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顆大樹瞬間四分五裂,化成了短枝。

「好恨!」劉笑天不由得神色一冷,心中暗暗想道。

然後抬頭望向從箭矢射來的方向。

果不其然,在前方,有一名老者帶著十幾名弟子從不遠處帶著強大的殺氣慢慢走了過來。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偷襲我們?」劉笑天不由得冷冷的問道。

「臭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刀一明冷冷的喝道,刀一明本來修為強大,在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周圍都是捲起一股令人心悸的漩渦,塵土飛揚。

劉笑天不由得眉頭一皺,自己好像並沒有招惹到這麼彪悍的存在啊,看著情形,這傢伙和那自稱火焰老人的傢伙的修為有一比,絕對是令人恐怖的存在。

「臭小子,你殺我刀神門傳人刀顛,今天我要你血債血償,我問你,刀顛是不是你殺的?」刀一明冷聲喝問道。

看這刀一明的情形,只要劉笑天一點頭,刀一明瞬間就會發難。

刀一明內心想著即使是眼前這個傢伙殺了刀顛,但是肯定會否認一番的,然而刀一明還是低估了劉笑天。

因為下一刻,劉笑天只是很雲淡風輕的點點頭說道:「沒錯,刀顛是我好殺的。」

刀一明嘴角不由得現出一抹冷笑。

「臭小子,看你還算老實,說吧!想怎麼死?」刀一明看著劉笑天就像看著一個將死之人一樣。 「刀顛仗著自己修為不錯,想要殺我,殺人不成反被殺,那是自作自受,我並沒有任何過錯,至於我想怎麼死,那我只想說,目前我不想死。」劉笑天很冷漠的搖了搖頭說道。

「哼,你不想死,那我就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刀一明冷笑道,瞬間天元境四重的修為爆發,整個空間頓時間扭曲起來,同時發出嗶嗶啵啵的聲響,刀一明的身形也是出現一層淡淡的金色光澤。

壓迫的劉笑天與余瑤都有些呼吸困難了起來。

「好強!」劉笑天不由得內心想到,天元境八重也是全部釋放,同時血脈狂潮啟動,抵抗著對方壓迫而來的強大威壓。

「去死吧!」刀一明並沒有被劉笑天表現出的天才出現一抹震驚之情,此刻,刀一明只想讓劉笑天死。

「轟……」刀一明拳頭出現一道道耀眼的拳芒,身形化作一道幻影,然後向著劉笑天而來。

隨著刀一明拳頭湧出,整個空間都是激烈的扭曲起來,一股強大無比的威壓也是壓得劉笑天呼吸困難。

「呼!」劉笑天深吸了一口涼氣,對方的修為很明顯要比自己高出很多。

「看來自己修為還是太弱了,一旦遇到天元境一重以上的修者,自己根本不是對手。」劉笑天內心想到,不由得拳頭握緊,內心升騰起一股更加變強的慾望。

只有更加強大,自己才能夠好好的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

「余瑤,幫忙,我一個人不是這個傢伙的對手。」劉笑天對著余瑤喊道,迅速出拳,神遊境八重釋放到極致,然後帶著凌厲無比的拳芒迎向對方的拳頭。

余瑤也是嬌喝一聲,身形釋放出一股強悍的威壓,雙手掐訣,滔滔不絕的水柱從雙手衝出化作利器向著刀一明轟去。

「轟轟!」劉笑天與余瑤的真元與刀一明的真元碰撞,整個空間爆發出一聲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然後劉笑天與余瑤便是悶哼一聲,整個身形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向後倒飛出去。

劉笑天與余瑤都是被擊飛好幾十米之後才倒在了地上。

劉笑天與余瑤臉色蒼白,口中噴出一口血線。

余瑤雖然是天元境二重的修者,但是刀一明的修為可是要比余瑤高出兩個等階,所以只有被碾壓的命。

劉笑天的修為更是比刀一明低弱了很多。

刀一明神色冰冷,看著余瑤與劉笑天的神色就如同看死人似的。

「臭小子,你殺了我愛徒刀顛,今天我就讓你嘗嘗被人殺的滋味。」刀一明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神色笑道。

