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孩很愛那個有婦之夫,那個有婦之夫是一個商人,還有一些特殊的癖好,比如,喜歡女人有紋身,倒是不喜歡那種花臂,而是背後或者私密處有紋身,紋個牡丹花什麼的。

所以這個女孩還為了那個男人,特意在背後紋了身,紋了一簇牡丹花。

這倒是和花臂區分開,有一點高雅的意味在裡面,但是其實,如果真的露出來,還是比較,性感和特立獨行的。

畢竟在我國,紋身刺青這個東西,還是比較不被大眾接受的,尤其是花臂,或者花花背!

如果只是腳踝有一個小刺青,那還好,但是問題是這麼多的刺青,聚集在背部或者胸口,甚至正對著胸,這一點老一輩的家長們甚至於新一代的八零后九零后都不是很接受。

這還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

李秀青倒是沒有什麼紋身,但是在和那女孩的談話中,那女孩很自信的說,這就是愛情。

這就是愛情啊!

如果你遇到愛情,遇到一個喜歡你同時你又特別愛的人,那你也願意為了他去紋身的,這一點,你以後就明白了。

沒錯,這個女孩反倒是教育起那李秀青來了。

後來,她得知李秀青喜歡羅小冬,說道:「羅小冬這種土包子你居然也喜歡,實在是太沒品位了。」

李秀青說道:「我覺得羅小冬的財力也足以在金海市立足了,金海市的何夕飯館被他盤下來了。」

那女孩說道:「那就隨你把,反正如果是我,我寧願喜歡別人,喜歡一個矮丑挫,只要他有錢,但是這個有錢人基本上也比羅小冬要好,羅小冬完全沒有有錢人的一丁點氣質,哪怕是豪氣也沒有。」

李秀青說道:「算了!」看了看微信,聽了羅小冬的回復,傷心說道:「行吧,我被拒了!」

那女孩說道:「所以說,他羅小冬是一點魄力沒有,現在哪個老闆不是包個小三小四的,他居然拒絕你這麼美麗的女孩,這不是傻逼嗎?」

李秀青也想不明白,但是既然對方明確拒絕了,自己就算了吧。

當夜,李秀青放工下班以後,去了平安鎮唯一的一家酒吧,和一個陌生男人發生了一夜情。

這倒不是李秀青的本意,只是喝太多了,第二天起來,看了一眼,錢包和身份證都在,那就沒事了,收拾收拾,回家去。

仔細想了想,覺得還是想不起來昨天那個男人是誰,只記得滿英俊的,想來想去,覺得還是別想了,這時候,忽然覺得屁股疼,照著鏡子一看,屁股上有三道抓痕,還有一道咬痕,咕噥了一句:變態!

然後往床上一躺,就是一天。

另一邊,羅小冬則看著夜空,久久不能入睡!

羅小冬這個人,喜歡思考,喜歡深思,還喜歡看一些科幻小說,比如《三體》《六道眾生》,還喜歡看一些仙俠小說,還喜歡看一些世界未解之謎,總之,從小就喜歡讀書,喜歡思考。

之所以沒上高中,是因為當時的國家政策不允許孤兒上高中,因為當時的國家政策還不夠成熟,孤兒上高中的話,就涉及到一個成年自立的問題,十八歲的時候,就是成年了,但是成年後,依然要上高中,經濟來源是什麼呢?沒有經濟來源,當地的孤兒院也不能出這筆學費,所以只好作罷。

只好作罷。

但是羅小冬從來沒停止學習和思考的步伐。

尤其是最近兩年,有了仙力之後,羅小冬覺得這世界太奇妙了,很多未解之謎。

比如說,這天空,浩渺的天空里,是宇宙,宇宙到底是什麼?

宇宙的本質是什麼?

