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暨城外五十里處,軍營連綿不絕,趙雲從副將慢慢的代替了黃蓋的位置,上下將士未曾有一人反對。

時間最磨人….

趙雲以他高超的本領把這些人給折服了…

心服口服!

當然了,眼下最高的統帥並非是趙雲,而是孫策!

從南昌城中感到此處的孫策,對於這一戰,孫策可以說是非常的上心,不敢有一分一毫的分心,因為揚州刺史劉繇已經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這裡,只需要一戰功成,他就可以能拿下偌大的揚州,甚至最後劍指汝南也不是不可以的。

而且,他與荊州劉表約定的時間也快到了,屆時要是被劉繇給拖在諸暨,對於他而言就是一件得不償失的事情。

「主公!」

「主公!」

「…….」

帳中諸將,見孫策到來,紛紛起身,躬身行禮。

「坐。」

「諾!」

……

帥帳內,氣氛凝重,諸暨城可以說已經被太史慈打造的如同鐵桶江山一般,欲要吃下諸暨,不傷筋動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子龍,你可有良策。」

「未曾。」

趙雲眉宇間英氣逼人,稍微挑了挑眉,太史慈眼下擺出來的姿態讓趙雲有點看不懂,數次交戰,對於太史慈他大概是了解一點,消極防守,在趙雲看來並非是太史慈的風格。

沉默之後必定是一個更大爆發!

只是眼下他猜不到太史慈下一步棋準備落子何處。

「與其等待,不如主動進攻!」

良久后,孫策閃爍著微微的紅光,等從來都不是他的風格,進攻才是他的選擇。

以攻為守!

只有不斷的進攻,才能佔領先機,才能反敗為勝!

「這….」

無論是黃蓋還是趙雲面露為難,孫策的決策並未不可,但還是太過的激進。

如今的局勢,對與他們而言乃是大好一片,他們只需要步步求穩,就能獲得最終的勝利。

任爾東西南北風,我自佁然不動

縱然諸暨城是一座鐵桶江山,只需他們逐步蠶食之下,終能磨光諸暨的烏龜殼。

「攻!」

孫策並未說明原因,神色閃爍不定。

「攻!」

就在此時,帥帳外,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只見一人走入,年齡與孫策相仿,端是一個翩翩美少年,好一個江東俏兒郎。

「以身作餌,誘敵出城!」

「如此可拿下諸暨!」 止義,巳經在緊鑼密鼓的布冒!」※

大家一致同意於下星期天」月。日,舉行全國起義。選擇這天作為起事日是有兩介。原因的:歷史的與現實的。那天是德國投降周年;又是個假日,各辦公室全部關門,軍警也少,市內交通相對而言不太繁忙,衝鋒隊可不受阻礙地前進。起義作了最後的安排:佔領巴伐利亞各主要城市的火車站、郵電局、電話局、廣播電台及公共設施、市政廳和警署;逮捕**和社會主義的領導人、工會頭目和商店管事。

在慕尼黑,希特勒佔優勢:口000名武裝起義人員對2600名軍警。

當晚早些時候,希特勒召開第二次會議。參加者還有兩人:前警察署署長波納及希特勒前助手威廉弗里克,他仍在警察局,暗中保護希特勒及其追隨者。密謀者們討論了一項新的事態的發展,這要求必須急劇地改變原計戈原來,卡爾委員突然宣佈於次日晚在貝格勃勞酒館舉行群眾「愛國示威」大會。

舉行起義的那天,天氣寒冷透骨。又兼颳風。這一年巴伐利亞冷的早,在市南山區已飄起了雪花。

在希特勒生活中最重要的一天。他卻頭痛起來,牙也痛得鑽心。

陳昱曾勸他去醫院看牙,但他回答說道:「我沒有時間,一切全盤改觀的革命在即!我必須聽天由命。」

陳昱聳了聳肩,問他道:「如果您的病加重,你們的事業會怎樣?」

希特勒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如果真是這樣,或者我病死了,這隻說明,我的星辰已終其天年,我的任務也已完成。」

