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顆牛皮糖不甩掉,她會很麻煩。

不過現在看來,羅晴這顆牛皮糖她快要甩掉了。

放了陷阱的獵人沒逮到獵物,反而被獵物咬了一口,能不氣急敗壞嗎?

慕夏悠悠摸出了自己的手機,把預先編輯好的信息點擊發送,但是在聯繫人那塊,她的手指在夜司爵的名字上停了一下,隨後點了君皓軒的名字,點擊發送。

既然夜司爵那麼忙,她還是不打擾他了。

教室門口。

羅晴喊了歐陽墨一聲后,歐陽墨也皺起眉頭,不悅地問:「怎麼到現在才來?」

羅晴回答道:「我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了。歐陽老師,你能出來一下嗎?我有很要緊的事想跟您單獨說。」

歐陽墨雖然不悅,但他對羅晴僅剩的一點好感還沒完全散去。

所以雖然不樂意,他還是站起身跟著羅晴走到了走廊上。

走廊很空蕩,除了歐陽墨和羅晴之外沒有別人,偶爾能聽到別的教室傳出來的說話聲。

歐陽墨跟著羅晴出來后,開口就問:「什麼事?」

羅晴沒有先說事,而是問了一句:「歐陽老師,您之前在班上說過,打架鬥毆的學生,是不是要立刻趕出去?」

歐陽墨點點頭:「嗯。怎麼忽然問這個?」

羅晴直接把手裡的手機遞過去,道:「歐陽老師,你看看這個,算不算打架?」

歐陽墨狐疑地接過手機。

手機播放著一個視頻,視頻里,女孩用慘無人道的方式打了數十個男人,最後還把一把刀架在了最後一個男人脖子上。

視頻只有畫面,沒有聲音,但從女孩臉上的表情也可以看出——她是在威脅那個男人。

視頻的畫面最後定格在了女孩的臉上。

歐陽墨清晰地看到,那是慕夏。

那樣不同常人貌美的臉,他不可能會認錯。

羅晴觀察著歐陽墨臉上的表情,壓住嘴角的笑意,詢問道:「歐陽老師,實不相瞞,被打的這幾個正好是我的朋友,我晚自習就是處理這件事去了。現在,我想請歐陽老師你給我的朋友們一個公道。」

歐陽墨額頭的青筋微凸。

他教過的學生,無一例外都是萬里挑一的好學生,唯獨慕夏,居然聚眾鬥毆,還把對方打的那麼慘。

這已經不是犯校規那麼簡單了,這是違法!

歐陽墨氣惱的同時,不知道為什麼,內心又有點高興。

因為這麼一來,就算是校長也無法替慕夏說話了。

歐陽墨深吸了一口氣,拿緊手裡的手機對羅晴說:「你回教室里去,手機暫時放我這裡保管。我去找校長,校長過來之前,你不要跟任何人說起這件事,尤其是慕夏。」

羅晴用力一點頭。

她當然不會透露分毫,免得慕夏找夜司爵幫忙。 第九十八章你想怎麼死?

限轉身,只一剎那的工夫,他的身形,已經再次出現在了李元洪身後!

「什麼?!!」

李元洪的雙眼猛地瞪圓,眼底儘是一片難以置信的光芒,他做夢都沒想到,在如此恐怖的沖勢之下,雲逸凡竟然還能做到轉身!

「啊!!!」

「嘭!!!」

一聲尖叫猛地傳開,緊接著,李元洪的身形再次被一招橫掃千軍掃倒在了地上,簡直跟之前一般不二!

「別動!」

就在李元洪倒地的一瞬間,一隻大腳直接踩在了他的胸膛之上,把他結結實實的定在那裡,絲毫動彈不得!

第九十八章你想怎麼死?

街道之上,李元洪獃獃地躺在地上,就像是傻了一樣,而在他的身旁,雲逸凡的一隻腳正踩在他的胸口位置,一臉笑容地看著他。

至於周圍的人群,此時全都張大了嘴,一個個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愣愣地看著街道中間的這一幕!

「怎………怎麼會這樣?!!」

良久,李元洪的神情猛然一變,這才從呆愣中緩過神來,咬牙切齒地道。

敗了!他李元洪,大元帝國的三皇子,竟然又一次敗在了一個少年手中,如果說第一次的失敗是因為他一時大意的話,那麼這一次,他簡直輸得心服口服!

身法!速度!!

到了這一刻,他已經徹底明白了自己輸在何處!

雲逸凡的身法和速度,簡直可以用鬼魅二字來形容,適才那一瞬間,他清楚地看到了雲逸凡在極限條件下完成了陀螺轉身,而那等極限地轉折,就算是真氣境十重的高手,怕也很難做得到!

