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脈的認證跟葉凡以前遇到的方式完全不同,沒有什麼水晶球,只是簡單的喝下一種藥劑,就可以顯露出一個人的血脈。

本來葉凡還是有些擔心的,在得到龍刃跟傳承塔再三保證之後,他才開始喝下這種特殊的認證藥劑。必須承認,這種藥劑真的非常強大,當喝下的葉凡體內湧現濃郁的紫光,緊接著九條黑得發亮的神龍出現,那氣象太驚人了,就連第一次看到的葉凡自己都目瞪口呆。

自己血脈有這麼誇張?

葉凡真的很是震驚,何種黑得發亮的神龍太神異了,看上去充滿神聖不可侵犯的威嚴,這讓人一看就知道絕不是普通的東西。

「大人,這什麼情況?」

葉凡知道黑龍消失才回過神來,他詢問月軾,不過後者似乎看得傻眼了,半響沒有回應。

「這個……似乎是祖龍血脈,九條祖龍在神國血脈的歷史上好像……好像……」

月軾很是震驚,祖龍血脈自然出現過,那就是如今的神國神尊,他實在沒有想到,這次自己居然能夠遇到呈現九龍圖的血脈者,這要比傳說中的祖龍血脈還誇張啊。

這小子的血脈也特誇張了吧?

月軾震驚過後,感覺難以置信,一般的血脈者能夠達到神級就已經非常誇張了,而葉凡居然九龍奪鼎的祖龍血脈,如今的神國似乎也就這麼一個。

這事必須上報!

不對!

這事必須慎重對待,如果貿然上報可能會給葉凡帶來難以想象的麻煩。

月軾深吸口氣,祖龍血脈的誕生,預示著一位擁有神尊牽制的族人出現,一旦出現這種血脈擁有者,那絕對是玄月族的大事,整個神國的高層都要被驚動。但是不管是哪裡都會有競爭,他們玄月神國再度出現祖龍血脈擁有者,怕是會惹來周邊其他神國的妒忌,那時候暗殺什麼的絕對不會少。

必須將這事保密才行。

「前輩,祖龍血脈很特殊嗎?」

葉凡當然不懂這些,虛心求教還是很有必要的。

「祖龍血脈當然特殊,目前為止,我們神國也只誕生過三個,第一個早就隕落,而第二個就是如今神國之主。」

月軾非常激動,他一雙眼睛藏著激動的光芒,顯然祖龍血脈的出現,讓他根本坐不住了。

「那最後一個是誰?」

「還能是誰,當然就是你自己。」

祖龍血脈似乎真的非常強大,僅從月軾那激動的樣子,遠不是葉凡所擁有的那些能力可比。自己能獲得這樣逆天的血脈,葉凡沒理由不高興,不管如何,只要是對自己有利的事情,當然需要贊同。

月軾激動一陣過後看,表示葉凡一定不能對外人說自己含有祖龍血脈,不然一定會惹來無窮麻煩。葉凡雖然是第一次遇到,但他可不是傻子,很清楚祖龍血脈意義非凡,所以肯定會盡量低調一點,在自己沒有足夠強大的前提下,捕獲到處招搖。

一般血脈測試都會有認證,葉凡得到了一個特殊的印記,這東西就在他的身體上,九龍奪鼎,正好就是當初葉凡體內黑龍湧出來的畫面。

「這就是血脈徽章,一般情況下只要你激活血脈力量,這東西就會出現,所以你盡量不要拚命,激活最強的血脈,不然你的血脈等級根本瞞不住。」

月軾講解著血脈徽章的緣由。

「這個怕是非常困難吧,我只是一個頂級神王而已,要是碰到敵人,總會激活自己的力量,所以盡量不用根本就是不靠譜的。」

「這一點你不用擔心,我會將你的情況上報監察所總部,到時候根據你的情況肯定會給力安排一支守衛,一般情況下是用不著你親自出手的。」

月軾一本正經的說,彷彿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葉凡聞言有些不好意思道:「給我安排一支護衛?這樣不好吧,我這人習慣了獨自行動,要是跟著一群武者,豈不是非常礙事。」

