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他交給你!你好自爲之!”燒紙人說着把小龍從自己肩膀抱下來,又對着他的小腦袋拍了一下,他馬上就睜眼了,接着,燒紙人放開了他。

黎小龍清醒了,馬上就跑回了郭亮身後。黎小雪也趕緊走上來,摟住了弟弟,剛纔她可是擔心死了。

在後面看着的邱長龍可又是納悶了, 看的雲裏霧裏的,郭亮那小子對着牆自言自語什麼哪?太嚇人了!這小子神經病吧?!還是快走吧!想着,邱長龍趕緊跑了。

邱長龍只能看到郭亮,別人都看不見,所以,嚇壞了。也不是嚇壞,反正就是感覺郭亮太奇怪了,神經病一個!

“你到底是誰?怎麼知道這麼多?”面對神祕的這個人,郭亮感覺自己是赤.裸.裸的站在他面前的,他對自己的事情啥都知道!

燒紙人笑了笑,道:“算了,別在意別的,只要記住,盡職就好了!我走了!”說完,衝郭亮搖了搖走,轉身走了,走了一會兒,回頭又道,“剛纔那幾個鬼,你放心好了,我都安排好了!”說完,轉身又走。

“喂……”郭亮想叫他,卻看他邊走邊伸手又搖了搖,之後繼續走了,不一會兒,拐了個彎就消失了。

“郭亮哥哥,他是誰啊?”黎小雪摟着小龍走到郭亮身邊,問道。

郭亮苦笑着搖了搖頭,道:“不知道!”不過可以看的出來,那個燒紙人不是真的要抓小龍,他的目的就是想告訴自己要盡鬼使的職。

他會是誰呢?郭亮真的想不通了,不過最後他說了,那幾個跑了的鬼他安排好了,難道他真的是鬼使?不像啊!

回到宿舍的時候,又是二半夜了,郭亮這兩天可是真成了夜貓子了。小聲的進到自己宿舍,上了牀,迅速進入夢鄉。

其實,郭亮回來的時候,趙六子是醒着的,但是,他沒有出聲,躺在牀上只是皺了皺眉。亮子出去了這麼久,幹嗎去了?

那個燒紙的神祕人,此刻正坐在河鄉的一個地方,看着夜空,喃喃自語:“我做的也只能這麼多了,那小子的路不好走啊!”

他的身邊,還站着幾個傢伙,仔細一看,不就是剛纔調戲黎小雪的猥瑣鬼幾個麼!

“那小子怎麼會成爲鬼使呢?他不是人類嗎?”猥瑣鬼問道。

“不可多問!” 總裁離婚別說愛 燒紙人只說了這四個字。

“是!”猥瑣鬼也沒了剛纔調戲黎小雪的猥瑣表情,而是一臉的正經。

“好了,收工,我們走吧,上面交代的任務完成了!”燒紙人站起來,說着。 第066章 牛五的家

第二天早晨,郭亮和牛五沒上工,而是去了牛五家。郭亮答應牛五的,要向錢大富給他每星期要一天假,回家看媽媽。

郭亮去也不能空手,就買了些東西,牛五阻止也沒阻止了,其實,郭亮給他要到了假,他都很感激了,郭亮又買了東西,他感覺很過意不去。

郭亮跟着牛五走了好久,越走郭亮的心越難受,這是到了難民營了吧?來到的這個地方破的不能在破了,可以稱之爲廢墟了,就跟地震之後的樣子差不多。河鄉不是不錯的麼,怎麼還有這樣的地方呢,就是枯井村窮時,也不是這樣的啊!

“小五,這是哪啊?還沒到啊?”郭亮跟在牛五身後走着,問道。

“嗯,快了,在那!”牛五指了指前面,他很興奮,因爲好久沒回家了。

郭亮朝前看了看,是有一個房子,不過,那房子還能住人嗎?甚至房子邊還有個大裂縫呢。夏天是好了,涼快,那冬天呢?