「媽蛋,算你有種,不過想殺我,你也不會好過。」劉笑天也是冷笑道。臉上平靜的可怕。

刀一明也是暗暗吃驚,這個臭小子的定力很不簡單啊。要是一般的修者碰上比自己強大很多的修者,肯定首先會氣餒,但是眼前這個臭小子卻如此的淡然,很顯然,這個傢伙的內心十分的成熟。

「是嗎?那我倒要看看,你能夠嘴硬到什麼時候?」刀一明冷笑道,然後拍了拍手中的塵土,對自己身邊的兩名弟子揮手說道:「去,現在他們受了重傷。將他們給我擒過來。」

刀一明現在並不想急著殺死劉笑天與余瑤,他喜歡玩老鷹抓小雞的遊戲。

在刀一明的心中,早已經將劉笑天與余瑤當做死人來看待了。

兩名弟子得令,手拿長刀向著劉笑天走了過來。

「殺一個算一個。」劉笑天對著余瑤點了點頭說道,余瑤點頭會意。

眼看著這兩命弟子走近,余瑤與劉笑天瞬間修為爆發,然後向著這兩名弟子衝殺了過去。

整個空間想起一陣陣虎嘯龍吟之聲!

「啊……」兩名弟子被劉笑天與余瑤瞬間發難,刀一明也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劉笑天與余瑤受傷,竟然還有如此大的威力。

這兩門弟子本就修為也不是很高,更何況劉笑天是個在修為上徹頭徹尾的大變態。

這兩名弟子發出一聲聲慘叫,然後在刀一明仇恨的目光之下,直接被劉笑天余瑤殺死。

刀一明的神色十分的冰寒。

殺死了這兩名弟子之後,劉笑天嘴角帶著一抹更強的挑釁味道。

「臭小子,你又殺了我門下兩名弟子,我要將你一點點剁碎喂狗。」刀一明冷喝道,修為全部爆發,手中猛地出現一把長刀。

刀一明本就是修為高超的老者,再加上手中這把長刀,給人一種十分強大的感覺,周圍也是飄蕩出一股無比凌厲的威壓。

「殺!」劉笑天與余瑤相互對視一眼,然後兩人同時身形移動,身形快到了極致,劉笑天的手中同時多了赤紋劍。

儘管劉笑天很清楚的知道,他們兩人不是眼前這老傢伙的對手,但是他們絕對不會坐以待斃。

大玄龜嘴中出現一根雪茄,如同哲人似的沉思了起來。

很明顯,劉笑天與余瑤不是眼前這個傢伙的對手,只有想出更好的辦法他們才能夠活下來啊,不過此刻大玄龜腦海有些短路。

「哼,不自量力。」看著滿天水柱化作的利器以及滿天的劍芒,刀一明冷哼一聲,手中長刀向著劉笑天與余瑤劈下。

「轟隆隆!」刀芒宛若要劈開天地一般,滿天的刀芒化作璀璨的光芒向著劉笑天而來。

整個空間爆發出一陣陣爆鳴之聲。

然後劉笑天與余瑤斬出的劍芒與水柱在這道衝天的刀芒之下崩散,劉笑天與余瑤同時悶哼一聲,身上噴出一股血柱,整個人也是被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擊飛出去。

「轟」一聲,劉笑天與余瑤都是倒在地上。兩人臉色蒼白到了極致。

劉笑天內心不由得現出一抹焦急的神情,這老傢伙的修為實在是太高了。

即使他與余瑤合力,但仍然不是這個傢伙的對手。

怎麼辦?自己與余瑤總不能死在這裡吧?

刀一明神色冰寒的看著被自己差點兒一刀劈死的兩個傢伙,嘴角帶著快意的神色。

對方殺死了自己的愛徒,他一定會用更加殘忍的神色殺死眼前這個傢伙的。 大玄龜本來與劉笑天在一起,這次被摔得也是七葷八素。

「臭小子,你的戰鬥能力確實要比顛兒高出很多,但是遇上我,就是你的死期。」刀一明露出一抹殘忍的神色笑道。

「媽蛋,刀顛被我殺死是哪個傢伙自找的,難道自己真的要死在這裡了嗎?」劉笑天站起來內心不由得想道。

目前這個對手實在是太強大了,自己與余瑤根本不是對手。

「不,我絕對不能夠被這個傢伙殺掉,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劉笑天不由得死死的握了握拳頭在心中發誓道。

