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流氓來說簡直是一個晴空霹靂。

多少個夜晚自己都是抱著散發少女幽香的小內褲睡覺,多少個夜晚自己冒著寒風攀牆翻窗,只是為了得到少女的私藏。

現在居然不見了!

洛雨恨不得把自己腦袋塞進盒子里去:咦?咦?我的寶貝呢,我的收藏呢!

把盒子扔到茶几上,洛雨瞪著眼看著好整以暇的洛月楹,不用說,一定是她發現后就收起來了:臭丫頭,你又不是沒內褲,要我的寶貝幹嘛?

洛月楹把翹著二郎腿的兩條腿交換了一下,毫不避諱在洛雨面前露出裙底風光。

洛月楹察覺到洛雨的目光,眼神中透出一絲笑意:鑒於你對長輩毫無禮貌,而且喜歡沾花惹草,本姐姐暫時將你的……嗯,收繳了。

不知道怎麼稱呼那些收藏品好,洛月楹索性跳過去不說。

收繳?洛雨嚇了一跳,你收繳了我以後還怎麼混,內衣大盜豈不是顏面掃地了?

洛雨企圖讓洛月楹放棄這個想法:老姐你今天這件裙子不錯,哎呀呀,你的胸圍看上去更大了,我摸摸看是不是裡面墊了棉花的。

婷婷乖,剛剛有沒有受傷?過會兒哥哥幫你檢查身體,不舒服要說出來呀,我看到今天lv店裡面那款新的包包不錯,我過會兒就幫你買回來好了。

乖老婆住這裡還習不習慣?你看你看,這幾天都是我不好沒有疼愛你,你大腿都變黑了,過會兒老公幫你摸摸,保證變得又白又嫩。

老洛急於索回自己的寶貝,口不擇言下完全沒在意自己這些話讓三個女孩子面紅耳赤。

洛月楹臉色紅撲撲的,眼中灣著一潭秋水:小雨,你剛剛說姐姐胸部又變大了?

嗯。洛雨點頭,說不出的認真,堅毅的樣子就像是要押赴刑場的准烈士,打了好多,又滑又嫩,十四五歲的少女也不過如此。

論天下臉皮有洛流氓這麼厚的屈指可數,當下也不顧肉麻,好姐姐乖老婆親親小寶貝什麼好話都說出來了,但是作為現在名義和實際上一家之主的洛月楹還是搖頭:不行,這件事沒的商量,有這麼變態的嗜好絕對不允許。

這哪裡是變態!洛大官人幾乎是吼出來的,有些人喜歡集郵,有的人喜歡收集古董,有的人喜歡收集名表,我收集美少女內褲有什麼錯,臭丫頭你別用有色眼光看人。

好寶貝,幫哥哥說說好話嘛。 腹黑總裁霸嬌妻 最多……最多哥哥把偷你的內褲還給你。洛雨撲過去一把抱過唐婷婷,大手在女孩渾圓的小屁股上捏了一把。

被洛雨抱住,唐婷婷立即渾身發軟,被洛雨溫熱的大手摸到敏感地方,身子更是顫抖得厲害,說話喘氣都不穩了:嗯……這是……這是月姐姐的主意……

都是我不好,要是我早點答應哥哥的要求,哥哥一定不會有這種習慣的。唐婷婷撅著小嘴自責著,哥哥你今晚推倒我吧。

這句話說出來屋子裡其餘三個人立刻頭上冷汗直冒。

唐婷婷這條路走不通,洛雨又去抱住米麗蓮:老婆。

老婆兩個字喊出來帶上長長的尾音,聽得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洛,我沒能滿足你,都是我不好,你……說到這裡米麗蓮面色羞紅看了眼洛月楹和唐婷婷。