到了那個破房子前,郭亮真的心裏很不是滋味,牛五太可憐了,這麼小就揹負了那麼多。

“到了,郭亮哥,我們進屋吧!”牛五興奮的說着,跑跳着就進了屋,並喊道,“媽媽,姥姥!我回來啦!”

郭亮長呼了口氣,緩了緩心情,也進去了。

屋裏,一位背脊佝僂的老奶奶正在慢悠悠的數着地上的一堆空的礦泉水和飲料的瓶子,可能是剛撿回來的。窗戶旁邊,有一位中年女人躺在一張板牀上,面黃肌瘦的樣子,一看就是病中。

那肯定老奶奶是牛五的姥姥,躺牀上的女人就是牛五那生病的媽媽了。

“媽媽!姥姥!”牛五一進屋,看到了好久沒看到的親人,頓時眼淚就下來了。

躺在牀上的女人看到了牛五,暗淡的眼睛也冒出了一絲亮光,畢竟是自己的孩子回來了呀。但是,她沒有說話,她也說不出來話了。郭亮看的出來,她好像已經病入膏肓了。

那位老奶奶,有點耳背了,慢悠悠的回過了頭,看到了牛五,臉上也終於有了笑容,把手裏的瓶子放下,走過來笑道:“五啊,你回來啦?”

“嗯,姥姥!”牛五擦了擦眼淚,走到媽媽身邊,問姥姥道,“姥姥,我媽媽的病怎麼樣了?”

“五啊,你可好久沒回來了啊!你媽媽還是老樣子,就是現在說不了話了,唉!”牛五姥姥說着搖了搖頭。

牛五蹲下來,握着媽媽那枯瘦的手,還沒說話,就抽噎起來。

牛五媽媽看到牛五回來,很高興,雖然說不了話,但是看的出來,她比剛纔精神多了。

“對了,媽媽,我給你介紹。”牛五哭了半天才想起來,郭亮還在呢,於是趕緊站起來,指着郭亮跟媽媽和姥姥道,“這是我在工地認識的郭亮哥,很照顧我,要不是他,我今天還不能回來看你們呢!”

牛五的媽媽舉着那空洞的眼神看了看郭亮,眼裏充滿了感激,她心裏清楚,牛五年齡小,在工地肯定被欺負,雖然牛五都不說,她也能猜到。郭亮能幫助他,這個當媽的除了感激還能說什麼呢。

郭亮看着牛五的媽媽,總覺得有些不對,看着她的臉,是模糊不清的,郭亮揉了揉眼睛,之後看着還是那樣,就好像是重影似的。

咋回事?郭亮奇怪,難道自己眼睛得病了?!

看牛五媽媽看着自己,郭亮笑着點了點頭,接着又道:“阿姨,你好好養病吧,牛五俺會照顧着的,你放心,以後不會在有人欺負他的!”郭亮說完,把手裏買的東西遞給了牛五的姥姥,“買了些東西,你們拿着,俺也從來沒送過別人東西,也不會買,你們別介意!”

郭亮真的頭一次給別人送東西,也不知道買啥,就問那個賣店的老闆,老闆要他買些水果和奶粉啥的,這些送病人比較適合,他就買了一些。

牛五姥姥可是不敢收,跟郭亮推搡着:“娃啊,我們不能收啊,你能照顧五,我們就感激不盡了!”

“您還是收着吧,一點心意。”

這時,牛五也道:“姥姥,咱們收着吧。”牛五覺得,郭亮既然已經買來了,就也別推了。

牛五心裏已經認定了,以後一定要好好報答郭亮哥,雖然郭亮做的事情也不是啥大事,沒啥大恩,但是,至少別人都沒對牛五這樣做過。

郭亮發現,他剛纔跟牛五姥姥說話的時候,看着她自己眼睛就不花,一看牛五的媽媽眼睛就花,有些看不清她的臉。

這怎麼回事?

