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母卻繼續責怪賈環,道:“聽聽,姨媽倒是會給你臉上抹光,我之前還說,姨媽待你比待親兒子還親哩!

你卻當着姨媽的面說這些……

太太當年待你就差了?還是你在記你二嫂的仇?

也不想想你們孃兒倆當年乾的都是什麼事兒,太太沒有動家法打爛你的屁股,你就該感恩戴德了,還敢記仇!”

衆人聞言,頓時從之前尷尬的氣氛中恢復過來,想起賈環當年的光輝歲月,一個個捂嘴偷樂起來。

連一直在人羣裏當透明人的賈蘭,都開始和賈惜春說起悄悄話,當年他三叔是如何偷了他的碧玉碗和月白勺,還拿姨奶奶發誓絕對沒拿,最後又糊里糊塗的賞還給他的趣事……

結果讓賈惜春一個瓜崩兒彈在他的腦門兒上,賈蘭“哎喲”了聲抱住頭……

衆人大笑!

看着滿堂大笑的衆人,同樣笑的開懷的薛姨媽心中,原本勾勒出的無數的算計和謀劃,在笑聲中,全都灰飛煙滅了……

她真的是聰明人,既然賈環已經將話說到這個地步,雖然她不知哪裏出了岔子,露出了痕跡,但她卻不會再想傻事……

薛姨媽最聰明的地方,從來都是會審時度勢,而後清晰的定位……

而且,薛寶釵雖然沒有平妻的名位,可是,按照賈環話裏的意思,在家裏竟還是當大的?

連林黛玉和史湘雲兩個平妻位份的都還要管她叫姐姐?

總裁老公麼麼噠 雖然還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可薛姨媽心裏當真好受了許多許多。

不過,她依舊還有一些小心思……

賈環說,(w.uukanshu)未來的侯世子,並不一定要講究嫡出。

那麼就是說,薛寶釵的子嗣,也有資格爭奪這個位置。

這樣的話……

薛寶釵若是能搶先一步,誕下麟兒,成爲長子……

只要好生管教,養成好品性,再教他習武。

那麼,這個孩子就有很大的可能,成爲未來的寧國侯!

這樣一來,既不會犯了賈環的忌諱,又能達成心願。

何樂而不爲呢?

重生之最強大亨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氣氛重新轉好,賈母的臉上笑容也重新浮現,甚至愈發有喜色。

她對賈環的手段,感到驚豔……

不過,爲了薛姨媽的顏面,又要繼續維護着王夫人的臉面,老太太還是不停的對薛姨媽訴說着賈環的“光輝事蹟”。

什麼將象牙筷子藏在褲襠裏想要順走,結果走着走着就滑溜出來了。

一房間的人都看到了,偏他自己先忙着將筷子再塞進去,然後纔看其他人,以爲這樣別人就發現不了了,還一臉得意洋洋的模樣……

卻不知,當時大夥兒不揭穿他,一來他到底是個小爺們兒,總要留一分顏面。

二來,也是最重要的,那筷子塞到那地方,就算被要回來,誰還敢要?

此言一出,滿樓人的笑聲差點沒把屋子給震塌了。

姊妹們一個個羞紅着臉,掩着口,笑的東倒西歪。

幾個過來人最不懷好意,一邊肆意的笑着,一邊還拿眼神悄悄的去打量那窩藏贓物之所在……

嘖嘖,如今,那裏藏着的卻不是象牙筷子了,而變成大象鼻子了……

薛姨媽也笑的開懷,看着賈環,對賈母道:“哥兒都是這樣,小時候淘氣的緊,長大後纔有大出息!”

賈母聞言,對賈環道:“你聽聽,姨媽到底是偏着你,連這事都能替你辯白!”

賈環不要臉的嘿嘿笑道:“要不都說老岳母看女婿,

越看越滿意,當然是這個理兒!”

“呸!”

賈母心裏對賈環這種收放拿捏的尺度當真滿意的不得了,面上也愈發高興,大聲啐了口,笑罵道:“你眼睛還沒看見,倒是面皮厚了那麼多!”

