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剩下的那些古武家族,會不會升起俠義之心,來把他給滅了!

李嘯雲聽著楚歌的話,那是想反駁也沒理由反駁了。

他們古武世家的確愛面子,不過這必須建立在可以保命的前提上。

而且就如楚歌所說,如果對方真的殺了李天和李秋寒他為什麼要來?

更不會留下自己這些人,幫李秋寒和李天兩人報仇。

見對方沉默,敖天忽然拍了一下楚歌的肩膀,「哥這裡有一條妙計,你要不要聽聽?」

「什麼妙計?」楚歌愣了一下,不知道敖天又要玩什麼把戲。

「很顯然,李狗蛋和李二狗的死,明顯都是有人嫁禍給你的,而李家現在滿腔怒火尋仇無處,我們可以……」敖天這一臉得意的說著,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完,楚歌就了解了敖天這話是什麼意思。

不等敖天說完,楚歌眼中一亮,「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利用李家,來幫忙找出到底是什麼人嫁禍我?」

「沒錯!看來你小子也不完全是個傻子。」敖天打了一個響指,顯然是認同了楚歌的說法。

敖天說的的確是一個辦法,自己現在必須儘快找到學姐,所以根本不可能去尋找到底是誰陷害自己。

按照敖天的辦法,自己不僅能夠找到是誰陷害自己,同時李家也能找到真正的仇人,從而報仇解恨。

想到此處,楚歌對著李嘯雲說道:「李老爺子,很顯然李天和李秋寒的死,是有人想要陷害我,與其我們雙方斗得兩敗俱傷,讓真正的敵人漁翁得利,倒不如我們雙方聯手找出真正的兇手!」

「一來還我清白,二來也能讓你們李家得以報仇,何樂而不為呢?」

李嘯雲是個聰明人,楚歌很明顯是在給他們李家台階下。

不說別的,就楚歌剛才兩敗俱傷的局面,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現的。

李春言在李家也是名列前茅的高手了,但是卻被那隻黑貓一下子吼暈了過去,其餘幾名長老的實力也大致相同,甚至有些人還不如李春言。

敖天對付他,小黑對付剩下的人,簡簡單單的就能夠讓他們吃盡苦頭。

既然對方給自己台階下,自己再不順著下去,那可就是給臉不要臉了。

「咳咳!」李嘯雲咳嗽了兩聲,然後說道:「我覺得楚小兄弟說的話沒錯,與其讓我們斗的兩敗俱傷,不如找到真正的幕後主使。」

「所謂不打不相識,今天的事情,我們李家也就不再計較!從今往後,我們李家和楚小兄弟可就是合作關係了!」

這李嘯雲可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的,楚歌在心中牢騷了一句,笑著說道:「那是自然,早就聽聞李家是非分明,今日一見,果然是豪俠世家啊!」

多一個仇家,不如多一個朋友,雖然李嘯雲的做法他不是很喜歡,但總比以後你死我活要好得多。

畢竟敖天不可能永遠跟在他的身邊。

剛才李家人出手的時候,楚歌刻意注意了一下。

楊狂曾經說過,當初追殺楚歌母親的人,體內罡氣很是詭異,但是這李家人體內的罡氣純正無比,而且略含浩然正氣,就算不是什麼門名正派,但也絕不會和詭異扯上關係。

雖然楚歌最近並沒有去打聽楚河和他母親的消息,但他對於有關的事物還是很留心的。

李家並非當初追殺薛弄影的人,讓楚歌鬆了口氣,但是與此同時,也給楚歌帶來一個巨大的疑惑。

如果當初追殺自己母親的人不是李家,那麼又有什麼人,能夠與古武楊家相抗衡?

不過這種問題,距離他還有些長遠,他最想知道的是,如果李秋寒死了,那麼秦韻此時又在哪裡?

當初趙方的小弟,可是親眼看見秦韻是被李秋寒帶走的。

雖然臉上裝作不在意,但是楚歌心裡極其擔心秦韻的安危。

古武高手都死了,更何況秦韻這個普通人呢?