這一點不但羅小冬回答不上來,上網去搜搜,也搜不到答案,羅小冬也讀過一些解密或者說解讀生命和宇宙,人生的書,命運的書,但是都覺得太淺薄,比如看過著名作家冰心的生命是什麼,裡面說,生命像什麼,說了一大堆,的確給小學生和中學生以啟迪,但是對羅小冬來說,一點用沒有。 羅小冬又去看史鐵生的書,史鐵生是一個殘疾作家,身殘志堅,但是,精神雖可嘉,卻也沒有揭示生命或者宇宙的真諦。只是一些隨筆、感悟而已。

史鐵生和冰心,都給不了羅小冬答案,羅小冬進而去找榮格和弗洛伊德,但是都得不到太好的答案,羅小冬並不是哲學家,只是一個業餘愛好者而已,而這份愛好,從有了仙力后,就更加強烈了,補了很多書,也讀了很多哲學啟蒙讀物。

但是依然得不到答案。

這就是驚人的可悲的事實!而關於愛情,羅小冬也有自己的想法。

可是,羅小冬越想的多,發現不明白的地方就越多,就好像你在一張白紙上畫一個圓圈,你的圓圈越大,邊緣處接觸到的空白處,就越多!

這是一個惡行循環。

比如李秀青吧,羅小冬不明白,這麼美麗的一個女人,美貌不低於白珊珊,比白若彤和歐陽小西稍微差點,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大美女,居然主動勾搭自己,願意當小三。

這個時代變了還是說歲月變了?

這實在是想不明白!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這些古言名句,都表示遇到了好看的淑女,名門閨秀也好,嫵媚風騷也好,都要去勇敢的追求。

但是,反過來說,那些好看的女人,真的就品行高潔嗎?

不見得。

羅小冬還記得有一次去金海市逛廟會,遠遠的,看到一個美女,穿著短褲,短褲上下面,是二十四寸大長腿,但是長腿的大腿根部,卻有紅色的淡淡的痕迹,羅小冬仔細看過去,只見上面寫著賤人兩個字,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約炮對象寫上去的,這樣給上床增加刺激性嗎?

羅小冬當時還不明白。

羅小冬從來沒戀愛過,只是覺得,這一切,都,都,都有些不知所措!

羅小冬只是不明白,這一切的規律是什麼,還是說,女人就和宇宙一般,是沒有什麼規律的?

凶宅筆記 但是轉念一想,宇宙本身自有其運行之道,只是,只是,自己不知道罷了,也許上帝本身是存在的,也說不定呢。

胖子起來尿尿,看到羅小冬對著夏夜星空發獃,說道:「羅小冬,你不睡覺去發什麼神經?」

羅小冬說道:「沒啥!」

胖子說道:「你又不實誠了不是?還在想那個十分嫵媚美麗的李秀青嗎?」

羅小冬說道:「我只是有些事情不明白啊!」

胖子說道:「比如說什麼不明白呢?」

羅小冬說道:「比如說,這女孩到底想什麼,寧願做小三,這是為了錢嗎?」

胖子說道:「廢話,當然是為了錢。這社會不就是權和錢嗎?哦對,還有,顏值,有的女人,為了顏值也肯做小三的,男人好色,女人更好色!」

羅小冬點頭。

胖子做了個手勢,說道:「你想啊,這如果人人都是吳彥祖古天樂,多少女孩都想張開雙腿啊!但是呢,不是,世界上只有一個吳彥祖,只有一個古天樂,那麼接下來怎麼辦呢,就為了權和錢,其中權大於錢,為啥呢,因為權力能夠產生金錢,這是鐵一般的規律。」

羅小冬點頭。胖子繼續說道:「所以你要想想,女人圖你身上的什麼?」

羅小冬說道:「那我有什麼?」

胖子說道:「你一個破副村級幹部,不算有權,你長的一般般,打扮打扮也不算帥哥,所以,只有圖你的錢,哦,對,圖你的武功,但是,你的武功主要還是能帶來錢,金錢,這才是最重要的,這麼一分析,你就透亮了,就知道了!」

羅小冬說道:「說白了,就是圖我的錢唄?」

胖子說道:「對啊,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嗎?」

羅小冬說道:「嗯,你說,這圖錢,為了錢,就可以出賣身體?」

胖子說道:「當然了,出賣身體算啥,甚至都有人為了錢,去當人家的奴才,這古代都自稱什麼賤婢,什麼奴才,不都是為了生存為了錢嗎?其實,為了錢也沒什麼不對,如果不為了錢,那麼就不符合求生邏輯。」

