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知道,吳大山可是相當寵溺這個兒子的。

今天出了這事,他鐵定是要報仇的,學校是不可能能阻攔得了的。

一旁作爲證人的幾個女生掩面笑着。

楚幽憐這傢伙,這次可是真的要完蛋了。

吳大山一臉兇狠地看向了這三人。

那母女兩個就不說了,一看就是底層的窮人。

旁邊這個男的看上去更像是個卵用沒有的廢物。

自己兒子竟然在這種人的手底下吃了虧,這能忍?

“這事情你們學校打算怎麼處理?先不說旁邊這男的,你們學校怎麼能允許有這種品行的學生呢?”吳大山看向了這禿頭主任。

禿頭主任聽到這話他就知道吳大山的意思了。

他趕緊說道:“您放心,吳先生,我已經起草了對她的開除學籍處分了。”

“開除學籍?”楊悅一聽頓時急了。

楊悅本來身體就弱,積勞成疾就是爲了供自己女兒上學。

開除掉她女兒就相當於毀掉了她唯一的希望。

楚幽憐更是委屈極了。

明明自己纔是被欺負的那一方,怎麼被處分的還是自己呢。

“老師,吳先生,求你們給個機會吧,我們可以賠錢的……”楊悅上前央求道。

“賠錢?”吳大山輕蔑地冷笑了一聲,“就你這種女人一年賺的錢都沒我一天多!我兒子的一根汗毛都比你們值錢多了!你們賠得起?”

楊悅手足無措地問道:“那……怎麼樣您才肯原諒我們……”

吳大山的眼睛裏充滿了鄙夷,好幾秒之後,眼睛當中有露出了那麼一絲笑意。

“跪下來,道歉,我說不定還能考慮一下。”

“這……吳先生,這不好吧……”一旁的禿頭主任都愣了一下。

“哼,做錯了事情就是要付出代價的!”吳大山冷聲說道,“現在跪下來,我說不定還能考慮一下!”

楊悅聽到這話全身顫抖了一下,咬緊了嘴脣。

雖然屈辱,但爲了女兒,她能放棄尊嚴。

她垂喪着頭,雙腿微微彎曲。

辦公室裏的幾個女生都強忍着笑等着要看好戲呢。

“媽!”楚幽憐哭着想要上前阻止。

只是她還沒走上前,秦澤就閃身上前一把拉住這清瘦的女人了。

本來我們秦大爺還在想着一會怎麼應付鐵定暴跳如雷的柳詩雅。

可事情鬧成這樣也有他的“功勞”在裏面,這要是不管的話,他說不定得要自責到死。

“姐,這種人不配你跪!”秦澤拉着楊悅說道。

本來還等着踐踏這女人尊嚴的吳大山,一看到秦澤竟然拉住了這女人,頓時怒了。

“你這個混賬東西!打了我兒子我還沒收拾你呢!你還敢插手?”

“呵呵,我就說你兒子怎麼這麼垃圾,原來是有個這種垃圾老爹啊。”秦澤冷笑道。

“你!好!既然你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了!”吳大山狠狠道。

他打了個電話。

不過兩分鐘,三五個彪形大漢就走上來了。

教導主任一看,額頭上流下了豆大的汗珠。

特麼的,這次搞得事情好像有點難搞了。

吳大山聽說兒子被打之後,也立馬帶了幾個人過來了。

這裏是學校,原本是想着等離開的時候再動手收拾這小子一頓的。

可沒想到這傢伙竟然能這麼囂張!

現在他是忍不住了。

“虎子!給我弄死他!”

“好嘞!”叫虎子的大漢冷笑了一聲,露出比秦澤大腿還要粗的手臂,走上了前。

剛剛還牛逼哄哄的秦大爺一看,瞬間有點慫了。

特麼的,這傢伙怎麼能這麼壯?