「臭小子,把九尊聖龍鼎拿出來,我好像突然記起那應該可以保護我們不死的。」大玄龜也是不由得對著劉笑天說道。

「知道了!」劉笑天點點頭,九尊聖龍鼎出現在手中。

隨著九尊聖龍鼎出現,九尊聖龍鼎很快就變大成一個大鼎,上面九條聖龍熠熠生輝,如同活著一般。

「九尊聖龍鼎?火焰老人他們果然是你殺的?」刀一明冷笑道。眼中露出一抹貪婪的神色。

對於這次拍賣會的事情,刀一明顯然也是有所耳聞。

當看到劉笑天你手中的九尊聖龍鼎似時,刀一明也是瞬間明白了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那老傢伙殺死七品宮傳人,卑鄙無恥,被我殺死也是罪有應得。」劉笑天搖了搖頭說道。

在劉笑天說話的時候,大玄龜早已經通過神識將打開九尊聖龍鼎的口訣傳授給了劉笑天。

「好啊,看來我還這是有些小看你,不過很可惜,你遇上我,那算你倒霉,你的命不僅我要了,九尊聖龍鼎將來也是那我們刀神門的東西了。」刀一明露出貪婪的神色笑道。

「想拿走我身上的東西,沒有那麼容易,想殺我,更不會那麼容易。」劉笑天搖了搖頭說道。

「我倒要看看你要倔強道什麼時候?我先廢掉你的四肢。」刀一明說著身上氣勢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隨著刀一明這股強大氣勢的爆發,整個空間都是劇烈的晃動起來,同時周圍席捲起一股漩渦。

一股強大無比的威壓向著劉笑天與余瑤而來。

「阿咪……」眼看著對方強烈的殺機而至,劉笑天體內真元快速的運轉,同時口中念念有詞。

「轟」一聲,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下,劉笑天與余瑤,大玄龜瞬間便被一道光華吸入大鼎。

「鐺」一聲,刀一明長刀轟擊而來的光華劈在九尊聖龍鼎上面,整個大鼎接連滾了好幾圈都停了下來。

劉笑天與余瑤在大鼎裡面被摔了個七葷八素。

大玄龜也是叫苦連連。

「好險!」劉笑天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剛才要不是大玄龜知道怎麼打開這九尊聖龍鼎的儲藏空間,他們定然會被對方殺的不能再死了。

劉笑天仔細向著他們此刻所在的空間看去。

此刻在這九尊聖龍鼎裡面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不過看起來空間很大。不過裡面感覺溫度十分的熾熱。令他與余瑤有些大汗淋漓的感覺。

余瑤的身材本就絕世無雙,此刻在如此熾熱溫度的炙烤下,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馬,看劉笑天的眼神都有些變了。

「糟糕,我有純陽之氣護身,這裡面的溫度對我還好,但是這丫頭就有些難熬了,要是突然控制不住,把我給那個了,那他就太對不起俞晴夏了。」劉笑天不由得鬱悶道。

不過此刻站在九尊聖龍鼎旁邊的刀一明更是神色無比的憤怒。

刀一明也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個該死的傢伙竟然有辦法打開這九尊聖龍鼎的內部,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臭小子,你別以為鑽進九尊聖龍鼎裡面我就殺不你。老子照樣可以殺死你。」刀一明冰寒無比的說道,然後身形驟然變幻成一道幻影,手中長刀向著大鼎斬下。

「鐺鐺……」一聲聲令人心悸的金屬碰撞聲接連在空中爆發而出,劉笑天的修為由於不是很高,所以雖然他們在九尊聖龍鼎裡面,但是此刻這九尊聖龍鼎根本不受劉笑天所控制。

隨著刀一明長刀斬下,這九尊聖龍鼎也是接連被擊飛出去。九尊聖龍鼎在空中接連滾動。

劉笑天與余瑤,大玄龜隨著這九尊聖龍鼎滾來滾去。

劉笑天不由得有些頭暈目眩,大玄龜與余瑤比劉笑天的狀況更差,由於距離余瑤很近,隨著大鼎的滾動,余瑤那柔軟無骨的身體跌進劉笑天的身體,使得劉笑天一陣心猿意馬。

劉笑天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遇見如此絕美身材的大美女也是有些難以抵擋。

不過劉笑天也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絕對要控制好自己,否則就會太對不起俞晴美了。