時近巾午,給衝鋒隊的命令發布了。或用電話。或用書信。或派人前往,叫衝鋒隊員人人作好行動準備。沒有詳情,也沒有解釋。另外。就連希特勒的眾多親信對計劃已經被希特勒悄悄改變一事蒙在鼓裡。

中午時,羅森堡和戈林正在仔細的觀看著《人民觀察家報》。該報頭版刊登了率普魯士大軍倒向俄國一邊與拿破崙在托洛根對壘的將軍的照片。照片說明稱:

「在緊急時刻,吾人是否能找到另一位約克將軍?」

兩人雖互相鄙視,卻在一起討論這幅照片可能產生的後果。此時,他們聽見有人在外邊跺腳,並用沙啞的聲音問道:「戈林上尉在哪裡?」

門被推開了,希特勒身穿軍大衣;扎著皮帶,手中拿著鞭子出現在門口。他沖了進來,激動得臉色鐵青:

「你們發誓不將此事向任何人提起,時間到了。我們今晚行動!」

他請這兩介。人當他的私人陪同,要他們帶上手槍,於7時在啤酒館外會面。

而在這個時候陳昱匆匆返家;叫自己的妻子妻子將兒子帶至網在鄉間購買的別墅里。之後,他通知許多外國記者,包括才趕到德國的中國著名記者。那位記錄下中華民國大總統蕭天於龍口突圍的記者梁枕:

「無論如何,你都不能錯過今晚的大會。」

下午,希特勒已控制住了自己的興奮,坐在赫克咖啡館,與他的老友攝影師海因里希霍夫曼閑聊,好像這不過又是平凡的一天罷了。突然。他建議去看看身患黃膽病的埃塞。當霍夫曼在外邊等待時。希特勒向埃塞透露,他當晚要宣布進行全國革命。他需要幫助。晚時整。埃塞要打著一面旗幟,衝上羅文布勞酒館的講台,那裡將舉行民族主義會議,宣布國社黨要進行全國革命。

希特勒出來后,對霍夫曼說,埃塞已感覺好多了。於是,兩人便漫無目的地在施林大街散步。片復后。戈林走上前來。希特勒將他拉到一邊,兩人談了一陣。回來后,他說道:「我的牙痛得很厲害,必須馬上走。」

此時,霍夫曼如墜五里霎:「阿道夫,你究竟想做什麼?」

希特勒的神情豐閃現出了難得的緊張:

「很忙很忙,是忙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

說完,他便返回國社黨總部。

此時,衝鋒隊員們正在脫去工作服。穿上衝鋒隊的制服,腰間和袖口裝有鬆緊帶的灰皮茄克,閉字袖章,灰色的滑雪帽,以及掛手槍的皮帶。

他們即將奔赴集合地點。二連的卡爾凱斯勒需按指示前往阿茲伯格酒館報到;鞋匠約瑟夫里希特則被派往霍夫布勞。「奧貝蘭聯盟」的成員也在出動。他們戴的不是田字袖章,而是薄雪罩,頭上還戴著鋼盔。

關鍵的部隊,即希特勒的百人衛隊。則在托布勞集合。他們的領隊。一個好抽煙葉的頭頭,正在大聲刮話:

