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棟現在還不確定顧永彬的變化究竟是源於這些開發商背後的某些特殊關係影響,還是他真的希望能夠從中牟取什麼,如果是前者,趙國棟打算抽點時間還好敲打對方一下,讓對方明白為官的真諦奧義,如果是後者,那麼趙國棟就只能要求以更加嚴格的制度來隨時監督約束行為了。

「老顧,這個小巨人板塊和群星璀璨很有意思,是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發展局搞出來的東西?」鍾躍軍瞅了一眼這一片正在緊鑼密鼓布展的區域,這一塊面積最大,而且看得出來正在布展的板塊也是最多,但是卻布設到了有些偏僻的位置。

「嗯,是永信的點子,我覺得很有意義,所以就要求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發展局要牽頭,把這個板塊好好打造一下,沒想到包括各縣區在內的這些中小民營企業積極性超乎尋常的高,尤其是他們得知要到省城裡來搞展示和招募人才,都是熱情高漲,三天時間報名人數達到了三百多家。我們不得不要求各縣區要篩選,要入選小巨人和群星璀璨板塊,必須要有各縣區的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發展局與科技局聯合推薦,否則只能進入各縣區自己的板塊中去,既然是小巨人和群星,那至少也要有一些代表性和不同尋常才行,你不能隨便弄個小化工或者小煤窯你也說你是小巨人或者企業之星不是?」

顧永彬口中的永信是剛剛擔任市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發展局長的張永信,這也是一個從沿海地區應聘而來的幹部,經過多輪競聘之後拖穎而出,被任命為市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發展局局長。

在確定崔秀夫和周重下區縣已成定局的情況下,寧陵市故技重施,又在媒體上發布了繼續公開選拔市招商引資局和市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發展局局長。

只不過這一次的影響遠不及寧陵第一次發布這樣的公開選拔那樣具有衝擊力和震撼力,雖然網路上也有人質疑寧陵是否在作秀,但是在公布了兩年前公開選拔而來的兩名局長現在均已經擔任寧陵市下轄縣區主要領導時,這立即引起了不少人興趣,而這些人才是真正有志於要在這方面展示一下自己才華的幹部。

由於市裡邊這一次提出選拔的條件也比前一次更高,尤其是要求必須要有相當豐富的經濟工作經驗和專業工作經驗履歷,不能單純只在某個行業中干過,但是受到了前任局長擔任縣區長的巨大刺激,這一次報名想要來競聘這個職位的反而更多,而且不少不但具有較高文化學歷,而且年富力強,具有相當豐富工作經驗,通過網路和親自前來的報名的人員相當多。

在經過了幾輪考試和面試篩選之後,依然有十多人入選複試,市裡邊領導像趙國棟、鍾躍軍、藍光、焦鳳鳴、魯能、曾令淳都分別接觸和交談過,感覺到這一批來競聘的幹部的確相當有能力,基本上都是沿海地區和大城市中的區縣一級經濟部門擔任過領導職務,有相當豐富的工作經驗,可以說一旦進入角色就可以開展工作。

鑒於此,市裡邊不得不緊急開會臨時研究決定分別再增設招商局副局長和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發展局副局長各一名,以便能夠最大限度的招賢納才。

張永信和周重經歷有些類似,他是湖北人,畢業於復旦大學,在浙江某縣已經擔任了縣長助理,但是在與另外一名本地幹部競爭副縣長時失敗。在網路上看到了寧陵市公選競聘正處級幹部這一消息之後,他當時也沒有動心,但是在得知這個公選競聘的前任局長只用了兩年時間就從這個聽起來像是二級局的局長職位走上了一個區區長職位,這才引起了他的極大興趣,所以也才有他專門打飛的到安原來探虛實。

結果一來之後就再也不願離開,寧陵表現出來蓬勃朝氣和充滿活力的機制讓他大為震動,而寧陵市裡一般領導表現出來的氣度和眼光也讓他很有些心折,所以張永信才參加了競聘,並在幾輪筆試面試中表現優異,包括趙國棟和鍾躍軍在內都與他面談覺得此人可用,最終定板。 關京山原本只是打算來隨便看一看的。

他是在參加了一個接待活動之後途經省展覽中心時看到外面相當醒目耀眼的廣告宣傳畫時臨時起意過來看一看的,省領導對寧陵不惜血本煞費苦心的搞這樣一個人才招聘活動看法不一,有的認為是勞民傷財嘩眾取寵,有的則認為是立足高遠意義重大,眾說紛紜。

不過寧陵搞的這個人才招聘會的確在安都市乃至安原省里攪起一些風浪倒是真的,一個地級市跑到安都來搞招聘,而且還把廣告宣傳做到了周鄰省市和京滬穗等大城市,在關京山看來,這怎麼也擺拖不了嘩眾取寵的味道。

關京山對趙國棟不熟悉,以前也沒有任何交道,即便是自己到安都市擔任市長之後也沒有怎麼和這位新晉常委有過什麼正面接觸,不過讓他有些印象的就是華芯國際這個目前安都頗具影響力的晶元企業據說就是趙國棟引進來的,只不過在即將要落戶懷慶時,被安都攔腰劫道了。

