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也是寧國公主命好,要是孝昭帝不止她這一個妹妹,只怕寧國公主就是身份再高貴,也不可能有如今的權勢。

這世上最怕的就是人比人,畢竟人比人氣死人。

周氏壓下心頭羨慕,眼看著寧國公主和趙雙姝一道下了馬車,便就扔下了老夫人,上前站到了二人身邊,笑著說道,「臣婦還是頭一次來公主府,著實是美輪美奐。」

以孝昭帝對寧國公主的疼愛,只怕這處公主府的規模,要遠遠超過親王府的。

周氏嫁進伯府這麼多年,因著老夫人和寧國公主之間的不愉快,她就是有心想來公主府,也不能,畢竟還得依附著老夫人。

可如今她算是想明白了,老夫人就算身子骨再硬朗,如今也已經過了六十,也沒幾個年頭能活了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63476/ 但寧國公主不一樣啊!

寧國公主才過三旬,四十都還沒到,身子又好得很,身份又尊貴,她又何必巴結著老夫人,從而得罪寧國公主不是?

可周氏並未想到的一點是,這麼多年都過來了,她早已把寧國公主給得罪了個徹底,哪裡是現在投誠就有用的。

「本公主記得,二弟妹還是第一回來我這公主府吧?」果然,寧國公主眼底一抹不屑閃過,聲音淡淡的。

周氏天生反應遲鈍,並沒聽出她的不屑來,反而連忙點頭,「回公主殿下,正是呢,從前臣婦也想過要來公主府,可又怕打擾了公主殿下,如今見到了公主府,才知道從前見到的那些,都不值一提。」

周氏身上雖沒有誥命,但周氏的夫君好歹也是朝廷三品大員,平日里也結交了不少貴婦人,見過不少奢華的園子。

可就她從前見到的那些園子,和眼前這座公主府比起來,那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二弟妹既然喜歡,不妨就住下幾日吧!」寧國公主眼底譏笑一閃而過,隨口說了一句。

周氏心裡倒是想住下幾日,可伯府還有一堆的事等著她,要是真的放下伯府大小事過來住幾日,只怕老夫人要奪了她的中饋權。

她可沒忘記伯府還有辛氏這一房,指不定辛氏早就在盼著了。

「還是不……」周氏面上帶著笑,正打算拒絕呢,就被打斷了要說的。

「公主殿下說得是,既然周氏這般喜歡公主府,就讓周氏在公主府住兩日也無妨,」老夫人淡然張口,神色隱隱透著些不愉快,說了句,「伯府一切大小事務,不必擔心,自有辛氏幫忙打理。」

「……」周氏頓時就白了臉色,連忙轉身往老夫人身邊走過去,解釋道,「多謝母親體恤兒媳,只是兒媳實在放心不下母親,縱然公主府再美輪美奐,兒媳也只想留在伯府,也方便照顧母親。」

呵!

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老夫人在心裡冷冷一笑,面上半分不顯,到底沒有真讓她留下,說了句,「罷了,我如今是老了,伯府里已經不是我說了算,你既然管著家,便就隨你吧,愛在公主府住兩日就住兩日,不愛那就等會兒用過膳之後,隨我回伯府!」

周氏面色一凜,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知道老夫人這是要放棄她了。

這可不行!

她伏低做小這麼多年,才把伯府中饋權牢牢地把在手裡,這要是被老夫人奪了,那她往後在伯府哪裡還有立足之地?

周氏心裡頗為猶豫,知道老夫人這是在逼她選擇,是要伯府還是要公主府。

可她……

周氏咬了咬牙,乾脆裝起了糊塗,想著只要她不做錯事,就是老夫人再挑刺,也不可能奪了她的中饋權。

再者說,伯府真正的女主人是寧國公主,只要她牢牢地跟著寧國公主,中饋權她就不信還能被老夫人奪了去。

周氏的猶豫,和周氏最終的選擇,落在老夫人眼裡,只一眼就明白了。

老夫人氣得不行,在心裡暗暗地將周氏罵了一通,一個吃裡扒外的牆頭草!

如今見她沒用了,就倒向了寧國公主一邊,可真是能耐得很!

「母親說笑了,兒媳心裡自然是向著趙家好的,不管是誰,只要是對趙家好的,兒媳這心裡就都是歡喜的。」周氏心裡打定了主意后,和老夫人說話就沒那麼低聲下氣了。

這個蠢貨!