雖說有技能肯定不會被打死。

可要贏那也是比較難的。

也就在他想着怎麼辦的時候。

門口走進了兩個人,直接大吼了一聲。

“住手!”

這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柳詩雅和校長老太太。 柳詩雅正和老太太談着捐樓的事情。

可談到一半就有人過來報告了。

說有校外的人不知怎麼的,進了學校揍了好幾個學生,還揍得挺慘。

當時柳詩雅就皺起了眉頭。

校外的人?

丫的,不會又是秦澤乾的吧?

一到教導室看到面前的一幕,她就做了個深呼吸,強忍住沒讓自己在大庭廣衆之下直接罵人。

果然,又是這混蛋鬧出的事情!

這混蛋現在連二逼孩子都打的嗎?

丟不丟人?

“這不是吳先生嗎?這怎麼了?這麼氣勢洶洶的?”老太太看到吳大山和他身旁的兩個壯漢,也有點惶恐。

吳大山瞥了一眼一旁的秦澤和楚幽憐。

“你們的這個學生,不知道從哪裏找了這個混賬東西,把我兒子給打了,我正要收拾他呢,你們不要多管。”

柳詩雅皺着眉看向了秦澤:“你給我解釋一下。”

秦澤求生欲爆棚,趕緊走到柳詩雅身邊。

他懂,這要是解釋不清楚,這女人鐵定要扒他一層皮。

“詩雅,你聽我說啊!我晃悠到實驗樓的時候,看到一幫人在欺負旁邊這女孩子,我高尚偉大霸氣英勇機智的爲人你懂的,我怎麼都不可能眼睜睜地看着啊!於是我就過去見義勇爲了!結果這幫人非但不認錯還敢跟我動手,所以我就把他們揍了。”

那楚幽憐也趕緊點了點頭。

除了那些亂七八糟的形容詞有點出入。

不過事情還差不多就確實是這樣。

吳大山的嘴角顫抖了一下。

自己兒子是個什麼樣的貨色,會幹什麼事情其實他還是蠻清楚的。

只是就算他兒子欺負了這女孩兒,那又能怎麼樣?

底層的這幫人不就是一幫蛆蟲嗎?

踐踏蛆蟲不就是強者的權利嗎?

“少給我胡說八道!虎子!給我弄死他!”吳大山吼了一聲。

讓秦澤沒想到的是,柳詩雅竟然擋在了他的面前。

“給我住手!”

“嗯?你個女人想幹什麼?再攔着我信不信連你一起收拾了!”吳大山看到這阻擋自己的柳詩雅更是惱火了。

特麼這一個個的,都故意來找死?

“他要是無緣無故打人我自然會教訓他,只是他剛剛說的如果是真的,那我絕對不允許你們動他!”柳詩雅冷眼說道。

秦澤看到柳詩雅這麼袒護自己的樣子都有點感動。

這女人,明明之前都是個弱雞,今天竟然爲了我主動站出來了。

果然沒白養她啊!

當然,柳詩雅這也是本色。

雖說之前在秦澤的面前顯得有點弱。

但在外人面前,她可是那個冰山女總裁,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上,她是絕對不允許自己這一方吃虧的。

“秦澤,你說你是見義勇爲,你有證據嗎?”柳詩雅問道。

秦澤想了幾秒,看向了身後那幾個女生。

剛剛事情發生的時候,這幾個女生可在拍照錄像呢。

幾個女生看着秦澤的眼神也反應過來了,趕緊想要刪除視頻。

只是她們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步,秦澤箭步衝上前,瞬間奪過了她們的手機。

點開給所有人一看。

每晚都在大佬夢中 他們欺負楚幽憐,還有秦澤暴揍一幫二筆孩子的影像,都被錄在裏面。

一旁的楊悅看到這視頻,渾身顫抖不止,她是根本沒想到,自己女兒竟然遭到了這樣的欺負。

明明只是一幫孩子,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

她心裏氣憤而又自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