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然看在他身份特殊,又有龍母護著,他早就毫不留情的開罵了。

其他看客卻是沒說話,抿著茶,畢竟陸凡現在可是炙手可熱的大人物。

待會一個不留神,禍從口出,那就真的攤上事了,還是閉嘴為妙。

然而知道的人都知道,小丑是那位真仙,他還真不一定打得過陸凡。

「哼哼哼,你還別不服,陸哥哥的大帝境,豈是你能比的呢。」

少女依依不饒道,這裡是龍族祖地南疆,離龍宮那邊非常遠。

她之所以敢這麼說,是因為她爹是這裡的鎮南大將軍,一尊仙尊……

龍母宮!

陸凡的仙力散去之後,他就虛脫了,此時龍母從明光中走出,居然……

天哪!她居然抱著陸凡!

此時的陸凡渾然不覺,閉著眼在龍母的懷裡亂蹭,以為是在做夢。

「這是什麼?軟綿綿的,還挺香~」因為意識虛弱,陸凡看不清是啥。

反正是在做夢,隨他怎樣都無所謂,所以陸凡變得更不安分了。

龍母一臉黑線的看著手裡的陸凡,她將手將一米八的陸凡托著。

一隻手托著陸凡的雙肩,一隻手托著雙膝,竟不曉得半點費力。

也是啊,龍母可不是尋常的弱女子,別說是120斤的陸凡,就算是一方天域她也能單手托起。

「哼哼,這個小娃兒,睡得可真舒服。」龍母慈顏悅色的看著他道。

這是預料之中的情況,仙力被瞬間抽離,就算是仙尊也會贏弱不堪。

看陸凡這個狀況,至少需要半個小時才能夠完全恢復正常。

不得不說,陸凡的身體近乎完美,托在手裡竟有一股莫名的暢快感。

龍母走著走著,都走到了冰床上,卻遲遲不願將他放下,像哄小孩似的。

這裡很安靜,不會有人打擾。

龍母看著懷裡的陸凡,那每一寸肌膚都溫潤這淡淡的光澤,好嫩。

「嗐,可惜你只有十幾歲,若你早生幾萬年,如今已跟我站在同一高度了吧?」龍母喃喃嘆道。

她心裡還有句話沒說,那就是:那樣的話,我就可以冠冕堂皇的……

咳咳咳,長幼有序,我這是在想啥呢?非禮勿想,非禮勿想。

說完龍母非常貼心的將陸凡放到冰床上,並貼心的給他脫了鞋。

這個舉動雖然是不經意的,卻隱隱透露著什麼,十分的不一般。

「差不多該醒了,去吧。」

龍母挑了挑眉頭,一顰一笑都是那麼美態,旋即在對陸凡哈了口氣。

和上次一樣,仙女的氣都是香的,而且還有逆天的治癒效果,可破一切。

「嗷嗷嗷。」

陸凡揉了揉雙眼,然後就醒了,一臉迷糊的看著站在一側的龍母。

我做了個夢?