老夫人暗暗地在心裡說了句,面色到底還是露出了些不愉快,扭過頭不去看她。 寧國公主和趙雙姝站在邊上看得津津有味,並未吭一聲。

周氏見老夫人不搭理自己,倒也沒覺得什麼,轉身又朝二人走了過來。

因著寧國公主的尊貴身份,以及孝昭帝對寧國公主的維護,今兒收到請貼的沒一個缺席,全都來了。

就是沒收到請貼的,也都厚著臉皮主動登門,對於來道賀的,寧國公主自然不會拒絕,反而笑著相迎。

見到陸續登門的客人,就跟流水一樣多,周氏心裡別提有多羨慕和驚訝了。

要是有朝一日,她也能像寧國公主這樣有排面,那就好了。

自然,這也只是她心裡想想而已,畢竟這是絕不可能出現的。

哪怕日後她兒子飛黃騰達了,她頂多也就是被封個誥命,要想像寧國公主這樣權勢滔天,除非她兒子謀朝篡位了。

這個念頭才出,周氏就嚇得趕緊搖了頭,連忙跟著老夫人進了公主府里。

……

今兒是為了給趙雙姝慶賀的,今早趙雙姝獲封縣主一事,早就在鄴都城內傳開了。

這會兒婦人們攜兒女登門,還沒見到趙雙姝,就開始誇起來了。

「你聽說了沒?公主的長女今早被封了清河縣主,還給了清河郡做封地,這可是前所未有的殊榮啊!」

「嘁,這能有什麼的?公主殿下原就是天之嬌女,她的長女自然也是無比出眾優秀的,封個縣主也是應當的。」

「就是這樣說呢,聽說清河縣主容貌還生得頗好,就是比起七公主來,也不遑多讓。」

「說得沒錯!我也聽說了,還是我婆母說的,都說清河縣主不僅生得好,性子還好,最重要的人還聰慧得很。」

在這樣的場合,並沒有一個人會不識趣地提起,女子不宜多念書。

畢竟那可是汀蘭書院,是謝皇后和班山長合力創辦的,從那裡頭出來的,日後都嫁得不錯。

還有嫁入天家的可能。

身為眾人爭相誇讚的主角,趙雙姝面上始終帶著淡淡笑意,對著來人也只是點點頭,然後禮貌地問個好,便就讓人迎著入內。

明明是伯府的姑娘,喜宴卻是辦在公主府,這樣的違和,前來道賀的人,卻沒有一個提起的,都只當是不知道。

「姝兒,那邊都是和你年歲相仿的貴女,不妨過去陪一陪。」寧國公主走到她身邊,朝她溫柔一笑。

趙雙姝點點頭,就算娘親不說她也是要過去的,唇齒帶笑地道,「今兒來的人頗多,娘親別累壞了,女兒這就過去。」

這會兒沒什麼人在,母女間也就不需要做戲給外人看。

女兒關心自己,寧國公主心裡滿滿的都是高興,點了點頭,然後就叫柳絮帶著她過去了。

……

趙雙姝過來的時候,眾少女們正湊在一處說笑,竊竊私語。

「前些日子我才見過清河縣主,那時候她還只是伯府庶女,可沒想到這一轉眼的功夫,不但成了伯府嫡長女,還成了聖上親封的清河縣主,委實是個厲害的。」

「誰說不是呢?我之前就覺得她不是個簡單的,以後必定會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就是沒想到那一日會來得這樣快。」

「行了行了,她如今可是炙手可熱的清河縣主,你們還敢在背後議論她的過去,是想被寧國公主記上不成?」

提到寧國公主,眾少女們這才閉上了嘴,連忙朝四周看了眼,這一看,就看到了站在她們身後的趙雙姝。

「清、清河縣主。」先前那幾個說了她壞話的,這會兒見了她就站在自己面前,臉色嚇得發白,舌頭都快捋不直了。

趙雙姝臉色倒是沒有任何的變化,依舊淡淡的,輕輕一笑,「我在呢,你們還要說的就繼續說吧,不必顧及我在旁邊,只管說出來就是。」

畢竟,以後她可就沒這樣好脾氣了。

但凡是背後議論她的,她都要雙倍奉還!

