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說完,然後閉上眼睛,直接睡過去了,看來他也是挺累的。

墨北辰好笑的看著這一場面,自己忙著起身,「我去讓周媽給你們做吃的。」

清音只好在房間里陪著豆豆,她看到了豆豆手臂上的傷口已經開始結痂了,這樣就好多了。

就是不知道他爸媽還要鬧騰多久,清音等豆豆睡著了之後,讓他睡在床上,她進浴室去了,等她出來的時候,只聽到哭聲,她趕緊跑過來。

只見豆豆坐在床上大哭,墨北辰在樓下也聽到了,急忙的跑上樓,清音跑到豆豆的旁邊,「豆豆,不哭不哭,怎麼了,寶貝?」 墨北辰到了房間,正好看到葉清音在詢問豆豆,他也跟著靠過來,「豆豆,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做噩夢了,」

豆豆聽到兩個人的聲音,立馬停止了自己的哭聲,然後看著墨北辰,「爹地,媽咪,」他一直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清音心疼的拍著他的背,「豆豆,我們都在呢,不要哭了哦,你看你哭出了一身汗,媽咪給你換換衣服,不然待會會感冒的哦。」

豆豆只是看著葉清音可是沒有說話,眼淚一直往下掉,墨北辰心疼的把他擦掉眼淚。

清音給豆豆招來了衣服,「來,媽咪幫你換衣服,」清音直接將豆豆抱在懷裡,此時豆豆聞到葉清音身上的香味,總算是開始平靜了下來。

墨北辰一直在旁邊看著豆豆的反應,清音輕輕的給豆豆換上衣服,避免碰到他處理過的傷口。

墨北辰看著他的模樣,「豆豆,跟爹地說,是不是做噩夢了?」

豆豆聽到墨北辰的問話,抬起頭,「爹地,豆豆夢到你們不要我了。」

說著,豆豆又要掉下眼淚,葉清音聽得心都碎了,「好了,乖寶貝別哭,媽咪和爹地怎麼會不要你呢,媽咪抱抱哦。」

葉清音將豆豆抱緊,就怕他還是害怕,墨北辰看著豆豆在葉清音的安撫下總算好了一點,自己也放鬆了一些。

「好了,我們下樓去吧,待會有好吃的。」他吩咐了周媽做了很多好吃的,就是想讓他們母子倆人可以好好的吃一頓。

清音想要抱著豆豆起來,就被墨北辰搶了先,「我來吧,」

豆豆安靜的在墨北辰的懷抱里,下樓的時候,下巴擱在墨北辰的肩膀上,此時他一直看著葉清音,

清音對上豆豆的眼神和善的沖著他笑了笑,這個時候,豆豆也跟著笑,但是他哭過的痕迹還是很明顯。

墨北辰剛把豆豆放在沙發上,自己的手機突然有來電,所以清音過來照看豆豆,墨北辰出去接電話。

「豆豆,餓了嗎,我們再等會哦,」清音剛剛忘了給豆豆梳頭了,這個時候看著他的雞窩頭,特別的可愛。

豆豆拉著葉清音的手,十分認真的看著她,「媽咪,你會生豆豆的氣嗎?」

葉清音被豆豆的話問得稀里糊塗,「豆豆,媽咪怎麼會生你的氣呢?」

她今天好像沒有對豆豆發過脾氣吧,豆豆低下頭,「可是,可是馨馨阿姨受傷,是因為。」

清音知道了豆豆想要說的是什麼,「豆豆,媽咪以為你擔心什麼呢,這件事情跟你沒有任何關係,知道嗎,媽咪不會因為誰而放棄你的。」

清音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是因為自己下午對簡馨愧疚讓豆豆以為自己會因為安麗娜而不要他。

她應該好好的跟豆豆道歉,這件事,確實是她意想不到了,「豆豆,相信媽咪好不好,」

豆豆點點頭,「嗯,相信媽咪。」豆豆這個時候猛的撲到葉清音的懷裡,清音抱著他坐在自己的腿上,等著墨北辰回來吃飯。

這個時候周媽已經在廚房裡忙活得比差不多了,就等著準備開飯了。 墨北辰回來之後看到豆豆待在葉清音的懷裡,他走過去直接摸了摸豆豆亂動的小腦袋,「怎麼樣,可以吃飯了嗎?」

