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玉揚卻一咧嘴,「三爺您不能小點聲嗎?」

黃三郎呵呵一笑,「今日我們前來便是除魔衛道的,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遮掩的?」

許玉揚這才恍然大悟:是呀,今天本來就是找茬打架來的,此時此刻自然沒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

但是轉念心頭又想:那剛才過來的時候三爺您又為什麼小心翼翼,不願發出半點聲音?

雲舒的聲音在心頭答道:「剛剛三爺不知此中情形,故而小心謹慎,是怕驚動一眾邪祟,使之走脫。此時見這一眾妖邪盡數於此,也不怕他們能跑了,故而才不再遮掩。」

許玉揚哦了一聲,「原來如此!」

此時這一番對話早已驚動了那一眾跪拜於地的邪祟。

雖然洞府之內昏暗無比,但一眾怪物赤目紅瞳,便在夜間也能視若白晝,早已發現了黃三郎與許玉揚兩個。

黑暗之中一雙雙赤瞳紅目向二人盯來,且不住顫抖的喉嚨處正發出陣陣低沉的嘶吼之聲。

見此情形許玉揚心中難免發怵,卻聞雲舒開口冷笑一聲:「三爺咱們今天可一定要殺個痛快。」

黃三郎呲牙一笑,一雙豆眼直勾勾的盯著懸在圓鼎上面的那顆鵝蛋大小的墨綠寶石流口水。

「三爺我最喜歡收藏寶貝了,今日便要看一看這一眾邪祟所拜寶石究竟何物。」

雲舒還未答話,卻聽許玉揚笑嘻嘻開口說道:

「三爺這顆寶石到手之後您可別忘了分給玉揚一半呀。」

黃三郎聞聽此言哈哈大笑:「好貪心的小丫頭,這寶石若是從中間切開,那還值什麼錢了?」

許玉揚笑嘻嘻道「這是自然,玉揚相信三爺到時一定有辦法,折價也行。」

雲舒早已氣得七竅生煙,開口道「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些?」

黃三郎卻是呲牙一笑:「事先談好價錢,省得事後分贓不均,財名義不輸,道上都這規矩。」

「玉揚小小年紀就懂得這個道理難能可貴呀,有前途,有發展!」

言畢之時手中短劍一晃便已化作一道白光由洞口中飛身撲出。

眾邪祟見勢立時發出陣陣嘶吼起身相迎,只是那一眾邪祟如何擋得住他?

不過轉瞬之間便已被黃三郎手中短劍砍翻眾多,到在圓鼎之側。

許玉揚此時還在為黃三郎的話美滋滋的傻笑:

三爺是在誇我懂事嗎?但是怎麼覺得聽起來怎麼那麼彆扭,似乎哪裡不對!

許玉揚正在胡亂猜測之時卻聞雲舒的聲音傳到心頭:「對,三爺是在誇你那。」

玉揚心中歡喜:我就說嘛,三爺一定是在誇我。

卻聞雲舒接著說道:「三爺是在誇你,是個當強盜的好材料。」

許玉揚頓時一臉懵逼:為什麼?

然而說時遲那時快,還沒等許玉揚反應過來,只覺身子一輕,便已化作一道墨綠光滑到在黃三郎身旁。

而那一眾邪祟立時潮水般涌了上來,將二人團團圍住。

許玉揚看著眼前邪祟各個赤目圓睜,張牙舞爪,身後蝠翼急促的扇動,耳畔中陣陣嗡鳴不已,不眠心中怯意又起,然而事到如今又豈是她害怕的時候。

於是只將掌中指訣掐的緊掐,不敢有半分鬆懈。

雲舒的聲音卻又在其心頭傳來:「玉揚不用怕,有我和三爺在哪,定然不會有事。」

聞聽此言心中多少安穩:是呀,自己剛剛已經見識了這位仙境神君的矯捷身手,自然能保證自己無恙,又有什麼好怕的那?

於是咧嘴勉強一笑道出:「加錢。」二字。

黃三郎聞聽此言卻是嘿嘿一笑,「小姑娘,有你的這時候還能來開玩笑,好樣的,三爺喜歡,既是如此那三爺就先幫你驗驗貨。」

說話之時懸身而起,便向懸在圓鼎之上的那顆翠綠寶石掠去。

燈筆 葉雄想起m先生的狙擊實力,是絕的,他曾經在自己胸口上留下七顆子彈。

還有他殺李湘湘,龍組其它兩名組員,都是一槍斃命的絕槍法。

「m先生不可能是喬洋,我們曾經是生死戰友,如果他是m先生,不可能對我下手。」

死神隊的戰友,都是過命的交情,絕對不會拿著槍,指著戰友的腦袋。

「我相信曾經的喬洋不會,但我不排除現在的喬洋會。這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可能變成了可能。就像你至今無法相信,端木玲瓏會是內鬼,就像我至今無法相信,十三會出賣我們一樣。」何夢姬道。

