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靈師全力趕路的十一個辦小時,若是靈者,哪的兩三天。

也只有靈師可以不斷的抽取靈氣補充,才能夠長途飛行,就算如此,長途飛行,靈師也很累。

上中城的城牆出現在四人眼中,除了古嫣,上中城,其他三人都不陌生。

上中城屬於二級城市,人口過千萬,商業也是非常的繁華,薛家在上中城,一支獨大,勢力比之城主府還要龐大。

當然了,薛家與一級城市,白靈城的第一家族馮家相比,就弱了很多。

馮家之所以要與薛家聯姻,就是看中了薛家在上中城獨大,說白了就是羨慕。

想他馮家比薛家強大多少倍,卻不如馮家混的風光,所以馮家有想法,想聯合薛家提升自己的地位,如同薛家一般,一支獨大,壓過城主府一頭。

上中城不如白靈城,薛家能與馮家聯姻,就等於抱了大腿,如此,薛家在上中城的地位,就會更穩固。

所以,馮家的聯姻,薛家是全力支持的。反正就是各取所需,而薛雯只是犧牲品而已。

馮家提親的人馬,已經到了薛家五天了,就等著薛紫燕帶薛雯回家,就可以定婚事了。

雙方都認為,這次婚事,越快越好。

薛紫燕在路上已經給薛雯說清楚了情況,薛雯很緊張,但也必須去面對,他相信,古風一定有辦法的,相信古風不會讓別人佔有自己的。

所以,她就是相信古風,也只有相信古風。

薛紫燕和薛雯剛落地,城門口就有薛家的暗子激動的回去通報。

而薛家,此刻並不平靜。

馮家提親的人馬,還趕著回家交代呢?這一等就是五天,任誰都來了火氣。

更重要的是,白靈城馮家吹得緊。

於是這隊提親的馮家人馬,就將火氣撒在了薛家身上。

薛家會客廳,薛家人,一個個的低著頭,被馮家人輪番大罵,還不得不擺出一副恭敬的神色。

不敢對馮家人發火的薛家人,將恨意,都記在了薛雯甚至去找薛雯的薛紫燕身上。

就在這時候,薛家暗子急急忙忙的闖入會客廳,在薛武偉耳邊嘀咕了幾句。

聽完暗子的話,薛武偉大喜,朝馮家人馬道:「小女回來了。」 聽到薛雯回來的消息,薛家人大喜。馮家人在薛家五天,這五天來,薛家人是度日如年,膽戰心驚。

薛武偉朝馮家人道:「諸位,你們歇息一會,我這就去把小女帶來。」

說完,薛武偉安排幾個長老陪著馮家人,自己急急忙忙的跟隨暗子離開。

離開會客廳,薛武偉的臉色就陰沉下來,想到一會見了薛雯,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一番,有些怪罪,都是自己以前太縱容她了。

古嫣與薛雯和薛紫燕走在一起,東望望西看看,女人天生就是愛逛街的生物,這時候,薛紫燕也不催著回家了。

帝國高手跟在三人後面,跟個保鏢似得,非常的尷尬!但他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不得不跟著。

幸好古嫣怕引起騷亂,戴了面紗,不然恐怕真的亂起來了。

這時候,古風到了復活時間,通過復活坐標聯繫古嫣道:「嫣兒,我即將通過給你的坐標傳送過來,你找個沒人的地方,我好出現。」

古嫣聞言大喜,拉著薛雯和薛紫燕道:「哥哥要來了,我們找個沒人的地方,等哥哥過來。」

剛好路過一家客棧,四人走進客棧,古嫣三女開了一間房間,就急急忙忙的去房間了。

帝國高手,鬱悶無比,也開了一間房間,然後坐在客間,點了一壺小酒,幾個小菜,喝著悶酒。

客棧外面,跟隨薛雯的暗子剛好與薛武偉相遇,告知,她們住進了客棧。

聞言,薛武偉沒差點氣暈過去,幾大步走進客棧。

https://tw.95zongcai.com/zc/47842/ 客棧老闆認識薛武偉,見薛武偉一臉的氣憤,頓時大驚,慌忙的歡迎到:「薛家主,不知道你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裝在殼子里的女人 不等客棧老闆把好聽的話說完,薛武偉氣憤道:「我女兒開的哪一個房間?」

客棧老闆剛才正好不在,一臉疑惑的看向店小二。

店小二剛好不認識薛雯,一臉楞逼道:「我不認識他女兒?」

另一個端菜的店小二剛好路過,插嘴道:「薛雯小姐他們在三零二。」

薛武偉氣的不得了,特別的氣憤薛紫燕,一把年紀了,居然不懂事,叫她帶薛雯回家,居然還一起去開了房間。這是要氣死自己啊。「

三零二客房,古嫣取出復活坐標放到地上。

古風在待復活空間,叫道:「復活。」

復活坐標頓時化作一道流動的光芒,一陣急速的流動,形成了一個五角星圖案,接著白光大作,古風的身影漸漸顯現出來。

望著古風,三女都很激動的圍了過來,將古風圍在了中間。就要問東問西……

薛武偉來到三零二都來不及敲門,憤怒的一腳踹過去。

轟咚!