郭亮又琢磨了一會兒,發現只是看着牛五媽媽的臉是這樣,看她的胳膊手臂啥的都很清楚。

她媽媽有問題!郭亮猜測!

但是,一個活生生的老媽在這,不可能是假的,郭亮想了想,有些感覺到哪裏不對了。於是,他走到牀邊,看着牛五的媽媽。

“阿姨,您是什麼病?”郭亮問。

牛五在旁邊道:“郭亮哥,我媽媽現在說不了話了,她的病很久了,已經快一年了,一直臥牀不起,現在話也說不了了。上次我回家的時候,媽媽還可以說話的。”牛五說着一陣失落,他也知道,媽媽是又嚴重了。

郭亮笑了笑,突然看着牛五媽媽道:“自己出來吧,你應該知道俺是誰!”

郭亮的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讓屋裏的三人都愣了,這話啥意思?什麼出來?屋裏也沒有別人了啊!

“還不出來嗎?別逼俺出手!”郭亮冷哼一聲,又道。

“……郭亮哥,你說啥呢?”旁邊的牛五撓撓頭,很是不解,因爲郭亮是看着他媽媽說話的。

郭亮對牛五擡擡手,示意沒事,又看着牛五媽媽冷聲道:“俺不是嚇唬你,你趕緊給俺滾出來!!”

牛五一聽,郭亮怎麼還罵上了呢,但是他沒說啥,他也感覺了,郭亮雖然是看着媽媽的,但是好像不是和媽媽說話。

那是誰呢?

郭亮話說完沒多久,牛五的媽媽突然莫名其妙的暈過去了,郭亮也發現,他看牛五媽媽的臉已經能看清了,沒有重影了。

郭亮笑了笑,道:“算你識時務!”接着又對身邊看着暈過去的媽媽有些發愣的牛五道,“小五,放心,你媽媽沒事了,以後也沒事了!俺出去一下,不要跟俺出來!”說完,郭亮出了房子。

牛五點點頭,又蹲在牀邊,握着媽媽的手,一臉的擔心。其實他心裏也奇怪,剛纔郭亮到底在幹什麼,並且他剛纔的話,啥叫以後也沒事了?是說病沒事了?說了幾句話,病就好了?如果真是這樣,那最好,但是,有些讓人難以置信。

牛五要不是認識郭亮,就剛纔郭亮莫名的說那幾句話,牛五都得拿笤帚把郭亮趕出去。 第067章 噩耗傳來

郭亮出了牛五的家,面對着一個枯瘦的老頭,冷冷道:“你自己解釋吧!”

老頭沉默了半晌,有些無奈的回答道:“我是在幫她!”

“幫她?你上了她的身,她已經病成這樣了,你在這樣下去,她就要死了!”郭亮氣憤道。

“不是這樣的,如果我不上她的身,她現在已經死了。”老頭解釋道。

“爲什麼?”郭亮問。

“我是牛五的姥爺!”老頭又道。

“什麼?!”郭亮大驚,“你,你是……”

“牛五的媽媽是我的女兒,我怎麼可能害他呢。”牛五姥爺嘆了口氣道。

“那你爲什麼上她的身?這樣你不是吸她的陽氣嗎?時間長了,她會陽氣盡失而死的!”郭亮問道,據他了解,是這樣的。

“其實,牛五的媽媽早就有了病,我不忍心看她難受,就上了她的身,讓她少一些痛苦!”牛五姥爺說道。

郭亮搖頭道:“不,你這不是幫她,你這纔是害了她!”

“爲啥?”牛五姥爺不解了。

“俺問你,你去世多久了?是不是在你去世之前,牛五的媽媽身體還是好的?”郭亮問。

牛五姥爺想了想,回答道:“是的,在我去世不久,我就看到她身體越來越不行了!”