這個點估計豆豆已經餓了,墨北辰俯下身來,「豆豆,餓了嗎,要我們去吃晚餐吧。」

豆豆點點頭,從葉清音的身上起來,然後看著墨北辰,「爹地,媽咪,我們去吃飯。」

清音笑著起身,她現在就是擔心豆豆變得敏感總算是好了不少。

豆豆重新看到周媽給他準備的糖醋排骨,「媽咪,吃吃」豆豆還親自給葉清音夾肉。

清音看著他那小胖手給自己這麼做,心裡特別的高興,「哎喲,豆豆乖,特別乖,豆豆你也要多吃。」

豆豆看著葉清音吃得開心自己也吃得開心。

晚飯過後,清音想著豆豆會不會想他的爸爸,「豆豆,想爸爸嗎,要不要給他打個電話,明天早上媽咪再帶你過去看他。」

清音現在情緒已經恢復過來,她打算明天自己親自去見一見安麗娜,看她到底有什麼話可說的,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

墨北辰剛收拾好碗筷上來,恰好聽到了葉清音所說的話,「不用擔心,我已經給他安排了一個護工,相信一個人在醫院也行。」

墨北辰心裡多少還是生著於凡的氣,跟著安麗娜這麼胡來,他多少還是要給他一點教訓。

清音還不懂墨北辰的意思,可是這,豆豆要是想要聽聽他爸爸的聲音也可以吧。

「豆豆,要打電話嗎,要打的話,媽咪幫你按。」清音只好把這個決定交給自己的兒子。

豆豆看著葉清音特別小心翼翼的問,「媽咪,可以打嗎,我害怕你會生氣。」

墨北辰和葉清音相互對視了一眼,清音覺得現在的豆豆實在是太過於敏感了,其實她真的什麼都沒有。

葉清音直接告訴他,「豆豆,你打吧,問一問你爸爸吃飯了沒也好,他現在住院要是沒有人關心他是不是很可憐。」

清音這次總算是幫豆豆拿了一次主意,她原本就有這個用意。

她現在就是想著自己可以好好的完成了這次事情,讓豆豆不要忘記了對自己父親的關心。

豆豆拿起電話給自己的爸爸打過去,於凡接電話的時候以為是墨北辰打來的,一開口就叫了北辰。

豆豆驚呼叫了一句,「爸爸,你吃飯了嗎,我們都吃飯了哦,媽咪讓我打電話問你吃飯了嗎?」

懵懂的豆豆自己把葉清音告訴自己的事情直接告訴了於凡,清音在一旁聽到豆豆這麼說。只是笑了笑,然後和墨北辰到陽台。

留下豆豆一個人和自己的爸爸說話,於凡聽到葉清音肯疼豆豆,心裏面就舒服多了。

今天豆豆哭的事情,他還沒有來得及幫豆豆處理。

「豆豆,你們都吃飯了吧,爸爸還沒吃飯,現在在等著。」

一旁的孫雪聽到了於凡的瞎說,只是眼睛動了動什麼話都沒說。

飯就放在他的眼前,可是他為了跟自己慪氣,不吃飯,孫雪覺得這是第一次碰到那麼奇怪的顧客,可是既然拿了人家錢就是要好好辦事。 豆豆點點頭,一個勁的跟於凡提到自己今晚碩吃的菜,「爹地,今晚我們吃了糖醋排骨,還有西紅柿炒雞蛋,還有雞湯,周奶奶做的雞湯特別好喝,豆豆愛喝,媽咪也愛喝。」