葉凡可不想身邊跟著一群這個什麼監察所安排的護衛,不管這些護衛的實力有多強,他知道這對自己都是不利的。

月軾沉聲道:「給你安排一支護衛這是必須的,這一點監察所的態度非常明確,絕不會有任何講條件的可能。不過監察所給你安排護衛的時候倒是可以稍稍調整一下,我會讓人給你準備女衛,她們都是監察所精心調教出來的女武士,主要任務就是為了保護玄月族重要成員。」

葉凡有些無語,這個月軾難道覺得他非常好色還是怎麼滴,先是送他一個美女,接著又安排女衛給他。輕咳一聲,葉凡道:「女衛很漂亮嗎?可這是保護我安全的,僅漂亮不頂用吧?」

月軾笑道;「你小子根本不用擔心,監察所給你安排的女衛姿色絕對是萬中選一,而且她們成為你的護衛那一刻,一輩子都將屬於你,如果你出事,她們都必須陪葬,所以她們的生死都在你的掌控中,你想怎樣都可以。」

月軾的表情很是曖昧,顯然最後一句充滿暗示,這是在告訴葉凡這些女衛可不僅僅只是女衛,他還可以對她們做任何事情。葉凡很是驚訝,從月軾的說法來看,這個女衛不僅要保護主人,還要求陪.睡。如果只是一般的女衛,葉凡倒也不驚訝,可他乃神王,而且還是頂級的神王,豈不是說神王在神國一點地位都沒有,居然要求不僅要保護主人,還要隨時奉獻自己的肉體?

葉凡發現這個玄月神國真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這裡的玄月族地位實在是太高了,各種福利下來,好到讓人妒忌,最讓他難以接受的就是神國民眾似乎認為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葉凡絕對不是一個血統論者,可在玄月神國必須適應這些,好在他的血脈絕對給力,這什麼九龍奪鼎聽上去非常強大,跟神國無上神尊一樣的血脈。

哈!

葉凡相信一點,自己有這個身份想要混進神國高層不會太難,現在他唯一需要的或許就是慢慢的經營,至於具體如何做不好說,他感覺首先要讓自己成為一個純粹的玄月族。葉凡對於未來的發展還是很看好的,他這次混進玄月神國不僅給自己安排了一個身份,還順帶將父母的身份搞定,將來如果在神國的封印中遇到父母,完全可以名正言順的將他們弄出來,這樣根本不用擔心什麼。 血脈測試非常順利,為了低調,月軾暫時給了葉凡一個皇子的稱號,根據排位,他如今乃是神國地十七皇子。葉凡一直對玄月神國這樣的晉陞體系感到不適應,畢竟在他的認知中皇子肯定是皇帝的兒子,而這裡的皇子卻不是皇帝的兒子,要想成為皇子,首先一點在血脈上必須達到極致,只有獲得皇子血脈認證,才能有機會成為皇子。

當然了,就算是血脈級別達到了,也不一定能夠成為皇子。皇子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存在,他的未來可以繼承皇位,所以僅僅血脈等級還是不夠的,根據月軾說雖然給了一個皇子的稱號,他也實至名歸,但是為了確保阻力變小,他需要進入皇家學院深造,只要完成幾年的學業,他就可以成為名正言順的皇子。

葉凡有些無語,他很久以前就從學院畢業,沒想到如今居然還要再度進入學院深造。為了能夠早日混進玄月皇族內部,成為一名高大上的皇子,葉凡還是決定答應月軾的安排。

葉凡非常清楚,其實這個學院求學只是一個皇子,以他九龍奪鼎的血統,完全可以自從成為太子跟儲君,只不過因為保密的緣故,他暫時只能成為一個預備皇子。月軾對這樣的安排自然感到非常虧欠葉凡,畢竟這可是祖龍血脈,而且還是遠超神尊的九龍奪鼎之體,這是不可想象的,這樣的血脈者不能直接成為皇儲本身就是一種褻瀆。

