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通

雖然孫三有武痴之稱,但是卻並不痴獃漸反到異常的聰慧,所以也不用再較量轟他就被李震所表現出來的強悍折服了。

「力量講究的是天賦以及後天鍛煉,這個我是無能為力!,倏李震直接拒絕了孫三的要求。

「我知道!我師傅也說過轟我的天賦並不是最好的!當時我還不相信。不過看到你之後,我才知道轟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也明白天賦這個詞語的真正含義!」孫三並沒有表現出傳說中痴的一面轟反到顯的非常理智。

「呵呵,你也不要如此氣餒轟天賦的作用雖然很大,但是天道酬勤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有時間來找我。咱們交流一下轟或許對你有些幫助。之孫三的表現令李震越的欣賞他。

「好的!相請不若偶遇轟不如我做東金咱們坐坐?漸倏孫三立刻精神一振金直接出了邀請。

「那怎麼好意思轟要知道今天我可是大贏家轟要請客也得我請!之漸李震笑著說道。

「啊!我到把這個茬忘了,你今天可是贏了兩個多億。你不清我還真不願意你了呢」之孫三立刻和李震說笑起來。兩人的關係也莫名的親近了許多。

人與人的交往非常奇妙轟有時候就是話不投機半句多轟但是也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時候。此時這兩句話就在這裡表現得淋漓盡致。李震與姜家的人金幾乎是一見面就水火不融,但是與孫三卻談得特別投機。就好象幾年沒見面的好兄弟一般。

搏擊之王的傳人將碧玉金尊會所的合金鋼擂台徒手摧毀的消息轟在很短的時間裡火的傳遍了整個都,這直接將李震的名望頂上了一個高點通

不過也給李震帶來了不少的麻煩。雖然都不像香江地區那樣狗仔隊泛濫轟但是那些無冕之王卻也無孔不入轟甚至連劉雲單獨給李震安排居住的別墅,也被他們挖掘出來。然後整天就守在那裡,希望能第一時間搶到關於李震的新聞。

「師傅,恭喜恭喜,你可走出大名了!現在不光記者在找你金好多電影導演也在找你拍武打片!轟,由於有記者把門,哪裡也去不成轟李震在屋子裡憋屈了一整天,正鬱悶的時候金劉雲卻調侃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去你的轟還不都是你轟害的我現在大門不出轟二門不邁,都快成了大家閨秀了」。李震鬱悶的說道。

「師傅金你就知足吧,你知道現在有多少人都在羨慕你金現在大家還都在為住房奮鬥的時候,你一次不光贏回一個小別墅,更贏了兩個億。這都已經快成為傳奇了」。劉雲笑著說。

「你可別說那別墅金自從贏過來之後倏我自己一次還沒去過呢?也不知道那個姜老二把我要的老虎給我弄來沒有!,金李震表情鬱悶的說。

「弄是弄來了,今天我來也是想告訴你這件事的,不過這個姜老二不地道轟給你弄來了兩隻病怏怏的虎崽子!漸。說到這個事情金劉雲立玄滿是憤恨的表情。

「只要是活的就行!」對於李震來說轟有病沒病無所謂,只要有就行「咱們半夜溜出去,順便去接收那個小別墅怎麼樣?漸倏

「我是一切行動聽指揮轟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漸倏劉雲無所謂的說。

劉雲安排李震居住的別墅坐落在市區的一片別墅群,這裡管理非常嚴格漸進出都需要通行證,而且外來人員一定要登

「「日」說出要拜訪的對象,並互辦要徵得走人同意才能進入乃為這樣嚴格的制度轟雖然有記者在大門外把守,但是李震卻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只是不能明目張胆的出門而已。

「我們這樣是不是像做賊一樣?,金雖然大門外有記者守侯,但是以李震和劉雲的身手,想要躲過他們的視線也不是做不到,尤其是兩人還沒有開車,這樣行動則更方便。當兩人順利的混出別墅之後,再回頭看向依然蹲守在那裡的記者們轟劉雲突然笑了起來。

「你見過有我這麼帥的賊嗎?。之馬上又會有幾隻珍惜動物到手轟李震的心情大好轟和劉雲笑鬧著說。

聳園坐落在南郊,雖然離市區比較遠轟但是交通還算便利漸兩人也沒有開車,直接叫了一輛計程車。

雖然說起來是從市區到市郊轟但是距離卻也不近,開車也需要兩咋多小時轟而且兩人為了怕被記者現,他們選擇在人類最睏乏的凌晨兩點多鐘行動的,所以到達翠園門口的時候漸天都已經蒙蒙亮了通