「誰不是全心全意的,現在就走,不管當晚在貝協勞酒館會發生什麼情況。我們的任務是首當其衝,我們刪啊政府趕下台!」

天黑后,一輛小汽車在施勃納里希特的門前停了下來。從車內出來的是魯登道夫。他與施勃納里希特交談了幾分鐘便走了。片刻后,里希特與他的僕人也飛車而去。

「漢斯爾施勃納里希特說道,「今天進展若不順利,明天我們全會進監獄。」

他們在黨的總部見到了希特勒和黨的其他領導人。經過一陣磋商。一群人便坐上兩輛小車,前往貝格勃勞酒館。

晚8時。

啤酒館坐落在伊撒河彼岸,離慕尼黑市中心約半英里。這是個零亂不堪的大樓,左右兩邊各有一座花園,裡邊有眾多的餐廳和酒巴間。主廳是市內除「濟卡斯克羅納」以外最大的,裡邊放置著許多結實的木圓台,可容3000人就座。官員們知道可能會有麻煩,早從市內調來23名警察,以控制人群。此外,在聽眾中還安插了一隊騎兵和不少軍官。一旦發生緊急情況,四分之一英裡外的兵營里還有一連身穿綠色制服的州警在那裡待命。待希特勒的車隊過得伊撒河來。大廳的大門已經關閉,除要員外,誰也不準進去。

因為全部座位被占,陳昱竟無法將一小批外國記者帶進場去。

8時07分,希特勒的紅色轎車「麥塞蒂斯」以及跟在後邊的施勃納里希特的車駛抵了啤酒館。

人群在團團打轉,這使希特勒頗為擔心。他的卡車隊能從這人群中通過嗎?

兩輛小車緩緩駛近前門。此門由一群警察把守。為使馬上就到的部隊通過,希特勒忙勸說警察離去。之後,他便率眾人走進啤酒館的大門,赫斯負責把守門口。

由於發生爭端,希特勒一進,門便被關閉,把領著一名美國女記者和中國記者的梁枕的陳昱關在門外。

陳昱警告警察說道:「如果把外國記者關在門外,那就會出亂子

警察想了一會,被迫把陳昱、梁枕以及那名美國女記者放了進去

在客廳旁,希特勒站在一根大柱附近,注視著講台附近的密集的人群。台上。卡爾正在講話,聲音單調。他遣責馬克思主義,號召為德國的復興而奮鬥。他的神態像個老學究。似乎不是在演講,而是在講課。聽眾客氣地聽著,不時以啤酒解乏。

陳昱在底下聽了一會,忽然想到希特勒也得喝啤酒才更能與環境吻合。於是,陳昱花了30億馬克在服務台買了三瓶啤酒。

拿吃30億的時候,陳昱忽然克得有些荒謬。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30億竟然只能買區區三瓶啤酒。

希特勒不耐煩地等待他的褐衣衛隊,不時呻上一口酒。

滿載其他衝鋒隊員的卡車業已在外邊等待,作好了一切準備,只待八時半后動手。頭戴鋼盔的衛隊終於抵達了,這是行動的信號。

卡車空了,武裝納粹將大樓團團圍住。數量上處於劣勢的警察,見此情景,一個個被弄得目瞪口呆。由於對政治戰毫無準備,他們一籌

戈林率領的衛隊,帶著連發手槍。湧進大樓。希特勒的保鏢烏布里希格拉夫正在衣帽間里等待衛隊前來。

此時,他走近希特勒身旁。希特勒已脫去身上的軍大衣。只穿著巴伐利亞式的長尾黑晨衣。

格拉夫在希特勒耳旁嘀咕了幾句。

20多名警察堵住了去路。衛隊隊長喝道:「別擋道,到那邊去!」

警察乖乖地向後轉,邁著整齊的步伐。從前門出去了。

希特勒把手中的啤酒撂在一邊,拔出他的勃朗寧手槍。在衝鋒隊的「希特勒萬歲」的喊聲中,希特勒率領曾當過屠夫的格拉夫,施勃納里希特,他的忠實的奴僕、哈佛大學畢業生漢夫施坦格爾,前警察局姦細、現當上了商業經理的梅克斯阿曼,以及地理政治系學生、積極的理想主義者魯道夫赫斯,走進大廳。

這群衣著混雜的起義人員,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從人群中推開一條路,徑直朝講台走去。此時,褐衣黨徒已封鎖了太平門,另一群黨徒已架好了機槍,準備掃射聽眾。

