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景祗不滿的撇撇嘴道:「我又不是不知道,總得慢慢來不是。」

盛夏都被他給搞笑了,廚房內的氣氛緩和了不少,她笑笑搖頭不說話,專心致志的去弄蝦。

事實上,言景祗是真的不會弄這些東西。像他這樣的人,是不會將時間浪費在這些事情上面的。

盛夏動作麻利的將蝦線給去掉,一邊的言景祗都看呆了。

正當他在走神的時候,手中的牙籤不小心刮到指甲蓋裏面去了,言景祗「嘶」了一聲。

聽見聲音,盛夏猛地側頭看了一眼,看見言景祗那隻手的指甲蓋里有些出血。她趕緊將言景祗的手從水裏撈出來,握著言景祗的手想要帶他出去處理一下。

言景祗卻反握住了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道:「我這沒什麼事情,時間也不早了,你教我怎麼做吧,我快餓死了。」

盛夏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確信他沒有撒謊后才放下了這個念頭。

盛夏仔細的教言景祗,可言景祗這時候就像個笨小孩一樣,怎麼樣都學不會。

盛夏有些氣惱,鼓著腮幫子看着他有些生氣。

言景祗笑了起來,用手肘碰了她一下道:「你瞧你,對我這麼沒耐心。」

盛夏深吸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緩解一下情緒,言景祗忽然動了動,走過去將盛夏圈在了懷中。他在盛夏的頭頂上低聲道:「手把手教我吧,這樣學的快一點。」

盛夏:「……」

她不想耽誤太久,早點等言景祗吃完也就能早點去見爸爸了。盛夏也沒猶豫,也沒多想,握住了言景祗的手教他怎麼去蝦線。

言景祗抱着盛夏,整個人都貼在了盛夏的背上。這麼近距離的靠近著盛夏,他能聞到盛夏身上淡淡的香味,那是他熟悉的味道。

言景祗有些口乾舌燥,身體里也有一股火在上躥下跳的。心裏有個聲音在叫囂著,希望他能趁著這機會做點什麼。

正當言景祗有些出神的時候,盛夏鬆開了他的手,不客氣的推開他道:「好了,這樣你應該會了。」

言景祗:「……」

他還什麼都沒說呢,盛夏就這麼着急的推開自己,這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盛夏也沒管他,轉身去做自己的事情。實際上,她的臉現在紅得不行,紅得都已經發燙了。

剛才言景祗貼着她的時候,她能明顯的感覺到言景祗身上有些變化,讓她有些不舒服。

盛夏沒辦法形容現在的心情,一方面是覺得言景祗對着自己有了反應,那是不是證明着她對言景祗還是有吸引力的?另一方面她又覺得自己不該這麼想,畢竟言景祗碰過的女人不在少數,興許他就是有了衝動呢,保不齊對哪個女人都有反應。

盛夏有些鬱悶,索性不抬頭不說話,悶頭做自己的事情。

廚房內的氣氛溫馨了不少,盛夏在專心做飯,言景祗在一邊打下手,兩個人配合得很好。

。 「滾開,你們這群臭乞丐!」

「陳玄,你不得好死!」

看着朝自己撲來的這群乞丐,百花杏子的心頭已經絕望到了極點,雖然她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但是她從沒想過自己的死法竟然會被一群乞丐糟蹋至死。