關京山還拜讀過趙國棟的一篇文章,文章提出了發展安都——懷慶電子信息產業走廊,安都以發展軟體、設計產業和高端電子產業為主,而懷慶則以包括集成電路、元器件、整機裝配等硬體建設為主,這樣各有側重,相輔相成,將安都——懷慶建成內陸地區電子信息產業基地。

這篇文章是四年前趙國棟在懷慶擔任市長時所寫,關京山覺得頗有見地,但是後來趙國棟被擠出安原,所謂安都——懷慶電子信息產業走廊建設也就再無人提及,不過懷慶倒是繼續在走發展電子產業的路子,陸續有多家電子元器件和電腦代工企業落戶懷慶,也成為懷慶經濟發展的一個支柱產業。

而安都則是陷入了一個大雜燴的怪圈,迷失了發展方向,找不到適合自己發展的道路,以至於這幾年裡經濟都萎靡不振,在全國十六個計劃單列市和副省級城市中地位也是一降再降,現在不僅被杭州甩在了後邊,更被無錫這樣地級市超越。

而趙國棟殺了個回馬槍到了條件遠不及懷慶的寧陵市擔任市委書記,短短兩年間寧陵經濟卻又來了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飛躍,按照今年的發展態勢,寧陵超越前面幾位成為安原第二毫無懸念,這也讓關京山對於這位十分年輕的省委常委大感興趣,這樣一個絕才驚艷的人物不能不讓人想要了解究竟是怎樣一個角色。

現在又折騰出這樣大一個人才招聘會,擺出一副求賢若渴的架勢,不但企業蹦躂得起,寧陵市宣傳廣告也是前所未有的鋪天蓋地,關京山在報紙上和網路媒體上都看到了這場人才招聘會,對於寧陵的諛贊也是天花亂墜,新能源之都,中國硅城,中國歷史文化名城,山水田園城市,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關京山琢磨著這寧陵在趙國棟的運作下現在是把調動媒體焦點這一套耍弄得格外嫻熟,只是調動媒體也得要有些真東西拿出來,所以關京山也就想要來看看這寧陵市這一次究竟能搞出什麼新花樣來。

「關市長,前面那幾位好像是寧陵方面的人啊,中間那一位是不是趙國棟?」旁邊那位三十來歲的白領麗人注意到了前面一群正在邊走邊討論的人。

「嗯,好像是,看來他們也是提前來檢查工作的。」關京山腳步稍稍一慢,這種場合下碰面似乎不大方便,倒有些像自己是來偷窺一般,「宋主任,你怎麼看寧陵這一次搞的人才招聘會?」

「關市長,咱們也看了不少,這是人才招聘會么?我看倒像是王婆賣瓜一般的自吹自擂舞台啊。」白領麗人巧笑嫣然,微微搖了搖頭:「這位趙常委看來是對這種造勢宣傳手段樂此不疲啊,大概是嘗到了這種方式帶來的好處甜頭吧。」

關京山微笑搖頭不語,寧陵這一手固然有些招搖過市的味道在其中,但是宋如菲這番話卻也太過偏見。

寧陵市取得的成績不僅僅是只kao宣傳就能搗騰出來的,無論是gdp增速還是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抑或是農民人均純收入增幅,這些數字擺在面前,就算是有些水分,但也不大,省統計局民調隊在這方面做得相當嚴謹,因為他們有一個嚴謹到近乎苛刻的局長。

趙國棟這個省委常委也不是kao吹噓就能吹到手的,沒有些真材實料,任誰都能把他給捅倒,尤其是像全國經濟增速冠軍這種名頭,多少人看著望著,你拿了冠軍,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拿著放大鏡甚至是顯微鏡來看你呢,有一絲瑕疵都會被無限放大,所以寧陵經濟高速發展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關市長,你覺得呢?」宋如菲見關京山似乎不太贊同自己的看法,歪著頭問道。

「宋主任,你覺得寧陵經濟發展是虛的假的?」關京山反問,「這麼多人都看不出這一點?趙國棟就能憑藉寧陵經濟的虛誇弄個省委常委來當,是不是把省委和中央的觀察力和判斷力看得太弱智了一些啊?」

被關京山有些犀利的反問噎得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宋如菲沒想到這位關市長可是半點面子都不給自己,挖苦自己的話雖然是聽起來輕描淡寫,但是卻是刺耳得緊。

「關市長,寧陵經濟發展上的確還是有值得一看之處,但是我總覺得他們在玩花架子上花費力氣太大了一些吧?像這種到我們安都來搞這樣一出人才招聘會,聽說還在京滬穗這些地方和重慶、西安、成都、武漢、長沙這些地方都很是吆喝了一陣,是不是太誇張了一些?我總感覺他們有點子喧賓奪主的一些,安原省會城市是安都,不是寧陵,安都市去年經濟總量是寧陵的四倍有多,怎麼聽起來就像是寧陵成了咱們安原的排頭兵一般呢。」

宋如菲的話讓關京山笑了起來,「宋主任,怎麼感覺你的話語里總有一股子酸味兒呢?無可否認,寧陵的經濟這幾年裡的確有很大發展,甚至是超乎尋常的發展,這是事實,我們應該向寧陵學習他們發憤圖強奮起直追的精神,一座城市如果沒有點追趕精神,那麼可以說就失去了發展的動力和鬥志,寧陵這一點上做出了典範,這幾年裡比我們安都強得多,這沒啥可否認的。我們要正視自己的不足,尋找我們安都的優勢所在,爭取在最短時間內找回屬於我們安都的光榮,這就是我的夢想。」