於凡聽到豆豆能夠主動的提出日常中喜歡的東西,他心裏面特別高興,自己的兒子真的長大了,跟以前那個只會哭的小孩子長大了許多。

豆豆又提到自己下午做了什麼,只要是有葉清音和墨北辰的地方,豆豆提到都很開心。

於凡聽到自己的兒子這麼開心,心裡頭也替他開心。

豆豆看了一眼在陽台上的父母,「唔,爸爸,你要乖乖哦,豆豆要和媽咪去玩啦。」

豆豆一說,立馬激動的去找葉清音去了,於凡聽到自己被兒子赤裸裸的拋棄,心裡異常的難過,所以現在豆豆開始和墨北辰他們比較親了。

葉清音和墨北辰站在陽台,「你幫他請了護工?」葉清音沒有說他是誰,可是墨北辰已經猜到了。

「嗯,我們照顧不便,所以給他請了一個女護工。」

清音聽到這個消息十分的驚訝,「什麼?女的嗎,為什麼不找個男的?」

她覺得男的照顧應該比較方便的吧,墨北辰聽到清音這麼一問,嘴上一抹笑意,「給他一個教訓,讓他長點見識。」

清音以為墨北辰的理由會是什麼,沒想到是這個理由,她有點聽不懂,「墨北辰,這是什麼意思?」

怎麼請一個女護工就是給他教訓了,其實她看應該不是這樣的,應該算是便宜他了呢。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還是懵懂的模樣,「嗯,因為於凡除了安麗娜之外的女性,他很少接觸,而且對於他來說,和女性打交道是比較困難的事情,所以,我就把這件事這樣的安排,讓他受受教訓。」

清音聽了實情之後忍不住笑出了聲,「噢,原來是這樣啊。」

她還以為是什麼事呢,怪不得墨北辰會這麼做,此時清音疑惑的盯著墨北辰,「墨北辰,沒想到你這麼腹黑啊,」

這樣的法子都能想到,而且是專門挑選人家的弱點。

墨北辰和葉清音一起笑,豆豆出來見葉清音和墨北辰這麼笑著,十分疑惑的看著他們,「爹地媽咪,你們在笑什麼?」

豆豆屁顛屁顛的跑到葉清音的旁邊,抓著葉清音的褲腿,「媽咪,快說說嘛,豆豆也想知道你們在笑什麼哦。」

他此時愣著看向葉清音和墨北辰,他現在就是想著自己可以和爹地媽咪一起。

清音看著豆豆一副特別想聽的模樣,在她還在猶豫的時候,豆豆又接著催促她,「媽咪,你快點說啦,」

清音看了墨北辰一眼,她要是把這個告訴了墨北辰,估計於凡會說的。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想說又不敢說的模樣一點,他覺得有點好笑,現在的他看起來特別高興。

豆豆靠近葉清音,想要葉清音抱著,「媽咪,豆豆想要抱抱。」

清音低下頭,看著豆豆的一副特別渴望的模樣,清音還是將他抱起來,然後看著墨北辰,眼裡一副特別好笑的模樣。

.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的模樣,連忙將豆豆抱過來,「豆豆,爸爸抱你哦,」

豆豆雖然想著要和葉清音抱,但是後面他還是覺得跟墨北辰就可以了吧。

清音以為豆豆會不願意跟墨北辰,可是最後他還是去跟墨北辰。

豆豆伸出手,「爹地,豆豆不想和你,可是怕媽咪抱住太重,所以豆豆還是跟著你吧。」

墨北辰知道豆豆就是這樣的想法,也不在意的想法,想著自己還是可以抱著他的。

墨北辰心裡想著豆豆現在聽懂的,墨北辰看著他的模樣,心裡特別的得意。

看著葉清音的模樣,心裡想著帶他們一起拍全家福,墨北辰看著他的樣子,他現在就是想著自己。

墨北辰現在看著葉清音的模樣,心裡特別的生氣,他看著自己的樣子,「豆豆,我們去洗澡吧,現在已經很晚了。」

現在的墨北辰就是想著豆豆,可是他現在就是想著可以帶豆豆先去洗澡,然後再一起了。

墨北辰看著他的模樣,心裡特別的不放心,心裡想著自己可以早一點和大家一起睡覺。

墨北辰現在直接帶著豆豆去浴室,葉清音去給豆豆找換洗的衣服。

清音從豆豆的房間里拿來衣服,現在的豆豆基本上都是跟著她一起睡,所以之前給他準備好的房間的其實根本是用不上的,所以她現在想著。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的模樣,「幫他穿一下,我去洗澡,」

清音立馬幫豆豆穿上衣服,他現在根本沒什麼時間。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的模樣,他心裡就是想著,以後就想著這樣子和葉清音一起走下去。