反正活了這麼久,他是從來沒有見過真氣境武者能夠在那等極限條件下完成轉身的,雲逸凡絕對是第一個,至於對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他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嘖嘖,我說三皇子殿下,這一次,你還有何話說?」

就在這時,雲逸凡的聲音悠悠的響了起來,打破了場上的寂靜,也將李元洪從震驚和憤怒中拉了回來。

「小雜種,我真是小瞧你了!」

面色變了又變,李元洪狠狠地攥緊了拳頭,恨不得生吞活剝了雲逸凡。

他知道,自己這次簡直是丟人丟大了,接連兩次被一個少年放倒,尤其是此時此刻,他居然還被對方踩在腳下,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雲逸凡的嘴角微微一挑:「這麼說來,皇子殿下是承認自己輸了,對么?」

說著,他踩在李元洪身上的右腳突然微微發力,直接把對方的肋骨都踩得塌陷了一些,只要他再一用力,那麼完全可以踩斷對方的所有肋骨,甚至是踩爆對方的心臟!

李元洪的面色猛的一變,臉上閃過一抹驚色:「我認輸!這一次的確是你贏了,你和那個老傢伙現在就可以離開,本皇子絕對不會阻攔!」

他突然感覺到,眼前的雲逸凡似乎真的敢把他的肋骨全都踩斷,甚至把他直接踩死!這一刻,他連狠話都不敢多說,生怕雲逸凡一個不爽,直接踩爆了自己!

雲逸凡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很好,三皇子殿下果然守信用,在下佩服。」說著,他直接將右腳收回,隨後朝著後面退開幾步。

「嗖!!!」

李元洪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臉色一陣變幻,但最終還是咬了咬牙,沒有再對雲逸凡出手,而是將目光看向車輦之上的紫裙女子。

此刻,紫裙女子默默地坐在車輦之上,臉上一片平靜,絲毫看不出喜怒,好像適才所發生的一切,都跟她毫無關係一樣。

「送瀟瀟公主回驛館!!」

面色變了又變,李元洪最終也沒有選擇上車,而是直接對著車輦兩旁的護衛隊命令道,說完,他就要轉身離開,免得留下來繼續丟人!

「哼,沒用的廢物,我皇室的臉,簡直被你丟光了!!」

就在這時,一聲冷哼突然從人群中響徹開來,聲音很大,猶如一聲炸雷,驚得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顫!

說話之間,一個一襲白衣的年輕人從人群中幽幽走出,身後還跟著一男兩女,看起來都很年輕,神情頗為倨傲。

「我的天!是五皇子李元辰?!!」

等到看清了來人,人群頓時一陣騷亂,好多認得白衣男子的百姓全都失聲驚呼,臉上寫滿了崇拜之色!

李元辰!大元帝國五皇子,也是大元帝國年輕一輩的最強者,十三歲加入大都聖院,十五歲之時就已經是真氣境八重,十七歲之時就已經達到了真氣境十重之境,乃是大都聖院全力培養的超級天才,更是大元帝國未來的希望!

放眼整個大都城,沒有人不知道李元辰之名的,每次李元辰出現的地方,都會吸引來大把大把的少女,引起一陣陣的尖叫。

誰也沒想到,李元辰今天竟然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是趕在這樣一個節骨眼兒上,這一下,肯定是要有好戲看了。

「李元辰!!」

這時,剛要轉身離去的李元洪也是看到了李元辰,見到自己這位兄弟,他的神情頓時微微一冷,臉上儘是一片的陰沉之色。

很顯然,他們這對兄弟之間,感情並不是很好。

「沒用的東西,竟然連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雜種都打不過?真是浪費了我皇室用在你身上的修鍊資源!」

這時,李元辰帶著兩女一男已經來到了場上,剛一站定,李元辰便是冷冷地瞥了一眼李元洪,毫不客氣地嘲諷道。

對於李元洪,他一向不怎麼喜歡,在他還小的時候,李元洪因為長他幾歲,可是沒少欺負他,直到現在,他的身上都還有對方留下的傷痕,讓他永生難以釋懷。

李元洪的面色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李元辰,我的事情輪不到你來管,有那時間,你還是去夾著尾巴討好那些個老傢伙,乞求他們多賞賜你幾顆聚氣丹好了,何畢跑到這裡來裝大頭蒜?」

對於李元辰,他更是打心眼裡不喜歡,因為在李元辰橫空出世之前,他李元洪才是皇室天賦最高的一個,皇室的修鍊資源,多數也都用在了他的身上,可這樣的待遇,全都因為李元辰的出現而煙消雲散了,這讓他如何能夠平衡?