不得不說,客棧的房門質量很好,房門雖然發出巨大的響聲,硬是沒有破碎,甚至都沒有損壞。

隔音效果也不錯,這一腳的動靜,外面非常的大,裡面卻只聽到咚的一聲。

三女大驚,薛紫燕想到了一種可能,大叫不好。

薛雯見幺姨的樣子,就知道,肯定是家裡來人了。

古風對於外面的情況,一目了然,故意不說話,等著看好戲。

這時候,客棧的老闆趕緊取來鑰匙開了門。

門剛打開,薛武偉就奪門而入。就看到,自己的妹妹,女兒,還有一個美若天仙的少女,圍著一個少年,都望著自己。

帝國高手和客棧老闆識趣的走開了。

薛武偉氣急,憤怒吼道:「你們在幹嘛?」

三個女人,一個男人,在房間里,房門緊閉,更重要的是,她們還把少年圍在中間。

薛紫燕有些懼怕這個大哥,加上自己一把年紀了居然做了一個少年的女人,有些心虛,吞吞吐吐道:「大哥,你怎麼…來了。」

薛武偉聞言更是氣憤,怒罵道:「薛紫燕,你老糊塗了嗎?我叫你去找薛雯回來,速去速回,你幹嘛了,找到她不帶回家,還跑到客棧來開房,你告訴我,這個少年是誰?」

薛紫燕更加的心虛了,支支吾吾道:「我…我……。」

薛雯擔心幺姨說漏嘴,叫道:「父親……。」

聽到薛雯的聲音,薛武偉就來氣,罵道:「你給我閉嘴,你這個不孝女兒,你真是氣死我了。」

薛雯委屈道:「父親……。」太委屈了,叫了聲父親就說不出話來了。

古風見兩女委屈,心裡就不爽了,不管怎麼樣,自己的女人,怎麼能受委屈。溫柔的將兩女拉倒自己身後,望向薛武偉道:「你就是伯父……。」

聽到古風對自己的稱呼,薛武偉震怒吼道:「你叫我什麼?」

聲音之大,沒差點把古風耳膜震破。

古風不滿道:「尊重你,我叫你一聲伯父,不尊重你,老東西,你叫那麼大聲做什麼?」

古風後面的話,幾乎是吼出來的,聲勢驚人。

三零二的門還沒有關呢?這動靜,吸引了不少人圍觀了過來。

更是有人認出了薛武偉。

帶著空間闖七零 薛武偉回頭看去,怒吼道:「看什麼看,都給我滾。」

碰咚!

薛武偉狠狠的關上了房門,靈師四級的氣勢單獨鎖定了古風,並且強大的氣勢壓像古風。

知道古風底細的三女,都淡定的望著,不說話。

古風站在原地,弔兒郎當的雙手環抱,無視薛武偉的壓迫。

薛武偉頓時震驚了。驚恐的望著弔兒郎當的古風,氣勢達到極致。

古風不屑道:「就你靈師四級的境界,也敢用氣勢壓迫我。」

說話之間,古風走上前幾步,靠近了薛武偉。

薛武偉不知道古風要做什麼,後退了幾步。

薛武偉避開古風看向薛雯問道:「他是誰?」

對於古風,薛武偉是真的被鎮住了,年紀輕輕,居然完全的無視自己的氣勢,這得有多妖孽?

薛雯有些躊躇的回答道:「父親,他是我的…我的……。」

薛雯始終不敢說出口。

古風替他回答道:「我是他男人,她是你女兒,所以我們算是親戚關係。」

說完,想了想:「古風又道,對了,我們這次回來是探親的。」

薛武偉望著古風,有些轉不過頭來,直覺告訴他,古風不能得罪。可是,女兒與馮家的親事迫在眉睫。

想了想,薛武偉朝薛紫燕和薛雯道:「回家去再說。」

薛武偉覺得,眼前的少年不簡單,馮家自己也得罪不起,一切就讓他們兩邊去鬧吧! 薛武偉帶著古風幾人快步的走向薛家,路上很多人好奇的觀望,卻不敢指指點點,畢竟上中城薛家獨大。