不過即使天沒亮,兩人也不擔心會路宿街頭。因為李震雖然被記者堵在別墅內整天都沒有出來,但是有劉雲在,這接收翠園的工作也還



姜老二網將他的東西搬走,新的傢具電器生活用品就在劉雲的安排下搬了進來,而且還僱人打掃了衛生,換掉了所有的鎖具漸所以李震他們來了轟就能直接進到翠園。

「不錯,雖然地方不大轟但是卻比我天涯的別墅裝修得還要精緻!漸漸出進到別墅里,李震就滿意的直點頭。

「雖然姜老二做事不地道,但也算是半個雅人,否則以他那惟利是圖的性格轟也不會仿造蘇州園林的風格建造這麼一個別墅!漸漸劉雲笑著說道通

「快帶我去看看那兩隻小老虎!,金李震突然興奮得叫了也看不出來轟兩人已經一夜沒睡覺了。

兩隻小老虎出生沒多久轟猛然一看就和兩隻小貓似的,它們被關在一個籠子里,此時正睡得香甜轟不過從他們那不時抖的身體金以及黯然無光的皮毛上著轟確實不像是健康的老虎。

「師傅,這兩隻小老虎送來的時候,無精打採金站都站不穩轟我請教過一個動物專家,他們說這兩隻小老虎先天虛弱,生下來就有病轟要是在自然環境下,它們是註定要被淘汰的。即使現在人工養育,也不一安能養活了!轟金劉雲擔憂的說。

「放心,在我手裡,它們想死都死不了!漸倏李震確定兩隻小老虎還都是活的后,直接手一伸,就消失在劉雲的眼前通

「啊!師傅!轟,劉雲雖然已經見過李震的本事金但是每次見依然還是那麼震驚。

「不要叫,也不是我不教你,這個你是學不來的!漸倏李震直接看都不看劉雲一眼轟就向後花園走去,好象那裡還有兩隻熊貓來著。

「嗷」之雖然再一次被李震拒絕。但是劉雲的心情卻非常好轟因為他明顯能感覺到李震的話里有鬆動的跡象轟學不來的不教,那些得來的是不是就能教了呢?

走進後院,先看到的就是一座非常雅緻,蜿蜒曲折的木橋轟然後順著木橋看去,在不算很開闊的水面上轟有一座古香古色的涼亭。

整個水面佔地約一畝地左右,周邊以各種奇形怪狀的觀賞石為岸,圍成了出個不規則的園形,岸邊種著各種樹木。

在水面的一角轟有一個由細絲網籠罩的一片區域,這片區域也不小。而且在這片區域里還有一個高大的假山轟假山下有好大的一排小木屋。從那結構與框架上看,應該就是鳥類、水禽以及姜老二所說的丹頂鶴居住的地方,只不過此時已經是寒冷的冬季,而且還是早晨,李震沒能看到任何一隻鳥類的身影。

靠近水的地方金是幾棵垂柳,垂柳下是一條圍著水而鋪設的鵝卵石小路漸很有種曲徑同幽的感覺轟卜路的另一旁邊有花有草,雖然已經焦黃枯萎之但是依然能看出其春夏時候茂盛的樣子。

當然枯萎的也都是一些普通的花草轟至於珍貴的花草轟都已經保護起來了,因為李震還看到一個半地下的花房轟透過透明的玻璃轟可以看到裡面擺滿了爭奇鬥豔的花朵。

最引人注日的是一片不小的竹林轟竹林里有一個高大的玻璃房子。房子里還有一個小天地轟水池、樹樁、鞦韆以及一個好象古堡似的小房子。不用問轟這裡就應該是熊貓居住的地方。

在竹林的旁邊有一片類似草坪的的方轟在那裡也有幾個奇怪的小房子。而且從那裡,李震終於看到了活動的動物,幾隻梅花鹿正悠閑著在那裡散步。

「果然有蘇州園林的影子轟這蘇州園林講究講究亭台軒榭的布局。講究假山池沼的配合,講究花草樹木的映襯,講究近景遠景的搭配。在這裡還真都體現出來了。看來姜老二在這裡沒少費心思通轟轟李震感嘆的說。