在混亂中許多桌子被打翻。一內閣成員鑽到桌子底下藏身。有些內閣成員被嚇得目瞪口呆,連忙朝太平門涌去,但被警告回去。反抗的。遭到鞭打或挨了踢。

足以推動德國歷史發生大變革的啤酒館起義,終於在希特勒的一手策劃下發生了! 我來圯橋上,懷古欽英風

…………

少年年輕,卻是小覷不得。

「公瑾何時到來?」

周瑜的突然到來著實讓孫策吃了一驚,不過,畢竟是一方諸侯,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孫策的喜怒可以隱藏的非常好,至少在表面上,他人是看不出一星半點的東西來。

「剛到。「

匆匆從廬江而來,一入門便聽到這等消息,當然隨意出入的特權乃孫策賦予,一他身後站著的乃是廬江周氏,二則是他看周瑜順眼,其餘的便沒有其他的什麼原因在其中。

人是一種非常感性的物種,孫策而且又是一個極其感性的人。

稍微做出一點出格的事情,麾下中並無人反對。

有些時候,廬江周氏乃是一個極好的身份,可以為周瑜帶來諸多的便利。

越過眾人,周瑜來到輿圖前,指著一處地方道:「倘若,太史慈駐兵與此地,迂迴進攻,可有成效?」

若你愛我如初 「剡縣?」

剡縣、諸暨、烏傷三縣形成一個三角迂迴之地,若是從剡縣進攻的話….

眾人皆是皺緊了眉頭,微微搖了搖頭。

從剡縣進攻,對於而言有點得不償失,瞬間就有可能被他們識破,甚至到頭來丟失掉諸暨,也未曾不可能。

這天底下的事情,妙就是妙在一個未知二字上。

站在孫策身旁,一眼望去把眾人的神情盡數收入眼裡,周瑜未有半丁點的意外,這些人有這樣的神態,盡在他的意料中。

「若是太史慈在諸暨牽制住諸位,旋即派遣精兵悍將從剡縣進攻,前後夾擊打諸位一個措手不及?」

聞言,眾人色變…

如果真的如此,還真的要被太史慈給打一個措手不及,甚至勝利的勢頭都有可能被太史慈給扼制住,這樣的結果未曾有一人希望看到。

「敵人身處暗中,究竟藏了多少的陰謀詭計在其中,不得而知,欲要破了這些陰謀,只能進攻!」

「以強橫的攻勢,讓對方無暇顧及,從而取下諸暨。」

強攻!

周瑜的想法與孫策不謀而合,只是孫策考慮的是要打破僵局,快速取得勝利,而周瑜不同,他則是要一力降千會,直接壓垮敵人,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收斂殘餘的兵馬,立即投入新的戰役中。

周瑜的分析讓孫策的臉上逐漸的浮現出了笑容,甚至孫策有一種感覺,周瑜似乎就是上天派來的,專門是來給他填上那空白的一處。

行不行?

諸將未曾回應,則是把視線落在了趙雲身上,眼下趙雲乃這裡的統帥,甚至連孫策都要尊重趙雲的意願。

三軍統帥不可輕動

動則軍心動蕩

同時三軍統帥也需保持住足夠的威嚴,才能鎮壓三軍。

「可!」良久後趙雲鄭重的應允,他可不僅僅隻身一人,他身後還有數萬的將士,一口答應下來,可不僅僅是小事,見狀,周瑜略微稚嫩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但旋即,只聽趙雲道:「只是,為何不是雲拖住東萊太史慈,由他人率領兵馬逐殺剡縣,雙管齊下之時,打太史慈一個措手不及!」

「妙!」

孫策當即拍手叫好,趙雲的反應之快,讓孫策漬漬稱奇,不得不說,現在的孫策看向趙雲的眼神越來越不同。

站在孫策一旁的周瑜看向趙雲的眼神略微的有點小嫉妒….

…………

深夜,天空上星辰曉月,一片清澈,淡淡的天幕下,照亮了不知道多少的遊子的心,白茫茫的天河,靜靜的在漆黑星空強行的穿過,兩岸無數的星辰悄悄的跳動著。

「終於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