觀李家人的態度,很顯然他們也不知道,李秋寒到底遇到了什麼。

尋找秦韻的線索,可以說就此中斷。

所以,楚歌必須馬上返回京城,看看能不能找到別的消息。

和李嘯雲嘮了幾句磕,得到一個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用的特使令牌,楚歌便離開了這裡。

似乎是為了更加震撼李家,飛上來的楚歌,又再次被敖天帶著飛了下去。

「父親,我不明白,您為何放走了這小子,而且還將我們李家的特使令牌交給他?」李秋水看著李嘯雲不解的問道。

李嘯雲搖了搖頭,「水兒,綜合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個楚歌的確不像是殺死秋寒父子之人,與其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

「按照柔兒平日來信所言,這楚歌不過是楚家的棄子,但是如今卻天賦驚人,身邊更是有大能者陪伴,很顯然,他的真實身份,並不只是像柔兒說的那麼簡單。」

「還有,你可記得我李家祖訓?」李嘯雲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世俗一共有五大家是我們李家所不能隨意招惹的,蕭幫、秦家、唐家、郝家以及天閣葯業。」

「雖然我一直遵循祖訓,但是和你們一樣,一直很好奇,究竟是為什麼不能招惹這四家,現如今我已經明白,世俗表面上看起來,與我古武家族相差百倍,但其實乃卧龍藏虎之地!這楚歌便是一個極好的證明!」

「你現在通知所有族人,將今天的事情隱瞞,同時派幾個心腹,偷偷散播消息,說我們李家已與一絕世高手結盟!」

聽到這話,李秋水先是一愣,看來這個姜還是老的辣,不放棄任何可以利用的資源。

「是!我這就去辦!」

……

「敖天你有沒有辦法,利用你的神識然後找到我學姐?」楚歌看著敖天說道。

敖天點了點頭,「可以是可以,不過要花費一些時間。」

「那就好!我現在很擔心,學姐的安危,如果她出現危險的話……」

楚歌的話還沒說完,敖天便打斷道:「放心,秦韻那個小丫頭絕對不會出事!」

「怎麼說?」

「我們一路過來,並未見到李狗蛋的屍體,那便證明,李秋寒很可能根本就沒有離開京城。」敖天說著,一手放在太陽穴,閉上了眼睛,「我現在便幫你找找,秦韻那小丫頭身在何處……」

楚歌在一旁焦急的等待著,當他看到敖天臉色變得有些詭異時,心中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

沒過多久,敖天便睜開了眼睛,拍了拍楚歌的肩膀,一臉蛋疼的說道:「那啥……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感應錯了,但我嘗試很多遍,秦韻那丫頭在……」

「在哪裡?」楚歌對著敖天焦急的問道。

「在我們居住的公寓……」

(感謝蘇景炎i書友的打賞~) 「姐,這就是你要給我搶的姐夫?」

熟睡中的鄭秀妍一大早被電話叫到座機旁,歪在沙發上閉著眼,聽筒那頭親妹子的大呼小叫也沒說叫她清醒過來。fqxsw.com鄭秀晶一聽電話里沒聲就知道家姐的習性,抄起旁邊打開到娛樂版的報紙,大聲念出了標題。

「少女時代下午兩點的粉紅,副標題,少女jessica與禽獸偶像的甜蜜約會,報導內容……」

鄭秀妍迷糊著,聽著親妹子的朗讀慢慢睜開眼,然後瞪大眼睛。

「……李室長已經到機場去了,說是要看看把手機都沒收了,你們到底是怎麼和人家聯繫的。」

鄭秀妍還是沉默的,不過不是因為睡意,而是因為啞口無言的和震驚。

前腳家裡剛出現了財政危機,後腳就是自己和朋友約會被媒體曲解成緋聞,再接下來呢?一而再已經夠了,等再而三才意識到是某人動了手腳她鄭秀妍也就該儘早隱退了。

此時聽筒那邊傳來鄭秀晶的好奇:「姐你居然喜歡肌肉男?這麼重口味……」

「**.」

鄭秀妍急吼吼的掛斷電話,玄關那日本方面的帶隊經紀人也進了門,做為同樣在日本活動的韓國偶像組合,2pm和少女時代之間曾有過緋聞計劃,目前雖然懸而未決,但根據公司上層的意向這互利互惠的計劃很可能會實行,現在日本方面也不知道是陰差陽錯還是卻有其事。反正沒當什麼要緊的危機,所以此時才找了過來。

鄭秀妍可不管這些人是什麼心理。她表示玉澤演那個渣男要不是仗著老鄉的身份想和自己共同出鏡都是妄想,友誼歸友誼,要真想玩點什麼戀人未滿那可真對不起,2pm那幫誰不知道啊,夜店王子,少婦殺手,喝了酒能帶回去兩個絕對不帶一個,跟他們談戀愛?鄭秀妍可沒那個興趣。

