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笑道:“萬能教主客氣了,蝴蝶此次前來,就是要策劃煽動一次更大的暴亂,只要你們有人員,能搞出事來,資金方便不用擔心。”

萬能教主道:“其他烏合之衆焉能與蝴蝶先生合作,只要我強大的萬能教可以助蝴蝶先生一臂之力,所以,我提前一日來與蝴蝶先生商談。”

這時,門鈴響了。

萬能教主目光一緊,望向房間的門。

蝴蝶笑道:“萬能教主不必緊張,應該是我爲萬能教主準備的百年法國紅酒到了。”

蝴蝶向門口問道:“什麼人?”

門外的唐小龍不急不慢答道:“先生,你要的頂級紅酒到了。”

蝴蝶拉開了門,唐小龍望了一眼蝴蝶,確定這就是要抓捕的目標蝴蝶。

可是就是這一瞥,讓蝴蝶生了疑,蝴蝶大力關門,可是門並沒有關上,身高180的唐小龍明白,機會轉瞬即逝,於是扔掉手中的托盤,一腳大力踹向房門。

房門被唐小龍一腳踹開,蝴蝶向後退去。

但蝴蝶不是普通人,畢竟是跆拳道黑帶的高手,蝴蝶身形暴退數步。

止住身形,未及拔槍,也來不及拔槍,唐小龍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了上去。

唐小龍的小擒拿手接連三招竟沒有抓着蝴蝶的手臂,唐小龍心中一驚,想到這跆拳道不比功夫,於是變招,使出少林龍虎拳,頓時有了效果,一拳擊中蝴蝶,蝴蝶倒地。

可就在蝴蝶倒地的剎那,唐小龍看見蝴蝶嘴角的狡黠一笑。

唐小龍頓覺蝴蝶的笑容很詭異,再回頭時,已經察覺不妥。

唐小龍身高180,可當唐小龍一回頭,發現一個更高大的人鬼魅般立於自己面前。

化蝶計劃,本來只有目標蝴蝶一個人,現在怎麼突然多了一個人?

可身形未及反應,只見面前的這個高大老者盯着自己的雙眼吼道:“倒!”

唐小龍瞬時聞道一股惡臭,緊接着一陣頭暈,踉蹌欲倒。

萬能教主見一招得手,也不敢久留,更顧不上暈倒的蝴蝶了,趕緊三十六計走爲上,溜之大吉爲妙。

可剛至門口,便察覺一陣風聲破空而來! 萬能教主一回頭,剎那間,只見一柄飛刀插入自己的喉結下方。

萬能教主掙扎驚恐道:“小李飛刀!”

唐小龍搖搖欲墜道:“錯了,是小唐飛刀!”

就這樣,唐小龍再立大功,唐小龍飛刀制敵的故事再次猶如神話般被傳揚。

由於唐小龍家在江北,離龍城幾百里路,好久沒有休息的唐小龍便決定回家探親。由於剛立新功,局長李笑天也到爽快,給了唐小龍一個月的假期。還說慶功會等唐小龍回來再辦。

而現在正是金秋十月,正是農村收穫稻穀的農忙季節,這麼多年沒有回來幫父母幹過農活,正巧有這個機會幫父母幹活,唐小龍想到這裏,心中便特別喜悅。

唐小龍登上了江南開往江北的汽車,汽車開到江邊,只見這裏一座長江大橋正在建設。

汽車緩緩地開上了輪渡的船上,唐小龍心想,這座大橋造起來以後,江北的經濟便會騰飛發展,而這輪渡也將被這座新建的長江大橋所淘汰。

輪船緩緩開至江中心,由於建橋截流,這裏的江水顯得特別湍急似箭,江郎一浪接着一浪。

車上的旅客紛紛下車站在船舷觀看江景,唐小龍也歲衆人下車站在船邊望着滔滔江水,心中頓時升起躊躇滿志的激揚壯志。

突然,有人驚呼:“有人落水啦!”“救命啊!”

唐小龍一望,只見船頭已經亂成一團。

船頭,面對湍急的江水,沒有人敢貿然下去救人。船頭最急的要數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女孩很漂亮,可此時,她秀麗的臉蛋卻全是淚水,只聽她哭道:“高揚,高揚,大家快來救救高揚!”