關京山的話語中充滿了感慨悵惘和不屈鬥志,他很理性的承認寧陵這幾年裡取得的經濟成就,但是他也清楚安都和寧陵畢竟屬於兩個完全不在一個級數的城市,安都是副省級城市,而且經濟發展雖然連續幾年在低位徘徊,但是就算是這樣,依然是在十六個副省級城市中第四位,成都、青島、寧波、大連還有武漢等幾個副省級城市這幾年經濟增速都大大超過了安都,但是依然沒有趕上安都,現在輪到自己當市長了,就是該奮力反擊的時候了。

奮力反擊並不是對於別人的優勢和強項視若無睹,甚至掩耳盜鈴的不予承認,那就成了自欺欺人了,關京山之所以來走這麼一遭,內心未嘗沒有一點窺探寧陵發展奧秘的意思,不過寧陵在這個人才招聘會上的準備工作的確還是帶給了他很多震動。

並非像宋如菲所說的那樣不堪,即便是有些自賣自誇的味道在其中,但是寧陵擺出的這份宣傳氣勢的確能夠吸引到很多人的目光,別說是對與寧陵不太了解的人看了這些華麗優美的展板,閱讀了這些各具特色而又充滿吸引力的介紹,如果再有工作人員的賣力宣傳,只怕都會對寧陵產生一份嚮往之情的。

當然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關京山自然不會被這些表面東西所遮掩住目光,他更關注的是寧陵這樣大張旗鼓搞這個人才招聘會的真實意義。

這一點上宋如菲還是看得比較準確,這個人才招聘會稍稍有點變味,某種程度上來說成了寧陵的一個形象展示會,但是卻並非純粹的自賣自誇,而是把寧陵一些優勢和強項最大限度的展示出來了,不能不說寧陵在這些方面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一方面是在充分展示寧陵的魅力印象,一方面卻也向外界推銷推介寧陵自己,從政府這個角度的廣告宣傳來看,這有點像招商引資會的前奏曲一般,當然從企業這個角度來看,則是塑造企業形象和招聘人才相結合的一個雙贏行為。

怎麼看寧陵這個人才招聘會都有些別樣風光在其中,關京山自顧自的笑了起來,這個趙國棟的確有些不同尋常,本來是一場人才招聘會政府在其中只是一個充當一個平台媒介的角色,卻能被他把作用發揮運用到極致,發展演變成為集城市形象展示、招商引資推介、人才招聘和政策宣傳為一體的綜合行為,達到一舉多得的目的,不簡單,是個值得尊重的人物。 宋如菲被關京山有些霸氣的言語震了一震,她不相信關京山一點都不知道自己的來路,卻敢於在自己面前冒這樣的話語,這隻能說明關京山並不把自己背後的人物放在眼裡,這位關市長看來還真是自信滿滿呢。

不過對上作為省委副書記兼安都市委書記的孫連平,他就真的那麼有把握有信心?宋如菲不相信,縱然是你手腕超群,胸懷萬里,但是棋差一著縮手縮腳半句不假,沒有老嚴的支持,關京山能一展胸中宏圖?還是覺得老嚴只能選擇支持他?宋如菲有些拿不準。

到市府辦當副主任兼接待辦主任並非她所願,在她心中,要當就當市府辦主任而不是這個什麼副主任兼接待辦主任,只是在大佬們的對接交易中還輪不到她來作主。

關京山雖然擔任市長一年時間不到,但是已經成功的在安都市站穡了腳跟,他在謀大事的能力上未必比姚文智強多少,但是在用手腕謀細節上卻比姚文智高出一籌不止。

周宏偉被慢慢的擠回到了他的本分位置上去了,常務副市長雖然多了一個常務的定義,但是終究還只是副市長,而另外一位常委副市長卻被關京山充分的把那個副市長之前的常委二宇用到了極致,以彼之道還彼之身,周宏偉不得不心無旁騖的面對他真正的對手,常務對常委,僅此一招就把周宏偉打回到了原形,讓他再無力把手伸出副市長範圍之外。

「關市長,就算是寧陵這兩年有些鹿,氣了,但是把咱們安都和寧陵擺在一個層次上,是不是有些掉份兒啊?」宋如菲輕絡笑了一笑。

「宋主任,都說,英雄不問出處,寧陵雖然只是一個地級市,但是如果咱們安都仍然不思進取自甘墮落,而寧陵按照這樣的發展速度,三五年超越我們安都很正常,到那時候我們安都才要真正淪為天大的笑柄。」關京山目光微微流動,露出一抹冷峻的笑容「我可不希望寧陵和安都的關係在我手上變成蘇州和南京、青島與濟南、大連與瀋陽那樣的主客易位關係,如果真是那樣,那就是我們的悲哀。」

宋如菲心-中微微一抖,關京山冷峻的日光讓人感覺這個人溫和背後隱藏的倨傲固執和倔強堅硬,碡「個人似乎由兩個不同的面目組成,一方面是行事為人的謙和有禮,一方面則是拍板決策上的謀定後動和絕不退縮,這樣的角色很難對付。