衆人聞言又是一陣大笑,薛姨媽這次是真的笑開了,薛寶釵臉上的笑容也真了許多……

一直和尤氏忙着服侍衆人的李紈總算清閒下來了,忽然插口道:“三弟的眼睛換上了那人的眼睛,這日後,看起人來會不會……呃……”

李紈話沒說完,就被身旁的王熙鳳一把扯了下,然後連連使眼色讓她住口。

衆人歡快的氣氛頓時消散一空。

一邊惋惜以前賈環那雙清澈見底的明亮眼睛,一邊又擔憂日後,賈環眼中是旁人的眼睛,看起來……

真有些彆扭和難以接受。

李紈本就心實之人,看到衆人歡快的氣氛因她一句無心之言成了這般,頓時不安起來,可又不知該怎麼辯解,一時紅了眼圈……

賈環卻笑呵呵的道:“大嫂,我記得以前聽過一句話是這樣說的。

說,眼睛,是通往心靈的窗戶。

爲什麼這樣說呢?

因爲人們通常可以從別人的眼神中,看出對方心裏的意思。

所以,別人看一個人的眼睛,其實看的不是眼睛本身,而是眼神。

我現在的眼睛,或許是別人的眼睛。

但是從眼睛裏透出來的眼神,卻一定是小弟自己的眼神,是我心聲的傳遞。

所以,你們看到的一定還會是你們熟悉的眼神,因爲小弟的心聲沒變。

雖然剛開始看,大家可能會有些彆扭。

但時間長了,想來大家就會感到和以前一樣了。

沒事!”

李紈聽賈環替她解圍,感動的不得了,感激道:“三弟,謝謝你,我不是那個意思哩,我就是心疼三弟,之前的眼睛多好……”

沒說完,又被面無表情的王熙鳳拉了下……

賈環撓撓頭笑道:“那我就沒辦法了,大嫂你將就着看吧。要不以後你別看我的眼睛,只看我的臉就好,嘿嘿,小弟的臉好看!”

衆人聞言,卻愈發難受……

沒人爲這話發笑。

李紈的眼圈又紅了……

這時,一直沉默的公孫羽卻開口道:“公子的眼睛還是會像以前那樣清澈明亮。”

“哦?這是爲何?”

賈母聞言激動問道。

其他人也紛紛看向公孫羽。

公孫羽面色淡淡的道:“因爲府上有一株千年冰蓮,乃世之奇品,最有明目之效。

再施換眼之術時,我用冰蓮爲藥引,化在其中。

待拆開黑布後,公子的眼睛還會和以前一樣清亮。

而且,正如公子所言,眼睛之功效,是爲傳遞心聲,眼神乃心意。

公子的心意不變,眼神自不會改變。

如此一來,和以往不會有什麼不同。”

“阿彌陀佛!真真是……真真是再幸運不過的喜事啊!”

賈母甚至都不知該怎麼表達喜意了,激動的直打顫。

其實李紈能想到的事,她們又怎麼能想不到?

不僅想到,心裏也忌諱着呢。

想想一張熟悉的臉上卻是另一人的眼睛在看她們,到底是賈環在看,還是那個死人錢啓在看……

想想心裏都不舒服。

可是現在聽賈環和公孫羽這麼一說,雖然衆人沒有如同賈母一樣,明面上念一句佛號,可心裏無不在慶幸的連連唸叨。

真是……喜事連連!

“嘖嘖!真是大福運啊!張爺爺說的真是一點子錯都沒有!”

王熙鳳滿臉笑意,明媚燦爛,圍着薛寶釵轉了兩圈,口中嘖嘖出聲道。

薛寶釵並不怕王熙鳳,覷着眼橫了她一眼。

可到底涉及大事,薛寶釵只能羞紅了臉,不好反擊……

賈母見之笑罵道:“你又作什麼怪?你敢欺負你寶妹妹,當心你三弟不依!”

王熙鳳回頭對賈母喊冤道:“老祖宗這話太偏了!我何曾欺負薛妹妹了?

老祖宗,您想想,張爺爺說的話是不是再準沒有?

滿天下打聽打聽,眼睛傷到三弟這個份兒上,還能復明的,哪還有啊?

如今不僅換了眼睛,還能保證和以前一樣,這不是錦上添花,盡善盡美嗎?

真真是遇難成祥,大吉大利!

可若只是如此,張爺爺也只說對了一半。

您想啊,張爺爺當日可不止說,薛妹妹若嫁給三弟會福佑三弟,而且她自己也會過的好的不得了,還能福廕家族!

可今日說到底,因爲外面那起子惡人之故,薛妹妹委屈的成了姨娘……

這算哪門子福氣啊?

我原本打算,改日打上清虛觀,找張爺爺算賬去呢!

可誰知,變化竟在三弟這兒!

好傢伙,三弟竟連正室側室都不放在眼裏,一視同仁。

這樣一來,是正的是偏的,又有什麼打緊?