葉凡雖然不在意,不過月軾覺得虧欠對他來說絕對是好事,因為這樣自己可以獲得更大的好處。

月軾這次來主要是針對陌風堡的月嵐,不過在遇到葉凡之後,月嵐已經變得可有可無了,所以他也懶得去測試這小子的血統。反正在月軾看來一個混吃等死的典型,就算血統能夠成為皇子,未來或許還能更進一步,終歸也只是一個傳承後代的工具而已,不值得他親自測試。

現在月軾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做,葉凡這位具備祖龍血統的皇族才是重點中的重點,他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所以忙得很,哪有閑工夫去管一個紈絝。離開前月軾留給了葉凡幾個護衛,正如他所說一樣,要派給葉凡女衛,這回還真派了一個女衛過來,聽說這位美女可是他自己的貼神女衛,實力強大,顏值同樣驚人。

葉凡本來對接受月軾的女衛並不感興趣,在他看來監察所即將培養這樣可以陪.睡的女衛,月軾自己肯定已經睡過了,不夠當他見到人家美女的時候發現自己想多了,這還是一個原封貨,他完全成為美女第一個男人。

既然還是處,也能就免為其量收了,說來他對玄月神國的奢侈感到很是震驚,這個送給葉凡的女衛乃是一個半步神皇,這樣的強者居然只是一個護衛,隨時還可以找過去暖床。

果然啊,神國就是神國,這裡的神王真不怎麼值錢,也就神皇才睡真正具有話語權的存在。葉凡現在雖然是頂級神皇,但他的價值遠沒有最的祖龍血脈尊貴,或許就算是那些神皇也要尊敬他這個擁有祖龍血統的皇子。

血統論就是這樣的不可理喻,如果你血統不行,不管實力有多強,受到的尊敬也會打折扣,而像葉凡這樣的頂級血統者,如果實力達到一定高度,待遇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可以說玄月神國就是一個血脈優秀者的理想國度,葉凡雖然還不適應,但他認為自己很快就能適應,畢竟他自己就是特權階級,不管是誰如果是享受特權的話,肯定能夠更快的適應下來。

月軾離開了,他留下的女衛秦芹到任,美麗的女神單膝跪地,完成認主儀式。能夠成為女衛,絕對都是最頂級的高手,所以不用懷疑秦芹的武力值,當然了,如果是跟葉凡交手,他能夠將美人兒秒殺。其實一個半步神皇級別的護衛對葉凡的用處不大,但想要神皇作為女衛又有些異想天開,所以除非他能夠自己培養,不然不用奢望能夠得到神皇級別的女衛。

葉凡進入神國也有一段時間了,他已經了解到玄月族的血統對於身邊的追隨者擁有難以想象的促進作用,像他這樣的祖龍體,要想讓身邊的追隨者獲得晉陞非常容易,所以只要他多收一些秦芹這樣的女衛,後續未來能夠組建一支由女神皇組建的女衛。

組建女衛的事情當然不能一蹴而就,首先葉凡還需要證明自己能夠讓身邊的追隨者晉陞,秦芹就是最好的實驗對象,他需要研究出一種能夠讓美人兒快速晉陞的方法。

葉凡可不喜歡那些被動的方式,不管做什麼都需要讓其快速晉陞,遠超正常狀態。跟月軾告別,葉凡回到自己在追風城的據所,跟著他的自然有秦芹,美麗的女神現在是他的貼身女衛,乍一看上去,她根本不像女衛,倒是非常像一個小妾。

是的!

不管是誰看到秦芹,都覺得她一定是葉凡的小妾,絕不會將她當做是貼身女衛,就算他這樣介紹的時候,別人也不會相信。

為何如此?

其實這完全都是因為秦芹生得很媚,那骨子裡散發出一股妖媚的風情,試問這樣的女哪怕是女神,對很多人來說也只適合做情婦跟小妾了。

「哈,老哥真是厲害啊,這一轉眼又拐了一個極品美女回來,小弟跟你一比簡直弱爆了。」

葉凡向月嵐介紹秦芹乃是女衛,可以這小子壓根就不信,還說什麼這麼正點的妞做侍衛就是浪費。

葉凡知道月嵐什麼德性,所以也懶得解釋了,而是道:「這次我獲得了身份認證跟血脈認證,不久后可能要去皇家學院,而你似乎也需要進去深造,最好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不是吧?」

