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妲己無奈的搖了搖頭。

她沒想到凌羽楓想的辦法竟然會是這種。

如果李曉傑還躲在辦公室裏不出來,那麼他的名聲就會臭了。

不要說以後升職了,恐怕現在這個工作也保不住了。

西門吹風目瞪口呆,他剛纔還在想凌羽楓說有辦法,會是什麼辦法?

沒想到竟然是這種辦法。

就算他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出這個辦法來的。

“李曉傑,馬上滾出來,你做了這種事情,想要不認賬嗎?”

“如果你是個男人,就馬上滾出來。”

“一點責任心都沒有,算什麼男人?”

現場也有其他的女人,他們非常同情那個女人,也跟着女人一起大喊大叫。

李曉傑在辦公室裏,看到這一切,臉色難看。

他沒想到會突然來這麼一出。

如果繼續讓那個女人鬧下去,那麼他的名聲絕對會毀的呀。

說不定影響到他的前途。

如果把媒體招過來,上了頭條,他會身敗名裂的。

李曉傑有些着急的說道:“保安在哪裏,爲什麼不把她趕走?趕快通知保安。”

這個時候保安已經出來了,他們想要把女人給拖走。

但是現場的觀衆不同意了,紛紛擋在了那個女人面前。

保安看到這種氣勢,根本不敢動手。

“什麼?你們想幹什麼?是不是要打人?”

“我看你們敢不敢?馬上就報警。”

“趕快讓那個人渣滾出來,還是資料科的科長,這種領導丟不丟人?”

那幾個保安往後退了好幾步,他們根本不敢動手。

現場人很多,而且大家都拿着手機在錄像。

估計很快的,小視頻就會傳到網上。

到了那個時候,整個資料科在江海也會出名了。

李曉傑此時感覺到頭皮發麻,他並不是個笨人,很快就想到了,這一出好戲肯定是蘇妲己安排的。

就是要逼他出去。

他真沒有想到蘇妲己會用這麼一招,真是最毒婦人心啊。

李曉傑馬上給前臺打電話。

“你去跟蘇妲己說一聲,想要見我,就讓外面那個女人馬上離開。”

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此時李曉傑的臉色很蒼白,那是因爲氣的。

很快的,蘇妲己就接到了前臺的電話。

掛掉電話,蘇妲己笑了笑說道,“這個方法,很有效啊,李曉傑同意見我了。”

凌羽楓淡淡的說道,“如果他再不出面的話,這場好戲就會更加好看。”

凌羽楓的臉上都顯得有些遺憾,給李文強打了個電話。

沒多久,之前一直在大喊大叫的女人,突然暈了過去。

而急救車也迅速出現,把女人給接走了。

這樣一來,沒有了主角,現場的圍觀羣衆也都沒有必要繼續待下去了。

他們嘴裏又罵了幾句李曉傑,紛紛散開。

凌羽楓看着蘇妲己說道,“這一次我去見他,你們就在這裏等。”

蘇妲己聽到這話,倒是愣了一下,“難道不需要我去嗎?”

凌羽楓輕輕縷了縷蘇妲己的秀髮說道,“這種人渣,讓你見了會影響心情的,還是我去見他吧。”

說完凌羽楓下車,來到了資料所,前臺領着凌羽楓到了李曉傑的辦公室。

推門進去,李曉傑坐在椅子上,翹着二郎腿。

擡頭看了凌羽楓一眼,“不是說讓蘇妲己來見我嗎?你又是誰?是不是蘇氏公司的人?你們的手段,很精明啊。”

李曉傑並沒有客氣,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凌羽楓走到他對面,坐下來說道,“我聽這話的意思是在誇呢,對嗎?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個司機,專門爲蘇總開車。蘇總派我來見你談談。”

李曉傑不屑的笑了一聲。

這事對於蘇氏來說,是一件大事。

蘇妲己竟然不親自前來,反而讓她的司機來,是不是太託大了?

或者說蘇妲己根本就看不起他?

“蘇妲己以爲派一個司機,就可以把資料拿到嗎?簡直就是笑話。” 李曉傑哼了一聲說道,“不好意思,我不跟司機談,不過你倒是可以替我傳個話,那些數據蘇氏如果想要得到的話,恐怕會很難。因爲我們收集數據的話,也需要時間,差不多幾個月的時間,過了幾個月之後,你們再來吧。”

凌羽楓笑了笑,掏出一根菸,點上,抽了一口,然後慢慢的吐出來。

隨後把煙扔在了辦公桌上,說道,“這話說的有點過分吧?”