「廢了她的修為!」陳玄一臉冰冷,毫無憐香惜玉可言,因為眼前這女人不配。

陳六鼎沒有說話,走過去便是廢掉了百花杏子的修為,這一下百花杏子再也無力反抗,躺在地上的她瞬間被一群乞丐撕爛了衣服。

下一刻,無比驚恐的尖叫聲響徹整個夜空。

陳玄沒有去看百花杏子的下場,他逐一檢查了下穆雲姍、寧芷若、古若雲三人的情況,然後他的眉頭凝成一個川字。

「幫我找一家最近的酒店,快!」陳玄的臉色極其難看,因為穆雲姍三人已經完全失去了心智,藥性完全佔據了理智,百川杏子給她們下的葯太猛了。

其實陳玄不知道的是這葯還是穆雲姍自己研製出來對付他的,不過卻被百花杏子拿來用在了她們的身上。

原本百川杏子是想用此葯來刺/激陳玄,讓他眼睜睜看着穆雲姍三女被人凌辱,不過很可惜,她並沒有成功。

陳六鼎二話不說,帶着陳玄就離開了馬戲團。

臨走,陳玄一臉冰冷的對陳磐山說道;「這裏的事情交給你了,記住,拍個視頻發往太陽帝國,我相信太陽帝國的人會很喜歡這種視頻的。」

「陳玄,你這惡魔!」

看着被扒光的百川杏子,陳玄都懶得去看這個惡毒的女人,離開了馬戲團。

沒多久陳玄就來到了附近一家酒店。

看着躺在床上不停扭動着身軀,不斷呻/吟的穆雲姍、寧芷若、古若雲三女,陳玄已經急的滿頭大汗,急忙用銀針封住了她們的靈台,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讓她們先沉睡過去,然後他才能慢慢的化解三人體內的藥性。

不過想法很美好,才壓制了不到一分鐘,穆雲姍、寧芷若、古若雲三女又重新不老實了起來。

而且舉動比之前更加瘋狂,都已經在不斷的撕/扯著自己的衣服,口中的呻/吟也越來越大。

「怎麼不行?」陳玄擦了下額頭的汗水,急忙給三女把脈,然後他的臉色越來越沉,藥性入侵靈台,侵入臟腑,現在以外力而言根本沒救了。

除非……

想到那種結果,陳玄對百川杏子的恨意越來越強;「操,這該死的女人到底給她們吃了什麼葯?」

陳玄的臉色很難看,如果在一開始他就出手治療的話還能阻止事情嚴重化,但是現在時間耽擱的太久,這霸道的藥性已經發揮出巨大的作用了。

不得不說穆雲姍親自研製出來的葯的確很猛,不過連十頭牛都抵抗不了的葯也的確很牛逼了!

感覺到三女的體溫越來越高,一旁的陳玄內心掙扎不已,他是神醫,很清楚現在需要怎麼做,一旦這種體溫逐漸升高,是有可能把人燒成白痴的,更甚者會出現生命危險。

但是……

陳玄苦笑一聲,沉默良久,最終只能無奈一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最終,陳玄還是低頭了,親自上陣給三女解毒,因為他堅持沒用,繼續堅持心中的底線只會害了這三個女人。

這一夜是瘋狂的,是放肆的!

妙不可言!

連夜空中的月色都彷彿害羞了一般,隱入了雲層中。

一直折騰到了半夜,確定三女都沒事了之後,陳玄才沉沉的睡去。

這一睡,陳玄足足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十一點才從床上醒過來,沒辦法,昨晚以一敵三,的確是把他累得夠嗆,即便他龍精虎猛,戰力驚人,也感覺老腰有些酸疼。

不過他才剛剛睜開眼睛就看到了一張面孔正痴痴的盯着沉睡中的他。

陳玄嚇了一跳,急忙坐了起來,看着猶如花痴一般盯着自己的穆雲姍,他試探著問道;「丫頭,你……你沒事吧?」

聞言,如願以償的穆雲姍笑嘻嘻的盯着他說道;「你說我現在是該繼續叫你大壞蛋了?還是叫你老公了?」

陳玄嘴角一扯,不過這事情都發生了,總不能讓他提起褲子不認賬吧?

雖然他也只是一番好心。

嗯,的確是一番好心。

畢竟是為了救人。

「這個……你不怪我?」陳玄看着她問道。

穆雲姍白了他一眼,說道;「本姑奶奶早就盼著這一天了,怪你做什麼?」

陳玄被這大膽的女人弄得有些咋舌,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去開口。

「怎麼,難道你不想負責?」瞧著陳玄有些沉默,穆雲姍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哼,王八蛋,我告訴你,你要是敢不負責,我就從這酒店跳下去,然後一屍兩命。」

聞言,陳玄頓時有些目瞪口呆,一臉懵逼的問道;「什麼一屍兩命?」

「哼,你對人家做了那種事情,人家不是已經懷了你的骨肉了嗎?這不是一屍兩命是什麼?」穆雲姍氣憤的說道。

陳玄一拍額頭,我滴個親娘耶。

你好歹也是醫穆世家的小姐,未來的大神醫,莫非連這點常識都沒有?