「都說好女人是壞男人最後停泊的港灣……秀妍啊。沒想到你這麼好胃口。」

「豈止是好胃口,如果說我們是無名小港灣,這位可是仁川出海口,不單單是一艘肌肉船,估計他身後的艦隊也能挨個找好位置。」

「當真是有容乃大,秀妍啊,想不到你就像聖母瑪利亞一樣……」

「喂。別用這個開玩笑。」

tiffany打斷了食神崔,胸圍李,還有power金的調侃,一臉認真嚴肅,不愧外號是天主t。fqxsw.com她站起身,笑著看向主人公。卻給了鄭秀妍更大壓力,她幾乎可以想象tiffany走過來要說的對白,像是大多數影視作品中最能惹是生非的聖女。

「我支持你。」

聽到這句對白的鄭秀妍一時間很想尖叫。

「雖然他的私生活太……豐富了一點,但本質不壞……」

tiffany斷斷續續的,估計這話連她自己都不信。

你知道他什麼人啊。你跟他認識幾年就知道他本質不壞?看看那隊人,一瞧見就知道都不是什麼好鳥。和自家前輩對比一下,個別粉絲稱呼東方神起和sj中某些同志為天使一下子就說的通了。鄭秀妍擺擺手,趕緊阻止了tiffany:「我對他,沒興趣,他對我,有興趣那是應該的,但我肯定不會回應他的興趣,以上。」

乾淨利落的做了結尾,鄭秀妍就要往屋子裡跑,遇上閃著星星眼的林允兒,直接一掌蓋在她臉上,推到牆邊,進屋鎖門。

「姐。」門外響起另一個討厭鬼的聲音。

「can-you-move?」她盡量斯文的說道。

門外:「姐,小賢知道,可我不懂英文。」

「滾!」

門外傳來一陣嘈雜,然後鴉雀無聲。

鄭秀妍重重的嘆了口氣,把腦袋靠在門上,望著天花板。

其實緋聞這事兒沒什麼大不了,曝光率,知名度,這些和藝人價值息息相關的存在有時候就需要緋聞來撐著。這是一個藝人沒緋聞都不好意思出門見人的時代,剛出道時她也和前輩出過緋聞,但這並不代表緋聞就是百利而無一害。

首先就是價值,以如今少女時代的人氣已經不需要緋聞來拓展她們的知名度,這種炒作方式反而會對她們的價值產生影響,其實要想知道當紅現役偶像的緋聞是真是假其實很好分辨,看看廣告,因為明星如果有了代言在身又要出緋聞,就需要向廣告公司和廣告商報備。

其次是時間,即將復出,遠赴海外開拓新市場,是不是有新作品要推出,這些都是很影響緋聞可信度的時間點,沒誰在閑來無事的時候就會隨便鬧個緋聞,那東西就算是營養劑,吃多了也會對身體有害。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還是人,如果是兩個經常說私下見面,又在台上說是至親好友,甚至不介意在舞台或者綜藝節目上搭檔一下的兩個傢伙,那這緋聞就完全是個笑話,或許只能騙騙無知少男少女的眼淚。

此外還有很多緋聞的鑒別方法,如今粉絲們早就被經紀公司的操作鍛鍊出來,可問題是這次緋聞出的時間恰到好處,而且s.m並沒有和廣告公司以及廣告商報備,唯有最後一點讓人詬病,但對大部分粉絲來說,他們的這種親近就已經十分危險。

所以,這緋聞坐實了,還是在她最需要工作的時候。

鄭秀妍重重的出了口氣,由心底發出一陣好像氣急的『吼叫』,她不傻,她知道林蔚然是什麼人,她知道和這樣的傢伙對上就她這小胳膊小腿根本沒還手之力,可有什麼辦法,總不能看著身邊兩個姐妹慢慢發展到從此誰都不見誰的程度。如果對方毫無動靜她反倒不會僥倖的當什麼都沒有發生。她反而會更加警惕起來。

她拿出手機,發了條簡訊。不到兩分鐘,林蔚然的電話打了過來。

鄭秀妍接起手機,盡量心平氣和的:「你前幾天把你的號碼用簡訊發給我,就是想要我在今天打給你?」

聽筒里傳出林蔚然有些唏噓的聲音:「我本沒想到我們雙方會處於這種境地,其實我有一個朋友應該是很喜歡你的。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我也很遺憾,但你認為你有你該做的事,我肯定也有我的。」

