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施恩他們來就是為了拆穿這個傢伙的假面具,讓大家看看這個騙子是多麼的可惡。

站在高台上的夢幻教教主大人振臂高呼著:「大家,你們是否懷揣著夢想?」

整齊排列在底下的夢幻教教員們齊齊高呼回應著:「滿懷夢想!!!」

站在高台上的夢幻教教主大人繼續振臂高呼著:「想要朝著夢想直奔而去嗎?」

整齊排列在底下的夢幻教教員們,又一次齊齊高呼回應著:「直奔而去!!」

站在高台上的夢幻教教主大人不再繼續振臂高呼,而是揮動雙手讓底下的教員們安靜下來,然後他在繼續說著:「好的。看到大家今天都這麼的充滿夢想和精神,活力滿滿的樣子,我實在是太高興了。」

「這樣子追尋下去的話。也許你的明天就可以抓住你的夢想。」

眾人彷彿中了魔障,還真的輕信了這個胖子的話,以為自己明天就可以實現夢想。

高興得像個三百斤的胖子。臉上也浮現出來了幸福的神色。

其實吧,施恩都有點不想拆穿這個胖子了。

畢竟一旦從幻象之中被拉回現實,指不定這群人還真的會跟小花一樣。想不開去自殺。

而這一切,還都是他們造成的。

這樣一想,施恩就陷入了左右為難之中去。

他不知道。自己待會要不要拆穿這個騙子。

拆穿之後,這群夢幻教的教員又該如何處置呢。

置之不理可是真的會出大事的。 就在施恩為之犯難之際,高台上面的夢幻教教主大人便是開始對著下方教員們介紹起來今天的新人,也即是施恩他們。

「在今天這樣的日子裡,我們的舞蹈家夢想者小花,她為我們夢幻教帶來了一些新的追夢人。」

「現在就讓我來為大家介紹一下這幾位新人吧。」

然後,同樣穿著武道服。還有身上安上了一顆長了毛的黑痣的施恩等人,一臉嫌棄的看著面前的教主大人。

如果不是憑藉暴揍無法喚醒這些迷途羔羊。舒小小早就已經衝過去把那頭胖豬揍成一頭死胖豬。

教主大人振臂高聲問道:「那麼各位,你們是否也懷揣著夢想呢?」

施恩等人有氣無力的回應著:「滿懷夢想…」

教主大人先是問了一下舒小小,說:「舒大大小姐,請問你的夢想是什麼呢?」

舒小小為了不讓對方知道他們的身份。所以將自己的名字改了一下。

舒小小舉高手,一臉真誠地回答說:「有吃不完的哈根達斯。」

教主大人皺了下眉。不過他早就見多識廣了,這麼多的教員,有這麼一個奇葩夢想也是可以的。

「好吧,多麼實際的夢想啊,那麼小花姑娘,你的夢想今天有變化嗎,是否還想要繼續追逐舞蹈家,還是有其他的夢想呢?「

小花也一臉真誠地回答說:「我想要把被擄走的積蓄全部都…」

「啪啪!!」

結果他現在的夢想還沒有說完,就被施恩和舒小小兩人一記手刃打在了后勃頸,直接給打暈了過去。

「我的夢想是可以一口氣吃下三桶飯。」

下一個就輪到了朱小嫦,她其實並沒有什麼夢想,然後直接胡謅出來了一個奇葩夢想來:「但是。如果這麼夢想一旦被實現的話,我的人生反而是沒有了追求,所以我打算把這個夢想一直深藏在心裏面。」

教主大人給了對方一個白眼,既然你不想實現夢想,那就不要來這個地方啊。

不過,他還是不會作出這種趕跑給他送錢來的成員。

於是乎。教主大人便是按順序到下一個新成員。

「是這個樣子嗎?那好吧,下一個,那個白髮的小少年,你的夢想又是什麼?」

尚謙的嘴巴剛一張,他的夢想還沒有說出來,就被對方給打斷了。「好吧,我知道了,肯定是想要一頭又黑又亮的正常又健康的頭髮,下一個。」

也不知道為什麼,輪到尚謙的時候教主大人直接就給略了過去。

尚謙自己本人也非常納悶,嘀咕到:「為什麼到我了就不讓我說呢?」

教主大人也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新來的這群成員有點奇怪,脾氣也莫名的變得有點暴躁了起來。

「那麼這個少年。你的夢想又是什麼呢?」

剩下最後一個人,當然就是施恩了。

施恩聽到夢幻教教主大人問自己,便是一臉落寞的看著遠處,說:「夢想?那種東西我已經遺落了很久了。」

教主大人再也受不了了,為什麼一個個的不想實現夢想跑來他夢幻教幹什麼!!