「你是沒看見轟昨天搬家的時候你不在轟姜老二在這個院子里來回徘徊的了好幾圈漸臉上那個肉痛的表情真是太

「其實我才不稀罕他這個園林呢。你也應該知道,我的目標是什麼!等我把我要的東西收走,這個園子就送給你了通。李震笑著說道。

「呵呵,那我就不客氣了!這裡距離市區這麼遠轟絕對是個躲清閑的好地方,不過師傅你可要手下留情轟別把這裡弄得慘不忍睹」轟劉雲和李震也不講客氣,再說了一個上千萬的別墅轟兩人還真都沒看到眼裡。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轟他知道李震在都待不長,這個翠園最後還是他來照料轟再說了,雖然給劉雲了,但是李震要是想住的話轟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呵呵,放心轟你讓我破壞這裡。我也不忍心破壞!漸倏李震說著就先向那關熊貓的玻璃房子走了過去。

熊貓房很大氣走進去一點也不覺的擁擠一圈的大熊貓。

「這裡一共兩隻熊貓,這隻所肥肥。後面那一隻叫妞妞,這個肥肥特別貪吃轟它們肯定是聽到咱們來。把咱們當成是飼養員了!,倏劉雲笑著說道。

「這個傢伙可是真夠肥的了!轟。李震笑得嘴巴都快合不攏了轟有這一對熊貓的加入,再加上他原有的那隻金熊貓算是在桃源空間里落戶了。

「你把這對大熊貓弄走了轟這個玻璃房子也不用留了,我過兩天就找人把它拆了!轟金劉雲看著李震在他的面前又把兩隻大熊貓變沒轟羨慕加無奈的說道。

「也不用拆,我送你兩隻好狗!這裡就當狗房吧!漸倏李震說著轟手一伸漸出對剁易色轟渾身散著彪悍的氣息的比特犬招了出來。

「比特?,金劉雲看到突然出現的兩隻兇猛的大狗境條件反射一般的向後解退了兩步。

「對,正宗的純種比特金而且還是經過我馴化的!這隻叫阿彪轟那隻母的叫阿苗,金李震笑著薦給劉雲看。

桃源空間的狗類現在已經有很多個品種金不過李震最喜歡的轟而且數量最多的,依然還是比特大轟另外他認為這麼大個院子,沒有兩隻狗守護漸就顯得好象缺少點什麼。所以就從比特大里挑選了兩隻比較優秀的拿了出來。

「阿彪?阿苗?」看著這兩隻狗。劉雲的心裡突然產生了一種恐懼的感覺轟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雖然這兩隻狗沒有對他叫,更沒有虎視枕眈的看著他,但是他就是從這兩隻狗的身上看到了危險。

「不用緊張轟它們很聽話的。阿彪、阿苗轟從今天起之他就是你們的新主人了!」感受到身邊劉雲的聲音有些僵硬,李震立刻笑著說道。

李震網一介紹完轟兩隻比特立刻小跑的來到劉雲的身邊,一邊搖晃著尾巴轟然後一左一右用頭輕輕的分別在劉雲的腿上蹭了蹭,就好象是在打招呼一樣。

這一番動作下來轟劉雲也不知道為什麼轟突然就感覺剛才的那種恐懼的感覺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欣喜的感覺。

他興奮的先是試探性的摸了摸兩隻狗的腦袋,而兩隻狗則親昵伸著腦袋讓他摸,這一情況立刻讓他放下了心裡的包袱,直接蹲下了身子,將兩隻狗摟在了懷裡轟而兩隻狗也歡快的伸出舌頭在劉雲的脖子臉上亂舔了一氣,把劉雲逗的哈哈直笑。對於臉上沾的那些狗的口水境一點也不在意。