月嵐頓時哀嚎起來,一想到要去皇家學院,他整個人就蔫了,無精打採得很。

「你小子不要抱怨,本來哥們一個人多逍遙,現在因為你小子要去皇家學院,這事你說怎麼整?」

「嘿!大哥這話就不對了,小弟也是替大哥分憂不是,如今大哥已經獲得合法身份,這就是天大的好事。小弟不求大哥能夠感激小弟。但也不能這樣污衊小弟不是。」

月嵐打死都不認,這次自己看樣子要悲催了,這什麼皇家學院去定了,能夠將葉凡拉著一道,他感覺心理平衡了很多。

「對了,大哥這位美女那弄來的?」

月嵐的目光在秦芹身上掃過,這妞太正點了,火辣的身材要爆炸一樣,看得他心癢難煞。

「這次測試血脈,那個負責人說將她送給我做貼身女衛,我不好拒絕,所以就答應了。」

「啥?測試血脈還有這樣的福利,早知如此,本公子矜持個屁啊!」

月嵐看著千嬌百媚的秦芹後悔不已,這樣的女神哪怕看一眼都感覺上火,要是也送自己一個,別說什麼成為皇子,就算讓他去皇家學院也不是問題啊。

讓月嵐極度鬱悶的就是,自己什麼福利都沒有了,可皇子要做,學院要去,這讓他如何能夠心理平衡。

早知如此,自己真不應該太矜持了,要是厚著臉皮,說不定也能有驚人福利。

月嵐捶胸頓足,不過顯然他想多了,葉凡盟友福利完全是因為他的血脈,祖龍血脈乃是最頂級的,自然能夠擁有驚人的福利,如果換做其他人那就不一樣了。

月嵐還要參加血脈考核,這些當然不用葉凡操心,他在等綺月的到來,他希望月軾的名頭管用。

事實證明,月軾的話非常管用,葉凡回來沒多久,綺月就出現了,她帶了一些包裹,臉上神情有激動,也有忐忑,離開青樓自然是她的願望,可她又不確定跟著葉凡是否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公子!」

綺月再次看到葉凡,還是很高興的,不管怎麼說,全新的生活就在眼前,她希望要比從前更好。

葉凡笑道:「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對你的要求也簡單,潔身自好,你只屬於我一個。」

綺月眨眼道:「要求很簡單啊,公子沒有其它了?」

「只有這些,只要你忠於我,我不會負你。」

葉凡神色淡然,對自己的女人沒必要要求太多,只要能夠忠於自己就足夠了,至於其他的順其自然就好。

綺月施禮道:「公子放心,綺月是您的人。現在是,將來是,永遠都是。」

葉凡一把將綺月摟進懷中,吻住她的兩瓣紅唇,美麗的女神吻技精湛得過分,最妙的就是她的吻能夠誘發慾望,讓葉凡吃驚的就是他的所有情感全都轉化為慾望。

吻一發不可收拾,原本葉凡只是想要簡單的親吻,可事情很快變得赤裸,他眼中的綺月散發出致命的媚惑,只讓他的神劍震蕩出最可怕的劍意,似乎不拼殺一番決不罷休。

葉凡有些吃驚,綺月的與眾不同讓他意外,因為他發現自己竟把持不住。 月嵐的血脈測試非常順利,他非常不甘心的成為了皇族,讓他鬱悶萬分的就是在詢問成為皇族後有沒有福利時,負責測試的監察所成員直接將他無視掉了,不用說福利肯定沒有了,誰叫他沒有葉凡一樣的血統,所以註定只能鬱悶了。