「那你跑來這裡是要幹什麼?」

施恩聳聳肩,表示說:「可是沒有就是沒有的啊。」

就在這個時候,尚謙為了接下來的計劃可以順利進行,他拉了拉施恩的袖子,然後對他低聲說道:「施恩哥你不是一直說要換個髮型嗎?可是說了好多次你都下不來決心換個髮型,上次不是因為髮型的關係被人誤會了有私生子的么?」

施恩一聽。好像也是有這麼一回事,便是對著教主大人說道:「對哦,那好吧,那就來一頭新髮型吧。」

教主大人實在是忍不了了。勃然大怒道:「給我滾回去,直接去找一家理髮店就可以的事情。怎麼可能當做夢想,你的夢想就這麼廉價的么?」

「不止是你。你們也一樣,像你們這種連像樣的夢想都沒有的。幹嘛跑來我們夢幻教!」

「話說,你們真的是我們夢幻教的教員嗎?「

對於施恩等人的加入。教主大人真的覺得非常可疑。

因為他們跟其他教員有點不大一樣。

面對教主大人的質疑,施恩沒有任何的表示,而是指了指那顆安在自己下巴上的長了根毛的黑痣。

然後一臉自信地說道:「夢想這東西可以再定嘛,你剛剛不是也問過了小花今日的夢想有沒有改變,那麼我今日的夢想就是這個有何不可?」

「還有,你不是有夢幻教的教主大人,你不是有什麼能夠實現夢想的神力嗎?」

「我實在是好奇的很啊,屬於你的這種神力,可以讓我親眼見識一下嗎?」

沒錯,這是施恩的好奇點,因為他是聽了小花說過,說是曾經親眼目睹了這位夢幻教的教主大人對著夢幻教的教員們施展了神技,當場就實現了教員們的夢想。

所以,他真的很想見識一下,這個肥肥胖胖的傢伙到底是怎麼蠱惑人心的。

而尚謙聽到施恩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臉上浮現出了一絲驚疑之色。

這和他們來之前商量好的不一樣。

朱小嫦也覺得納悶了,於是便問了施恩一句:「我說,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的初衷啊?」

施恩卻是搖搖頭,說:「我沒有忘記,我這樣深入了解,不是更能扒下這個傢伙的虛偽面具么?」

而這個時候,台下的夢幻教教員們一個個群情激憤啊!

大有擼起袖子衝上去跟施恩大幹一場。

「你們給我們滾,我們夢幻教不歡迎你們!」

「我們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愚弄我們的夢豆大人!!」

「快滾蛋,快滾蛋,快滾蛋…髮型好難看,快滾蛋…」

等會兒,施恩忽然發覺,這裡面好像夾進去了什麼不一樣的罵人語句的樣子。

施恩立即回過頭去,結果發現這裡面居然少了一個朱小嫦。

好吧,剛剛那一句『髮型好難看』絕對就是朱小嫦喊的。

而就在這時,教主大人也露出了一絲笑意,開口說道:「有意思,想看看我的神技么?好,我答應你。」 『有痣者事竟成』總部。

當施恩主動向教主大人發出了想要親自見識一下神技后,台下的夢幻教教員們一個個都發出了要驅逐施恩等人出去的激動話語。

但是,教主大人卻是主動安撫了一下夢幻教的教員們。

「好了,各位親愛的教員們,這裡可是實現夢想的理想鄉。」

「新人會有這樣的想法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麼一說,夢幻教的教員們也就不再針對施恩等人了。

而面對施恩這邊的質疑,教主大人也絲毫不懼怕,他直接對著施恩發出狂言說:「那麼,現在就讓我來告訴你。只要在這裡修鍊,你們也能和我一樣擁有實現夢想的能力。」

緊接著,就看到了教主大人作出了一系列奇怪的動作。然後那顆安在他頭上的黑痣上面的那根毛竟是一下子直立了起來。

而且,他整個人的氣場也隨即變得愈發強大。

然後,他大喝了一聲:「夢—想—捕—手!」

隨即雙手合十朝著施恩等人就是一掌轟出,緊接著,驚人的事情發生了…..