「你就在這裡玩吧,我去看看那丹頂鶴!,倏李震看著劉雲和兩隻狗玩得那麼高興,也沒有打擾他轟獨自來到了那個高大的好象籠子一般的區域通

這個時候,水面上已經有幾隻野鴨子之類的鳥禽出來活動,當然大部分都是耐寒的轟對於這樣普通的鳥禽李震一點也不動心,他直接來到假山旁邊金打開了那裡的一個小門。

這裡從外面看是個小假山轟但是在假山的內部金其實是一個面積非常大的溫室轟而且李震一進去轟就看到一棵高大的樹木栽種在正中間轟樹上落滿了各種顏色的小鳥。

而且不光樹上,這間奇異的溫室里還吊放著不少的架子,上面也站著不少的鳥類,花里胡哨的轟李震放眼看去轟他認識的就有十多種。不認識的更多,最起碼有五六百隻。其中他最想要的丹頂鶴轟就站在樹下的出個小型噴水池邊,悠閑得喝水呢。

「我靠,這是想開動物園還是怎麼的?而且這些鳥都是哪裡弄來的?不會真是從動物園弄來的吧?。之李震真是被這情景雷住了漸本來他以為萎老二隻養了幾隻珍貴的鳥玩而已轟沒想到這簡直比動物園的百鳥館里的鳥類還要多。

「這些鳥確實都是從動物園弄來的。當初都動物園的一個人求他辦事轟當時正好建造這個翠園。聽說他想弄幾隻水鳥裝點一下轟為了巴結他轟所以這裡就成這樣了!」這個時候劉雲走了進來,兩隻比特則乖順的跟隨在他的身旁。 心情不一樣,表現不一樣。陳克對官員暫時沒有了任何指望,倒也更加放得開了。由革命家、革命警衛員、前官員、被俘官員組成的四人小隊繼續開始前進。在大幅彩色海報前停頓了鑒賞了一會兒。小隊正式開進了熱火朝天的工地。

嚴復是近代極為優秀的人才,鳳台縣給他的衝擊感並非是這麼點子建設成就。嚴復親眼見過的景象,以投資規模而言根本不是鳳台縣能夠比擬的。真正讓嚴復感到吃驚的是陳克在這個災年裡頭居然能夠搞出這樣的人力規模。

看過陳克的書之後,嚴復已經明白陳克提出的「推動社會發展的根本是生產力」論斷。但是嚴復經歷過的北洋水師,天津機械局,都是國家投資的項目。是用幾千萬兩銀子費時十幾年砸出來的,和陳克這種純粹民間的行為完全不同。

遠遠就瞅見成千上萬的人一起勞動的場面。鳳台縣多為平原地區,地下水位較高,土地肥沃,陳克進行總體設計的時候就突出了集中性與方便性的考慮,完全以方便大規模農業生產和生活為目的。中心區的鎮子上各種政府機構和社會服務機構都有所設計,政府辦公機構,警察局,學校,幼兒園,廣場,花園,運動場,還有商鋪,特別是未來的重頭戲,工廠區都有統一規劃。所以上下水系統的設計也是有規劃的。不過現在不是硬質路面,以後挖溝也來得及。

鳳台縣百姓們好歹是有了大規模一起工作的經驗,加上天冷,大家對流水化的蓋房子的模式並不抵觸。但是各種抱怨還是少不了的。張三爺氣喘吁吁的往學校那裡運著紅磚,嘴裡面還不停抱怨著,「都說丑妻、近地、破棉襖。這地離住的地方都有十幾里地,這得什麼時候才能趕到地裡頭啊。」

他已經嘮叨了好一陣,從工程安排上完全分組進行,不讓大家回去看著給自己家蓋房,而是要通過勞動換取房子。到要讓大家蓋各種用途不明的房子。可是嘴裡頭不管怎麼抱怨,張三爺都不敢主動脫離了隊伍。不是沒人這麼干,而是這麼乾的人都被揪了出來。早在開始蓋房的時候,幹部們都給大家說的明白,為了提高效率,這房子是蓋好之後再抽籤選房子的。所以每個人都必須勞動,而且要完成規定的工作量。

哪裡都有偷懶的人,都被拽出來當中批評。而且被抓到偷懶三次的,就會被判最後選房。大夥都想先選房,先住進去。於是一個個都開始玩命的幹活。

百姓們中間流傳的新名詞,「人民黨那些黑心的小鬼」把大家安排的跟小磨一樣,使喚的團團轉。稍微鬆懈一下就很容易脫隊的。

「三爺,你能不能留口氣暖暖肚子。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終於有人受不了說道,張三爺這絮絮叨叨的,很是擾亂這位的注意力,「牌子上寫的清楚,那是學校。娃娃們上學的地方,你家孩子那麼多,你就好好的幹活吧。」

