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都知道木乃伊,但是卻並不知道木乃伊的由來。

奧西里斯原是水神、土地神和繁殖豐產之神,他給人類帶來恩惠,他掌管著尼羅河水、土地和植物的生長,給尼羅河人民創造了豐收的食物。

後來奧西里斯被兄弟塞特迫害致死,被眾神接去做了冥府之王,所以他更多的是被視為冥王神。

在古埃及,人民對奧西里斯也非常崇拜,到後來他的地位幾乎與太陽神拉平起平坐。一方面,當時埃及每年在尼羅河水下降之時,就要舉行紀念儀式,哀悼奧西里斯之死,他們象徵性地殺死神,然後歡慶他再復活,這樣做的目的是希望下年的植物將獲豐收,並免除災害。

據說,這是因為尼羅河人民把這位象徵豐產、植物茂盛、萬物發達的神視為引起四季變化的原因。如果神被傷害,或者死亡,河水就會幹枯,土地就將荒蕪,植物也要凋零;而當神一復活,尼羅河就會水力充足,土地肥沃,萬物生機。這個儀式,表現了古埃及人對神秘莫測的自然社會的天真理解,它反映了古代人類渴望征服自然的迫切心情。另一方面,奧西里斯作為冥府神也是十分重要的,這與古埃及人的宗教信仰有關。

埃及人相信萬物有靈,他們尤其關心人們的生存問題。與其它各民族不同,埃及人認為人死後仍有生命,且死後的生活與生前同樣重要,人只有完成生前與死後生命的一段延續,才能得到最終的安詳,人的一生也才算完整。

因而埃及有許多冥府的神話傳說。由於冥府統治著一切死亡之人,即冥國之人,作為冥王的奧西里斯就具有了神聖的地位。無論是法老,王公貴族,還是下層平民百姓,埃及人都希望自己死後獲得冥王的恩寵,所以埃及才會出現龐大的金字塔、精製的木乃伊,另有供死人閱讀的《亡靈書》等等。

不過無論是作為豐產神還是冥王神,奧西里斯都是與其妻伊西斯互為配偶,相伴而行的。伊西斯也是一位豐產神,又是埃及著名的魔女,她與奧西里斯是一對重要的農業豐產神。奧西里斯做冥王之後,她也隨丈夫住進了冥國,成為冥國的王后。

有關這一對夫妻的故事是繼拉神傳說之後最生動有趣的神話。

奧西里斯甚至被視為拉神的繼承者。相傳奧西里斯生下來的時候,天上就傳出一個聲音,說他將成為萬物之主。當拉神老了,他果然把大地統治權交給了奧西里斯,自己卻升入天國。

奧西里斯坐到埃及的王位上,成為這裡的統治者。在他繼位之時,埃及還很落後,人類也處於野蠻狀態,他們以捕獵為主,部落時常發生戰爭,互相殘殺。奧西里斯便開始治理國家,據說,他制訂了法律,平息了部落之爭,改善了人民的生活處境,於是埃及成為一個和平統一的國家。

伊西斯作為奧西里斯的王后,覺察到人類的需要,於是將野生的大小麥采來,交給丈夫,

奧西里斯便教人類開墾土地,播種糧食,又教人類栽種果樹,使荒地長出植物。有了這些事情做,埃及人民便不再戰爭,他們開始過著幸福美好的生活。當埃及一片繁榮之時,奧西里斯想到世界各地去巡遊一下,在他外出期間,他把王權交給妻子伊西斯。

可奧西里斯走了沒多久,他的兄弟塞特便來到王宮前。塞特是出名的惡神,他對哥哥的卓越功績很是不滿,他便在國內煽動叛亂,挑起敵對情緒,但伊西斯女神畢竟比塞特的地位高,她很快就挫敗了他的陰謀。

於是塞特帶著七十二個隨從,開始謀划迫害奧西里斯,這七十二個隨從都是衣索比亞善陰謀的女王的助手。 這些人,以前曾害死奧西里斯幾次,但都被神奇的伊西斯女神復活。這一次他想出一個計謀,他乘奧西里斯從國外回來時,請兄長去了他的住地,他要為奧西里斯舉行一個盛大的歡迎宴會。

本來伊西斯不讓丈夫參加,可奧西里斯見兄弟十分誠肯,便執意要去。在宴會開始不久,塞特拿出了一個精美無比的箱子,說是誰正好在裡面躺下,就把這箱子送給誰。參加宴會的人對此歡喜不已,都想得到這個精美的箱子,於是人人都躺下一試,可沒有一人正好躺下。