畢竟他與俞晴夏在那次歷練中得到的傳承只有他們兩人在修鍊到大成之後,劉笑天才能夠與別的女孩子做哪羞羞的事情,否則他們兩人都有可能會走火入魔。

刀一明接連長刀劈下,九尊聖龍鼎上面火花連連,但是九尊聖龍鼎就是劈不開,刀一明無比的鬱悶。

「臭小子,既然你能夠進入九尊聖龍鼎,那我也肯定可以進入九尊聖龍鼎的。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我都會殺了你的。」刀一明見自己的長刀無法劈開九尊聖龍鼎,不由得內心想道。

不過刀一明還是低估了九尊聖龍鼎的力量。

不管他動用多大的力量,就是無法打開九尊聖龍鼎的蓋子。

「該死的傢伙,我倒要看看,你能夠在裡面呆多長時間?」刀一明無比憤怒的罵道,然後將長刀放在地上,整個人也是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

剛才為了劈開這九尊聖龍鼎,可是花費了不少的真元。

「師兄怎麼辦?我們總不能眼睜睜在這裡等死吧!這裡面有沒有任何吃的。我們要想辦法殺死這個傢伙。」劉笑天對著大玄龜說道。

「啊……」余瑤終於有些忍受不住這裡面的高溫,整個人發出嬌喘之聲,眼神迷離,身體不受控制的向著劉笑天慢慢靠近了過來。

「該死!」劉笑天不由得暗罵一聲道。 劉笑天現在面臨著雙重麻煩,一是余瑤受不了這九尊聖龍鼎裡面的高溫,正在給劉笑天製造誘惑的場面,而是刀一明對他的恨意。

現在的情形很明顯,要麼刀一明殺了他,要麼殺了刀一明。

他們兩人之間肯定是不死不休了。

看著余瑤眼神迷離,帶著一股誘惑無比的氣息向著自己靠近,劉笑天運轉真元,突然伸出手指,擊在了余瑤的額頭。

余瑤一聲悶哼,暈了過去。

「噓!」劉笑天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臭小子,這麼好的環境,這丫頭也願意與你那個,難道你就不想上演個現場秀嗎?老子我我多年都沒有看過那麼香艷的場面了?」大玄龜一雙賊眼一面在余瑤那飽滿,呼之欲出的雙峰上面掃來掃去,一面對著劉笑天說道。

「師兄,你就搗亂了好不好?我們現在面對的情況也不樂觀,要是我們現在不想辦法殺死外面這個傢伙,一旦這個傢伙將我們連九尊聖龍鼎帶入刀神門,那我們就完蛋了。我們雖然現在處於安全期,但是待在這裡永遠不是我們的長久之計。」劉笑天對著嬉皮笑臉的大玄龜正色道。

被劉笑天如此一說,大玄龜也是發覺事情有些不太尋常。

劉笑天說的是對的,他們不可能在這裡呆很長時間的,畢竟這裡面沒有食物與水,要是刀一明一直守在外面或是將他們帶回宗門,那他們要麼被餓死在這裡面,要麼就會被刀神門的老傢伙們殺死。

「那怎麼辦?」大玄龜著急道。

「師兄你想想有沒有可以操控九尊聖龍鼎的法訣?我先把這個傢伙帶過來的這些弟子殺掉,亂了這個老傢伙的陣腳,讓他知道想殺我的代價。」劉笑天對著大玄龜提醒道。

「這個辦法好。容我想想。」大玄龜點點頭說道。

外面刀一明暴跳如雷,內心後悔剛才沒有殺死劉笑天,現在看來又要得等很長一段時間了。

這個傢伙躲藏在九尊聖龍鼎裡面,刀一明雖然試了很多次,但是始終沒有打開九尊聖龍鼎。

「臭小子,既然你想跟我玩,那咱們就玩到底!我倒要看看,你會永遠躲藏在這九尊聖龍鼎裡面?」刀一明神色冰寒的說道。

刀一明一面罵罵咧咧,一面面色有些疲憊的坐在九尊聖龍鼎旁邊。

他這次必須殺死劉笑天,否則他就不是刀一明了。

刀一明帶過來的其他五六名弟子也是坐在不遠處,靜靜的等著劉笑天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