關京山也覺察到了宋如菲似乎被自己這番話隱蕺的意思所紲動,他就是希望達到這樣一個目的,讓她把自己的想法和意圖傳遞過去,合則兩利,分則兩敗。

就在宋如菲受到觸動有些走神的時候,關京山卻把目光投向了另一邊:「宋主任,寧陵那邊注意到我們了,走吧,咱們不能像做賊一樣躲躲藏藏吧?」

趙國棟饒有興緻的觀看著小巨人板塊的宣傳介紹,這個板塊和群星璀-璨板塊位置被重新調整了一下,擺放在了與年裡邊大型企業和重點企業並駕齊驅的核心位置上,這是趙國棟提議的。

對於寧陵來說,雖然前期引進的大型企業和大型項目對於寧陵經濟發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甚至可以說支撐起了寧陵經濟的骨架,而後骨架也還會不斷的完善壯大,但是骨架之下要真正充實起來的血肉則是大批的中小企業。

這批經過精心挑選出來的小巨人和群星璀璨企業則是中小民營企業中的佼佼者和具有良好發展前景的小型和微型企業,也包括部分創意性企業,將這些企業展現在求職者和應聘者面前,一方面可以讓雙方實現面對面對接,另一方面也可以起到鼓勵求職者自主創業的的作用。

「這家仙蜂食品有限公司是生產哪一類食品的?」趙國棟指著一個只有一個展位的展板企業問道「我看對方提出的條件很高,要求是學食品專業的,而且要求有食品研究經驗和生產應用經驗,但是開出的條件也很高啊,月薪五千,還有年底分紅和股份期權,嘿嘿,我看到都怦然心動啊。」

「哦,這家企業是落戶土城食品工業園的,企業規模不大,佔地還不到二十畝,註冊資本不過八十萬元,這是幾個大學生創業辦起來的,最早是落腳在安都,後來聽說我們寧陵這邊對於創業型企業有政策扶持加上資金融資上給予幫助,所以就搬過來了。」介紹的是jl城縣副縣長李光輝。

「我們縣裡工業集中發展區管委會和市裡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發展局一道經過審查,認為這家企業很有發展前景,所以介紹寶利金融擔保有限公司提供擔保,融資六十萬,他們主要是生產蜂膠和蜂王漿提取物混合類保健食品,而且取得了三項專利,他們第一批產品已經在三個月之前生產出來,並取得了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審核認證,正式出口美國。」

「哦,這家企業一開始就打定主意銷售美國?他們取得的專利主要是哪方面的?」趙國棟對於大學生創業的事迹相當感興趣,如果能夠尋找到幾個像樣的典型範例加以宣傳,無疑可以為寧陵作為創業者的福地寶地大大的宣傳廣告一把,吸引更多的創業者和投資者齊聚寧陵,東江新區的多功能園區就是為著這樣一今日標而來。

「也不是,這家企業據說幾個大學生合夥搞起來的,其中有一位是留美的海歸,在國外工作了幾年,其他幾個則是他大學同學,各自工作了幾年後,聚在一起,結果就想要到自己創業,於是就有了這家企業,他們好像都是從事生物食品研究的吧,研究領域大概也就是蜂產品,他們希望利用打開美國市場的同時,也像國內高端保健食品進軍。」季光輝沒想到趙國棟對這家企業如此感興趣,好在他還大略了解一些基本情況,所以倒也能說出點東西來。

「嗯,永信,光輝,這可是一個很好的事例,你們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發展局與土城工業園都可以利用這樣的事例進行宣傳,也要宣傳你們怎樣利用政策幫助他們融!$和解決實際困難,促成他們迅速壯大。我們政府部門的職責就是要營造一個有利於企業發展的環境,不僅僅要盯著大企業大項目,這些具有成長性的中小企業才是最具有活力的,當你們給了他們足夠的陽光和養分之後,他們就能憑藉他們的體制帶來的優勢,產告巨大的生命力,給我們帶來一個驚喜。」

趙國棟格話讓張永信深以為然,這位市委書記的看法果然與眾不同,當別人都盯著大企業大項日的時候,他的目光其卻總是看著中小企業和微型企業,琢磨著怎樣能夠營造出適合這些中小企業和微型企業發展的環境。

在張永信看來這恰恰是一個領導眼光水準問題,而對於一地發展來說,領導眼界眼光問題這恰恰是最重要的,甚至決定著一地發展思路,趙國棟在這方面的觀念也影響到了一些人,現在各縣區都在不遺餘力發展中小企業,而中小企業基本上都是民營企業,這也使得在整個寧陵營造出一個對民營企業創業發展大開綠燈的好氛圍,這就像黑夜中的一盞明燈一樣,吸引看來自各地的民營資本和創業者進入來尋求機會。

趙國棟的話立即就打開了關於如何引導和培育中小企業發展的話題來,鍾躍軍和顧永彬以及魯能都在探討如何能夠讓寧陵的發展氛圍更適合民營企業,怎樣更貼心解決民營企業發展面臨的困難,怎樣從深層次解決行政部門對民營企業的看法和態度,讓民營企業真正成為寧陵經濟發展主力軍。

「根據市裡的調查,民營經濟創造的gdp已經佔到了我市的百分之七十以上,而且估計這個比例在今年還會進一步增長,在西江區比例最高,達到了百分之八十五,在雲嶺最低,也占卦了百分之五十二,至於勞動就業人數更是佔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也就是說百分之八十以上就業崗位是由民營經濟創造出來的,而且這個比例估計也還要逐步攀升,寧陵底子薄、基礎差以及是傳統上的農業市,決定了要想解決城饋和農村勞動力就業為題只能依靠發展非公有制經濟,尤其是民營經濟。