這時輪到奧西里斯去試了,他對箱子並不感興趣,可眾人都想知道是否他能合適,無耐,奧西里斯走進箱子,奇怪的是,他的身體在箱子里正好放下,大家一片歡呼,可當他正想出來時,塞特迅速合上了蓋子,他用釘子將箱子釘牢,又用鉛把它焊好,奧西里斯在裡面很快就斷了氣。然後塞特命令隨從把箱子抬走,按塞特的旨意,他們悄悄把箱子扔進了尼羅河。

當伊西斯得知丈夫不幸被害的消息,她萬分悲傷。她立下誓言,一定要找回丈夫的屍體,她剪下自己的一束頭髮,穿上喪服,開始尋夫的歷程。她經過了許多地方,都沒人看見那隻箱子,最後她來到海邊,見到一個小孩,小孩告訴她,他曾見那隻箱子順尼羅河漂到海里去了。乘伊西斯在外尋夫之機,塞特奪取了王位,他一上台,埃及人民便倍受壓迫,他殘酷的統治使人民生活艱辛。

而伊西斯則成為塞特的眼中釘,他下令任何人不得接納或保護她。於是伊西斯的處境更加艱難。這時她得到神奇般的七隻蠍子的幫助,拉神又派去了”帶路人”阿努比斯。

有一次,伊西斯來到一家貧苦婦人家,救活了婦人的孩子,才得以安宿下來。不久伊西斯又生了一個兒子荷魯斯。塞特知道后又百般捉拿他們,使他們無處藏身。後來塞特將何露斯害死,伊西斯得拉神和智慧神托斯相助,才使愛子起死回生。

當奧西里斯的棺材漂流到敘利亞的比勃洛斯海灘時,從那兒長起一顆神樹來,那裡的國王見這樹生長極快,又粗又大,便令人砍來做了王宮的殿柱。

伊西斯因得神的啟示,尋夫到了敘利亞國,王后見伊西斯聰明可愛,讓她做了孩子的保姆。伊西斯非常喜歡這小孩,想讓他永生,就命他在火里燒煉,王后看見后非常生氣,伊西斯只得讓小孩復活,但他卻不能永生了。後來伊西斯恢復了女神樣,並請國王把聖柱賜給她,國王答應了她的要求。

於是她從柱中挖出箱子,並把柱子用布包起來,塗上”沒藥”,後來國王令下屬為伊西斯建一座廟宇,把這根聖柱放在裡面,多少年來,比勃洛斯人民一直在該神廟進行禮拜。伊西斯要離開敘利亞時,國王把自己的兒子交給她,於是他們一同上了路。 龍鳳寶寶買二送一 半途伊西斯想再見已死的丈夫一面,就打開箱子,熱烈地親吻冰冷的丈夫,比勃洛斯王子想偷看箱里的東西,被伊西斯的亮光刺死。

當伊西斯把箱子藏入叢林而去取寄放在布托兒子時,塞特發現了箱子,並將奧西里斯的屍體切成十四塊,拋入尼羅河中。當奧西里斯的屍塊被伊西斯找到后,她悲痛萬分,大聲哭叫,這哭聲被拉神聽見,於是他派天神阿努比斯下凡,把奧西斯的屍塊連接起來,用布裹好,這便是木乃伊的起源。

最後伊西斯用自己的魔力,使奧西里斯重新充滿活力,眾神接他上天,讓他做了冥府的國王。

木乃伊戰士固然強大,但是卻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所以木乃伊戰士的數量一直都是埃國的硬傷,在埃國能夠依靠現有的這些木乃伊戰士去對抗喪屍軍團的時候,再想進一步發展出木乃伊戰士已經不現實了,沒有人再願意站出來白白的犧牲掉。

就在埃國前來求援的十天前,一場強風席捲了整個埃國,黃沙漫天,整整持續了一個晝夜,就在埃國靠近海岸的東北方向,出現了一個龐大的蟒群,數量有三十左右。

一般的蟒蛇,最多水桶粗細,但這些蟒,每一個都有一輛貨車粗細,領頭的一個更是達到了恐怖的一輛挂車的粗細。

起初人們還認為這些巨蟒是喪屍變異獸,但是他們的力量又比異獸強大的太多了,更像是妖怪,他們甚至擁有著強大的法力,加上恐怖的近戰力量,這些巨蟒很快就攻陷了一座安全城市,城中數十萬人無一生還。