李曉傑並沒有理會辦公桌上的香菸,臉上依然是很不屑的樣子說道,“這是行規呀,不管是誰,想要收集數據,都需要等,難道你們蘇氏就特殊嗎?再說了,你只是一個司機,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

凌羽楓重新拿出一根菸,點着,抽了一口,慢慢的說道,“我也不跟你廢話了,開門見山吧,我知道你有條件,提出來吧,別浪費口舌了。”

李曉傑皺起了眉頭說道,“想要談,就讓蘇妲己來,我不屑於跟一個司機談,好了,你可以離開了。”

凌羽楓微微搖了搖頭說道,“你是不是誤會了?我也沒有想要談的意思。我只是過來抽菸的,在蘇總面前,我是不能抽菸的,這些日子確實有些憋得慌,所以就來你這裏抽根菸。”

“不過我倒是可以提醒你,你現在不願意把數據拿出來,沒關係,但我想很快的,你就會來求着我,讓我來拿數據。到了那個時候,可就不是現在這種談法了。”

李曉傑聽到這話,就像是聽到了國際大笑話一樣,仰頭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你開玩笑吧,你當你是誰呀?不就是一個小小的司機嗎?我不想跟你浪費口舌了。”

“你跟蘇妲己說一聲,資料我不可能給她,你們想要資料就自己分析吧,不過呢,從我這裏拿不到資料,你們如果自己來的話,至少得半年,我倒是很懷疑蘇氏公司這半年能不能耗得起。”

凌羽楓沒有說話,依然在慢悠悠的抽着煙。

李曉傑有些憤怒的說道,“你聾了嗎?我的話你沒有聽到嗎?”

凌羽楓自顧自的抽着煙,此時他很享受抽菸的感覺。

李曉傑一臉怒氣。

這裏又不是抽菸區,這個傢伙竟然跑到他的辦公室來抽菸。

凌羽楓把煙抽完之後,笑了笑,起身說道,“行,沒問題,我會把你的話帶到的,不過我相信,很快你就會親自把數據送過來的。”

其實凌羽楓並不在乎李曉傑說什麼,他來這裏,確實只是爲了抽菸。

等到凌羽楓離開。

李曉傑怒不可解的大罵道,“什麼東西?真當自己是天王老子,我還玉皇大帝呢,想要從我這裏拿到數據,絕對不可能,做夢去吧。”

凌羽楓上了車。

蘇妲己趕緊問道,“你們談的如何?他願不願意把數據拿出來?”

蘇妲己已經能夠想到,李曉傑肯定不會這麼輕易的拿出數據,肯定還要刁難一下凌羽楓。

就算最後真的同意拿數據,也是提了很苛刻的條件。

凌羽楓顯得很認真的說道,“他當然願意把數據拿出來了,他說了,他會盡快的把數據整理一下,然後親自送過來。”

蘇妲己聽到這話,愣了一下,有些不相信的說道,“你騙我的吧?李曉傑有那麼好說話嗎?”

西門小鳳也不相信,瞪大了眼睛。

她在江海呆了這麼長時間,這邊的單位作風實在是太明顯了。

怎麼可能什麼條件都沒提,就願意把東西拿出來。

這根本不是他們的作風。

凌羽楓很自信的說道,“你放心啦,如果他不拿出數據來,他會變成殘廢的。”

西門吹風跟着說道:“沒錯,他要敢不從,就打的他從。”

西門吹風就喜歡用拳頭來解決所有的問題。

凌羽楓笑了笑說道,“也不是你這種做法,你把我的話想歪了,要動腦子,不要動不動就上拳頭。好了,有點餓了,咱們去吃飯吧,今天我請客。”

等到凌羽楓的車開走之後,李曉傑在窗戶上看到,冷笑一聲,說道:“都tmd是瘋子,一個個腦子有問題,我得給馮曉琳說一下,這事肯定要向她彙報。”

說完下樓上車,去找馮曉琳了。

京城。

馮家。

大堂當中所有的人都有些坐得不安穩。

馮三筒喉嚨發乾,張了張嘴,卻一個字也沒說出來,倒顯得有些戰戰兢兢。

在他面前有個男子,這個人讓他很忌憚。

“陳先生,我們是不是做錯什麼地方了?”

陳南豐臉上帶着笑意。

但他的笑卻讓人看到很滲人。

他的名聲在京城是很響亮,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個魔王。

馮三筒接着說道,“陳先生,如果我們哪裏做的不對,請你一定要告訴我們,我們來改。”

陳南豐擡起了頭,看着馮三筒說道,“你們做的很對啊,我並沒有說什麼吧,今天來到這裏正好過路,想起這裏還有我一個朋友,所以就來敘敘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