兩人久久無言。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個月牙吊墜,在面前細細看著。

吊墜月牙形,白玉為底,邊上鑲滿了白鑽,中間鏤空,裝了一顆紅色的血玉,看起來非常高檔。

「這吊墜是喬洋死之前給我的,他讓我找到她妹妹,只是我找了很多年都沒找到過。」

何夢姬目光落到吊墜上,細細地打量著。

「這吊墜很熟悉,好像在哪見過。」

「你見過?」葉雄頓時又驚又喜。

「有印象,好像無意之間看過,讓我想想。」

禁區之狐 何夢姬陷入思索之中,片刻之後,她突然走到旁邊的報刊架上,快速翻找起來。

作為獵人保鏢公司的軍師,何夢姬的知識非常淵博。知識淵博最直接有效的途徑,就是大量閱讀。何夢姬每天都要閱讀大量的報刊時事,雜誌。

她的辦公室裡面,就有一個專門的報刊架,上面擺著國內最著名的各類雜誌報刊。

何夢姬剛才想起,葉雄那吊墜,似乎就是這兩天在報紙上看到了。

「怎麼了?」葉雄奇怪地問。

「幫我找一下,好像就是這兩天的報紙,在某個人脖子上掛著。」何夢姬道。

聽她這樣,葉雄拿出一個報夾,跟她一起翻查起來。

「找到了,你看看是不是這個?」何夢姬指著某份娛樂雜誌上,一個女星的脖子。

看到那女星,葉雄頓時怔了一下,上面的赫然是玉女明星張麗妍。

太巧了吧!

「怎麼樣,看起來像不像?」

葉雄這才反應過來,目光落到張麗妍脖子上。

這是一份娛樂報道,是關於張麗妍在電影《正道風雲》拍攝之中的報道。

由於是報刊,看的不是很清楚,不過從外形上看,確實有幾分相似。

「你這腦子,到底是啥做的?」葉雄無語了。

能在無數報紙之中,連一個女明星脖子上的東西都記得這麼清楚,何止最強大腦,簡直是超神大腦。

「我的腦子對兩天之內看過的東西,記憶比較深刻。這份報紙恰好昨天看過,所以記憶深刻一些,再過兩天應該就記不清楚了。」何夢姬隨口解釋。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要不我們派人過去查一查?不過對方身份不簡單,她是華夏最出名的新一代女星,想要到她,沒那麼容易。」何夢姬。

「不用麻煩,打個電話問問就行了。」葉雄。

「你認識她?」何夢姬有不敢相信。

「見過兩面。」

葉雄掏出電話,翻出張麗妍的電話,撥了出去。

「張麗妍,是我。」

「師傅,我沒聽錯吧,你居然給我打電話?」電話那邊,張麗妍十分激動。

「我在報紙上,看到你的照片,你戴的那個月牙吊墜很漂亮,我女朋友很喜歡,能不能拍個照片過來。」葉雄隨口道。

「沒問題,事情。」

「麻煩你了,我等你。」

「唉,我還沒完……」

可惜葉雄已經掛了電話。

何夢姬看著他,神色複雜:「手伸得夠長啊,發展到娛樂圈了,原來張麗妍口中那個師傅,就是你啊!」

「什麼師傅?」

「張麗妍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她有一次差出事了,被一名高手救過,後來拜了那個人當師傅。」

https://ptt9.com/108934/ 「別聽她胡扯,誰當她師傅了。」葉雄見何夢姬眼神之中露出鄙視的模樣,知道她又誤會自己跟張麗妍有什麼瓜葛,連忙解釋:「上次在省城遇到加索夫的事情,我跟你過了,在那裡救過一個女星,就是張麗妍,除了那次,我們第二次在京城見過。就見了她兩次,根本就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關我什麼事,我又不是你的誰,管不著。」何夢姬。

「反正我們之間沒關係,信不信由你。」

正著,微信響了起來。

葉雄打開手機,何夢姬也靠過來看。

屏幕上,首先出現的是一個大大的擁抱表情,接下來是一個快樂的表情。

「就這表情,你們會沒關係?」何夢姬冷嘲。

「不就是一個擁抱表情,這不代表什麼吧? 妃色撩人:王爺請上榻 平時朋友之間發圖,也經常用這個。」

何夢姬沒理會他,開始認真打量下面的圖片。

圖片拍得非常清晰,為了拍得清楚,張麗妍將吊墜解下來,放到一張白紙上,這樣看起來非常清楚。

葉雄掏出月牙吊墜,放到手機旁邊,進行對比。

何夢姬也靠過來看,兩人的臉,靠得很近。

鼻子里聞到一鼓女人髮絲的香味,葉雄本能地抬頭,看了何夢姬一眼,恰好何夢姬也看著他。

「你看吧!」

何夢姬離開他,走到自己辦公椅上坐了下來。

葉雄有些遺憾,難得跟女軍師有機會親近,如果剛才不抬頭看她,就能感受久一何夢姬的體香,可惜啊!

