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遜一愣,說道:

「沒錯!」

「好,大哥現在就將屠龍刀給我,如何?」

謝遜一愣,猶豫了一下,說道:

「翠山,這些人就是沖這屠龍刀來的,我不能害你,我要一直護送你到武當山,當著張真人的面將屠龍刀給你,如果現在給你了,我怕你回不到武當山呢。」

在謝遜的心中,自己的武功自然比張翠山要高的,而且,他也不希望張翠山因為屠龍刀而丟了性命。

張翠山呵呵一笑,說道:

「看來,大哥還是不相信我的能力。」

謝遜:「兄弟,不是大哥不相信你,實在是江湖太險惡了啊,你和弟妹夫妻恩愛,還有無忌這個可愛的孩子,我只是一個孤家寡人,我不能害你。」

「我知道大哥也是一番好心,您等下我。」

張翠山知道,不拿出一點實力,謝遜是不會吧屠龍刀交給他的,謝遜寧願自己死,寧願屠龍刀落到別人的手上,也不會輕易將屠龍刀交給張翠山,這實際上出於對張翠山一家三口的愛護。

張翠山走前幾步,對殷野王抱拳道:

「翠山拜見大舅哥!」

殷野王一愣,呵呵笑道:

「張翠山,你是武當七俠之一,武功人品相貌都配得上我妹妹,你和我妹妹結婚,我很開心。」

「多謝大舅哥賞識,不過,翠山在此有個不情之請,還望大舅哥答應我。」

「你我一家人,有什麼要求儘管說,能夠答應你的我也會答應你,但是,謝遜的事情,我恐怕難以答應你。」

「不是我義兄的事情,翠山想和大舅哥過兩招,不知道是否可以?」

「嗯?」

殷野王一愣,看著張翠山。

殷素素也是莫名其妙,趕緊喊了一聲,

「翠山?」

張翠山微微一笑,說道:

「放心,沒事,我不會傷害大舅哥的,他是你的哥哥,是無忌的舅舅,我怎麼可能傷害他呢,對了,殷野王,我如果在一招之內打敗你,這船上的事情我來做主,

如果我在一招內打不敗你,這船上的事情你來做主,我義兄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我和素素都不插手,如何?」

張翠山一番話,聽得謝遜,殷素素,和殷野王都是驚訝不已。

張翠山雖然武功不低,但是要在一招之內打敗殷野王,無疑是痴人說夢。

殷野王笑道:

「妹夫,這話可當真?」

「當真!」

「好,你可別後悔。」

「不後悔。」

殷野王冷笑一聲,手一揮,大船上的上百人立即拉開距離,留出了一片空地。

張翠山和殷野王相對站立,淡淡地說道:

「殷野王,準備好了沒有。」

「來吧,你雖然是我妹夫,但是我不會客氣的。」

「好!」

張翠山手中長劍一揮,脫手而出,對著殷野王飛來。

殷野王、殷素素,以及圍觀的人都是一驚,這是哪門子功法?

仙劍世界的萬劍訣乃是從御劍訣升級而來,本身就是一種御劍術,張翠山這些天在海邊扎木排,每天都會練習幾個小時,早就得心應手,熟練非常。

長劍在張翠山的控制下,帶著一股強大的殺氣,刺向殷野王。

殷野王一驚,雙掌打出兩股磅礴的內力,想要阻擋張翠山的長劍。

「嗤!」

長劍直接擊碎了殷野王的打出的內力,穿透虛空,刺到了殷野王面前。

鷹王連續用了六種身法想要避開長劍,可是,他發現自己根本避不開。

無論他怎麼閃避,長劍始終懸在他身前三尺左右,帶著森森殺氣刺過來。

殷野王連續後退,一直推到了大船邊,退無可退。

張翠山面色冷峻,始終控制著長劍刺向殷野王。

殷野王額頭冷汗直冒,這是他生平所遇到了最厲害的對手,張翠山此刻的戰力比起他父親白眉鷹王更要強大。

長劍刺到了一尺左右。

殷素素臉色大變,大喊道:

「翠山,不要傷害我哥哥!」

殷野王被一道無形的殺氣籠罩,動彈不得,全身冷汗。

長劍懸停在殷野王面前。

張翠山淡淡地說道:

「你可認輸?」

殷野王此刻內心驚恐,說道:

「認輸,這艘船歸你掌控了。」

「得罪了!」

張翠山大手一縮,長劍返回到了手中。

殷野王震撼地說道:

「張五俠,難道你練成了傳說中的御劍術?」 倚天屠龍記的世界屬於低武世界,以氣馭劍的御劍術只在傳說當中,在現實生活在並不存在。

張翠山操控著長劍遠距離追殺殷野王,而且帶著強烈的劍氣,這已經超出了殷野王的認知範疇。

殷野王內心震驚,想到張翠山失蹤十年,難道有什麼奇遇,練就了江湖傳說中的御劍術?