古嫣依舊帶著面紗。

薛雯和薛紫燕都很緊張,即將面對的是整個薛家,想不緊張都不行。

古風一直都很輕鬆,東張西望,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快到薛家的時候,薛武偉的二弟,也是薛紫燕的二哥趕了過來,望了一眼薛雯和薛紫燕朝薛武偉道:「大哥,快點回去吧,馮家人真是比老祖宗還難伺候啊!」

說完,薛武生望著薛武偉,本以為薛武偉會很慌張,甚至生氣,卻沒想到,薛武偉很鎮定。

薛武生疑惑的問道:「大哥,你這是……。」

薛武偉看了看古風,朝薛武生道:「二弟,薛雯這件事情,我這個做父親的做不了主,薛家也做不了主,這位小…..朋友是薛雯帶回來的姑爺,這件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商量去吧!」

薛武偉想說小兄弟的,想到女兒和古風的關係,不得不改口。他還不知道古風與他妹妹的關係,不然……

薛武生看了看古風,怎麼看古風都像是個普通人,在望向大哥,很想摸一摸大哥的額頭,是不是發燒了。不過大哥才是一家之主,薛武生也就不再說話了,反正天塌下來,也是大哥撐著。

很快進入薛家,直奔薛家會客廳。

老遠的,就聽到會客廳里有人在不停的發牢騷,說一些難聽的話。

來到會客廳門口,薛武偉停下步伐,讓開了路,看向古風。

古風才無所謂,大步的走進了會客廳。

見有人走進來,所有人都望向了大門口。

馮家人以為是薛武偉回來了,正打算怒罵。看清楚之後,疑惑,這個少年是誰?

古風走進會客廳,看了看上膛坐滿了人,頓時眉頭一皺,朝後面跟進來的薛武偉道:「上膛坐的是人呢?還是鬼呢?」

薛武偉看了看坐在上膛的馮家人,苦笑道:「他們是白靈城馮家人,也是我薛家的客人。」

古風當即粗口道:「客人,他媽的,客人不是應該坐下方嗎?給點面子讓做兩邊就不錯了,孫子的,居然霸佔了上膛所有的位置。這就算了,看到老子來了還不讓開,真是沒人教養的不懂事。」

歡喜冤家:邪惡首席,我不要 薛家人看著大罵的古風愣住了。

他們不知道古風是誰,心中一萬個想知道,這人是誰啊?這麼吊!

馮家人被古風罵的愣住了,好一會。馮玉龍也就是這次來提親的馮家三少爺,反應過來,望著屌炸天的古風,皺眉問道:「你是誰?」

馮玉龍還不錯,雖然憤怒,並沒有直接發怒,而是先將對方身份弄清楚再說。

古風就是要激怒對方,蔑視的望著馮玉龍罵道:「我是誰,問你媽去啊!」

「好膽,你找死。」馮玉龍還沒反應過來,他二姑,馮碧蘭恐怖的氣勢籠罩古風,她要古風跪下。

可惜,她的氣勢很強大,古風也不弱。完全無視了她的氣勢。

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都震驚了。

薛武偉則是深深的鬆了口氣,他的猜測是正確的,古風的身份絕對不簡單,連靈師五級的馮碧蘭的氣勢都能無視。

事實上,無視一個人的氣勢壓迫有兩種途徑,第一,實力非常強大,第二,有抵禦強者威壓的寶物。

當然,不管是哪一種,都證明這個人不簡單?

馮玉蘭也是心中一驚,心裡嘀咕:「難怪對方如此猖狂,原來有恃無恐。」

馮玉蘭看向薛武偉道:「薛武偉,這人是誰,你找他來侮辱我等是什麼意思?」

薛武偉大驚,慌忙解釋道:「碧蘭長老,這你就錯怪我了,這位少年我也是今天才見到,他和我女兒一起回來,聲稱是我薛家姑爺,你也看到了這位少年的不簡單,薛雯這事,我完全沒辦法插手了。」

薛武偉話都說的這麼明白了,馮家哪裡不懂。

馮碧蘭起身,走向古風,他不相信古風實力高深,因為古風太年輕了,他認為古風身上有抵禦威壓的寶物。當然,她更好奇古風的身份。

她靠近古風,不足兩步的距離,認真的望著古風問道:「你是誰?」她盯著古風的眼睛,哪怕古風眼神有一絲的異樣,都逃不過去。

古風都聞到了她身上的香味,微微一笑,走上前一大步,距離馮碧蘭更近,兩人相距不足三十公分。

馮碧蘭身軀一顫,沒差點後退。她深吸一口氣,才穩住身形。

古風因為和薛紫燕發生了關係,對於年紀大的女人,也沒有距離感,近距離盯著馮碧蘭,發現,馮碧蘭年紀和薛紫燕差不多,美貌方面,甚至膚色更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