將手機照片跟實物相對,很輕易地對上。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可以確定,張麗妍脖子上的吊墜,就是葉雄一直想找到的,喬洋妹妹所擁有的另一半。

難道,張麗妍就是喬洋的妹妹?

葉雄掏出手機,再次撥通張麗妍的電話。

「張麗妍,能不能告訴我,你這吊墜在哪裡得到的?」

「這是我在廣南省城一個拍賣會上得來的。就是當時你救我那幾天,我在廣南省城有個廣告要拍,恰好在一個拍賣會上得來的。」張麗妍道。

葉雄鬆了口氣,他還真怕張麗妍就是喬洋的妹妹,那樣的話,跟她的關係也變得複雜起來,他甚至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跟張麗妍解釋喬洋已經。

「能不能告訴,在哪個拍賣會上得來的?」(未完待續。) 接下來,張麗妍告訴葉雄得到吊墜的過程,讓葉雄總算有了線索。

「謝謝你,下次有空請你吃飯,我還有急事,就這樣了,拜拜。」

「唉,師傅,我還沒完……」

葉雄掛了電話,剛剛掛掉,電話再次響起來,是張麗妍打來的。

「魅力不錯,連大明星都纏上你了。」何夢姬看著那響不停的手機,神情複雜。

「我對她沒什麼意思。」葉雄。

「看得出來,她沒胸沒臀,不是你喜歡的類型。」

葉雄頓時無語,不過似乎何夢姬沒錯,張麗妍是很漂亮,但是,不是葉雄喜歡的菜。

「準備派誰去找喬洋的妹妹?」何夢姬問。

「派陳蕭跟朱雀去。」

「調查一個人而已,陳蕭一個人足夠了,沒必要派兩個核心成員去。現在我們這邊非常需要人手。」何夢姬道。

「那就讓陳蕭去吧,朱雀留下來。」

「老闆,我提醒你一下,做事情的時候要考慮大局,不能兒女懷情長。我知道陳蕭跟朱雀在交往,但是工作始終是工作。」何夢姬認真地。

「何夢姬,其實你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太理性。有時候,女人感性一,會很討人喜歡。」

何夢姬聽了,若有所思。

回到辦公室,葉雄倒在沙發上,一遍遍回想喬洋的往事。

喬洋出生在一個非常有錢的家庭,但是他毅然選擇走上當兵這條路,從某種程度上,他跟自己很相似。只不過自己是被迫當兵的,而他是自願的。

當兵的時候,喬洋家出事了,父親因得罪地方勢力,父母被殺。

當時這案件轟動全國,成為全國反黑反暴一個導火線。

雖然後來那個勢力被瓦解,但是喬洋十四歲的妹妹喬媚下落不明。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算算時間,如果喬媚還活著的話,已經十七歲了。

無論喬洋是不是真的復活,喬媚是一定要找到的,這是他當初對喬洋的承諾。

辦公室的門敲了起來。

「進來。」

陳蕭跟朱雀走了進來。

「老大,夢姬你有任務交給我跟朱雀去辦?」陳蕭高興地道。

加入獵人組織以來,陳蕭還是第一次跟朱雀出任任,能不高興嗎?

「你們兩個一起去?」葉雄愣了一下。

何夢姬明明,陳蕭一個人去就行了,怎麼朱雀也來了?

「老大,我知道一定是你幫忙,不然的話,以何夢姬那個冷血女,肯定不會讓我跟朱雀一起出任務的。」陳蕭。

看來,他剛才跟何夢姬的話,讓她改變了看法,決定派陳蕭跟朱雀一起出任務。

「我沒插手人員安排的事,是何夢姬安排的。」葉雄。

「那個患有更年期綜合症的女人,會這麼好心,讓我跟朱雀一起出任務?」陳蕭不敢相信。

「如果我將你這句話轉達過去,你覺得會有什麼後果?」葉雄笑道。

「老大,開個玩笑而已。」陳蕭連忙道。

接下來,葉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跟陳蕭朱雀清楚,然後將身上的吊墜交給陳蕭。

「找到喬媚,把這個給她看,然後把她帶回江南。」葉雄吩咐。

「老大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還有,一定要心。」

等他們出發之後,葉雄站起來,走到隔壁辦公室,推開何夢姬的辦公室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