還有神難境,分為精神之難,精魂之難,精魄之難。

一些天都帝國的普通修鍊者大多都不會選擇衝擊玄難境。一些追風境巔峰的強者認為,他們已有的實力已經足夠他們在天都帝國有所作為,沒必要冒險進入更高層次。但也有很大一部分人想讓自己達到更高的層次,這些人無疑都有著極大的自信。

天都學院對此並不強制,在地院修鍊滿三年者,隨時都可以離開學院。可是進入天都學院的學員,多數都有著自己的驕傲,他們大多都是來自天都帝國各地的小學院,或許曾經一直被稱之為天才。可來到天都學院才發現,他們在這裡只是普通的一員,甚至時常會受到老生的欺凌。那種打壓感使他們對於實力的渴望越發強烈,從而努力修鍊。

這就造就了天都學院大部分學員都有著一顆變強之心,也或許有著自己的野心,所以大部分人依舊是向著那風險與機遇並存的層次修鍊著,期盼自己能夠一飛衝天。 天都學院地院修鍊場。

此時的修鍊場內天地真力略顯紊亂,一道道身影盤坐其中,那紊亂的天地真力顯然是由於學員修鍊吸收所致。眾多學員整齊盤坐,偶爾有著一些低聲的交談之聲,但偌大的修鍊場卻一點都不喧囂。

莫雨風也身在其中,蘇夢座於身旁,這一幕雖然讓得許多地院之人為之嫉妒,但卻是很少有人前來找麻煩,那地榜十五的名次讓許多學員望而生畏。

「莫雨風你給我記住,早晚有一天我要打敗你。」一道被壓抑的十分陰寒之聲在修鍊場某處悄然響起。

說話之人正是那曾經的地榜十五,如今已經傷勢痊癒的邵坤。他看到那曾經屬於自己的位置如今卻被莫雨風佔據,還有那坐在莫雨風身旁修鍊的蘇夢,邵坤眼神無比陰沉,怨毒的看著莫雨風。

「小子,你最好不要離開天都學院,否則我定會讓你有去無回。」

地院修鍊場中心處,專心修鍊的莫雨風並沒有發現那道來自人群中的怨毒目光,此時他的身心完全投入進感悟當中。

「思,志,意,氣,精,魄,生,魂,心,神。」

「何為思?」

莫雨風將全部心神沉浸在書玄所傳授的感悟當中,一時間似是有所明悟。

「思,是想法,是念頭,是情緒。」

莫雨風似乎明白了什麼,只見在其頭部上方,似乎出現了一道微弱的精神風暴,那種風暴雖然無形,但卻真實存在著。

緩緩睜開雙眼,莫雨風的心神似是空明了許多,以往那種深入骨髓的殺氣被一點點內斂,那種由於過多的殺戮,而被死氣略微腐蝕的心神也出現了細微的變化,那種死氣也是漸漸減少,最後消失不見。

「呼。」

緩緩吐出一口濁氣,長久以來,那種深入骨髓的死氣雖然對他並沒有什麼影響,但卻並不是什麼好東西。那種死氣一旦積累過多,會讓得他慢慢變得嗜殺,從而遺失本性。

「好奇妙的感覺。」

當那種死氣被凈化之後,莫雨風一時間感覺自己的內心彷彿開朗了很多,不在像以往那般陰鬱。

「看來得找些事情做了。」

莫雨風並不是那種歸於平靜之人,他明白,如果想更加迅速的提升實力,埋頭苦練很難做到,所以他要更多的歷練。

莫雨風從修鍊場離開便來到了天都學院的任務處,天都學院的任務處位於學院中心之地,這裡每天都會有著很多學員進出,因為他們知道,這裡是天都學院中源靈值出產最多的地方。一些急於得到某種靈器武技之人,都會選擇前來接受任務。

天都學院的任務處是一座很小的建築,外觀並不華麗,只是一座很普通的木質建築。在任務處之內,有著一塊台案,台案后做著一名中年女子。

來到了台案之前,莫雨風看到,幾本薄薄的小冊子靜靜的放在台案之上,隨意拿起一本翻閱起來。

「人級任務,擊殺烈魔猿,推薦實力大日境巔峰以上,任務獎勵三千源靈值。」

「人級任務,尋找百年竹草,竹草有火斑豹守護,推薦實力半步追風境以上,任務獎勵四千源靈值。」

「地級任務,獵殺三臂魔猴,推薦實力追風境中期以上,任務獎勵八千源靈值。」

「天級任務,捕捉靈貂幼崽,推薦實力玄難境以上,任務獎勵三萬源靈值。」

莫雨風目光微凝,這天級任務居然最少需要玄難境的層次方才有可能完成,雖然源靈值十分豐厚,但卻十分兇險。

莫雨風繼續翻著,並且一直在評估自己的實力。

他的真力修為方才追風境初期,能夠勉強接一些地級任務,但似乎並沒有發現太多能夠達到歷練效果的任務,人級任務太過容易,地級任務挑戰性稍低。至於天級任務,莫雨風雖然自信,但卻並不莽撞,天級任務還不是自己能夠完成的。