鍾躍軍也是有些興奮,徜徉在展覽中心,所見所聞都能帶來一種說不出的自豪感和滿足感,這就是在自己治下取得的成績。

「發展民營經濟,不能只盯著大企業大項目,而應該把更多的精力和心思花在為中小民營企業提供幫助,營造良好環境這個關鍵環節上,只有這一點做到了,做好了,才能真正讓我們寧陵經濟發展保持長盛不衰和升級轉型的動力,這也是為什麼要在精簡機構的大環境下,我們市裡還要率先成立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發展局,並將其與招商引資局業務徹底分開的原因。」 趙國棟微笑著傾聽著鍾躍軍的即興發揮。

鍾躍軍在口才上不算好。但是比起顧永彬和李代富來說要強一些,市委市府班子成員里,要說口才最好的首推魯能和竺文魁,現在新來的副市長文彥華口才也相當好,像藍光、焦鳳鳴、曾令淳和劉如懷這些口才都只能說是一般,但是鍾躍軍一旦上了興頭,而且思路打開了,也有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時候,比如今天這個時候。

誰都討厭別人打斷自己的興頭,趙國棟和其他人都是很認真的傾聽著鍾躍軍的發揮。

「我們政府職能部門的主要職責在我看來就是要做到兩點,一點是提供一個寬鬆適合創造發展的氛圍環境,讓創意能夠變成現實,讓企業能夠由弱變強成長起來,一點就是要充分滿足人民群眾工作生活的各種需要,不斷改進作風,最大限度提供公共保障和生活方便,如果能夠做到這兩點,我想我們市政府就算是合格了。」

趙國棟點頭認同,鍾躍軍看來這兩點上和自己認識基本一致,前者可以說是發展經濟的關鍵,後者則是讓一座城市協調和可持續性發展並為經濟發展提供社會基礎保障的後盾。

「趙書記。那邊好像是哪位領導來了,您瞧,唔,我覺得好像有點像安都的關市長啊。」魯能挨著趙國棟眯縫著眼睛道。

「哦?」趙國棟一怔回頭一看,果然是安都市市長關京山,帶著那個藍黛的上司——現在已經是安都市市府辦副主任的宋如菲漫步而來,倒真有些領導氣勢。

「躍軍,安都市關市長過來了。」趙國棟有些遺憾的打斷鍾躍軍尚未盡興的發揮。

「關京山?」鍾躍軍和關京山比較熟悉,畢竟經常在一起在省里開會,而關京山也是一個相當健談的角色,一眼望去,不是關京山是誰?

關京山也注意到了寧陵一行人注意到了自己,腳步略略加快,臉上也浮起一抹慣有的微笑,「趙書記,鍾市長,這麼巧?」

「呵呵,關市長,是該我們說這麼巧才對啊,借安都寶地一用,打擾啊打擾。」趙國棟也笑著伸出手和對方握了握手。

「是啊,關市長,我和趙書記都還在琢磨咱們這算不算在安都來挖牆腳啊。」一臉笑意的鐘躍軍也和關京山握了握手,順便也把顧永彬、魯能等人介紹給關京山認識,關京山也把宋如菲介紹給寧陵方面的人認識。

「呵呵,安都也不是安都一地的安都,作為省會城市。它也是整個安原人民的安都,趙書記,你說是不是?」關京山和趙國棟只有幾面之緣,雖然認識,但是至今甚至沒有吃過一頓飯,也沒有機會在一起真正交談過,只能算是點頭之交,還不如和鍾躍軍來得熟悉,「安都是一個人才薈萃的大舞台,我們也熱烈歡迎兄弟地市來安都展示自我。」

趙國棟注意到了關京山話語中「展示自我」這個詞兒,有些意思,看來寧陵的這場人才招聘會還是刺激到了某些人。

「關市長,寧陵地處偏遠,條件比較差,要想發展經濟,人才也是我們最大瓶頸,我們寧陵至今只有一座寧陵師範學院勉強稱得上高等院校,和安都相比,只怕在高等教育方面的差距都是十倍乃至幾十倍的差距,選擇搞這樣一個人才招聘會也是迫不得已的事兒。」趙國棟語意平和,「也希望關市長在看了之後多給予我們幫助。指出我們存在的不足,有機會也多幫我們寧陵推薦一下,讓我們這些偏遠山區也能沐浴到省會大都市的陽光。」

「呵呵,趙書記,你可真會說笑話,你這不是讓我自己挖自己的牆角么?如果真有人才我也首先考慮推薦到我們安都市啊,我們安都作為大都市看起來似乎在人才方面更具有吸引力,在人才資源上也更豐富,但是安都和寧陵定位不一樣,我們需要面對的競爭是諸如成都、重慶、武漢、西安這樣的大都市,甚至還要和京滬穗進行正面競爭,我們安都市這樣一個龐大經濟圈如果要發展,所需要的人才量更加大,類型更豐富。」

關京山語氣很堅定,口氣更大,聽得包括鍾躍軍、顧永彬以及魯能等人在內的寧陵一幫人心裡都有些不是滋味,對方似乎站著的高度就要顯出比寧陵高一截的態勢,根本不把寧陵和安都擺在一個平等位置上,這雖然是事實,但是卻讓經濟高速增長帶來躊躇滿志的寧陵一幫人頗有些不忿。