有人頂撞自己,張三爺自然不高興,不過聽說這是給學校蓋房,張三爺閉上了嘴。百姓們都認為讀書明理是件很神聖的事情,給學校蓋房是很有面子的。在學校大呼小叫,張三爺還真的不敢這麼做。

地基已經挖好,砌牆角,吊線,壘牆,都是專業人士,至少是接受過專業培訓的工人來乾的。在這裡頭,保險團的戰士們佔了80%以上的比例。宇文拔都現階段就是專業人士裡頭的專業人士。他帶著人一遍遍的在繁忙的工地上來回巡視。只要有人動作不規範,宇文拔都就會上去批評一番。若是平常蓋房,工人們免不得要偷懶,但是軍隊是最講紀律的,俗話說軍令如山。加上是給自己蓋房,而且是蓋完之後才選房,萬一偷工減料,這房子被自己家選到,那可就糟了。加上根據地的大幹部宇文拔都親自工程監理,所以工地上的工作態度相當認真。

嚴復在工地上轉了一圈之後才問陳克:「我看有不少短髮的人也在幹活,那都是你們人民黨的人吧?」

陳克對沈曾植沒了什麼興趣,但是對嚴復很有興趣。如果嚴復願意投身革命,陳克立馬就會委以海軍學校的校長一職,既然嚴復問了,陳克就據實以答:「對,我要求黨員都必須參與基層勞動,從搬磚和泥開始干。若是不知道房子怎麼蓋的,以後就不知道怎麼管理這些房子。而是我要求這些同志不要說話,要聽百姓們說什麼。既然是給百姓蓋房,不知道百姓怎麼想也是不行的。」

「看樣子這房子可是北方的格局。」嚴複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到了關鍵。

「按理說安徽的氣候,應該用安徽的房頂模式,不過現在實在是來不及了。等明年我們會繼續改進房頂。」

「我看房子蓋得如此之快,文青是怎麼統籌的?」

「標準化施工。」陳克解釋道。這是陳克相當得意的一件事。工業化時代徹底衝垮了手工時代的一個顯著特點是,手工時代的產品論精緻那是遠遠超過工業生產的產品,但是工業生產的概念就是效率。為了讓工人提高效率,生產線上的每一個動作都是要經過千錘百鍊的。這次蓋房也是如此。陳克根本沒有打算讓這房子幾十年的存在,如果陳克的革命計劃能夠成功,要不了二十年就會有一次新的大規模基礎建設。所以他就是要追求效率。

聽陳克說完,嚴復再重新看近處的施工,這才恍然大悟。如果讓一個人不停的彎下腰拿磚,然後再挖起一團水泥漿砌上去,把磚放到水泥漿上,用灰刀把磚敲好。不用太久就會腰酸背痛。大批的建築工人都是保險團的士兵,大家本來就不是專業的建築工人。所以工程管理上把這些步驟劃分開來,有人專門把磚運到觸手可及的地方,有人負責把磚放到位置上,有人專門負責砌水泥把磚的位置敲好。包括檢查都是專人負責的。根據工作量來決定休息的時間。讓大家都能夠保證身體不會過於疲勞。

看著人很多,卻一點都不混亂,工作效率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站在哪裡沒多久,眼瞅著一面牆嗖嗖的就起來了。嚴復沒有玩過電腦,自然不知道在陳克看來,眼前的景象頗類似一些注意細節的建築類遊戲。

轉了這麼一大圈,日頭也開始西斜。四人乾脆就在食堂吃了頓晚飯,嚴復與沈曾植都很注意的看,卻沒有說話。鳳台縣制度森嚴,從食堂那長長的打飯隊伍裡頭也能看出來。陳克本以為嚴復和沈曾植會對排隊有什麼說辭,卻沒想到兩人只是一言不發的吃了晚飯。甚至對飯菜裡頭每人一個的鴨蛋都沒有提出任何問題。

回去的路上嚴復又問起陳克對那些鐵的打算,陳克也據實以告,製成農具分給百姓。嚴復讀過陳克對貨幣「一般等價物」的論述。得知陳克準備建設現代銀行來運營根據地經濟,他很是熱情。滿清的國家貨幣管理就是渣,到了滿清覆滅,現代國有銀行都沒有絲毫建設起來的跡象。嚴復聽的津津有味。特別是對於「法幣」這個國家推行的貨幣符號,以及現代銀行的貨幣發行,流通,回籠,以及這種模式如何結合到鳳台縣現在的環境裡頭。嚴復極為有興趣。

