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看,江維瞬間就傻掉了:「這……這……」江維驚駭地發現,眼前這堵牆壁散發的光芒,不就和魂石散發的光芒一模一樣嗎?

難道說……這是一塊非常非常巨大的魂石?

因為實在太大了,自己看到這塊魂石的時候,才會感覺看到了一堵牆壁。

「這塊魂石,得有多大啊……」江維不敢想象。

江維感覺,站在這塊魂石邊上,自己就好像是一隻螞蟻站在一棵參天大樹旁一般。因為這塊魂石實在太大太大,甚至讓江維都產生了一種濃郁的壓抑感。

大得令人驚恐啊!

江維甚至忍不住沿著這塊魂石鑽起了土來,他倒想看看,這塊魂石究竟能有多大!

身為一名會神期圓滿的鬼修,即便在地底鑽土,速度也絕對不慢;每一刻鐘,江維都能前進數百米。可是,一刻鐘過去,江維卻發現,自己還是沒能探知到這塊魂石的大小。

「我了個去,這塊魂石,該不會有數千米之大吧?」江維忍不住低罵出聲。

當然,這塊魂石越大,江維肯定就越是開心;畢竟,江維已經把整座礦藏都當成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我還就不信了,難道還探不出大小不成!」江維繼續一路狂鑽。

終於,一個時辰之後,江維眼前的景象變了;他看到的,不再是一塊巨大的魂石,而是……一扇高逾百米的大門。

「這是……仙府?」

除了「仙府」,江維找不到更加合適的詞來形容自己看到的了。

大門雄偉無比,門上刻滿了奇異的符文;門上的牌匾上,則龍飛鳳舞地寫著幾個江維從未見過的文字。

江維雖不認識這幾個字,卻感受到了一股無比霸道的威壓朝著自己印來。威壓如海嘯一般,拍打著自己羸弱的靈魂。

轟!!

轟!!

江維甚至感覺,自己隨時可能被這股威壓拍擊得魂飛魄散。

「太強了……」江維連把所有的視線都從這幾個字上挪開。

視線剛一挪開,那股作用在江維身上的無比霸道的威壓,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呼……呼……」江維長長地舒了幾口氣。

這股威壓,江維雖只感受了數秒鐘,但卻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即便現在威壓不再,江維仍感到陣陣的心悸。

「這座仙府的主人,絕對是一位非常偉大的大能!」想到這裡,江維的目光不由灼熱了起來。

碰上大能者的仙府,這絕對是莫大的機緣!若大能者正居住在仙府內,若大能者肯提點自己一二,絕對能讓自己受益匪淺!

想著,江維便要上前叩門。

不過正要叩門時,江維的手卻又停在了那裡。

「若這大能者是一邪異之輩,那該如何是好?」有些邪異之輩,喜怒無常;若是不喜歡被打擾,抬手間就滅了江維也再正常不過了。

遇上大能者的仙府,確實是大際遇,可同時也無比險惡——因為,在大能者面前,你的生命並不屬於你自己!

就在江維猶豫著要不要上前叩門的時候,仙府的大門忽然散發出一道璀璨的華光,直接將江維籠罩在了其中。當華光散去的時候,已經不見了江維的蹤跡。

ps:今天也是一更。已經累積欠10章了,啥也不說了,自己抽自己嘴巴去了……這段時間實在太忙了,等這段時間忙過去了,一定會第一時間補上的…… 滴答!

滴答!

滴答!

當江維恢復視覺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然身處一恢弘華麗的巨大宮殿之中。宮殿的正中間,也就是江維的附近,有著一泊水碧深的水潭。