雖然沒有美女這樣的福利,但是晉陞還是有好處的,他的領地升級,沒夠組建的衛隊數量也增加,這些統統都是提升實力的。

不過非常可惜,這些都不是月嵐需要的,所以他根本高興不起來。當然了,月嵐的手下們都非常興奮,因為他們能夠獲得的職稱拉高了一個等級,這才是月嵐晉級最大的福利。

測試通過,不出三天,皇家學院就將錄取通知書送了過來,限令兩人一個月內進入皇家學院。皇家學院的入學通知有些快,並且非常的緊,這絕對有些不符合常理的。

葉凡當然不會了解皇家學院的情況,所以也懶得猜測其中的緣由,葉凡對於進入皇家學院還是非常有興趣的,所以他打算提前上路。

……

火月世子的臉色陰沉到極點,原本打算趁這次機會得到綺月,只是沒想到人沒得到不說,還被人一招打昏,這個臉面丟到家了,讓他一世英名盡毀。

「查到那傢伙的消息沒有?」

火月世子眼中儘是殺機,這次的失敗對他來說太慘痛了,一個照面就被打爆,如果是真的生死搏殺,他一定會死的很難看。

「他叫葉凡,來追風城不久,跟一個叫做月嵐的關係非常好。他的過去很難查到,只是知道監察使親自檢查,授予皇子的稱號,目前已經獲准進入皇家學院。」

「什麼?」

火月世子瞪大眼睛,吃驚道:「你的意思是說這小子以前是黑戶?」

「是的。」

「媽的!」

火月世子忍不住罵娘,如果早知道葉凡是黑戶,他一定要叫人將這傢伙幹掉。 重生之一世長安 這是多好的機會啊。可以被自己浪費了,下回遇到對方就擁有了皇子身份,這可是一點都不比他弱的身份。

火月世子知道自己錯過了最好的機會,今後再也別想有這樣的機會,這讓異常的鬱悶。

「殿下,從我們得到的消息顯示,監察使對這小子非常看重,一切手續都親力親為,這樣的事情絕對是絕無僅有的,所以屬下判斷這小子的血統怕不是皇子那麼簡單。」

「不是皇子那麼簡單?」

火月世子的眼睛眯起來,皇子的血統已經非常驚人了,如果不是皇子,難道還能成為儲君不成?

儲君?

火月世子皺著眉頭,他不相信葉凡能夠成為儲君,可一個皇子也用不著月軾這位大監察使忙前忙后,如果是儲君,那一切就能解釋了。

如果是儲君,幹嘛不直接宣布?

這事透著古怪,火月世子感覺其中一定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只不過沒有外人知道葉凡的血脈測試,所以一切都是猜測,不可能猜到事情的真相。

現在該怎麼辦?

火月世子想不出一個辦法來,玄月神國這麼一個奇葩的地方,很多法律都非常蛋疼,一旦葉凡成為皇子,想要做什麼都會變得困難。就好比現在,葉凡成了皇子,火月世子要想對付他將變得非常困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真的沒有辦法嗎?

火月世子可不甘心,如果僅僅只是慘敗到不用如此,真正讓火月世子不肯罷休的就是綺月。

火月世子是真的喜歡綺月,本來這次眼看就要成功了,對方已經打算將她送給自己。可葉凡的出現讓一切都成了一場夢。

月軾出面,綺月被送給了葉凡,這事根本無法改變,這讓火月世子如何不恨。

火月世子現在只想將綺月搶回來,只要能讓達成目標,付出一定代價也是可以接受的。

直接找葉凡?

火月世子知道這事怕是很難,而且一旦失敗,基本上預示著所有可能都消失,他要想再找機會非常的困難。

怎麼辦?

……

院子很靜,這裡似乎沒有人活動一樣,小樓藏於一片濃密的林木中,盎然的綠意讓這裡更顯靜謐。

火月世子眉頭緊鎖著,看著對面的白衣女子,沉聲道:「你們答應過,現在反悔什麼意思?」

白衣女子淡然道:「事情到底怎樣世子應當清楚,這不是我們青樓食言,而是月軾強行干預,我們青樓不會得罪監察所,如果世子有辦法不妨出手,我們青樓一定會在精神上支持你的。」

「月嬿,你們青樓真的不將我父親放眼裡?」

火月世子很是惱火,這時提到父親但不是喊父親來要挾,主要是這次的事情就是青樓跟他父親談好的,如今青樓這個態度讓他懷疑他們是不是想要反悔。

「世子想多了,我們青樓答應的事情一定會兌現。不過綺月事情就此打住吧,月軾出面,別說是我們青樓,就算是炎皇也是一樣。當然了,綺月我們不可能送給世子,但卻可以用幾個同樣的女子作為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