沈曾植是個大儒,精通中西文化,卻不精通經濟與民政。聽著陳克詳細敘述怎麼通過引進科學生產模式有效提高生產力,再通過現代銀行髮型的「法幣」,讓缺乏硬通貨幣的百姓有效的能夠參與到交易體系當中。沈曾植本來就對陳克十分不滿,陳克說的越有道理,他的反感和不安就越強。到後來,他終於忍不住說了一句,「聚斂過甚。」

陳克也不生氣,他笑道:「聚斂過甚是指銀行發行的貨幣不回籠。只是通過發行貨幣來榨取百姓的物資與勞動。可是根據地是通過政府提供各種服務和商品來回籠貨幣。人民付出了勞動,賺到了貨幣,然後通過交易購買了其他的服務和商品。就如同鐵犁一樣,人民若是非得弄跟木棍,或者乾脆用手去耕種。我們也不強制人民買鐵農具,但是人民願意使用鐵農具,我們的農具價錢也不貴,人民沒錢還可以借錢來買。怎麼能叫做聚斂呢?王者富民,霸者富士,僅存之國富大夫,亡國富筐篋,實府庫。」

沈曾植知道陳克最後引用的是荀子的話,若是按照陳克前面所說,倒也不是沒有道理。不過他是斷然不肯稱讚陳克的。所以乾脆一言不發。

陳克這話其實不是對沈曾植說的,他轉向嚴復,「嚴先生,我們剝奪了地主的土地。因為在這個新的體系裡頭,如果有人靠了壟斷土地謀取利潤,那麼等於是開了一個無底洞。百姓在這個交易體系裡頭的份額是越來越少。我們的這個制度裡頭,只有勞動者才能掙錢,才能致富。若是想靠了剝削別人致富,新制度是萬萬不會允許的。」

聽了這話嚴復淡然一笑,「文青,我家倒也略有幾畝薄田。不過我自打讀書之後為國效力,或者教書。靠了自己的勞動過活,也沒有吃過什麼地租。文青若是擔心我反對耕者有其田的話,倒是大可不必。」

被嚴復這麼一說,陳克臉微微一紅,「嚴先生,我很敬重您。所以推行的這些制度是很希望得到您首肯的。」

陳克的話很誠懇,嚴復倒也沒有真的生氣,他微微點點頭,「文青的才具我已經看過了,文青的志向我也知道了。不過我想要問文青一句話,你可否想過要稱帝。」

今天這一天,陳克的目的就是試圖用事實來說服嚴復加入革命,他萬萬沒想到嚴復居然拋出了「是否想稱帝」這麼一個問題。聽完嚴復的問題,陳克立刻就呆在原地了。 「這麼本張!凡李震沒想到眾里才僅僅是因為想要只」而送的禮物。

「這有什麼誇張的轟你剛才收走的那兩隻老虎崽子、大熊貓轟還有那邊的鹿也都是那個人送的!而且這個院子里的一切,他都沒有掏錢」劉雲不屑的繼續說道「姜老二就是這樣的,無論人家送他什麼轟他一律是來者不懼轟全部收入腰包!」

「呵呵轟既然他來者不懼漸那我也給他來個懼者不來,把這裡我都給他掃蕩了」如此多的鳥類漸而且還有很多品種是他的空間所沒有的。所以李震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師傅!這裡的鳥也太多了吧,而且空間也大,你怎麼抓呀?」劉雲突然疑惑起來。

「是呀!我怎麼抓呀?」李震突然也愣住了。

這個隱藏在假山裡的溫室轟高個米左右轟有一個半籃球場那麼大。在這麼大的空間里,去抓那些會飛的烏轟簡直就是白具做夢的事情。

「如果能有什麼東西把它們引下來就好了!」劉雲在一旁看著那些鳥嘀咕道。

「引下來轟用什備引轟用」!」李震猛然想到當時桃源空間里的百鳥朝鳳的景象,自己是不是再借用一下鳳凰蛋呢?