誰說睡了就一定會懷上?

不過陳玄自然不會和穆雲姍這張白紙去糾結這個問題,立馬說道;「得得得,我負責,我負責總可以了吧?」

聞言,穆雲姍立即笑了,然後啵的一下就吻在了他的臉上,笑嘻嘻的說道;「這還差不多。」

見狀,陳玄邪惡一笑,立馬就將她拉到了床上;「昨晚沒感覺吧,不如……」

還不等陳玄說完,穆雲姍立馬溜下了床,有些恐懼的說道;「大壞蛋,你別亂來,人家那裏還……」

下面的話她實在是說不出口。

不過瞧著這女人那恐懼的模樣陳玄哪裏還不明白啊。

這時,陳玄也才發現古若雲和寧芷若兩人不在,他狐疑問道;「那個……古學姐和寧芷若那娘們了?」

穆雲姍瞪了他一眼;「你還說,人家芷若姐姐都去醫院了,古學姐陪着她去的。」

聽見這話,陳玄的臉色頓時無比精彩!

。 耳光響亮!

但挨打的並非林允兒,而是林翔。

關鍵時刻,秦風挺身而出,一巴掌抽在林翔的臉上。

林翔被打翻在地,臉頰高高腫起,嘴角都滲出血漬,凄慘無比。

一時間,場內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懵了。

林雨晴等人,都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就連林允兒也是大吃一驚。

她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個陌生男子,竟然會保護自己。

「小翔,你沒事吧……要不要緊?」

楊紅梅立刻沖了過去,查看林翔的傷勢。

「媽,秦風這個臭小子,簡直反了天了!這些年他吃我們家的、用我們家的,現在竟然還敢打我!今天,必須給他些顏色瞧瞧!」

林翔捏緊拳頭,怒不可遏。

他向來嬌生慣養,從沒受過什麼委屈,哪裡咽的下這口氣?

「秦風,立刻向小翔道歉!」

林雨晴冷冰冰說道,用的是命令式的語氣。

「哼!」

秦風冷笑一聲:「雨晴,我和林家已經沒有半點瓜葛,憑什麼向林翔道歉?更何況……他醉酒駕車,觸犯了法律,這筆賬還沒和他算呢!」

聽到這話,林家眾人臉色大變。

雖然洪總不再追究,但林翔畢竟犯了法,交通肇事之後還逃逸了……

如果秦風將此事捅出去,林翔可能面臨牢獄之災。

想明白其中的道理,林翔的臉色比吃了屎還要難看,卻又不敢激怒秦風,畢竟有把柄落到人家的手裡。

這時,楊紅梅又跳了出來,望著秦風和林允兒,破口大罵:「一個窩囊廢,一個私生女,看著就煩!別賴在我們家,快點滾出去吧!」

然而,林允兒並沒有離開,而是強忍著委屈,跪倒在地。

「砰!」

「砰!」

「砰!」

她直接磕了三個響頭,可憐巴巴地望著林國華,哀求道:「爸,算我求你了!那50萬救命錢,就當我給你借的,等我以後有錢了,第一時間還給你!」

「這……」

林國華面露為難之色。

林允兒畢竟是他的親生骨肉,血濃於水,那是難以割捨的親情。

「臭丫頭,別在這裡博同情了!就算你把腦袋磕破,也不會施捨你一分錢的!」林雨晴語氣冰冷。

對於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她從來沒有好臉色。

楊紅梅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陰陽怪氣地說道:「小賤人,你不是長得漂亮么,怎麼不去賣啊?」

「憑你的姿色,多接幾個客人,賺50萬也不難吧!我認識幾個有錢的拆遷戶,可以介紹一下,讓他們多光顧你的生意!」

面對這番羞辱,林允兒眼圈泛紅,晶瑩的淚花滑落,但她還是跪在地上。

為了救母親,只要還剩一絲希望,讓她做什麼都願意,哪怕丟到尊嚴也在所不惜。

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令秦風心中一痛。

也不知這些年來,她究竟受了多少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