老祖宗您說說,這等奇事,天底下是不是也只有薛妹妹才能遇到。

可不正是應了那句大福運,兩者皆相宜的話嗎?”

賈母聞言,連連點頭道:“沒錯沒錯,是這個理兒。

等環哥兒眼前布拆了後,咱們要去清虛觀打醮還願,好好感謝感謝神仙保佑!

也趁着他們的清淨地兒,沒有外人來往,好好熱鬧一天,鬆快鬆快!

到時候,凡是家裏想出去逛的,都只管跟着去!

讓環哥兒給咱們將玉堂春的戲班子找來,演上三天大戲,好好樂呵樂呵!”

王熙鳳聞言一怔,看了薛姨媽一眼後,忙又和其他人一起歡笑起來……

不過心裏卻有些犯嘀咕:老太太,似乎不再願推高薛寶釵的身份了,怎麼回事……

“環哥兒啊!今日就到此吧,我們回去歇息了,你也早點……唔,你還不能歇息。

鎮國公府、武威侯府還有奮武侯府都來人了,牛伯爺父子倆,秦世子,溫伯爺父子倆都在前面寧安堂前廳裏候着。

你爹和你鏈二哥正在外面作陪,等你的消息呢。

人家侯了大半夜,你總要先去給他們報個喜信兒!”

賈母囑咐道。

賈環點點頭,道:“孫兒知道了,那孫兒就先送老祖宗和姨媽過去……”

“誒……”

賈母搖頭道:“我們自己過去就是了,車馬都備好着,你林姐姐她們也都有車坐,方便的緊,哪裏還用的着你送?

你快去吧,不好讓人再多等。”

賈環聞言點點頭,道:“如此,孫兒明兒再去跟老祖宗請安!”

賈母長呼一口氣,道:“今兒啊,我總算能好好睡一覺嘍!呵呵呵,行了,別囉嗦了,去吧!”

賈環“嗯”了聲,側臉衝旁邊喊了聲:“現身吧,小吉祥!”

“噗!”

滿堂人噴笑出聲,而後衆人就見一個紮了兩髮髻的小丫頭子,抿着嘴,滿面甜甜笑容的走了出來。

還好,在賈母當面,她和她的導師趙姨娘一樣,還不敢“作妖”!

麻溜兒的跟賈母和薛姨媽見過禮後,就樂呵呵的站在賈環身邊,順手將牽起賈環的手,放在她的肩頭,要帶賈環往前面去。

賈母上下打量着小吉祥,然後對一旁同樣在拿眼睛不住打量的薛姨媽笑道:“這纔是個真正有福氣的丫頭呢!環哥兒是真拿她當眼睛珠子疼哩!”

薛姨媽聞言,笑容可掬的點點頭,眼睛卻往薛寶釵方向看了眼。

薛寶釵接到薛姨媽的眼神後,輕輕一嘆息,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

其實也沒什麼,若她是正室,以她的性子,自然容不下家裏有這樣淘氣的丫頭,總要教她一番規矩纔是……

可既然她不是正室,那就不是她管家的責任了。

既然他偏疼這個小丫頭子,隨他去就是了,何苦爲了不相干的責任,壞了和他的情分……

薛姨媽又看了眼小吉祥後,對賈母道:“是個真有靈性的孩子,也確實有福氣。可惜了,若是打小跟着老太太,經過老太太的調理,許是更有福氣哩!”

賈母見小吉祥聽到誇讚後,一雙大眼睛居然完成了月牙,忍不住笑罵道:“倒是跟你主子一個德性兒!聽不得人誇!

去吧去吧!有一個猢猻就夠我鬧騰的了,(wwwunshu.com哪裏還經得起你這個小東西!

就留在這邊府上,禍禍你三爺吧!”

……

ps:挖了一個又一個的坑,然後再一個又一個的填上。今日賈環算是定了三人相處的基調,也爲後面園子裏的生活定下了底,不然的話,後面園子的生活得彆扭死,嘿嘿!

眼睛的坑算是差不多了,一些書友也不用再看不上別人的眼睛了吧?還有最後一個坑填完,眼睛這卷算是過去了。我聽說點點說,若是三哥在1000章以內拿下一血,他就直播吃那啥做的菜?嘿嘿,點點你完了!

另友情推薦一本書,《傾宋》,書荒的書友可以看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寧安堂,前廳。

屋裏的氣氛沉默的壓抑。

老公勢不可擋 賈政和賈璉兩人,都板着臉不說話。

牛繼宗和溫嚴正二人也是沉着一張黑臉,端坐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