「關市長說得好,安都作為我們安原省省會城市,的確需要有一個明確的定位,無論是在哪個方面都不應該和像寧陵這樣的兄弟城市進行競爭,而是要放眼全國,把目標指向京滬穗和重慶、成都、武漢、西安這樣的大城市,在產業上要競爭,在人才上要競爭,在吸引力上也要競爭,省內像我們寧陵這樣的城市現在要做的是如何發揮自己的特點。走我們自己的道路,至於說競爭不競爭,這也不是誰說了算,而是要由市場來做出選擇。」

趙國棟這番話一出口,無論是鍾躍軍、顧永彬還是關京山、宋如菲都感覺到了趙國棟表面上的謙遜背後隱藏著的狂傲,你安都的確是大都市,也該面向京滬穗以及重慶西安這樣的大城市競爭,但是你安都市的現實表現呢?你擔得起安原龍頭這個稱謂么?不屑於和寧陵競爭,那你是騾子是馬也得拉出來遛遛啊,看看是不是比寧陵這樣的小城市強許多。

關京山臉上依然是笑意盈盈,不過宋如菲覺察到對方一雙眸子中卻是隱現冷意,顯然對對方的態度有些反感,而趙國棟表面上的漫不經心更多的確是表現出了一副張狂無忌,言語上的謙虛不能代表什麼,骨子裡的強硬才是本質。

兩個人的目光就像兩道《星球大戰》中有如實質的光劍,在空中來回碰撞,激烈的火花四散飛濺,無言的對峙和角力更體現在了某種毅力的較量上。

幾乎是在同時趙國棟和關京山都笑了起來,「關市長,看來我們在很多問題上都有共同語言啊,歡迎關市長多到我們寧陵來走一走看一看,安都在很多方面是老大哥,我們也真心希望多從安都借鑒各方面的發展經驗。」

「呵呵。趙書記,有機會我一定要來看看,安都這兩年發展落後了,雖然寧陵和安都情形不一樣,但是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也希望寧陵發展經驗能有助於我們安都探索我們自己的發展路子。」

***************************************************************************

關京山和宋如菲在趙國棟一行人的目視下愉快的離開了,出了展覽中心上了等候在外的別克商務車,關京山臉色略略多了一絲陰沉冷意。

「關市長,這個趙國棟口氣很大啊,他那番話簡直就是公開的挑戰了。」宋如菲不動聲色的道。

「他有這個資本,換了我是他。在這種場合下一樣會用這樣的語言,甚至比他口氣更大!」關京山冷冷的道,對這個宋如菲憑空生出一些反感和膩煩,她這樣挑起自己和趙國棟之間的敵意有何意義,「我們安都這幾年本來發展就不佳,這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意識到差距,想辦法追回來就行。」

「唔,關市長,我看寧陵的雄心勃勃啊,他們這一次的人才招聘哪是什麼單純的人才招聘,招商引資的味道很重,我看下邊幾個縣區的展板都很有針對性,不過你注意到沒有,前面總序那一排展板全部是被遮掩了的,故弄玄虛,想要給人一副神秘感。」宋如菲似乎對關京山的態度毫無感覺,自顧自的道。

「這個趙國棟的確不一般,就憑把這個人才招聘會打造成這個氣象,就超出了一般地市的胸襟氣魄,就像你說的,這不僅僅是一個人才招聘會,也是形象展示會,招商引資會,政策介紹會,幾個功能集為一體,就是要把寧陵重視人才吸引人才的名聲大出來,所謀乃大啊。」

關京山嘆了一口氣,有些感觸,這個趙國棟能夠當上省委常委果真還是有些真材實料,很多人都只把人才招聘會看做一個為企業解決困難和為人才尋找就業崗位的單純**件,而寧陵這一次卻一下子顛覆了這個概念,關京山甚至可以肯定,在展廳前端遮掩起來的那些展板以及到時候寧陵方面排出的陣容,絕對是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東西來,這大概也是寧陵要借著這個國慶節大假塑造自身全方位形象的最佳時機。

而安都在這些方面的觀念和意識的確有些跟不上了,這就是差距。而自己現在就要想辦法拉近這些觀念意識上的差距。 看著關京山兩人瀟洒的離開。魯能有些輕蔑的請哼了一聲:「趙書記,鍾市長,這位關市長有些囂張啊,以安都如今的表現也敢在我們面前充正神?癩蛤蟆打呵欠——口氣倒是挺大。」

「這倒可以理解,咱們到安都來演這麼轟轟烈烈的一出,很有點上門欺人的味道啊,我估摸著關京山是不是在那裡聽到啥風聲,故意過來看一看,結果咱們很多布景都是給遮掩起來的,要不就還沒有真正羅列出來,所以覺得咱們是在故弄玄虛所以有點氣悶鬱結吧。」

鍾躍軍很樂意看到關京山在趙國棟面前沒有佔到半點便宜。

這位安都市長很有點倨傲不群的味道,平時接觸中雖然溫文爾雅有禮有節,但是骨子裡總有一股從京裡帶來的傲勁兒,一口標準的京片子聲音聽起來倒是十分悅耳,只不過話語卻未必讓人舒服了,只不過此人說話行事都還是有些門道,一般人也都還是比較尊重他,但他碰上了像趙國棟這種軟硬不吃的角色,話又不投機,那就不會給他面子了。

