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他所希望

放下石錘,丁峰長長的喘了口氣,擦了下額頭的汗水。

「小子,不錯,不錯,當真不錯。你有資格做老頭子我的弟子!你們兩個,趕快拜師吧,當然,磕頭就不用了,鞠個躬就行!」

說著,老頭背著手,頭一揚,等待著兩人的參拜。

丁峰笑笑,沒有動作,牛小蠻也有樣學樣。也沒有動作。

「嗯?我說你們兩個小子,怎麼還不拜師,我可告訴你們,我可是學院內數一數二的強者。就是院長,也強不過我!等你們拜師之後,直接可以成為精英弟子,接受我的培養,定能在短時間凝聚道種,成為道士!」

老頭兒身子一晃。釋放出強大的氣勢,籠罩住丁峰兩人身上,進行威懾。

牛小蠻撇撇嘴,絲毫不在意。

https://tw.95zongcai.com/zc/57624/ 丁峰雲淡風輕,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這下子可讓老頭兒震驚了,再次大量眼前的兩個小子,越看越喜歡。

「我們打個賭如何?」

丁峰忽然笑道。

「打賭?」老頭兒一愣,笑眯眯道,「我最喜歡打賭了,你說,怎麼個打賭法?」

丁峰伸出了三個手指。

「什麼意思?」

老頭兒詢問。

「三年,我定能在修為上趕上你,要是趕不上,我三跪九叩的拜你為師,怎麼樣?另外,三個月內,我凝聚道種,一年內,道士三重,兩年道士六重,第三年追上你,要是做不到這些,我依然三跪九叩拜你為師?當然,這些時間內,我要有精英弟子的身份和權利!如何?」

丁峰說道。

拜師?他還真沒想過,這裡雖是猜測的唯一真界,是一個很古怪的地方,可能做他師父的,恐怕少之又少。

這是曾經身為道師,身為天帝的底氣。

「三個月凝練道種?一年內道士三重,三年追上我?小子,好大的口氣,好大的自信,不過我喜歡,老頭子我答應了!」大長老被激起了興緻,爽快的答應了,他看向了牛小蠻,「你呢!」

「我聽峰哥的!」

牛小蠻傻傻道。

「小蠻,你就拜他老人家為師吧!」

丁峰建議,他情況特殊,可牛小蠻不行,還是拜入眼前老者為好,有了庇護,在學院內絕對沒人敢找他的麻煩。

「好!」

牛小蠻很乖巧,立即跪了下來,沖大長老磕了個頭。

「哈哈哈……!」

大長老高興的大笑,「走、走、走,我帶你們去為師的地方,對了,為師名叫宇文蒼海!」

就這樣,牛小蠻和丁峰進入了重華學院。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一直站在遠處的院長笑了,「兩個絕世好苗子,下一次,下一次,我們學院,說不定就能夠翻身了!」

學院很大,可學生卻不多。

他們直接穿過校園,來到了瀾水山中,到了一座山頭上,在這裡有幾間石屋,非常簡單。

「師父,這就是你住的地方?」

牛小蠻撓撓頭,「怎麼比我家的豬窩還簡陋!」

宇文蒼海神色一僵,臉色一沉道,「大道至簡,居住簡單,是體悟自然之道,容易天人合一,容易悟道,小蠻,一定要記住了!我們要有一顆融入紅塵的心,卻也要有一顆出世的態度,居陋室而心怡,在鬧市而心靜,我們所追求的,乃是恆古大道,其它者,皆是外物!」

「師父,你好厲害,比我家的那幫老頭子說的深奧多了!」

牛小蠻露出崇拜的樣子。

「那當然,也不看看咱是誰?」

宇文蒼海得意的仰著頭,可瞟到丁峰似笑非笑的神色,不知為何,臉色一紅,甩袖子進屋了,留下幽幽話語,「待會兒會有人送來學院衣服和身份令牌!至於住處?你們隨意挑選,或者自己搭建,老頭子我要修鍊了!」

「都一把老骨頭了,還這麼刻苦修鍊,師父不愧是師父,以後就是我榜樣了!」

牛小蠻崇敬道。

屋中的宇文蒼海神色再次一僵,露出苦笑,嘀咕道:「一個憨傻,一個狡猾,這對兒兄弟,還真是……以後恐怕不會輕鬆了!」

丁峰來回走動,前後左右看看,這座山頭雖不高,卻也十分别致,西側有一片竹林,東側是一片葯田,南側陡峭,北側平坦。

不一會兒功夫,有兩個小道童飛奔而來,送上來四套衣物,一人兩套,另外還有兩塊令牌以及一個小冊子,還有一副學院圖冊!

「峰哥,石屋太小了,住不利索啊!」

宇文蒼海矮小,他的石屋自然也就不大,可牛小蠻卻兩米高,住在石屋宛若困在了籠子里,別說是他,就是丁峰看著都感覺到壓抑。

「跟我來!」

丁峰來到了西側,抽出了一直別在後腰上的短劍,開始砍下一顆顆碗口粗細的竹子,同時道,「我們建兩間竹屋,住著涼爽也舒服!」

「好嘞!」

牛小蠻高興的應著,聽著丁峰的吩咐,到一旁去平整地面,他掄起大棒槌就是一頓猛砸,將一塊塊堅硬的石頭砸碎。

不過半天功夫,丁峰就建了兩座緊鄰的竹屋,離地一尺高,簡約而清爽。

「峰哥,我修鍊去了!」

高興的玩耍一番,牛小蠻也就失去了興趣,招呼一聲,就到旁邊修鍊家傳功法。到了他這個地步,也只是磨練武技,同時體悟自己的道。

丁峰點點頭,開始翻閱小冊子,這個冊子是介紹學院基本情況的。

學院分為普通弟子,精英弟子還有核心弟子。

所謂普通弟子,就是一般的學生,而精英弟子,首先要達到九級武者,然後在學校的比賽中,排在前十名,這才有資格,還有另外一種情況,就是大長老們收的弟子,自動的就是精英弟子。