而船還在緩緩地行駛,落水的高揚正在江水中掙扎。

正在衆人一籌莫展之際,一道黑影躍入江中。

黑影正是唐小龍!

唐小龍躍入江中,才發現江水比想象中還要湍急,而且還要江浪不停的打過來。來不及多想,唐小龍奮力游到高揚的身邊,一把托住高揚,奄奄一息的高揚頓時死死抓住唐小龍的手臂,宛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唐小龍向輪船緩緩游去,此時輪船剛剛停下來,但已經距離唐小龍又幾十米遠,唐小龍奮力輪船游去,由於高揚死死地拽着,遊得很緩慢。

船頭的衆人都在大呼小叫,緊張地將繩子放下來。

那個很漂亮的女孩叫王麗瑤,是高揚的老鄉兼同學。王麗瑤和高揚都在龍城讀高三,都是十八歲,老家都是江北的,還是遠房的表親,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可謂青梅竹馬。

這次從龍城返回江北,是因爲高揚的身體不太舒服,而龍城的檢查費用很貴,加上王麗瑤家有一個親戚在老家的縣城當醫生,於是王麗瑤自告奮勇趁着星期天陪高揚回老家檢查身體,順便看望一下年過七十的奶奶。

剛剛王麗瑤和高揚興奮站在橋頭欣賞長江的美景,站在高揚身前的王麗瑤,雙手展開,吹着江風,甚至有了露絲和傑克的感覺,可是這些感覺王麗瑤當然羞澀得不會說出來。

但船頭站的人越來越多,而正在此時,一頭江豚突然出現在江面,還隨着輪船遊走戲耍,大家一聽說有江豚,都趨之若鶩,往船頭擠來。

倒黴的高揚正低頭看江豚呢,瘦弱的身板就被後面擠上來的旅客給擠掉下去了。

唐小龍託着高揚游到輪船邊時,已經筋疲力盡,這可比抓幾個壞蛋費力多了。

唐小龍用輪船跑下來的繩子捆住高揚的腰。可高揚卻死死拽着唐小龍的膀子不放,迷糊中害怕一放手便會被淹死一樣。

唐小龍慢慢移開高揚的手,衆人開始在船頭拼命地拉繩。

而唐小龍也在水中奮力託舉,脫離了救命稻草的高揚手足舞蹈的再一次抓住唐小龍的手。

就在這時,一個巨浪襲來,正打在筋疲力盡的唐小龍頭上,唐小龍的身體一下子承受不住,腦袋也處於半暈厥狀態,整個身體在水中慢慢下沉。

但唐小龍的左手被高揚的右手緊緊抓住。

衆人在船頭使勁拉繩,高揚拉唐小龍的右手終於鬆開了。

衆人手忙腳亂把高揚就上來時,發現救人的唐小龍已經消失不見了。

唐小龍被無情的江水給吞噬了!

……

唐小龍悠悠醒來時,正見船頭哭泣叫喚的女孩正在親吻自己。

唐小龍很敏感的驚恐的張大雙眼,這可是自己第一次與女孩子接吻啊,說起來都有點難以置信,二十八歲的唐小龍雖然長得很帥氣,但是一直沒有什麼女人緣,這也可能跟自己從事的特工工作有關,紀律部分,也不準亂接觸人的。

而正在親吻的王麗瑤見到唐小龍睜開眼睛,整個小臉頓時宛如一個紅蘋果。

王麗瑤激動喊道:“高揚,你醒了!”

高揚?這個女孩叫我高揚?

什麼情況?

唐小龍四下望了望,發現自己躺在船上,四周全是旅客圍着自己,一個個露出關心的目光。

唐小龍直起腰坐了起來,茫然地望着江面,幾艘警船正在江面上搜救。我已經把那小子給救了起來了,怎麼還在搜救?

“高揚,你沒事嗎?”王麗瑤關切問道。

她還叫我高揚?難道我變成了高揚?我的靈魂穿越了?