“這樣的話,她的身體不好都是因爲你造成的!”郭亮的話,讓牛五姥爺如當頭棒喝,他不解道:“這怎麼可能?我沒有害她!”

“並不是說你故意害她,而是你不知不覺害了她。俺問你,你是不是死了之後捨不得親人,就一直還在家裏呆着?”郭亮記得,當初土地神爺爺說過,鬼和人一塊生活的話,鬼會不自主的吸人的陽氣,直到吸光爲止。

牛五姥爺嘆了口氣,道:“是的,我捨不得牛五,捨不得親人,就沒去投胎!”

“這就對了,是因爲你一直在他們身邊,你不由自主的吸了牛五媽媽的陽氣,她纔有病了的!”郭亮說道,“至於牛五和姥姥沒事,很可能是因爲牛五總出去玩或者幹活啥的,不長和你的鬼魂在一塊,還有姥姥也總出去撿瓶子,也是這樣,而牛五的媽媽總在家,而你也在家呆着,所以,你吸的她的陽氣是最多的!”郭亮猜着事情的大致情況。

牛五姥爺一拍腦門,一臉的懊悔,接着又緊張的問郭亮:“真的是我害了她?那現在怎麼辦?她會不會有事?”

“放心,你只要以後不在到他們身邊,她應該會慢慢的康復的!”郭亮說道。

“唉,那好吧,我走,我去投胎,否則,在世上又不知不覺的害了別人了!”牛五姥爺嘆道,本以爲是幫助自己女兒呢,沒想到是差點害死了她!

郭亮看的出來,牛五姥爺很捨不得家人,讓他這樣去投胎了,他會有很多的遺憾的。想了想,對他道:“爺爺,這樣好不好,你來我這,我有地方可以讓你去!”

“啥地方?”牛五姥爺問。

郭亮嘿嘿一笑,就把牛五姥爺帶去了鬼牌裏……現在的鬼牌有些像鬼魂收容所了!!

其實鬼牌的真正用途也是裝鬼的,不過,不是像郭亮這樣養着的,有些相反,是關鬼的。在鬼差找到一些野鬼的時候,就會先把他們關到鬼牌裏,然後統一帶回地府,是這樣的。郭亮這樣用也行,反正裏面大的很,在裏面造一個世界出來,也不錯。

少時,牛五的媽媽掙開了眼睛,看到了眼前一臉擔心的牛五,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臉蛋,接着就能說話了:“五啊,你長大了!”

“媽媽,你能說話了?太好了!”牛五沒想到郭亮的話真的是真的,可是高興壞了,高興之餘心裏還有些疑惑,郭亮哥太厲害了,說了幾句話,就把媽媽的病治好了,太神奇了!

這時,郭亮進屋了,一看牛五的媽媽醒了,也知道她這就是沒事了,接下來就是養身體了。

“郭亮哥,我媽媽醒了,你太厲害了!謝謝你!”牛五高興的說道,看着郭亮的眼神裏充滿了感激,也慶幸自己能遇到郭亮,真是福氣。

“醒了就好……”郭亮正說着話,兜裏的電話突然響了,不由奇怪,自己的電話號碼現在就只有楊姍知道,而她現在應該在上課呀,不能打電話啊。拿出來手機一看,是個陌生號碼,想想接了。

“喂?誰啊?”郭亮問。

“郭亮啊,是我,王大寶!”電話裏說道。

王大寶?他怎麼給自己打電話了?在一個,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號碼啊!

“啊,是我,大寶哥啊,有事啊?”郭亮心裏莫名的有絲不安。

“我現在就在你的工地,你趕緊回來一趟吧!”王大寶電話裏挺焦急的。

“好吧,俺馬上趕回去!”郭亮也沒問是啥事,反正心裏莫名的慌亂,預感到出了事,不是啥好事。怪不得他知道自己的電話,原來在工地,那肯定是問的六子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