至於核心弟子,那就是凝練道種,成為道士了。

很簡單的劃分,卻也分了等級,待遇自然也不同。

將內容大致看了一遍,就將小冊子扔到了一側,拿起令牌看了看,這是個銀色的令牌,上面有著螺旋紋路,一面刻印著『重華』二字,一面是丁峰的名字。

銀色,代表了精英。

最後,他拿起了地圖,上面畫著學院的詳細情況,如餐廳,藏書閣,演武場,演武堂等等。

記在腦海之後,就和小冊子放在了角落處。

「宇文老頭,我去藏書閣了!」

招呼一聲,又告別了牛小蠻,丁峰換上學院的白色學生服就下了山峰。

石屋中。

「這小子,真的有自信?這樣的資質,又怎麼會來到我們重華學院?怪哉,且等三個月吧,不管如何,都是造化,都是學院的機緣!」

宇文蒼海應了一聲,暗中想道。(未完待續。)

「小蠻,你先來!」

丁峰退後一步,將位置讓給了牛小蠻。

「嘿嘿,好嘞!」牛小蠻走了過來,一把將巨大的石錘掄了起來,「有些分量啊,不下於一頭蠻牛了!」

蠻牛,是一種皮糙肉厚的野獸,力大無窮,身高兩米左右,重達數千斤。一個小小的石錘,竟然重數千斤,在牛小蠻手中卻輕如無物。

「峰哥,我開始了!」

牛小蠻回頭說了一聲,是在問詢。

丁峰點點頭,「我們既然要特考入學院,就要拿出真實本領,只有這樣才能得到重視。小蠻,全力出手,也讓我看看,你的能力如何?」

「嘿嘿,放心吧峰哥,看我不把石鼓敲碎。」

牛小蠻露出了兇悍之色,雙手握住石錘,宛若開天闢地一般,朝著石鼓砸出了一錘。

咚……!

石鼓顫鳴,聲音悠揚,遠遠的傳了出去,傳入了學院深處,引動了一個閣樓上懸吊著的一面古鐘,發出了聲響。

石鼓鳴,古鐘響。

立即傳遍了學院,引動了不少強者,大多沒有動彈,只有寥寥無幾的露出了感興趣的模樣,向著學院南門而來。

咚咚咚……!

緊接著,石鼓接連被錘響,一連響了十八下,全部都引動了古鐘轟鳴。

這一次,徹底的將學院中的強者驚動了,一個個無比動容,他們都知道敲響石鼓的困難,引起古鐘共鳴的不易,可卻接連十八響,沒有絲毫停頓,這就讓人震驚了。

石鼓響動,沒有停下,可卻慢了下來。

咚咚咚……!

鼓聲一直響了三十六下才停止。

「娘咧,這什麼破鼓,越到後面。越難敲動!」

到了最後,牛小蠻氣喘吁吁的將石錘放了下來,這次徹底的把他累著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嗖……!

這時。一個老頭如一陣風一樣來到了牛小蠻身邊,一直在旁邊看著,準備過來搶人的一個個學院的強者,頓時頓住了腳步。

這個老頭來到了牛小蠻身邊后,朝著牛小蠻身上這捏捏。那戳戳。

「老頭兒,幹嘛?」

牛小蠻不樂意了,抬手就要阻止老者,卻讓他震驚的是,竟然沒撥動老者的一根手指。

「嘻嘻,小傢伙,老頭子我看上你了,做我的弟子怎麼樣?保管你在學院里風光無限,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老頭兒看向牛小蠻的目光。已經帶著炙熱。

「管吃的嗎?」

牛小蠻認真道。

「水裡游的,天上飛的,地里跑的,想吃什麼有什麼?」

老頭兒笑眯眯道。

「要是我揍人呢?」

牛小蠻又道。

「誰被揍,誰活該!」

「要是我被揍呢?」

「我就揍誰?」

「可、可要是你揍不過呢?」

牛小蠻撓撓頭道。

「那就跑唄!」

老頭兒蹲了下來,沒有絲毫不耐。

「嘿嘿,你是個好人!」牛小蠻憨厚笑道,「可我聽峰哥的,他要是拜你為師,我也就拜你為師?」

「峰哥?他嗎?」

老頭兒看向了丁峰。眉頭一皺,「看起來,沒有一點氣勢啊!」

「怎麼?看不起峰哥啊,那就是看不起我!」

牛小蠻猛地站了起來。氣憤道。

「小蠻!」丁峰上前笑道,「我也是來學院的,你試過了,就要看我的了!」

當老頭兒來到時,他瞳孔就一縮,發現了老者的不凡之處。

他要進入學院。不想讓馬寬的師父在短時間內找他的麻煩,就要高調行事,讓對方顧忌,只要有了少許時間,別說一個區區四重的道士,就是整個學院他都不會在乎。

「小子,只要你能敲動石鼓,我就特招你進入我門下!」

老頭兒站起身,抱著雙臂,他仔細的打量一番丁峰,開始露出了慎重之色。

丁峰笑笑,沒有接話。

唰……!

他一把操起石錘,輕如鴻毛,朝著石鼓就敲動了第一錘。

「舉重若輕!」

看到這一幕,老頭兒不淡定了,反而目光灼灼。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