宮殿頂部,不斷有水滴滴下;水滴雖小,但每一滴滴在水潭內,聲音卻總能傳遍整座宮殿。 愛是蒼山覆雪 滴水之聲交織回蕩,在宮殿內和成了一曲大音。

「這水滴的聲音……」江維第一時間被這滴水之聲吸引了過去。

滴落在水潭內的水滴,看似每一滴都差不多,可當和水潭相撞的時候,發出的聲音卻不盡相同;有的厚重如山,有的暴烈如火,有的輕盈如風……

聽著這些滴水之聲的律動,江維的腦海中不知不覺就浮現過了一幅幅模模糊糊的畫面。江維看不清這些畫面上到底有些什麼,可整個人的情緒卻都被帶入到了畫面之中,幾乎失控。

「不對!」

江維連猛晃了幾下腦袋,強行令自己清醒過來;同時,江維非常有意地去排斥滴水之聲的律動,避免讓自己再次陷入到那些畫面當中。

「好可怕的手段!」

如此手段,江維聽都沒有聽說過。江維甚至感覺,如果自己繼續聽下去,那腦海中的畫面就會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真實,直到讓自己完全沉陷其中;到了那時候,自己是生是死,就完全由不得自己了。

「這座殿府的主人,到底是何等可怕的大能啊!」

江維也算是見過世面的鬼,像天荒閣閣主、白長老等,都是原罪城裡最最頂尖的存在;不過江維卻明顯感覺到,不管是自家師父,還是閣主,與這殿府的主人一比,都不值一提。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江維雖沒有見到殿府的主人,但光看這座殿府,便完全可以想象殿府主人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也不知道被擄到此處,究竟是福是禍?」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但這種生命不由自己掌控的感覺,江維真的非常不喜歡。

但既然已身陷此處,江維現在能做的,只有想辦法活下來;當然,要是能「順便」得到一些機遇,那就再好不過了。

「在下江維,還請前輩現身一見!」江維立在空曠的殿府中間,沖四方拱手道。

江維是被擄進來的,所以他肯定,暗中必然有鬼在關注著自己。

江維的話音剛落,他身邊的水潭便徒然翻騰了起來。水浪匯聚,最終形成了一隻水精靈。

額,這前輩咋長這幅模樣?

心裡雖然疑惑,但江維還是連拱手行禮:「前輩!」

水精靈慵懶地看了江維一眼,似在自言自語,又似在說給江維聽:「多少年了,終於又來了一個……這是第幾個了?第七百個?還是第一千個?……哎,希望這個能達到主人的要求吧……」

江維聽得一驚——主人的要求?第七百個還是第一千個?

江維聽得出來,這個水精靈應該不是鬼,而是某種類似傀儡的存在;而它口中所說的七百個、一千個,恐怕都……已經死了!死因很簡單,就是沒有達到那所謂的主人的要求。

「小鬼!」水精靈看向江維。

來到此處的,有會神期的小鬼,有凝魂期的大鬼,甚至不乏比大鬼更厲害的「猛鬼」;可是無一例外都死在了這裡。而以江維會神期的修為,確實只配被稱作「小鬼」。

水精靈稍微看了江維幾眼,眼中有著不滿——怎麼靈魂濃度才五十倍,連會神期圓滿都未達到?

要知道,以前來到此處的,最弱的也是會神期圓滿;稍強些的,可都是凝魂期的大鬼了!

「前輩請講!」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江維雖猜測對方應該是個傀儡類的存在,但還是顯得很恭敬。

不過弱者的恭敬,從來都是一錢不值;這一點,不論是在人界還是在鬼界,都是一樣的。水精靈絲毫不領情道:「你喊前輩也沒用!——能來此處,是你的大際遇,當然,也可能是大災難!」

江維默默聽著。

「我家主人,乃是一名偉大的不滅鬼君;修為深刻不測,幾乎已經達到了不死不滅的境地!」水精靈臉上有著驕傲,「他縱橫鬼界無數載,闖下了無盡的威名!」

不滅鬼君?

江維最多也只聽說過猛鬼,至於不滅鬼君?——根本聞所未聞!

「小金!小金!」江維連心靈傳音起來,「不滅鬼君是什麼?」

不滅鬼君!?