這是埃國自從末世之後的最大的一場劫難,就算是和喪屍大戰也從沒有犧牲過這麼多人,這時候是他們第一次想到了華夏的傳送陣,當時這些巨蟒屠城的時候本身可以撤離至少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當然,如果有傳送陣的情況下。

這些巨蟒屠城之後,就銷聲匿跡了,沒人知道他們去了什麼地方,但是畢竟攻陷一個城市也是一場鏖戰,它們似乎都顯得很虛弱,埃國人推斷他們是去休息了,可是他們究竟什麼時候捲土重來,無人知曉,埃國只能無頭蒼蠅一樣的四處布防。

就在一天前,這些巨蟒捲土重來,再一次襲擊了一個大一些的安全城市,一百萬人,伴隨著喪屍大軍的夾攻,到最後逃生者不過十之一二,平民全部死絕。

埃國末世前人口才剛剛上億,末世后不足千萬,這兩次大戰,就直接將埃國人口消減到了八百多萬,而且埃國還沒有任何手段可以對抗這些巨蟒,也根本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裡來的,強大的木乃伊戰士的攻擊,堪堪能夠破開巨蟒的防禦,但是大都無法近身就會被掃出老遠,而巨蟒也傷不到木乃伊戰士,所以乾脆直接跳過他們,雙方都對對方無可奈何。

目前埃國只能是開始建造從城市通往最近的金字塔的安全通道,可惜的是,金字塔也就那麼大,能裝下的人實在有限。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埃國監測到了一海之隔的希國,完成了所有的考驗,開始召喚二代神邸了,一查之下才知道是華夏施以援手,所以他們便派出人嗎,馬不停蹄的奔赴了華夏。

聽到這裡,楚河等人大概了解了來龍去脈,看來十天之後埃國還會有一場大難,但是現在希國的情況非常不穩,隨時都有可能會面臨大戰,楚河等人多少有點犯難。

艾瓦一看楚河等人有些面露難色,和兒子相視一眼,眼中的那份焦急和煎熬就別提了。

「前段時間我們接到消息,推測每一個國家都將在近期迎來一場大難,只不過是形式不同,我們華夏,還有M國首先經歷了不同的大難,看來這巨蟒群就是你們的大難了,我可以過去幫你們抵抗蟒蛇群,但是下一步你們有什麼打算,蟒蛇群清除之後,喪屍還會一步步的強大起來,還會有新的危機,你們必須快速成長起來。」

「這一點您可以放心,目前除了木乃伊戰士,我們正在逐步擴建沙漠戰士和風暴戰士的數量,這兩種分別繼承了賽特戰神的兩種強大能量的戰士,雖然不如木乃伊戰士強大,但是勝在他們不需要死亡,只需要在金字塔中完成一些歷練才會賦予這些能力,我們現在非常積極的在擴張這方面的人手,風暴戰士擁有強大的法系攻擊,我們一定會越來越強的,而且,而且我們還在探索九柱神前五神的力量,一旦摸到門路,我們一定會比希國要強大的多。」

艾瓦見楚河有吐口的意思,連忙應道。

楚河幾人思索一番,這艾爾絕不是因為想要得到自己的幫助而信口胡鄒,埃國能夠生存到現在就是最好的證明,而且他說的也的確是這麼回事,現在埃國只是覺醒了奧西里斯神還有賽特的力量就已經能夠做到現在這樣,可見他們的潛力是非常大的,說將來比希國還要強大,這種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希國的二代神,恐怕也最多再出來幾個也就為止了,不可能召喚出二代神王克羅諾斯,就意味著不再有可能接觸到一代神,所以他們的提升空間已經不太大了,但是埃國不一樣,人家的上位神出現和現有的神不衝突,可以一直提升。

「你表情不用那麼緊張,我們可以向你保證的是,只要力所能及,華夏一定會鼎力相助的,現在正是需要我們攜手並進的時候啊。」

「沒錯,首腦說得對,現在希國的情況也不穩定,有可能會在二十天之內爆發大戰,但是不確定是哪一天,我們派出了許多兵力駐守到了希國那邊,無法移動了,只能是我本人過去了,沒有辦法帶軍隊前往,另外我們首先要在你們的各個城市建立起巨型傳送陣方便轉移,這一點現在的希國都沒有,你們算是特權。」