想到這裡,李震立刻看向桃源空間的梧桐樹上,但是眼前的景象突然令他出呆轟因為他赫然現那棵梧桐樹居然在著火,而且此時所有的枝葉幾乎已經被燒乾凈轟整棵梧桐樹變得光禿禿的。只剩下那個六米多高的主幹以及一根最粗的分枝還存在,但是奇怪的是這個主幹和分枝在烈火中居然沒有燒毀的跡象。

而在那根唯一存在的分枝上轟一個五彩斑瀾的鳥巢也正冒著紅紅的火焰漸不過詭異的是轟這紅色的火焰居然燒不壞這咋小鳥巢。火焰就好象是點綴品似的,映襯著那個鳥巢更加的絢麗多彩,並且充滿了神秘的氣息通

此時這棵燃燒的梧桐樹旁邊已經沒有一隻鳥的存在,這棵梧桐樹上長在石縫裡轟此時周圍很多山石已經被火燒通紅轟甚至有些靠得比較近的地方轟都出現了融化的趨勢。

如此高的溫度,令李震害怕自己辛苦收集來的鳥類出事,於是連忙在空間里尋找,這才現所有的鳥類已經都回歸到了大青山。

即使一開始擔任孵化任務的海東青也已經離開這裡,這才令李震把心放下轟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異變又起,那燃燒的火焰突然爆漲起來。

「難道」!」李震心神一動。立刻緊張得向那鳥巢里看去,說來也巧金李震看過去的時候,那顆七彩鳳凰蛋上突然出現龜裂,而且還有些輕微的搖擺。

看到這一幕轟李震的臉上頓時露出驚喜的神情,因為這個樣子簡直就和小雞要孵化出來前的樣子沒什麼區別。

「劉雲,你在這裡等我一下轟我去去就來!」鳳凰要出生了轟李震可不想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大飽眼福的機會,於是和劉雲交代了一聲,直接跑出假山溫室金然後在劉雲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境閃進了桃源空間。

雖然李震也可以在劉雲面前消失金反正已經在他的面前突然出現過一次了轟但是真要這樣做的話轟李震的心裡還是有些負擔,所以才避諱



進到桃源空間之後,李震直接來到梧桐樹的上方,此時他切身體會到。為什麼那些鳥類都不在這裡的原因了轟這裡簡直是太熱了通

李震現在已經距離梧桐樹有百米之遙轟但是依然能感覺到那令人灼痛的熱浪。不過這個熱浪李震還能忍受轟當然最主要的是,李震此時已經完全被鳥巢里的一切吸引住了。

只見那七彩鳳凰蛋裂開的縫隙越來越大轟最後從中間破碎開來轟然後就見一隻渾身火紅色,和網孵化出來的鶴鵓差不多大小的小鳥從裡面蹦了出來。

「這,,這,這就是鳳凰?這也太小了吧!看起來還沒有我手指頭大呢!」看著這網孵化出來的小鳥,李震眼裡都是驚疑之色。

就在李震驚疑的時候,又生了一件令他目瞪口呆的事情,只見那隻網出生的小紅鳥轟如同餓了一般。對著孵化自己的蛋殼就啄食了起來。而且度還非常快轟一分鐘不到,整個蛋殼都被小鳥吃掉了。

而且吃掉蛋殼還不算完轟只見它把嘴一張,由近及遠,那紅色的火焰居然化成一條火線被小鳥吸食進了肚子里。

然後在小鳥吸食火焰的同時,體形開始生了變化,逐漸的膨脹起來。而且身上紅色的羽毛也慢慢的變淡金同時又有其它顏色出現在它的



當所有火焰轟包括包圍著梧桐樹的火焰都被這隻鳥吸收之後轟那隻小鳥也長得如同麻雀一般大小漸而且外觀也出現了極大的變化。

只見它的樣子和麻雀非常相似,只不過嘴與爪子如同玉石一般潔白。身上的羽毛依然以紅色為主。但是中間也點綴著不少其他的顏色,顯得異常華麗,尤其是尾巴和翅膀的尖部轟更是七彩並列,異常絢麗。

這隻鳥的出現,令十殿以失望。又好壽。失望的只烏的樣子和他想象中悅,戰凡徉子懸差太大。

而好奇的是轟這隻鳥絕對是他以前沒有見過的品種,不過珍惜轟而且特別寶貴。而且尤其是剛才網孵化出來時的那一幕轟絕對駭人聽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