羅小冬說道:「求生邏輯我懂,只是現在社會好了,求生,不是什麼難題了,她已經是前台經理了呀!」

胖子說道:「但是人類的慾望是無窮無盡的呀?」

羅小冬說道:「我知道了。」

過了一會,羅小冬說道:「可是,也不是人人都是如此,比如白珊珊,就不會為了錢而出賣身體,去當妓女,或者當小三,不是嗎?」

胖子說道:「這就是特例了!」

羅小冬奇道:「你說白珊珊是特例,還是李秀青是特例?」

胖子做了個手勢,說道:「兩個人都是特例,真正的普通人,是介於兩者之間,就是在當小三和不當中間,而且大多數人,也沒有這種身體本錢,儘管普通女人胸口也有兩坨肉,但是同樣是兩坨肉,這人臉長的不同,身材也不同啊,現在的審美,我們人類的審美,進化五千年,就是欣賞白珊珊和李秀青這種啊?如果本村王大媽或者媒婆李嬸這種也叫大美女,換了審美標準了,她們說不定也去給富翁,給馬國麟當小三去!」

羅小冬說道:「你說的倒是挺透徹的呀?」

胖子說道:「是啊,我是了解的透徹,其實你被多想,你還是個處男吧?」

羅小冬點頭。

胖子說道:「真的,你去花一百萬,包個網紅,包一個周,玩夠了就覺得女人就是這麼回事!」

羅小冬說道:「難道就沒有真正的紅顏知己?」

胖子說道:「當然有,白珊珊不就是你的紅顏知己嗎?」

羅小冬說道:「但是看起來你對所謂的紅顏知己,是比較沒信心的?」

胖子說道:「當然沒信心,太陽底下無新鮮事,如果有一個富家公子,給白珊珊十個億,讓白珊珊給他當一回女僕,你猜白珊珊干不幹?」

羅小冬說道:「這,我覺得……」

胖子說道:「你還對白珊珊有信心嗎?」

羅小冬說道:「我……」

胖子說道:「所以說,人性是經不起誘惑的,人都是趨利避害的,奴性並不是人類的本性,帶來利益的奴性,才似乎人類的本性,你知道不?」

羅小冬說道:「深刻啊!」 胖子笑哈哈,說道:「說真的,你去思考女人,不如拉著白珊珊去開房,真的!」

羅小冬露出一副奇異表情,胖子說道:「上了白珊珊,你馬上就頓悟了,真的。」

羅小冬無奈,說道:「那我問你,宇宙這麼大,有外星人嗎?」

胖子說道:「啥意思?你怎麼忽然又跳躍到外星人上去了!」

羅小冬說道:「我思維是跳躍的好吧?」

胖子說道:「好吧,我告訴你,有什麼事問我就行了,我胖爺是無所不知的!」

羅小冬說道:「那你回答剛才那個問題,宇宙是否有邊界,宇宙是正在膨脹,還是在坍塌壓縮?」

胖子說道:「你最近不是在看《三體》嗎,劉慈欣沒告訴你答案嗎?」

羅小冬說道:「好吧,你不懂是吧,哈哈!」

胖子說道:「我記得你前陣子在看《不可知論》,不可知論不是告訴我們,這類宇宙問題,我們可能永遠無法得知真相嗎?」

羅小冬說道:「不可知論只是一種理論,主張把這件事束之高閣!」

胖子說道:「那就是了嘛!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吧!」

羅小冬說道:「那,你從來不想這些事嗎?其實在我身上也發生過奇特的事!」

胖子打了個哈欠,說道:「我懶得跟你說,明天再說吧,你想累了就睡覺了!」

羅小冬還想把這事,把自己獲得仙力的事跟胖子說一下,但是胖子已經摸摸後腦勺,然後去睡大覺了。

羅小冬無奈,只好繼續看著星空!