楚河贊同了首腦的話,起身繫上衣服,對兩人說道。

艾瓦當即激動的站了起來,不知道說些什麼好,艾瓦的兒子也是一臉狂喜,激動的說道:

「感謝您,您一個人也比軍隊厲害多了。」

現在華夏能為他們提供的最好的幫助就是傳送陣了,只要有了傳送陣就算是楚河不出手,他們也可以靠轉移堅持一段時間,不過現在既然希國還沒有動靜,楚河便打算先幫助埃國,畢竟埃國也是楚河等人瞄了很久的一個古老神話國家,擁有巨大的潛力,就像首腦說的,無論如何都要幫助他們,這一點毋庸置疑。

事不宜遲,楚河知道艾瓦兩人心裡已經急的跟什麼似的了,所以當下通知了黑龍,帶上關小羽和錢猛就坐上了艾瓦兩人帶來的飛機,向埃國的方向飛去,留下白桃等人主持希國方面的事宜,一旦有什麼變故他們也能應付。

在路上,艾瓦向楚河等人詳細的講述了現在埃國的形勢。

埃國雖然之前的人數也僅有不足千萬,但是埃國的安全城市卻有近四十個,之前那個百萬城市算是非常巨大的城市了,還有很多城市有十數萬人而已,即便是這樣,這些城市也能夠抵擋得住當地的喪屍平衡黑洞的極限數量,而且並不吃力,主要原因就是這些城市幾乎全部都是圍繞著金字塔而建或者離金字塔不遠,就算是有危險的時候,真正需要有人犧牲便能出現一大批的木乃伊戰士扭轉戰局。

這就是埃國的強大之處了,他們的城牆並不夠高也不夠厚,但是卻非常巧妙,就現在來說埃國的建築技術都令人稱奇,M國人的建築是倒梯形,但是埃國的城牆卻是正梯形,就是一個大斜坡,如果斜坡不夠光滑甚至能直接從下面跑上城牆。

可就是這樣的城牆,卻能在無數次的喪屍進攻大戰中死死的保住城內的居民,並且木乃伊戰士往往都是出城迎敵,甚至都只有很少一部分人駐守城牆而已。

每一次坐飛機,楚河向下俯瞰而去的時候都不由的悲從心起,看著那滿地的喪屍異獸,遊盪在大地上,宣告著一個文明的結束,叫囂著毀滅和死亡,每一次都能讓楚河更難受但也更堅定。

近七個小時,飛機已經抵達了埃國的上空,艾瓦回到的是一個相對大一點的城市,而這個城市距離最近的一個金字塔,就在這城市的西南角,城牆的角就和金字塔的一腳重疊,吞進城一小部分,在這一小部分中就有一個金字塔的入口。

而這個金字塔,就是鼎鼎大名的胡夫金字塔。

這個城市甚至都沒有準備歡迎儀式,迎來說還沒來得及準備,要知道艾瓦是昨天下午離開的,在她們看來,華夏支援過來,起碼要幾天的時間,只要能夠在十天之內趕到就可以了,但是卻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要直接將華夏的人接了回來。

飛機落在城中的時間是上午的六點半,有些人甚至還沒有起床,飛機的隆隆聲便將城中大半的人驚醒了。 這也正是楚河所願的,真搞一大堆人迎接,不夠鬧騰的,沒什麼必要,所以楚河等人下了飛機就直奔這城市的指揮中心了。

末世後幾乎每一個城市都有一個指揮中心,通常這裡是管理整個城市的核心建築,為了城市安全或者是一些別的大事,而這建築距離金字塔並不遠。

這建築非常高大,但是從外形上看去卻像是一個球形,整個安全城市中建築物並不算是非常多,大片的地方都給了那些工廠或者是其他的生產基地。

很難想象這個城市中這麼點建築物就能夠裝得下幾十萬人。

楚河走進了指揮中心的建築,這棟樓和周圍其他的樓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這裡面同樣也住著很多的居民,但他們都在兩側,這棟樓的圓形只有中間直上直下的一條,大約也就是三百平米左右,四十多層全都是真正的辦公的地方,可這棟樓兩側的那些居民的住戶是分開來的,而且到了頂層的兩層,就全部都是辦公場所了。