在仙劍世界中,御劍訣只是基礎劍法。

張翠山露了這一手,大船甲板上的上百人都震驚了。

謝遜是個瞎子,雖然懂得聽風辨位,但是畢竟無法看到張翠山精妙絕倫的劍法,於是問身邊的張無忌,

「無忌,你爹和你舅舅比武,誰贏了?」

張無忌充滿自豪,

「當然是我爹了,我爹老厲害了。」

謝遜內心震驚,在他的印象中,張翠山在冰火島十年雖然每日沒有中斷過練武,但是進步並不大,殷野王是天鷹教少主,功力不在張翠山之下,不可能這麼快就輸的。

「你爹是怎麼贏的?」

「我爹拋出一把飛劍,飛劍好像長了眼睛一般,一直追著…追他背後跑,最後把他逼到了船邊上,他就認輸了。」

強行改嫁,總裁太霸道 張無忌覺得這個舅舅太凶了,一上來就要殺義父,所以不肯叫舅舅,可是聽母親的意思,好像真是舅舅,所以張無忌猶豫了一下,叫「壞人」也不好,便用「他」字來代替舅舅兩個字。

謝遜內心震驚,張翠山什麼時候擁有如此強大的功力了?

於是,謝遜問身邊的殷素素,

「弟妹,翠山他什麼情況?」

殷素素也是一頭霧水,內心震驚無比,兩個人每天睡在一起,從來沒有發現自己的老公有如此玄妙的劍法啊。

「大哥,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好像翠山的劍法突然變得異常厲害,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張翠山收了長劍,對殷野王抱拳道:

「實在抱歉,冒犯了。」

殷野王一臉尷尬,一招就輸了,實在丟人啊。

張翠山走到謝遜身前,說道:

「大哥,我一招打敗了殷野王,您可以放心把屠龍刀交給我保管了吧?」

謝遜有些激動地問道:

「翠山,你什麼時候學了這麼厲害的劍法?」

「很久了,一直沒有告訴你們,最近才學會的。」

張翠山含糊其辭,謝遜一聽,也不方便再追問,而且謝遜和殷素素都知道張翠腦海中有個神秘的聊天群,或許是那個神秘的群主教給他的也難說。

不管怎麼說,總是一件好事。

謝遜將屠龍刀遞給張翠山。

張翠山拿過屠龍刀,背在後背上,掃了甲板上的眾人一眼,說道:

「從現在起,我是屠龍刀的主人,你們如果有誰想要搶奪屠龍刀,直接找我,只要能夠在我手下走過一招,這把刀就歸你們了。」

眾人一愣,自忖沒有這個能力,紛紛搖頭。

張翠山又朗聲說道:

「金毛獅王謝遜是我義兄,他現在雙目失明,你們就算殺了我義兄,也是勝之不武,

你們如果要報仇的,來找我好了,所有的仇我來擔著。」

張翠山這樣一說,金毛獅王謝遜很是感動,

「翠山,冤有頭債有主,他們要報仇,儘管讓他們來找我好了,」

「大哥,你我既然結拜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怎麼可能看著你被別人欺負呢。」

張翠山豪氣衝天,令得謝遜感動不已。

殷野王剛才被張翠山一劍擊敗,此刻也知道根本不是對手,現在張翠山背著屠龍刀,他也不好意思下手,畢竟是自己的親妹夫。

從另外一個層面上來說,都是一家人,肥水沒有流到外人田中。

殷野王哈哈一笑,說道:

「翠山,金毛獅王,剛才的事情就算過去了,

素素,你失蹤了十年,我和父親找了你十年,唉,可是想死我們了。」

「對不起,讓父親和大哥牽挂了,都是我不好,父親身體可好?」

「放心,父親身體很好,他要是見到你帶著外孫回來,肯定要樂瘋了,哈哈…來,小傢伙,過來舅舅抱抱,」

張無忌有些拘謹,殷素素趕緊拉著張無忌的手,走到了殷野王面前。

剛才緊張的氣氛一掃而空,殷素素兄妹相認,命人擺下宴席接風洗塵。

……

張翠山的直播間,大家看到這個結局,也都覺得欣然。

蕭峰:「張兄弟的萬劍訣好厲害,一招就逼退了那個殷野王,弄得我都想學學劍法了。」

許仙:「蕭峰大哥不是有天龍十八掌嗎?還學什麼劍法?」

蕭峰:「許仙兄弟,天龍十八掌以剛猛為主,如果剛才張兄弟使用天龍十八掌,就沒有那種收放自如的微妙能力,一掌下去,估計整艘船都給打爛了,

萬劍訣剛柔相濟,有機會我一定學學,就是這貢獻值有點頭痛,群主,我一直沒有分配日常任務啊,來點任務做做啊,抱住大佬的粗腿.jpg。」

蕭峰從加入聊天群開始,用自己的降龍十八掌和打狗棒法兌換了200點貢獻值,直接兌換了天龍十八掌,便再也沒有拿到貢獻值了。

前不久懲罰了康敏,完成了聊天群的任務,獲得了100點貢獻值。

蕭峰現在只有一百點貢獻值,無法學習聊天群內更多的功法秘籍。

朱悟能:「我倒是每天有任務做啊,我又積累了四百多貢獻值了,我在想,什麼時候積累一千點貢獻值,然後去找沙和尚兄弟玩玩,老沙,到時候多給我準備幾個小妖精啊。」

紫霞仙子:「朱悟能,你就這點出息啊,還能更無聊一點嗎?」

朱悟能:「那我去找你?」

紫霞仙子:「我呸!」

猴王:「哎喲,又不打架了,散了,我還要趕路呢,我去,下雨了,我去找棵大樹躲雨。」

群主:「猴子,打雷下雨不能躲在大樹下。」

猴王:「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