「或許只有天院之人才能完成吧。」莫雨風心道。

「呦,莫雨風,你也來接任務啊。」

一道朗聲從身後傳來,聞言莫雨風緩緩轉身。

「我是沈無缺,這是陌熏,還有晨魁。」

三道人影緩緩走來,而莫雨風也認出了其中兩人,地榜第二的陌熏,以及地榜第三的沈無缺,至於另外一人他倒是第一次見。

「有什麼事嗎。」莫雨風詢問道,這些地榜排名靠前的幾人,無疑是眾多地院學員的奮鬥目標,因為只有他們有著進入天院的資格。

沈無缺一身藍色長衫,一種瀟洒不羈的氣質附於全身,眉目帶著幾許英氣,讓人看著特別舒服。沈無缺此時目光饒有興緻的看著莫雨風。

「我想邀請你和我們一起接一個任務,不知你是否有興趣。」沈無缺笑道。

「任務?」莫雨風有些不解,按理說以自己的實力,對方完全不可能邀請自己一起執行任務,眼前這一幕有些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你確定要找他一起?」陌熏身穿一身墨綠色長衣,眉毛細而修長,淡淡的妝容附於臉龐,雖然談不上美艷無瑕,但那種華貴的氣質卻是顯露無疑。此時陌熏黛眉微蹙,目光懷疑的看向莫雨風。

「他能以半步追風境的層次打敗追風境後期的邵坤,如今更是突破到了真正的追風境,我想他的變數,要比那些地榜五名之後的學員高很多。」沈無缺正色道,他似乎已經關注莫雨風很久了,一開口便是說出了自己對莫雨風的評價。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在我看來,他似乎比那個地榜第四的劉峰強上很多,劉峰那傢伙有些太過陰沉了,讓人無法安心的與他合作。」一身青衣的陌熏在看了一眼莫雨風后,沉聲道。

聽到幾人的短暫交談,莫雨風已經大致明白了幾人的來意,只是不解之意似乎更濃了。

「什麼任務。」

「這任務很危險,所以是否參加還要你自己決定,因為這個任務的等級是,天級。」沈無缺目光一眨不眨的盯著莫雨風。

「天級任務?好,我去。」莫雨風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是答應了下來。這對於本就想外出歷練一番的他,也的確是個好機會。

沈無缺不在多言,他似乎已經預料到了莫雨風會這麼說,與陌熏晨魁二人對視一眼,皆是微微點頭。

「這位是晨魁,地榜第五,實力也已經達到了追風境巔峰。」陌熏介紹道。

莫雨風與晨魁簡單的打了下招呼,便將目光轉向沈無缺,似乎是等著他的下文。

沈無缺微微一笑,來到了台案之前。

「天級任務,猛虎戰團,參加人數四人。」

那台案后的中年女人聞言目光微驚的看了幾人一眼,天級任務平時除了天院之人偶爾會選擇,在地院之中卻很少有此情況,在看到了沈無缺三人的實力之後,中年女子心中略微理解,但當她感受到莫雨風的實力之後,用十分懷疑的目光看向幾人。

「你們決定了嗎,天都學院的所有任務,一切都是學員自願,所以在任務途中所遇到的任何危險,都與學院無關。」

「明白。」沈無缺朗聲道。

「明天清晨,學院門口見。」沈無缺三人對視了一眼,交代了一下出發時間后便離開了。

「你說他明天能來嗎。」晨魁看著沈無缺問道。

「我剛才察覺到他一直在觀察和聆聽,這小子的心性十分冷靜,當聽到我說天級任務的時候,他沒有一絲驚訝之態,並且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在我看來,他要比其他人靠譜的多。」

聲音一落,幾人皆是回去著手準備明天的任務。

莫雨風看著手中的任務介紹,一時間也是有些期待。

猛虎戰團是一個類似兵團的存在,他們把一些帝國之內的強者組織在一起,以獵殺魔獸,尋找寶藏等來賺取報酬。這猛虎戰團似乎是打算有大動作,急需人手,所以才委託天都學院。畢竟天都學院的一些學員,實力不容小覷。

任務手冊上介紹的很清楚,探索秘密古墓,據說那古墓乃是一位不知實力的強者所留,剛被人發現不久,但一些試圖進入墓地之人都是有去無回,誰也不知道那些進入古墓之人的結果。由於一些人堅信裡面有著重寶,所以便吸引了很多冒險團,猛虎戰團就是其中一個。

而且由於古墓的位置乃是天都帝國與血日帝國的一處邊緣交界,所以那些探尋古墓之人,並不完全都是天都帝國之人,而任務的獎勵更是達到了五萬源靈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