洛雨咳嗽兩聲岔開這個讓人尷尬的話題:姐姐啊,你把那些東西還給我,最多……

洛雨想了想,小不忍則亂大謀,因小失大實在是不合算,於是下定了決心:最多我把偷的你那條水藍色的鏤空小內褲還給你好了。

啥?你還有我的?洛月楹嚇得跳了起來,裙里春光一覽無遺。

回憶一下自己似乎真有那麼條內褲,買過穿過一次后就不知所蹤了,剛剛打開木盒子的時候自己也沒有仔細清點就趕緊把那些東**了起來,沒有注意看。

我還給你好了,作為交換你把其餘的還給我,幹嘛這樣看著我。洛雨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你的我藏在另外一個地方,從原來盒子裡面的你是找不到的。

洛月楹臉色一紅,看到洛雨笑盈盈的樣子,立刻想起來此刻應該洛雨巴結自己才對,吸了口氣重新坐下。 機甲女神林靖和歐陽倩倩在前,南宮邵陽和拓跋翼作別與兩邊行走,黎衛羽和洛克莎娜依舊落在身後,其他的隨從走在貨車的兩邊,看到眼前那座小山大小的機甲戰士,一個個嚇得瑟瑟發抖,就算是管家德羅也是一陣心驚,面容微變。

他們這些人除了洛克莎娜外,都往返過洛炎古國幾次,也見過機甲戰士,可一般最大的也就一群十多米高的巨人,哪裡見過這般強大的存在,而且在著最大的機甲戰士身後,還有著數百米機甲戰士,這緊緊是在路口就出現了這麼多,那朝以後走呢?德羅甚至開始懷疑是不是對方知道了自己等人要送往洛炎古國的貨物有紫炎心這樣的寶貝,這才硬搶,卻又哪裡知道這些傢伙是為了祝融神弓而來。

「厄,這傢伙的確夠大,造型也算不錯,要是有兒子的話,給兒子做玩具差不多!」林靖抬頭望著那小山大小的,說了一句讓德羅等人差點為之跌倒的話。

像這等強大的機甲戰士少說也要上百名強大的元素師,幻靈師,戰士組合起來才能夠與之一戰,就算林靖等人實力強大,也不用這般自傲吧?

德羅還在想自己是不是當時太粗心大意了,找來一個狂妄自大的傢伙,歐陽倩倩的聲音卻傳來:「要不我們在這裡生個兒子,那樣就不用買玩具了?」

德羅此時想死的心都有了,枉自己眼光獨到,怎麼今日就找來這樣一對夫婦?

就連洛克莎娜也對林靖兩人的狂妄自大露出鄙夷的神情,到時黎衛羽卻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那如山大小的機甲戰士本來目光是落在黎衛羽身上的,他感受到祝融神弓正在黎衛羽身上,可林靖的話語卻將他徹底的激怒,當下巨大的機甲手幻出一把巨大的鋼刀,重重的朝林靖斬來。

鋼刀足足有上百米長,又有這樣一個鋼鐵巨人,就如一根巨大的鐵棍往下掃來一般,莫要說林靖乃幻靈師,就是那些高級戰士,也難以抵擋這一擊,況且這一擊的位置還將貨車包含在內。

洛克莎娜可以放任著林靖不管,可怎麼能夠讓自家的貨物也被毀壞呢?正要騰空而起,攔截這一刀,卻見到林靖身前一道黑光亮起,接著一頭巨大的魔龍出現在空中,鋒利的爪子一把抓住了那把長達百米的鋼刀。

「這就是他的幻獸么?」德羅等人心中一陣狂喜,當初自己果然沒有看錯人,這幻獸竟然是一頭龍,在機甲大陸,能夠召喚出龍這種幻獸的幻靈師可是寥寥無幾的,每一頭巨龍可都有著毀天滅地之能。