趙雙姝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在背後議論自己,真看她不順眼,大可當面說,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著實是讓人噁心。

「我,我……」那個少女臉色越來越白,到最後乾脆低下了頭,嗡了聲,「原是我的不對,我不該在背後議論清河縣主,還請縣主恕罪。」

這兒可是公主府,趙雙姝又是寧國公主心尖上的人,她除了道歉,沒有別的選擇。

原本趙雙姝是記下了她的,心裡頗有些不愉快,可這會兒卻見她主動道歉,雖說心裡清楚是因為什麼,但還是舒服了許多。

瞧著她也……順眼了許多。

「這有什麼的,過去的事原就是事實,我確實曾為庶女,也確實是因我母親才能有今日的風光,你說的並沒有錯,」趙雙姝親自扶起她,與她輕輕說道,「你是初尚書的嫡女吧?」

少女見她竟然這般溫和,像是絲毫不生氣似的,頗有幾分惶恐,但到底還是起了身,在她的目光注視下點了頭,「回清河縣主,臣女之父正是戶部尚書初遠山。」

少女姓初,閨名喚作妤瀟,乃是戶部尚書初遠山的嫡女。

趙雙姝前世曾見過她,初妤瀟並非是個愛在背後說人長短的,想來今日也只是隨口一說,亦或是心裡覺得不平罷了。

畢竟,初妤瀟從前可是和趙雙嬌交好的,二人關係頗為不錯。

只是如今趙雙嬌已被禁足,初妤瀟雖說不知情,但多少也能知道一些。

知道了之後,自然就看趙雙姝不順眼,背地裡說她兩句也是有的。

但這個初妤瀟,也並非是個不辨是非的姑娘,反而還是個頗有善心的。

趙雙姝眸子輕輕抬了抬,朝她莞爾笑道,「妤瀟妹妹,我知道你與我二妹妹素來交好,或許也從旁人那裡聽說過一些事,不過我如今只與你說一句,一個人是好是壞,並不能從旁人嘴裡來分辨,得與她相處過了才能知道。」

這個旁人她雖然沒有明著說是誰,但初妤瀟心裡也是明白的。

初妤瀟嬌俏的小臉瞬間一白,心裡不知怎的就有幾分羞愧,抬眸定定地望著她,抿嘴遲遲不語。

她說得沒錯,自己所知道的那些都是從趙雙嬌那裡聽說來的,可自己卻並沒有真正接觸過她,又怎麼能說她就是個不好的呢?

沒想到,竟是自己錯了。 趙雙姝瞥了眼她,見她像是已經明白了的樣子,便就沒再多說,從她身旁走過。

「清河縣主!」初妤瀟忽然叫住了她,卻未見她回頭,只停住了步子,連忙說道,「今日得遇清河縣主,又得清河縣主良言相勸,臣女心裡實在受益,在此謝過了。」

有道是「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從前趙雙嬌與她說的那些,竟是叫她徹底誤會了清河縣主。

畢竟,能說出方才那番話來的人,必定不會是個極惡之輩。

聽著初妤瀟說的,趙雙姝也只是微微勾了勾唇,回了一句,「我不過是隨口一說,受益不受益的,全看妤瀟妹妹要如何理解了。」

還好她不是個聽不進去的,如今有了她對自己的改觀,往後再有人提起,她必定會替自己辯解一二。

趙雙姝心裡存的是這個念頭,並非是真的沒有私心,但能讓初妤瀟及早地看清趙雙嬌,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

今日來的少女實在是多,趙雙姝之前在淮北王府認識的那些,也都來了。

以溫沛妤領頭的一伙人,紛紛上前朝她道賀,又爭相送上自己帶來的賀禮。

祁珺原也是要來的,無奈她先前在淮北王府中了毒,到現在體內毒素雖說已經被徹底清除,但身子還是得好好調養一段日子,便就只好託人送來賀禮。

楊丹儀今日也是來了的。

「趙妹妹,恭喜你考得汀蘭書院頭名,我心裡可是羨慕極了呢!」楊丹儀邊將帶來的賀禮送上,邊朝她道賀,又笑道,「上回咱們幾個還在說呢,會是誰考得頭名,我就猜到會是趙妹妹你。」

恭維話人人都會說,人人也都愛聽,但這個人是楊丹儀,趙雙姝就沒那麼愛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