「瘦死駱駝比馬大,安都今年情況有所好轉。雖然遭遇宏觀調控,但是據說也可以達到百分之五,gdp估計也能突破2200億,在咱們中西部地區依然是巨無霸,除了重慶那是直轄市比安都強外,成都和武漢估計要追上安都也還要一兩年去了,但是安都這樣沉淪下去的確讓省裡邊不是滋味,昔日中西部地區的龍頭老大巨無霸,現在竟然成了沒落貴族,東部沿海地區隨便拿個地級市來也敢壓安都一頭了,你說這種場面看在省裡邊心裡怎麼想?」

看著關京山兩人逝去的背影,趙國棟臉上掛著一絲若有所思的殘留表情。

「現在省里對關京山還是抱有很大希望的,他是商務部下來的,在擔任商務部部長助理之前在天津濱海新區擔任管委會副主任,應該說既有基層工作經驗,又有全局視野,看看他能不能帶領安都走出困境,從目前情況來看,安都還是有了一些可喜的變化,雖然變化還不算大,但是畢竟有變化就有希望,這樣大一座城市,人口超過千萬,十六個區縣,地位也不一樣,你不能指望它向寧陵一樣一年半載就能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時不我待。如果沒有一點動作來推動變化,那也不行,這其中分寸就看他關京山如何把握了。」

趙國棟隻字未提安都市的真正老大——安原省委副書記兼安都市委書記孫連平,彷彿孫連平和關京山是兩位一體,不過從目前來說,兩人倒還算是配合較為默契,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孫連平和關京山能不能一直保持著目前這種關係,那就很難說了。

鍾躍軍幾人也大略知曉一些安都高層的真實情況,不過從他們的角度來看問題以及他們所掌握的信息資源卻遠無法和趙國棟相比,對很多問題也是霧裡看花,趙國棟的話語也讓他們覺察到安都市和寧陵市比起來的確不是一個級數的,不僅僅是經濟實力和政治地位,也包括安都市爭執架構體系中的權力分配和制約也是一樣複雜無比,比起安都來,寧陵的權力架構就要顯得單純而又明朗許多。

「安都經濟一旦真正啟動起來,的確不是省裡邊包括寧陵在內的其他城市可以相提並論的,政治地位,區位優勢,經濟基礎,教育科技潛力。人口素質,公共基礎設施的配套體系,這些都是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積澱下來的優勢,不是哪個城市能一步跨越攆上的,寧陵不過是正好處在了一個潮流的前頭,被我們抓住了這個機會,所以一下子撲騰上來了,但是我們要看到我們自己的劣勢所在,趙書記所提及的要全心全意抓住民營經濟鬆綁,非公有制經濟大發展這個契機,一方面促進非公有制經濟騰飛,另一方面也要積極穩妥堅持不懈的夯實基礎,尤其是我們寧陵與像安都這樣大都市在教育科技、公共基礎設施保障體系等方面的差距,更要藉助經濟發展之機來拉近,我覺得這就是我們寧陵唯一可以追趕安都的機遇!」

鍾躍軍這番話讓顧永彬和魯能在大受觸動之後又都深以為然,趙國棟也對鍾躍軍的這番看法很有點驚喜的味道,鍾躍軍現在已經在逐漸轉變思路了,不像原來僅僅從一個單純的市長角度來看待問題了,而是看得更遠,更多的是從寧陵長遠發展角度以及後勁來考慮問題,這是一個可喜的變化,這說明鍾躍軍的眼光和思維都在不斷的自我調整和適應。

張永信也不動聲色的站在一旁傾聽著市裡邊幾個領導的交談對話,趙國棟在關京山面前表lou出來的霸氣和強勢也讓他終於見識了一回年輕省委常委面對同級領導幹部的含蓄強硬,他覺得這位省委常委在反擊的分寸和尺度上把握得相當好,讓對方既沒有佔到絲毫便宜和上風,卻又沒有太傷己對方的面子,可以說相當巧妙的把這樣一個可能會引起潛在衝突的誘因壓了下來。

原來張永信一直覺得自己在沿海地區工作多年,現在回到內地,無論在哪方面自己在心理上都有一些優越感。但是經過這麼久的接觸下來,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觀點出現了偏差,至少在寧陵市級領導這個層次里,都是有幾把刷子的角色,趙國棟高瞻遠矚深謀遠慮,鍾躍軍的平和務實從善如流,藍光的胸藏萬壑沉穩有度,竺文魁的思路寬廣執行有力,都給他留下了很深印象。

而這樣一個班子融合在一起卻能迸發出無限活力和執行力,每一件工作總能迅速的集中力量執行下去,無論是征地拆遷還是宣傳鼓動,無論是招商引資還是項目推動,在寧陵這塊土地上總能感覺到一種蓬勃向上的勁頭,這恰恰是張永信最喜歡的氛圍。

從這些領導們的對話交流中,張永信也能把握到整個寧陵市的發展運行方向,能夠了解到寧陵下一步中心工作是什麼,該怎樣來推動開展,而趙國棟和鍾躍軍提出的觀點和想法也遠遠超出了張永信對內地一般城市黨政領導的看法,他們對這座城市該怎樣發展,市委市府應該做好哪些工作,在很多觀點和看法上都已經是沿海城市和大都市剛剛在探討的話題。