江維心靈傳音的時候,小金人正在睡覺;對他來說,睡覺就是一種修鍊。本來小金人是不想理會江維的,可一聽到「不滅鬼君」四個字,小金人徒然就被驚醒了過來。

而後,小金人更是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外界的情況。

「你這是在哪裡?」小金人大駭;當小金人看到水精靈的時候,更是連焦急道,「你怎麼會碰上如此可怕的存在——靠,這傢伙的修為不弱於我,你別跟我心靈傳音了,一不小心就會被它發現的!」

「啊?」江維還是第一次聽說,心靈傳音居然也會被發現。江維還想問個明白,但一想到心靈傳音都有可能被發現,一時間也不敢多問了。

「你似乎沒有聽說過『不滅鬼君』?」水精靈卻看出了江維臉上的疑惑,「你這樣的修為,沒聽說過也是正常;那我就先讓你知道一下,以免你無法理解主人是何等的偉大!」水精靈道,「相信你也知道,你們會神期的小鬼,便是鬼界的最底層!」

江維點頭。

水精靈繼續道:「稍厲害些的,便是凝魂期的大鬼!魂魄完全凝實,實力絕非會神期小鬼所能比擬;放在鬼界,也算是個角色了……」

水精靈款款解釋著,而江維也算是大致弄明白鬼界的等級劃分了。

凝魂期大鬼之上,便是「燃魄期」的猛鬼。到了這個層次,在鬼界也算得上高手了;在偏僻的鬼城中,也足以稱霸一方,做個城主什麼的。

燃魄期猛鬼再往上,則是「分神境」的鬼王;鬼王,可是有在鬼界稱王的資格的!

鬼王再往上,方才是「不滅境」的鬼君!鬼君,是鬼界真正的頂層;每一位鬼君,都是鬼界縱橫無匹的存在!

鬼君之上,便是鬼仙!

鬼界已知的鬼仙只有一位,那就是——決定鬼界所有鬼今生來世命運的「判官」!

ps:上一章有筆誤,已修改;感謝天天好心情的告知。 「不滅鬼君的仙府!」江維明白,這是自己莫大的機緣,但同時也是莫大的危險。

不過江維毫不後悔來到此處——機遇向來是和危險並存的,機遇越大,危險也就會越大。不論是人界還是鬼界,任何的絕世強者,都不可能是溫室里栽培出來的,而是一次次地在機遇與危險之間闖蕩過來的。

在一次次的危機中生存下來的,便是絕世強者;死在半途的,便什麼都不是!

江維很清楚,自己的機遇來了,當然,危險也來了!

「這只是我強者之路上的一次機遇罷了!」仙府明明威壓無窮,可江維卻敢在內心蔑視之。

這是一顆強者之心!——面對危險,有的人嚇得屁滾尿流,有的人緊張得不知所措,有的人如臨大敵,有的人畏畏縮縮;而真正的強者,應當是懷著一顆蔑視危險的強者之心的!

顯然,江維就具備了!

當然,強者之心並不意味著送死;江維的心裡雖然無懼,可實際上卻謹慎無比。

「主人,是無比偉大的存在!」水精靈對其主人有著無比狂熱的崇拜,「即便在不滅鬼君當中,主人都是極強的存在;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將來成就鬼仙都大有可能!但是……」

「主人死了!」

……

死了?

江維一怔。

不是說不滅鬼君嗎?都不滅了,怎麼會死呢?

當然,這種話江維是萬萬不敢問出來的,因為他發現,水精靈一提到主人之死,情緒就有一些無法控制。江維完全相信,若自己問出這種無知的問題來,水精靈絕對會直接殺了自己!

江維可不認為,自己面對憤怒的水精靈,能有什麼生還的希望……要知道,即便是江維最大的底牌——那不可一世的小金人,也都承認水精靈的實力不下於他!而且,這裡是水精靈的主場,江維就不信,水精靈會沒有其他殺招。

所以,總而言之,江維非常明白,這種時候,自己千萬不能說出任何打擊水精靈的話來;不然……那就真的是怎麼死都不知道了!

「主人雖死,卻在死前將畢生所獲的秘法、至寶都留在了這座殿府之中,以待傳人!」水精靈平復了一下情緒,淡然道。

江維頓時瞪大了眼睛——一位不滅鬼君畢生的財富!?

一位不滅鬼君能有多少財富,江維無法想象;但江維確信,即便是整個天荒閣的財富加起來,與之一比都是小巫見大巫。畢竟,天荒閣的看家絕學《燃魄九解》,也無非是一門只能修鍊到燃魄期圓滿的功法罷了;這樣看來,天荒閣總閣閣主,和這位不滅鬼君一比,恐怕相差了十萬八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