艾瓦帶著楚河等人上了頂層,艾瓦的兒子早已經跑去稟告了。

蘇勒菲·塔布·加西亞,埃國總T,也就是首腦,年近五十,但是看上去精氣神非常的足,尤其是那雙眼睛,瑩瑩閃光,看上去非常的不好惹,臉上的笑容也不多。

見到楚河,加西亞也是熱情的迎了上來,雖然看起來不像是會笑的那種人,但臉上還是掛上了一絲笑容,不過楚河非常體諒他,這人一看就是沉穩紮實,非常務實的那種人,恐怕就算是事先知道自己要來,也不會勞民傷財搞什麼太大的歡迎儀式,這種人更看重的是國家安全,而不是形式主義,埃國剛剛死傷一百幾十萬人,他還能笑得出來就算是給自己大臉了。

「歡迎你們老朋友,我是首腦塔布·加西亞,有失遠迎真是抱歉。」

「您好,我是楚河,首腦經常跟我提到您的大名,不過前段時間戰事頻繁,一直騰不出手來拜訪,還請多多見諒啊。」

楚河趕忙也送上握手,先把錯攬了過來。

加西亞當即有點對楚河刮目相看,也不知道是首腦教的還是他原本如此,楚河這話說的太高級了,好像是他自己一直想來但是騰不開身,今天才來拜訪還得道個歉,讓加西亞太有面子了,而不是他們派人到華夏去請來的,加西亞此時心裡可以說是萬分感激了。

「楚指揮官實在是太客氣了,以前楚指揮官的那些事迹一直都激勵著我們,帶給了我們許多成功經驗,但是今天一見,沒想到見面更甚聞名啊,楚指揮官一表人才還這麼年輕,果然是年輕人的楷模啊,我們這把老骨頭,都被你遠遠的甩在身後了。」

周圍埃國的人都愣了,加西亞可從沒對人說過這樣恭維的話啊,就算是楚河,以他們對自己領導幾十年的了解來看,也了解他的反應,但是眼下畢竟是埃國大難臨頭,有這樣的反應他們也並沒有過於驚訝。

「前輩過獎了。」

楚河現在已經是有孩子的人了,而且也三十齣頭了,再叫人家叔叔可能不太合適,但是叫大哥也顯得有點沒大沒小,所以只能叫個前輩,楚河又介紹了身後的幾人,每個人的名頭都足夠響亮,讓加西亞喜出望外的楚河竟然將黑龍帶了過來。

自從他們決定向華夏尋求幫助的時候沒少了解華夏幫助其他國家的資料,要知道就連現在的M國,也還沒徹底通傳送陣,包括R國,俄,印,都是和華夏合作很久之後才開始配備傳送陣,甚至希國現在也是一樣,並未開通傳送陣。

「您先休息一會我去安排給您準備接風。」加西亞道。

「前輩,我來不是為了吃您一頓的,我們還有很多正事要辦,現在就開始吧,麻煩您派出最心腹的人,帶我手下這幾個人到您的所有城市都去一次,黑龍會負責傳送陣,我們不僅要一開始就為你們打開傳送陣,而且要第一時間打開巨型傳送陣,讓轉移更加迅速才行,而且我們不知道下一次蟒蛇群的動向,所以我們第一步就是大力擴寬視野,爭取及早發現,及早撤離。」

楚河一番話說完,加西亞差一點就激動的流出了眼淚,這小子怎麼就這麼稀罕個人兒呢!!太和加西亞的脾氣了,上來就是國家興亡的大事,加西亞唯一的感覺就是痛快。

「好!艾瓦,叫上希利爾,你們兩個一起帶這幾位去,快去快回不得有誤。」

「是!」艾瓦當即領命而去,黑龍關小羽和錢猛幾人也跟了上去。

「放心吧,艾瓦和希利爾兩個人加起來,比我的影響力還要大,不管到哪個城市都是暢通無阻,絕對安全,那你又有何打算呢?」

「我啊……我一直對埃國的神秘傳說深深著迷,我想先進去那邊的金字塔看一看,您看可以么。」楚河說著話指了指外面的胡夫金字塔。

「當然可以,我帶你去。」

加西亞當即親自帶著楚河向樓下走去,身後跟著幾個政要還有保鏢人員。

楚河等人到來的消息並沒有泄露出去,所以知道的人還並不算太多,這讓楚河感覺非常舒服,沒有山呼海嘯的歡迎,眾人就像是遊覽一樣,來到了金字塔和城牆相接之處,這裡的城牆上可以直接走進金字塔的入口,建造的非常巧妙,這還是楚河第一次進入金字塔中。