「哼,廢物就是廢物,除了嘴硬之外,你還會做什麼?!」聽到李元洪之言,李元辰冷哼一聲,卻也並不生氣。

一直以來,李元洪都對他意見頗深,更是始終認為他今日的成就,全都是靠著搖尾乞憐得來的,而在他看來,這根本就是李元洪對自己的羨慕嫉妒恨,所以根本毫不在乎。

「丟人現眼的東西,以後招待他國使臣這種事,你還是少參與的好,免得丟人都丟到鄰國去,讓鄰國都說我大元帝國皇室儘是一些酒囊飯袋!」

再次對著李元洪嘲諷一番,李元辰的目光不禁看了一眼車輦之上的紫裙女子,臉上閃過一抹亮色。

「你…………」

李元洪氣得牙根發癢,胸膛一陣起伏,恨不得一掌拍死對方,可惜的是,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李元辰的對手,就算有心動手,也只能咬牙忍住。

「行了,我沒時間跟你廢話,站到一邊去,看我如何為我皇室挽回顏面!」

冷笑一聲,李元辰乾脆不再理會李元洪,而是將目光轉向對面的雲逸凡,眼底閃過一抹殺意。

「賤民,你想怎麼死?!」

。 「我不需要你可憐!」

聽到紀仇的話,阿圓的眼睛驀然睜開,沖着他冰冷地喝道。

他不需要殺母仇人的可憐!

如果可以的話,他寧願與紀仇同歸於盡!

只是,阿圓很清楚,以自己的實力,根本就沒有辦法跟前者同歸於盡,因為在他的面前,有一頭攔路虎。

阿圓聘請過來的賞金人,連許林的一拳都沒有辦法抵擋得下來,自己上去不過是以卵擊石而已。

「我沒有可憐你,」紀仇強撐起自己的身體站起來。望向了阿圓,聲音十分平靜地說道,「你殺了我的兄弟,我會親手報仇的。拿你的人頭,祭奠他們的在天之靈!」

「將你放走,不過是給你一個機會而已,一個能夠讓你殺死我我殺死你的機會而已,」在這一刻,他看着阿圓的目光變得十分堅定,同時語氣也是變得十分的認真,說道。「所以,這一場戰鬥,不要牽扯到其他人,等到下一次見面的時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聽到紀仇的話,阿圓怔怔地站在原地沒有說話,在持續了片刻的時間后,才冷冷地看着他,寒聲說道:「你會後悔的!」

「或許吧,」紀仇淡漠地說道,「只不過,這也是你的機會,不是嗎?」

阿圓口中發出了一聲冷哼,看着紀仇,目光里充滿了仇恨,寒聲說道:「下一次再見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阿圓惡狠狠地瞪了紀仇一眼,轉身就離開,連他的手下也都不聞不顧。

最終,他的身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等到阿圓離開之後。許林轉過身開,望向了又支撐不住膝蓋彎曲半跪下來的紀仇,眉毛微微一皺,口氣頗為不悅的說道:「你這樣做,只是給自己增加負擔而已。」

紀仇臉上露出了苦澀的笑容,看着許林,無奈地說道:「我知道,但是老大,這是我必須要面對的事情,你就原諒我這一次魯莽的行為吧。」

許林輕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麼。

在剛剛。他的確是想要出手,將這個傢伙擊殺,但是最後想一想還是算了。

雖然說,紀仇不會多說什麼,許林也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但是許林卻知道,如果那時候他真的出手將阿圓擊殺的話,恐怕這將成為紀仇一輩子都揮之不去的夢魘,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所以,許林才忍下剛剛想要出手將阿圓擊殺的衝動。

「你身上的傷口有多處造成了感染,雖然我已經簡單的處理過了,可是你體內的骨頭似乎有斷裂的跡象。而且大量出血,必須得到醫院裏做檢查輸血才行。」這時候,張西英也是出聲說道。

聽到張西英的話,許林輕嘆一口氣,點了點頭,說道:「行把,那咱們就先帶着他到醫院再說吧。」

來到醫院之後,幫助紀仇治療了之後。穩定好了傷勢,紀仇才會送到了普通病房。

「紀哥,你怎麼樣?沒事吧?」

得知到消息的薛彪等諸多紀仇的得力手下也都是紛紛趕了過來,臉龐上都是充滿了擔憂之色,全都是走到了病床的周邊,十分緊張地問道。

聽到薛彪等人的話,紀仇心中一暖,旋即便是笑罵一聲,說道:「我這不是還好好的坐在這裏嗎?一副像是我死了的樣子,行了,沒事了!」

其中一名黃毛青年人拳頭攥緊,咬牙切齒地叫罵起來:「馬勒戈壁的。阿圓這個王八蛋,居然敢陰老大,這一次要是不將他搞死,實在是愧對那些死去的兄弟了。」

「不錯。一定要將他知道,我們青雲十三街可不是好惹的!」

「是的,敢陰我們老大,一定要弄死他!」

眾人都是紛紛出聲吼叫。臉上露出了義憤填膺的神色,那模樣簡直就像是恨不得要將阿圓撕成碎片一樣。

薛彪看着紀仇,一臉堅定地說道:「紀哥,你就安心養傷,阿圓那個王八蛋,就交給我們吧,我們會為弟兄們報仇的。」

「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