羅小冬的心裡,其實是很孤獨的,因為羅小冬沒有一個人可以分享,分析他神力的事。

而且,那個聲音在他心中揮之不去,就是他可以隔空移物,操控東西。

操控物體,比如色子,比如硬幣,都可以。

羅小冬上一次和何夕的老爸何光明對賭,在眾目睽睽之下,可以操控色子,就好像周星馳的《上海灘賭聖》里,可以通過意念來操控色子一樣。

而且,還不需要像周星馳那麼雙手合十來念經,直接就是輕鬆,很輕鬆的操控即可,而且結果非常精準。

這一點,也讓羅小冬迷惑不已,而且,最重要的是,羅小冬自己心裡有個聲音,告訴他,這是可以的,是可以這麼操控色子的,這個聲音非常的清晰,就這麼直勾勾的告訴他!

羅小冬想找個機會和胖子、郭大路說一下自己遇到的這個情況,但是卻沒有。

另外,羅小冬也猶豫,到底要不要告訴郭大路,告訴胖子,這都是個問題。

羅小冬,胖子,郭大路,三人是好友,但是問題是郭大路和胖子兩個人都是大嘴巴,尤其是郭大路,更加是口無遮攔,所以羅小冬不是擔心他們有意出賣自己,而是擔心他們無意中出賣自己。

雖說是無意的,但是後果是蠻嚴重的。

所以,羅小冬想要告訴他們的心思,轉瞬即逝。

也就是說,羅小冬不準備再告訴他們了。

然後,就這樣過了幾天,胖子和郭大路一直忙於裝潢的事。

胖子很盡心儘力,郭大路幹活不如胖子,心眼也不如胖子活泛,有點笨笨的。

所以,多虧胖子盯著,盯著裝潢師傅,一個是別偷懶,另一個,是原材料,比如油漆什麼的,別偷工減料。

而郭大路則沒這種本事。

不過,郭大路的功夫,雖在羅小冬之下,但是卻在胖子之上。

另外,田開心沒事的時候,每天去找胖子,也幫忙照看工地。

這個捕快不太冷 田開心讀大三了,明年就大四畢業了,生物學不好找工作,一般都去做葯代了。

另外還有一些生物學高材生,去考研考博,碩博連讀。

將來可以進國家的研究所,吃國家糧,這樣也是比較好的一個出路。

但是對田開心來說希望不大,田開心現在已經是胖子的女人了,所以胖子特別重視,想給田開心一個特別的禮物,什麼禮物呢?就是掏學費讓田開心去考研。

因為考研到考博,是一個需要很大費用的過程。

所以,田開心家庭不好的情況下,是不能夠去繼續讀研究生的,田開心早早做好準備,其實,報考這個專業,是很不明智的一件事,田開心自己也深深懊悔,悔恨不至於,但是懊悔是肯定的。

因為這個專業的本科生實在是不好就業,都是考研,考博,或者考公務員,田開心之前不理解,只是覺得這個專業好玩,對生物有研究的興趣,所以就包括了這個專業,但是實際上,很後悔,上了大學之後,學了以後,慢慢的也從一個農村高中生,一個書獃子,變成了一個有一定的社會閱歷的小女青年,那麼這種情況下,她才認識到她真的報錯專業了,如果自己報考一個普通的師範專業,畢業后教個初中,就好了。

在我國農村,人民教師的崗位,待遇不錯,而且人數也缺少,但是生物學,畢竟不是師範專業,現在再去弄一個考一個教師資格證,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也比較渺茫了。

一般學校招收教師,都是招對口專業的,所以,田開心也斷了這條路的念想了。

應該說,田開心上了大一,接觸到不同專業的學生,才茫然中回首,了解到不同的專業,將來的就業前景是完全不同的,比如生物科學和生物工程專業,將來本科畢業了一般都是考研或者考公務員,而差一點的,則似乎都去做葯代了,所謂的葯代,就是藥品代理銷售,這是一個十分考研人脈和交際能力的崗位,而田開心顯然不適應葯代這個崗位,或者說,自己還沒去,就已經知道自己不太能夠干好這個葯代的崗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