然而,讓德羅等人更為吃驚的卻在後面,只見林靖騰空而起,緊握右拳,拳尖竟然泛起了陣陣雷光,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眼神中,林靖的身體化為一道殘影,沖向了那巨大的機甲戰士,重重的一拳擊在機甲戰士的胸口。接著便見到一道紫色電流自林靖的體內奔騰而出,湧進了機甲戰士的體內,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如山大小的機甲戰士竟然倒飛出去,重重落在後面一群機甲戰士的頭上,砸倒一大片機甲戰士,身上奔騰的電流更是毫不客氣的湧入那些機甲戰士的體內,一個個口中傳來類似痛苦的慘叫,接著便一動不動,生機全無,倖存的幾個機甲戰士眼見自己的頭頭被自己一拳擊倒,哪裡還敢停留,一個個朝峽谷內逃去,可林靖哪裡肯答應,單手往虛空一抓,一把紫色的魔刀出現在手中,隨意揮出幾刀,數道刀氣破空而出,那些機甲戰士直接被攔腰斬段,就此掛掉。這裡沒有天地靈氣,林靖無法引動天雷,但他自身體內卻擁有著極強的雷電能力,更可以引動空氣中的雷元素,而鋼鐵是導電的,這三歲小孩都知道,所以不管這機甲戰士有多強,被雷電擊中,哪裡還有活命的可能。

眨眼之間,剛才還讓德羅等人擔心不已的機甲戰士全部被消滅,縱使心高氣傲的洛克莎娜也是長大了嘴巴,久久不能合上。她清楚的知道,林靖即召喚了幻獸龍,又能夠發出令人畏懼的雷電,這已經說明了他即是幻靈師,又是元素師,可最為重要的是他最後一刀,那可是連自己也無法發出的刀氣,甚至是自己家族的戰士洛克凶韋也無法發出這樣犀利的刀氣,他究竟是誰?不管在那一方面都已經達到了世界的巔峰水平,或許除了洛炎神外世間再無人是他的對手,為何有著這等強大實力的人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呢?

德羅那長著的嘴巴不比洛克莎娜小,他知道林靖很強,卻沒有想到他強大到這種程度,有了他的保護,這一趟任務絕對不會出現任何閃失,可為何這麼強大的人以前卻沒聽說過呢?難道他們真的是那種苦修之人?次出世?

林靖絕對不會想到自己隨手的一招會給洛克莎娜等人帶來這麼大的震撼,當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感覺到這一界面的人類都很強大,強大到足以挑戰聖主境界的存在,所以在見到一個機甲戰士的時候,也沒往多處想,反正秉性著速戰速決的念頭,兩三下搞定完事。

因此,當他收起逆狂刀,抱著恢復足球大小的阿賈克斯轉過頭來的時候,看到的是一雙雙不可置信的眼神,當然,歐陽倩倩等人的眼神卻很自然。

「德羅總管,愣著幹嘛,我們上路吧?」林靖眼見眾人一臉的驚愣,說了一句,拉起歐陽倩倩的小手繼續朝前走去,德羅等人這才回過神來,趕緊跟上。

「你們到底是誰?」洛克莎娜見識了林靖的實力,自然難以相信他們真的只是苦修之人,又走到黎衛羽身邊,開口問道,這句話,在黎衛羽得到祝融神弓的時候,她就已經想問了。

「不是早對你說過了嗎?我們是……」黎衛羽正要繼續自己的謊言,可猛然看到洛克莎娜那清澈的雙眼,卻說不出來。

說實話,洛克莎娜很美麗,也很動人,可以說是林靖等人來到這個界面之後所見到的最美麗的女子,要說不心動那是不可能的,林靖因為歐陽倩倩在不好下手,黎衛羽對其展開了攻勢,但那是為了洛克莎娜懷中的紫炎心而去的,對她的情意倒是很淡,此時見到洛克莎娜那清澈的眼神,黎衛羽感到一陣犯罪感,他總覺得欺騙這樣一個單純美麗的女子讓人很是難受。

「如果我說我們來自異空間,你信嗎?」黎衛羽反問了一句,這一刻,他的心裡次開始為洛克莎娜著想。

林靖等人聽到黎衛羽竟然要說出真相,先是有些驚訝,不過最後又覺得沒什麼,反正他們遲早會知道的,早知道和晚知道還不是一樣,索性當作沒聽見,繼續走著自己的路。

洛克莎娜顯然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來自異空間?這也太不可思議了一點,雖然現在機甲大陸的科技已經相當發達,能夠離開機甲大陸,到達機甲神界的其他大陸甚至星空去,可卻沒有人能夠破開空間,到達其他的界面,除了當年的兩位英雄祝融和共工之外,就算是今天的洛炎神也沒有這樣的能力,也因為如此,異空間對他們來說可以說是一個完全陌生的辭彙,她又怎能不驚奇呢?