完全沒有任何變化。

施恩白了對方一眼,然後打了個哈欠。問道:「我說,你這動作很中二的,難道沒有人告訴你么?還有。你到底在搞什麼?」

但是下一刻,他們卻是看到了教主大人臉上浮現出了自信的表情。

然後,指著施恩說道:「你剛才不是說要換一個髮型么?」

「現在,就看看摸一摸你的腦袋吧。」

聞言,所有人看向了施恩,結果發現施恩果然發生了驚人大變化。

尚謙一臉驚恐:「怎麼可能,施恩哥萬年不變的大背頭髮型怎麼會…」

只見施恩此時的髮型,變成了傳說中渣男中分。

聽到尚謙這麼說,施恩也是嚇了一跳,摸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果然跟以前的大背頭手感很不一樣。

「騙人的吧,誰快告訴我,這是騙人的…」

結果,朱小嫦隨手拿出了一個鏡子來,然後對著施恩就是一照。

而施恩果然從鏡子裡面看到了此刻的自己。

渣男中分髮型,配合自己的臉型真的非常的不一樣,形象也一下子轉變了許多,就連氣質也是截然不同。

「真的耶。真的是耶我的髮型,太帥了我的髮型,我愛死這個中分髮型了!」

「呀呼,這樣帥氣的髮型我以後就一直理這個髮型。」

施恩簡直就要高興瘋了,還繞著整個夢幻教的總部饒了一大圈。

朱小嫦卻是沒眼看,開聲說道:「我說,你真的覺得現在這個髮型很好嗎?」

但是,施恩完全沒有理會朱小嫦,還在繼續繞著總部一邊狂跑。一邊像是遇見了初戀一樣,臉上洋溢著幸福。

很明顯,他已經淪陷了。

「各位,看到了沒有,這就是我的神技,夢—想—捕—手!」

「只要相信夢幻教的人都能得到。」

「誰都能實現夢想!」

通過幫忙實現施恩的所謂改變髮型的夢想,教主大人又一次開始蠱惑起了人心。

雖然只是一個很小很小的事情,但卻是能夠讓夢幻教的教員們更加相信夢幻教的真實神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尚謙真的是覺得很好奇,剛剛那個教主大人離得他們很遠。所以要做手腳的話絕對會被他們發現。

但是,他們剛才根本就沒有察覺到那個教主大人有所動作。

他們明明知道,這一定是耍了什麼花招,可是他們就是弄不明白,到底是哪一個地方出了問題。

尚謙趕緊叫住了施恩:「施恩哥,你有沒有發現什麼問題?」

結果,卻是看到了施恩已經臣服在了教主大人面前。

「如果您有什麼需求,請儘管吩咐,夢母大人!」

「不是夢母大人,是夢豆大人。」

「好的,夢母大人。」

「是夢豆大人!」

好吧,施恩這邊已經淪陷了。

朱小嫦對施恩很是失望。

當然了。她也從未對施恩有希望過。

只聽朱小嫦對著跪在教主大人的施恩說:「喂,雖然我很討厭你,但是你現在這個樣子讓我更加討厭。」

「我說,你還是把他恢復正常吧,我們可不想帶著這麼一件東西回家去。」

施恩卻是搖頭說:「朱大嫦你在說什麼啊,這個才是真正的我啊。」

「我以前是被那家理髮店老闆給下了詛咒,才會變成了之前那種大背頭傻瓜。」

尚謙這邊也是對於施恩此時的做法很是擔憂,便是也過來勸慰施恩『浪子回頭』:「施恩哥,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你要對過去那個髮型的自己有信心啊。」

教主大人看到尚謙和其他人還在繼續質疑著自己的神技,於是便打算再從中挑選一人出來,用自己的神技實現對方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