胡夫金字塔是埃國最大的金字塔,全重約有六百二十五萬噸重,構成它的每一塊石頭都有兩噸半重,這在當時靠人力要將這些東西運上一百多米的高空,根本無法想像,所以金字塔才被世界稱為奇迹。

一進入金字塔,首先是一個通道,通道內略有些昏暗,但是進入金字塔前有一個小門房,在裡面可以取手電筒,在通道內的兩側也相隔十幾米就有熒光燈,向周圍的牆壁看去,楚河多少有些難受。 在兩側的牆壁上,有很多石划的痕迹,多不勝數,大都寫的是什麼XXX到此一游,XXXX在此留念,這些東西讓楚河感覺心裡發堵,原因就是這些字跡,全部都是中文。

用外文寫的這類型的字體也有,但是極為罕見,非常少,這滿牆留下的全部都是中文的漢字,看的楚河面紅耳赤,簡直是無地自容,這些字用手不一定能在短時間內擦掉,但是經過處理應該很好祛除,但是埃國人卻選擇繼續留著,原因自然不言而喻了,即便是擦掉了也還是繼續會有人去污染,但是留著卻反而能夠起到提醒的作用。

「對不起……」

楚河一邊看著一邊搖了搖頭對加西亞說著。

「請不要這麼說,害群之馬到處都有,但並不代表所有人都這樣,我曾經接觸到的華夏人,大多都是非常友善的,實話告訴你吧,和華夏人相處,是讓我感覺最舒服的。」

雖然是加西亞如此說,楚河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這金字塔的內壁只是冰山一角,華夏人幾乎到任何一個地方去旅遊,世界各地,都有這樣的陋習,亂刻亂畫,這種人就是華夏的老鼠屎,讓全世界對華夏貼上標籤的罪人。

楚河也沒再繼續說,繼續向前走去。

這通道是一個非常緩的向下的長坡,越是往下,楚河越是感覺有些涼,周圍的這些熒光燈的光也開始減弱了下來,不知道是何原因,這時身後的那些政要們把手中的手電筒都打開,周圍依然是亮如白晝。

越往下走,周圍牆壁上的那些亂刻亂畫逐漸消失了,楚河知道這並不是他們良心發現了,因為這一類人最喜歡的就是在人留言越少的地方留言就越有成就感,所以必定是有人阻止了他們才對。

通道的盡頭,是一個廳堂,並不算太大,但是擁有很多抽象的雕像,實在算不上是精緻,都是法老像,但是好像那臉上根本就看不出人模樣,也可能是年久脫落了,他們都用玻璃罩了起來,可以看得出來這裡之前是開放展覽的,但是現在很多展覽的東西全部都拆除了,這裡既然不再對外展覽了,埃國人相信他們現在都是有神力的,所以就解放了他們的束縛,將這裡面屬於外面世界的東西全都清除了出去,只留下了一部分的玻璃,用來防止磕碰。

除了中間的幾個雕像之外,這廳堂的邊緣還有三個入口,分別通往三個方向。

「中間這一個通道走下去,通向的是法老王的墓室,左側通向的是王后的墓室,右邊這個則是一些遺迹,也就是很多神像和浮雕的地方,這其中存在的神秘能量僅次於法老王的墓室,但是遺憾的是我們現在還不知道這些能量的用法。」

「哦?」楚河一聽頓時來了興趣,這裡面居然比法老王墓室還神秘?當即邁步向右走去。

右側通道是最高的,是通向上方的,現在楚河位於這個金字塔的什麼位置自己都不知道,但是據加西亞說,法老王墓室是在這金字塔的最中心向西偏離三百米,高度則是在法老王墓室的正中間,楚河只感覺跟進去之後這通道就開始轉圈了,不再像之前是筆直筆直的。

這一次的通道兩側,有的都是一些雕刻的神像,但是也看不太清,走路的地方和牆壁中間之前使用隔離帶分割開的,現在沒有了隔離帶,楚河輕輕的伸手摸上去,發現這個神像上面看起來非常的簍,好似一堆沙子凝結成的一樣,但是手感卻是異常的硬,楚河感覺自己就算是想要蓄意破壞恐怕也需要費些功夫。

越是往裡走,楚河越是感覺到一股無形的能量,越來越強,但是到底這股能量是什麼,楚河也不得而知,總感覺這能量是能夠被吸收利用的能量,又感覺這些能量是非常遙遠而空靈的,只是在影響著這個空間,但是卻並不能被任何人所用的那種結界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