這裡所說的異空間和三界中的人間到天界不同,那只是一層巨大的結界而已,這裡的異空間卻是另外一個界面,就算是林靖也要藉助東皇鐘的力量,鴻鈞等人還要藉助七種靈魂之人才能夠打開通道,足見想要去異空間的難度。

當年的祝融和共工很可能也是無意之間打通了通道,到了三界,洛克莎娜又望了望黎衛羽那深邃的眼神,她隱隱感到這個雖然看似不可思議的事情,真的是事實。要不然為何消失多年的祝融神弓會突然出現呢?這世間哪裡有這麼多巧合?

「如果你們真的來自其他的界面,那你們來這裡做什麼呢?」洛克莎娜強壓住心中的震驚,邊走邊問道。

「旅遊你信不信?」黎衛羽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他開始喜歡上這個外表冷漠女子了,就像當初剛剛遇上慕容洛冰時一般。

「旅遊?」洛克莎娜顯然是一臉的迷茫。

「咦,靖,那個方向,有光芒閃現。」這個時候,走在前面的歐陽倩倩突然大聲嚷道,眾人尋聲望去,只見到大約三千多米的地方,一道藍色的光芒破空而出,和蔚藍的天空交融在一起,不分彼此。

洛克莎娜和德羅同時臉色大變,口中更是驚呼:「機甲女神?」

「機甲女神?」這個時候換成林靖等人一臉的不解,難道那一批機甲人還有自己的女神么?

「那是整個機甲聯盟的核心,當年機甲人和人類的戰爭正是她挑起的,不過她並非機甲人,而是一個人類!」看出了林靖等人的驚訝,德羅忙解釋道。

「人類?」林靖等人微微有些驚訝,不過也僅僅驚訝而已,「就算是人類你們也不用這等害怕啊?難道她比剛才的那個機甲戰士還強?」

「林先生,不是這樣的,她本身的戰鬥力可能不及一個普通的女子,不過她卻能夠在自己周圍一千米內形成一種強大的磁場,這種磁場有著極強的吸力,就算是當年的洛炎神也是費了好大的精力,才在三大家族元老的幫助下擺脫這個磁場,不過自那以後,機甲女神一直都處於沉睡狀態,卻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醒來!」德羅忙又向眾人解釋。

林靖還想再問,卻聽到峽谷內響起了一陣悅耳的女聲:「各位貴客光臨,阿爾忒彌斯有失遠迎,還請各位見諒!」

「阿爾忒彌斯?」林靖等人對望了一眼,為何如此熟悉? 姐弟二人彼此極為了解,基本上到了翹起尾巴就知道對方要放什麼屁的程度。

「算了,那條就送給你好了。」洛月楹咬牙切齒,顯然很不服氣,千算萬算沒算到自己的也被偷去一條。

想到這裡洛月楹心底原本的酸意消散一空,代替的是一抹微甜,臭小子還算有些良心。

喜滋滋的心情自然只能埋進心裡,洛月楹微微翹起嘴角,心裡想:「偷藏女孩子內褲,要藏也只許藏我的,其他一概不許。」

這個理由自然不能說出來,所以洛月楹死活不同意洛雨的提議,再一次搬出姐姐的架勢:「不行,這件事沒有商量的餘地,聽姐姐的話,以後不許去偷女孩子的內褲了。」

「嗯。」唐婷婷、米麗蓮齊齊點頭。

「沒有迴旋的餘地了?」洛雨滿臉悲憤,手顫抖著好像一不小心就要展翅飛翔。

「聽話,乖。」洛月楹看著洛雨的眼睛,「只要你答應,姐姐以後每天陪你睡。」

「我有乖乖寶貝老婆陪,不要你。」洛雨否決了洛月楹這個其餘所有男人都希望事先的提議,「既然你不還給我,我就只好這麼做了。」

「你要幹嘛?」洛月楹一臉警惕,洛雨此刻的表情太平靜了,平靜得讓人感覺很不對勁。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洛月楹第一次猜不透洛雨這次要怎麼做。