清音現在就是想著自己可以早一點回去了,他現在就是想著清音那個時候。

墨北辰出來的時候,葉清音已經給豆豆穿好,「墨北辰,你趕緊抱著豆豆去睡覺吧,我待會要去洗澡了,」

墨北辰看著豆豆,從沙發上抱著他離開,他現在覺得自己越來越像一個父親了。

豆豆看著墨北辰,「爹地,豆豆的衣服好不好看。」這是上次葉清音帶著他去購物的時候買的,他特別喜歡葉清音給自己買的衣服。

墨北辰看著豆豆身上的衣服,「嗯,當然好看,你媽咪給你挑的,能不好看嗎。」

他怎麼樣都覺得葉清音的眼光特別好,所以他現在就是覺得葉清音的眼光真的不錯。

豆豆默默的低下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可是這個時候,當他看到葉清音臉上的笑臉的時候,他自己也笑出聲。

當葉清音出來的時候,就看到待在床上的墨北辰和豆豆玩得特別開心她不知道這父子倆是在想著什麼。

豆豆看到葉清音出來了,「媽咪過來呀,媽咪,我們在說你給豆豆買的衣服好看哦。」

豆豆看著自己的衣服,他覺得就是這個模樣的,這個好看。

葉清音看著豆豆滿意的模樣,「豆豆,你喜歡就好,你喜歡,媽咪也就喜歡了。」

她現在就是想著自己安心睡一覺了,「好了,豆豆過去一點,媽咪也要上來了哦。」

豆豆眼睛一亮,「媽咪,豆豆想要睡在中間。」 葉清音聽著豆豆的提議,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現在就是想著墨北辰會怎麼說,所以葉清音看著墨北辰,「嗯,豆豆啊,這個問題需要問你爹地。」

這個問題她沒有辦法回答他,要說這個要求其實也沒什麼,可是她覺得就是墨北辰就是這麼想的。

葉清音看著豆豆的模樣,其實心裏面就是想著豆豆估計就想著睡在他們中間,有完全感一些。

清音內心就應該讓豆豆睡在中間,她看著墨北辰打著商量,「要不,就讓豆豆睡在這裡吧,你看他現在已經困了。」

墨北辰眼珠子不轉動,就是這麼看著葉清音,他現在就是想著可以和豆豆一起。

她現在就看著豆豆的模樣,此時的他,看起來特別的高興。

豆豆在得到了葉清音的同意了之後,他高興的在原來的位置上躺下。

怎麼說,墨北辰現在就是在想等到大半夜的時候,可以去葉清音的身後睡著。

清音怎麼樣都想自己可以,然後打算熄燈睡覺。

這一夜,墨北辰一家人睡得十分平靜。可是醫院裡的於凡就沒有睡得那麼好。

他此時想要去上廁所,可是那個女人直接趴在自己的床沿邊睡過去,他想要弄醒她,可是又有點猶豫,所以他自己也不知道能夠忍到什麼時候。

孫雪的睡眠本來就很淺,感覺到有人一直看著自己的時候,她立馬抬起眼,就看到於凡正在看著她。

她警惕的看著於凡,本來以為於凡這個人應該挺正經的,可是沒有想到他此時。

於凡看著孫雪警惕的動作,就知道她心裡在想些什麼,「你別誤會,我是因為急上廁所,可是你又睡在這裡我才。」

她狐疑的看著於凡,對於他的話還是不怎麼信。

於凡看著孫雪不願意相信的模樣,抓狂的看著她,「喂,我這是認真的,」

於凡不知道墨北辰找這個女護工來是為了幫他,還是要害他。

於凡最後也懶得解釋,自己上廁所去了,留下孫雪看著他急匆匆的離開。

孫雪後知後覺想要上去幫忙,可是已經太遲了,她已經聽到了裡面抽水的聲音,她臉色紅通的坐在一旁。

她的脖子有點酸心裡想著好好,難道她剛剛真的和於凡所說的一樣,她剛剛就是趴在他的床沿邊睡著了。

於凡回來的時候,見孫雪一直在發獃,他只顧著自己睡覺,轉過身,不想面對這個誤會自己的女人。

孫雪看著於凡鬧彆扭的模樣,沒有說話,她現在根本就已經睡不著了,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樣,可是她不想一夜都是這樣守著這個了,這個時候,她想要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