幾個人正在說笑間,雲睿卻將電話遞到了趙國棟手上。

「秘書長你好,嗯。我這會兒在安都,對,就在展覽中心,嗯,看看會議籌備情況,基本就緒了,歡迎秘書長來光臨指點啊,您是安大老領導,這一次我們也邀請了安大領導參加,安大是我省人才搖籃啊。」趙國棟一邊笑著,一邊發出邀請:「啊。東流書記要過來看一看?什麼時候?就這會兒,好啊,我和躍軍都在這裡,無上歡迎啊,那行,我們在這裡等你們。」

「東流書記要過來?」鍾躍軍幾人精神都是一振,沒想到省委書記也會對這個人才招聘會感興趣,這可有些意外。

「嗯,東流書記和勁光秘書長要過來,東流書記想要看看咱們寧陵這個炒得沸沸揚揚的人才招聘會究竟有什麼新鮮花樣。哼,看來關於這場人才招聘會的風波鬧騰得不小啊,連東流書記都驚動了,也不知道咱們省裡邊有些人咋就有這麼多心思盯著我們寧陵幹什麼事情上,有那精力多考慮一下自己的事情該多好。」

趙國棟也知道有些人對寧陵這場人才招聘會很不以為然,認為是花架子,噱頭,用來吸引人眼球的,起不到多少實質性的作用,趙國棟也不理會。

寧陵做什麼事情也不需要看誰的臉色,再往深處說,現在省里也有不少人不喜歡看到寧陵好,這幾年裡寧陵出盡了風頭,自然也就讓其他人沒有了顏色,有些人不知道從自己的角度來找差距,卻只會琢磨著這些陰微心思來說風涼話甚至下絆子。

鍾躍軍幾人也聽出了趙國棟話語中的弦外之音,臉上都路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

「趙國棟在會場?」坐在車上的應東流安詳的問道。

「嗯,在會場上,還有鍾躍軍他們幾個都在,看樣子他們也是在作最後檢查吧。」楊勁光笑著道:「我看趙國棟這傢伙做事情就是這個勁兒,要麼就光做不吭聲,一旦有動靜,那就非要折騰個沸反盈天不可,要讓天下人都知道,瞧瞧他們搞這個人才招聘會,就敢把宣傳廣告發到北大清華復旦南開這些高校里去,前兩天我一個學長,在同濟大學當副校長。就打電話給我,說寧陵的廣告宣傳都發到他們學校學生會幹部手上了,說我們寧陵幹部干工作可真是夠牛,在此之前好多人甚至連寧陵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 「這是好事兒,養在深閨人未識。酒好不怕巷子深,這種觀念已經在逐漸改變了,寧陵經濟增速很快,但是他們短板也很明顯,高等院校缺少,教育科研力量薄弱,基礎設施建設雖然這兩年雖然推進很快,但是和綿州、藍山這些老城市相比依然有不小差距,更不用說和安都相比了。」應東流沉吟道:「他們這樣大張旗鼓的打響寧陵名聲,我看也是一種策略,一種吸引人才的戰略策略。」

「嘿嘿,可我們有些領導就對這種做法頗有微詞。」楊勁光笑笑道。

「那就太狹隘了,每一座城市發展都有自己的路子,所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只要是在符合法律的範圍內,你採取什麼方法,省裡邊不宜過多干預,你說他炒作也好,炫耀也好,吸引眼球也好,作秀也好。只要能夠達到目的就行,鄧公不是說過,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耗子就是好貓,我覺得寧陵市委一般人能夠看到自己的短板缺陷,有針對性的採取策略,這就值得肯定。」應東流很鮮明的表明態度,「當然,其他一些領導有不同看法也正常,畢竟他們這一次動作有些大,有點招搖過市的味道,我覺得我們還是要抱著一顆平常心來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楊勁光點點頭,「我想趙國棟聽到你這番話心裡也要踏實許多,這段時間關於寧陵在安都舉辦這樣大一個人才招聘會,而且內容相當豐富,也引起了很多人的議論關注,我估計他們還是有些壓力。」

「勁光,你小看了趙國棟的抗壓能力,這小子不是那麼容易被外界壓力或者輿論所影響的。」應東流搖搖頭,「我倒是希望他能多有一些有創意的動作,只要能夠有助於推動社會經濟發展,可以多做一些有益的嘗試,即便是有些爭議也很正常。」

「呵呵,應書記,這番話應該選個合適的場合特別是大會上說一說,這樣有助於以正視聽,避免不必要的思想混亂。」楊勁光建議道。

「話可以說。但是真正要以正視聽,我覺得還是要看寧陵這一次的人才招聘會的效果,他們市裡既然下了這麼大工夫,我想自然也是有所為而來,取得的成績就是最好的說明。」 寵妻成癮:腹黑總裁請深愛 應東流淡淡一笑。

***************************************************************************

雖然早已經有一些思想準備,但是寧陵的精心構思和所拿出來的氣勢排場還是讓應東流和楊勁光心中為之一震。

從展覽中心正門而入就是一塊高達四米寬達十多米的巨型展板,這應該是從越秀河匯入烏江口由南向北拍攝的航拍圖片,因為天氣相當好,視線相當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