「你不還給我我就離家出走。」洛雨哼哼轉身往門外走去,臨走前不忘摸摸自己的口袋,裡面有好幾萬今天賭球賺來的錢,夠在外面過上一段日子了。

「哼哼,跟你來不了硬的,我來軟的還不可以嗎?」洛雨心裡得意,「要是我好幾天不回家,你們還不會乖乖把我的東西還回來然後求我回家?」

「到時候要你們沒人賠我一條,哦不,十條穿過的性感內褲做精神損失費,哇咔咔,然後我就要睡在這些收藏品上面。」洛大官人滿腦子的齷齪心思奪門而去,沒在意自己得意之下居然笑出了聲,讓屋子裡的三個女孩子面面相覷。

「姐姐。哥離家出走了?」唐婷婷轉過頭看著洛月楹遲疑地問。

「放心吧,不出三天他一定會回來的。」洛月楹臉上很自信的樣子,但是心裡實在也沒有底。

今晚的收繳內褲計劃現在想想自己居然有些後悔了。

洛月楹今天幫洛雨收拾房間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這個小盒子,打開后立刻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當時蓬勃而出的醋意讓她短暫地失去了理智。

科學表明,女人吃醋的時候是不可理喻的,於是洛月楹找到現在還在家裡的唐婷婷和米麗蓮將老洛的變態嗜好加油添醋地說了一通。

姐弟二人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的本事也沒多大差別,被洛月楹這麼一講,洛雨的這點小癖好立刻成了足以導致第五次冰河世紀爆發,人類第三次世界大戰開始的導火索,讓兩個小妮子緊張不已,於是三人站在一條戰線上共同聲討洛雨。