陸凡不知道夢見了啥,可是下意識的往上瞅的時候,不禁一愣。

我擦?我,我好像明白了什麼。

想到這陸凡羞澀不已,看龍母的眼神也變得有幾分逃避之意。

「嗯?你怎麼了?還是覺得不舒服?」說著龍母竟靠了過來查看情況。

陸凡被嚇到了,下意識的身子一側,但是又覺得這好像很沒禮貌。

「我,我沒事,只是有些不適應,我好像突破了?」陸凡猶疑道。

大帝之境還可分為三個小境界,大帝初期,絕世大帝,及半步仙人。

陸凡現在已邁入絕世大帝一列,實力更上一層樓,可吊打一切半仙。

他懷疑,等他臻至半步仙人後,甚至能夠和普通的仙君一較高下。

當然這是理想狀態,畢竟仙君和真仙的差別可不是一星半點…… 「有小姑在這,我哪裡敢欺負她。」蘇白笑道。

蘇薔明顯不信,向姜寒酥問道:「寒酥,剛剛他欺負你沒?他要是欺負你了,你跟姨說,姨給你做主。」

姜寒酥搖了搖頭,道:「蘇白只是跟我說了一些話,並沒有欺負我。」

「你看,我就說吧,這麼乖巧的女孩子,我哪裡捨得欺負啊!」蘇白笑道。

蘇薔皺了皺眉,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但是她又說不上來,這種感覺很奇怪。

「去,寒酥乖不乖巧跟你有什麼關係?」蘇薔道。

蘇白笑著沒說話,但卻對姜寒酥眨了眨眼睛。

這可是自己未來的老婆,乖不乖巧怎麼可能會沒關係。

因為有蘇薔在的原因,面對蘇白的作怪,姜寒酥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

只是鍋里的火光照在她的臉上,紅彤彤的,非常好看。

只是這番美景,註定是沒有人能夠看到了。

「寒酥別燒了,鍋已經燒開了,你進屋裡坐著吧。」蘇薔說道。

菜都已經炒好了,姜寒酥鍋里燒的是一些饅頭。

北方以麵食為主,所以像蘇白他們這裡吃得最多的就是饅頭。

如果不出去打工的話,只在家裡,米飯恐怕一年都不一定會吃一回。

「噢。」姜寒酥點了點頭,走過去幫蘇白端起了盤子。

加上姜寒酥,他們這一頓飯足足有六個人吃,所以小姑她們抄了不少菜。

兩人一次端兩個盤子,得分兩次才能端完。

將饅頭和剩下的菜端到屋子裡后,姜寒酥便禮貌地對裡面的三位老人問起了好。

蘇薔的公公婆婆都認識姜寒酥,唯一不認識她的,就只剩下蘇白的奶奶了。

看到乖巧懂事,長的又漂亮的姜寒酥,蘇白的奶奶眼睛一亮,她問道:「這是誰家的姑娘?長的可真俊。」

「多大了,說婆家沒有?」蘇白的奶奶問道。

姜寒酥沒想到蘇白的奶奶問的這麼直白,看著一副看好戲的蘇白,姜寒酥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如果是一般的人問她這句話,姜寒酥就不回了。

只是這人是蘇白的奶奶,她只能回道:「十七,還沒。」

「十七?倒是跟我家小夢差不多大,你看我家小夢如何?」蘇白的奶奶笑著問道。

蘇白的奶奶活了那麼多年,早年間也曾跟人說過親,這孩子一看就是懂事賢惠能過日子的人。

而且長的又那麼漂亮,日後如果跟她的小夢生個娃娃肯定會跟小夢小時候一樣可愛兒。

雖然老大的兒子都結婚有了兒子,但是他們生的曾孫,怎麼能跟我家小夢生的曾孫比呢?

聽到奶奶的問話,蘇白都要笑死了。

這個奶奶啊!果然是最疼自己的。

見到這麼好的姑娘就想說給自己。

看到因為奶奶這句話而俏臉通紅的姜寒酥,蘇白覺得頗為有趣。

這時候他心裡最大的一塊石頭也已經放下了。

跟他之前所猜想的沒錯,奶奶很喜歡姜寒酥。

這個遺世明珠被人發現后,誰會不喜歡呢?

奶奶很喜歡有靈氣的女孩兒,而姜寒酥身上最不缺的就是這些。

蘇白想想,發現之前自己產生的想要跟她徹底分手的念頭很可笑。

這樣的女孩兒,自己前世只見了一面,連幾句話都沒說上就已經忘不掉了。

今世了解了那麼深,發現了她那麼多優點,這一世自己想要忘掉她,那真是更難了。

如果自己真的能做到忘掉她跟她分手,之前就不會有想把酥白麵館做大,然後讓她看到后心裡後悔的想法了。

真正忘掉一個人,真正不喜歡一個人,是不會再去想對方會做什麼的。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比不喜歡一個人時更無情。

「媽,你就別為難寒酥了,她還在上學呢,現在哪有時間談戀愛。」就在姜寒酥不知道該怎麼回蘇白奶奶這句話的時候,蘇薔從廚房裡走出來幫她解了圍。

姜寒酥鬆了口氣,看著一臉笑意還想著看好戲的蘇白,不由得再次瞪了他一眼。

蘇白笑了笑,這小丫頭,剛乖巧了沒多久,竟然又敢瞪人了,看來膽子又大了。

不過瞪吧,她一直乖乖聽話的話,蘇白還真找不到什麼借口去佔便宜。

被她一句分手搞的分開了好幾個月,蘇白不能真的對她做什麼,但過過手足之癮是一定要的。

自重生之後,自己為她守身如玉快一年了,說實話,不想這些還沒事,只要一想,那就憋得非常難受。

本來如果沒有林珍這一檔子事,自己這半年再跟她發展發展,即便是不能真對她做些什麼,但是讓她用手用腳幫自己解決一下慾望應該是能做到的,結果現在全泡湯了。

本來自己還體諒林珍把姜寒酥拉扯這麼大不容易,但現在一想到這裡,就又有些生這位未來丈母娘的氣了,

自己應該是史上最悲催的重生者了,重生都一年了,那種事情還得自己用手去解決。

至於憋著,你憋個一年試試。

再加上每次幻想的對象都是姜寒酥,這還能憋個鎚子。

「上學怎麼了?上學也可以先談著嘛?」蘇白的奶奶道。

「好了媽,你就別在這瞎打岔了,寒酥在考上大學之前,是不會談戀愛的。」蘇薔道。

「小姑別說這麼滿嘛,愛情這東西,要是來了,是擋不住的。」蘇白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