鄭秀妍腔調冷硬:「如果那人是你的朋友,你還是代替我告訴他別喜歡我好了。還有。別把你和我相提並論,不是你林會長的地位讓我望而生畏,而是這樣會讓我覺得噁心。」

林蔚然沉默了下,腔調隨即有些冷:「如果你是這個態度,我想我們的談話沒辦法進行下去。」

鄭秀妍絲毫不讓:「你騙我父母,現在又陷害我,你想我應該是什麼態度?」

林蔚然:「我只是讓你意識到你的行為需要你付出的代價。如果你繼續,這些只是你要承擔的一部分責任。那時候我不會留手,不會停下,直到我覺得夠了為止我都會一直繼續。」

鄭秀妍:「不要威脅我。」

林蔚然:「這不是威脅。」

他隨即掛斷手機,讓鄭秀妍只能對著『嘟嘟』的忙音發獃。

她不知道林蔚然篤定的認為她會在打過去,她也不知道林蔚然的行動要比她想象的更加迅速。也更加卑鄙,她不知道她面對的是一個能夠無所不用其極的男人。

兩個小時后李安東來到宿舍,風塵僕僕,都沒來得及找地方放下行李,因為緋聞的突然性所以行程全部取消。一方面是為了堵住記者的嘴,另一方面則是需要思考方案以及聯繫jyp的時間。

再去找鄭秀妍之前李安東先找到了金泰妍。公司對此類風向的嗅覺一向敏銳,這邊緋聞出來還不到兩個小時,新韓就不顧忌雙方的隱性聯盟關係直接對三大電視台遞交文件,可以想象以新韓目前在綜藝領域的制霸鄭秀妍很難再出現在這些節目上,這就跟目前離開公司的前東方神起成員jyj三人,也是因為官司問題被s.m提交了『內容不詳的內部文件』,官司纏身只是表象,其實這些文件里的東西才叫三大電視台都不敢把幾人投入到綜藝或者歌謠節目上來。

這方面的博弈一直都是傳聞,內情外人都不得而知,此次新韓遞交的文件沒那麼齷齪,只是在這種情況下運用了自己的權利,可就算如此,反應如此快的新韓也傳遞出一個不祥的訊號,不知道為什麼這家公司開始針對起了s.m,針對起了少女時代。

「出事兒了,對吧?」

單獨相處下,李安東單刀直入,甚至不用金泰妍點頭或者搖頭,他就自己接了下去,「是她發現了你的事兒,所以現在的情況是林蔚然在給她壓力,我只想問你一個問題,給她壓力這種提議,是你對林蔚然建議的,還是那邊自己動手的?」

「是他自己動手的。」金泰妍的聲音有點虛弱,像是心神不寧。

「這就好,這就好……」李安東喃喃著,顯然是鬆了很大的一口氣,他生怕女孩們因為這事徹底決裂到需要借用外力的程度,那會毀掉這個組合的根。

「交給我就好,就算不能解決,也能周旋。至於那邊如果你想息事寧人,就打個電話,如果不想……」

如果不想,這個如果李安東想了一路都沒想出來。

金泰妍沉默下來,房間中霎時間安靜的落針可聞,她紋絲不動的神情幾乎讓人懷疑她並不知道這個如果代表著什麼,她只是一動不動的坐著,似乎這樣所有的問題就都能被完美的解決,安靜一直持續了有好一會兒,直到金泰妍再度開了口,那是柔弱到虛弱的腔調,卻彷彿透出了完全交出自己的決然。

「他會解決,交給他解決。」 楚歌剛一回到公寓,就急急忙忙的,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按照敖天所說,秦韻所在的位置,就是在公寓內,楚歌的房間。

由於昨天一整晚,楚歌都在陽台上修鍊,根本就沒有回過自己的房間。

當打開門的時候,楚歌果然看見,秦韻正安安靜靜的躺在楚歌的床上,一臉祥和的睡著覺。

看到這個情況,臉色有些尷尬的說道:「我們會不會搞錯了? 王的驚世廢柴妃 學姐之前一直在這裡,我們只是沒有發現?」

「不可能,如果整個丫頭一大早就在這裡的話,我是能夠感覺到的。」敖天搖了搖頭,語氣肯定的說道。

聽到敖天這話,楚歌陷入了沉思當中。

秦韻失蹤了一整晚,自己得到線索,前去楚家要人,李秋寒早已離開。

自然就認為是李秋寒拐走了秦韻。

然後前去李家,得知李秋寒已死,如果不是因為敖天和小黑,楚歌根本就沒有機會站在這裡。

之前楚歌就已經猜測過,這是有人故意陷害自己,想讓自己和李家成為仇人。

那麼這個幕後黑手到底是誰?他為什麼又把秦韻安然無恙的送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