結果現在就是:洛雨離家出走了。

「要是他要我做什麼我照辦,洛就不會去偷了……」米麗蓮還在自責。

唐婷婷瞥了眼米麗蓮,心頭微微一顫也沒有說什麼。

「米麗蓮,你出去看看那個臭小子去哪兒了。」洛月楹面無表情地說,把自己現在的後悔掩飾得很好。

米麗蓮出去一會兒就回來了,洛雨已經不知道跑哪兒去了,大概出門不久后就坐計程車走了。

「算了,等他過幾天回來再說。」洛月楹手指敲著桌面。

出門后洛雨其實沒有走遠,鬼鬼祟祟躲在一個垃圾桶後面朝著家門口的方向張望。

看到米麗蓮穿著小外套出門找自己,洛雨點點頭,小妮子還算有良心,過些日子好好疼疼你。

這幾天不打算回家了,洛雨手插在口袋裡在外面亂晃著,沒地方住的話去健身館好了,反正那兒客房多的是。

「或者去學校住宿舍吧,對面就是女生宿舍樓。」洛雨的眼睛向上彎著,****的氣場蔓延開來讓他周圍十米的範圍內沒有一個雌性生物敢進入。

一邊走一邊想著心事,不知不覺走到了中海大學的門口。

初春夜晚的溫度還是比較低的,寒風吹在臉上像是被鈍刀子割上一樣有些痛。

洛雨蹲在街邊想偷窺有沒有mm穿短裙的,但是讓他失望的是美女都沒穿裙子,大象腿死肥婆穿裙子的倒是多數,這讓流氓鬱悶不已。

突然洛雨的視線里出現了一道人影:「咦,怎麼是她?」

站在公交站台下,窈窕的倩影吸引了不少男士的目光。

小護士譚冰晴脫下了護士裝穿上自己生活中的衣服,更是多出了一份鄰家少女的清新可人。

黃色的高領毛衣,下身是一條綠色的貼身皮褲,修長的雙腿綳得筆直,高跟鞋讓她的身材看上去更加完美。

清麗的臉龐總是帶著一抹楚楚可憐的味道,讓人看到忍不住想上去呵護憐惜。

她站在那兒就像是初春里的一道絕美的風景,一朵嬌艷的波斯大麗菊盛開在寒風中。

譚冰晴挽著一個籃子,洛雨遠遠可以看到裡面放了一些蔬菜和肉之類的東西,看樣子應該是晚飯用的。

「小護士下班一個人擠公車,沒有人來接她,晚飯的材料也是她準備的,那就說明她現在還是單身。」洛雨的腦子轉得飛快,「嗯,今晚有去處了。」

打定主意今晚蹭美女譚冰晴的飯,臉皮厚比城牆的洛雨再沒猶豫,站起身走過去朝小護士打招呼。

「嗨,美女,我們又見面了。」洛雨笑得很矜持,但是語氣的流氓腔加上彬彬有禮的動作怎麼看都讓人覺得很奇怪。

「是你啊。」譚冰晴微微一笑,「沒回宿舍嗎?傷口還疼不疼?」

「嗯,因為晚上要去扶王奶奶過馬路,給李大爺做拐杖,給小朋友做家教,指引他們人生的前進方向,街道的十七條街也要我去打掃,所以晚上我都是很晚回去的。」洛雨的表情很真誠,「為人民服務是我的宗旨,能幫到大家我很開心。」

「同學你真是個好人。」譚冰晴伸出一隻手捋了捋額前散下來的秀髮,洛雨可以很清楚地聽到從四周傳來咽口水的聲音。 見小護士沒有邀請自己共進晚餐的意思,洛雨眼珠子一轉,捂著肚子皺著眉頭:「啊,我肚子好難受!」

「同學你怎麼了?」譚冰晴見洛雨似乎很痛苦的樣子,連忙上前一步扶住他的胳膊,「有哪裡不舒服嗎?是不是剛剛打架的傷勢複發了?」

譚冰晴身上若有若無的幽香飄進鼻孔。本書首發站(《奇》biqi.me《文》網)

「不是……我想……」洛雨猛地發現小護士微張的紅唇就在自己眼前,嬌艷欲滴的薄薄嘴唇水潤水潤的讓流氓一陣心猿意馬,「我想大概是好幾天沒吃上一頓飽飯,餓得兩條腿都沒力氣了。」

譚冰晴為人單純,總是認為自己身邊的都是好人,當下也沒有懷疑洛雨的話,扶著他坐到公交站的椅子上笑道:「同學你還沒吃晚飯吧,要是不嫌棄就去我家和我一起吃好了。」

「這……不太好吧。」洛雨一聽到譚冰晴的提議,頓時獸血沸騰,滿腦子的齷齪心思,但是嘴上還是要做做樣子矜持一下的。

「也是哦,我是一個人住的。」譚冰晴似乎是在認真考慮著洛雨的話,咬著只見若有所思的樣子。

洛雨頓時咬斷自己舌頭的心思都有了,明明就是老流氓,幹嘛沒事披張人皮裝衣冠禽獸,好好的一個和小護士獨處的機會就因為自己一句話要泡湯了。

要是平時的話洛雨這時候一定會說:「沒事的,我們孤男寡女情投意合,晚上吃完飯做多就是做做大家都喜歡的事情,最多到時候我讓讓你,你上我下好了。」

但是看到譚冰晴溫潤的臉龐,話到喉頭卻怎麼也沒說出來。

看到洛雨一副便秘十幾天拉不出大便的糾結樣子,譚冰晴噗嗤一笑,容貌足以讓百花失色,連號稱萬花叢中過的洛雨也不由呆了一呆。

「開玩笑的啦,沒事的,去吧。」

正好這時候公車到了,譚冰晴扶住洛雨走了上去。

洛雨還沉浸在剛剛譚冰晴讓百花失色的笑容里,連借著車身搖晃去揩譚冰晴的油的機會都沒有把握,事後想想腸子都悔青了。

下車的地點是在一片公寓樓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