唐小龍慌忙擡起自己的手,果然是一雙稚嫩的手,自己的手掌心有常年握槍的老繭,而這雙手很明顯沒有,還顯得很纖弱。

“你誰呀?”唐小龍問道。

“高揚你怎麼了?我是王麗瑤啊,你是不是失憶了?”王麗瑤道。

對了,用失憶來搪塞。

“是啊,我好想失憶了,什麼都想不起來了,我是誰,你是誰,我都不知道了。”唐小龍一邊假裝痛苦的拍着自己的腦袋一邊說道。

“我叫王麗瑤,你叫高揚,高興的高,飛揚的揚。我們今年正在龍城讀高三,現在我們正在回老家的路上。然後你一不小心掉到江裏,一個英雄跳下去救你,可他自己卻沒有上來。”王麗瑤傷感道。

這時,水警已經打撈到唐小龍的屍體。

唐小龍望着那屍體,果然是自己。

既然自己英勇犧牲,還好老天眷顧,那我唐小龍從今以後就做高揚吧!

只是自己年過花甲的父母怎堪承受如此重的打擊?

高揚想着想着,眼角開始溼潤起來。

後來,高揚和王麗瑤隨警察到江邊的派出所登記筆錄情況,而警察也通知了死者唐小龍的父母。在傍晚的時候,一對老夫妻走進派出所。

高揚一眼認出這對老夫妻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父母。

看着母親傷心欲絕的樣子,而堅強的父親也在默默流淚。

辦案的劉警官向老夫妻介紹道:“這位就是你兒子唐小龍從江中救上來的學生高揚。”

唐小龍的父親唐善德紅腫着雙眼望向這個自己英勇地兒子救上來的孩子,發現這個叫高揚的孩子也正眼淚汪汪地望着自己,怎麼這個孩子的眼神跟自己的兒子小龍是如此的相似?

唐善德也明白,面前的這個學生不是自己的兒子,自己太思念兒子了。

這時,高揚突然跪倒在地! 高揚對着唐善德夫婦哭喊道:“爸爸,媽媽!”

這一喊,把唐善德都驚呆了,彷彿面前的這個孩子就是自己日夜思念的兒子唐小龍。

高揚繼續哭泣道:“你們的兒子把我救了上來,自己卻犧牲了,從今以後,就讓我做你們的兒子吧!”

唐善德雖只是一個農民,但在悲痛之餘明白,眼前的這個少年的心情,但這個少年也有自己的父母,雖然自己的兒子唐小龍因救他而犧牲,但也不能之餘將這個少年帶回家做自己的兒子。

唐善德深深明白這一點,他強忍淚水道:“孩子,你起來吧,你的心意我明白,可畢竟你有自己的父母……”

高揚泣道:“不,你要是不答應我就不起來。”

高揚心中想到,是否只有只有只有才能讓眼前的相見卻又不能相認的親生父母接受自己。

唐善德道:“不,孩子,只有不妥。你只要以後好好學習,好好做人就行了。”

高揚心裏馬上又想到一個辦法。

高揚急道:“要不這樣,我做你們的乾兒子,以後有空的時候去看望看望你們二老,這點心願你們一定要滿足我!不然我就真的對不起爲我犧牲的龍哥了!”

在場的劉警官、王麗瑤等人,見如此場面,也都默默流淚,這場面實在太感人了。

劉警官畢竟是處理過各種案件的人,形形**的事情也經常遇到,所以他道:“唐師傅,你也不要再推辭了,你看這是生還者的唯一心願,你就滿足他吧,不然他的一生都可能不安,這樣,今天就有我主持,你就收了這個乾兒子吧!”

高揚聽劉警官如此說,忙道:“爸爸,媽媽,你們好,請受兒子一拜!”

高揚順勢磕了幾個頭,唐善德忙扶起高揚道:“你叫高揚是吧,好,我們老兩口答應了!”

高揚興奮地望着自己的父母,心中的激動已經無法形容。

而唐善德父母望着這個叫高揚的少年,隱約間覺得這個高揚的眼神就是自己兒子唐小龍的眼神。

那個眼神,一模一樣。

那個眼神,跟小龍好久沒有見到自己剛踏入家門時的一樣!

高揚依依不捨拜別父母,和王麗瑤登上了回江北老家桃源縣的客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