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間,水晶一個勁的打著呵氣,看來已經十分困了,還在堅持著。陳青雲心頭暗自嘆了口氣,這妞今天是累壞了。

打完一局,陳青雲說道:「好了,時間到了。我們該回家睡覺了。」

聽到這句話可是讓水晶感動得不行,這麼半天了,這傢伙終於說了一句讓她聽起來十分動聽的話。

三人離開了冉甜甜家,回到家中。

一進門,水晶在桃花的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後者立刻就樂了,高興的衝上了樓。

「你跟她說什麼了?這孩子怎麼這麼高興?」陳青雲奇怪的問道。

「這是我們娘倆的秘密,關你什麼事情。倒是你,帶著她出去兩天。回來也不好好休息一下,就跑到人家去打擾。過來!」水晶板著臉說道。

陳青雲大汗,不是吧!這剛剛進門把桃花忽悠走了,就打算動用家法了?

搞不懂對方有什麼意圖,陳青雲只能乖乖的坐到了沙發上。

一雙嫩手放在了他的肩頭,輕輕的按摩了起來。

恩?不會吧?這樣都能享受這樣的待遇,這妞的腦袋是不是拍戲拍傻了?

「舒服不舒服?」水晶問道。

「恩!相當的舒服!」陳青雲眯著眼睛,享受這來之不易的艷福。

可是,他答完之後,水晶的按摩就停止了。 庶女撩夫日常 從沙發後面繞到了前面,坐在他的旁邊。「好累啊!就按照剛剛的方法給我按摩一下好了。」

「啊!剛剛是示範啊!」陳青雲無語道。這妞的招數居然升級了,還真是防不勝防啊!

水晶得意的努了努嘴,說道:「當然是示範。我一天出去賺錢養家容易嗎?回到家,你還不能給你老婆一點特殊的待遇啊!」

陳青雲看到對方的神情,本想逗逗對方。還好意思說賺錢養家,自從進了這個門,好像被這妞黑了許多錢吧?可是一想到她都累成那般模樣,還堅持陪著桃花玩了那麼久。算了,就給她服務一次好了。再說,咱也不吃虧。

陳青雲扳過對方的身子,讓其後背對著自己。一雙大手按在了對方的肩膀上,輕輕的揉捏了起來。

「恩,不錯,真舒服!小云云啊!你的按摩技術真是一絕!」水晶閉著眼睛,舒服的說道。

「那是。我這雙手可是讓多少……」

「停!不用說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拜託,那不是你炫耀則資本好不好?」水晶用後腦勺都能猜出陳青雲接下來說什麼。肯定是讓萬千少女為之痴迷等等。

陳青雲輕笑了一下,看來這妞對自己可真是越來越了解了。

「對了。你知道為什麼我按摩按得這麼舒服嗎?」陳青雲問道。

水晶搖搖頭,她還真不知道,難道說這其中有什麼門道?

「我這種按摩方法是失傳許久的酥骨龍爪手。專門用來緩解疲勞用的,感覺效果還不錯吧?」陳青雲問道。

雖然不知道陳青雲說的真假,但是水晶得承認,陳青雲的按摩技術的確是一流的。這點她早就知道,只是不明白對方為什麼又提起這件事情。

「其實,這酥骨龍爪手是達摩手的一個分支。達摩手分為兩路,一路是治療,還有一路是保健。我現在使用的是治療的。想不想嘗試保健的?」

中國的醫學博大jīng深,裡面的門道多著呢?水晶對此一竅不通,還真相信了陳青雲的話。

「那麼兩路有什麼區別?」水晶問道。

「這不是明擺著嗎?治療就是治病,保健就是改變體質,甚至改變體形!」陳青雲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這妞已經開始進入圈套了。

水晶不知陳青雲有詐,還真有些相信了。特別是聽到保健的功效,可是讓她心中一動。

「真的有那麼神奇。你說說怎麼改變體形?」

「那我就具體舉個例子吧!就比如你的胸,你不是一直不滿意它的大小嗎?我就有辦法讓它增加尺寸!」陳青雲帶著壞笑的說道。

這可是一個巨大的誘惑,任何一個女人聽到這般說辭,都會心中一動。這也是為啥隆胸品賣得如此好的原因。

不僅僅是男人對大胸脯有渴望,女人也是一樣!

聽到陳青雲說起這個,水晶還是有些受不住,臉sè一下就紅了起來。自己這個極品老公,怎麼說起這些玩意,就顯得有些興奮呢?

不過,好奇心驅使她忍耐住了,心平氣和的問道:「繼續說!不要吊胃口。」

「保健功效裡面有一招叫做豐胸揉搓手,專門就是對付胸小女人的,江湖上流傳這樣一句話。豐胸揉搓手一出,成就江湖大胸器!」

「…………」水晶咬了咬牙,反應過來,紅著臉問道:「胡扯,這些都是你編出來的吧?」

「當然不是了。不信,我可以給你現場演示!沒效果,你怎麼處置我都行。」陳青雲打包票說道。

「那你先說說怎麼個治療法?」

「主要的治療方法當然是靠我這雙手。每天在你胸上揉搓半個小時,一個月後,保准你變成d杯罩。」 秦浩天很是鬱悶,怎麼自己走到哪裡,都有人看自己不爽。貌似自己長的還算是小帥那種。應該不可能這麼的討人厭吧!搖了搖頭,秦浩天也不搭理他。這畢竟是凱圖國王的宴席,自己也不想惹事。而且不是每個人看自己不爽,自己就要找人家麻煩。那也太累了。秦浩天看了一下坐在他身邊的中年男子,看著他身上穿的服裝,應該是王室禮服。難道是凱圖王國的王室。這樣看來,那名青年就是王子了。

秦浩天的意識中,略微的思忖了一番,就想到了,這男子應該是當今凱圖王國國王凱德的弟弟凱特了。掌握了凱德半數的軍權。傳說當初這凱德王國的國王應該是他。只是後來位置怎麼到了凱德的手上,秦浩天就不清楚了,裡面應該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這和秦浩天無關,秦浩天也不是太感興趣。只是那個向自己挑釁的青年,坐在他身邊,很有可能就是凱特的兒子了。也就是一個世子。

難關明知道自己是國王的貴賓,還敢向自己挑釁。原來如此。不過只要對方不主動和自己挑釁,秦浩天也懶的理他。

「紫凝,你也欣賞這凱圖王國的歌舞,要知道,你可是歌藝大家。不單精通歌藝,舞蹈也是你的強項,他們在你的面前可是獻醜咯!」秦浩天見梅紫凝目不轉睛的欣賞著眼前的舞蹈,笑了笑說。

「呵呵,浩天,各國的舞蹈歌藝都有自己的特點和長處,也是值得我學習的。」梅紫凝淡淡的笑了笑說。

秦浩天聞言,心裡也很是認同。也很是佩服梅紫凝。達到了她現在的這個高度了,竟然仍然能悉心學習,這是很不容易的。

在一隊歌舞完畢后,凱德忽然笑道:「大家似乎對今天的節目不滿意啊!不過今天的重量級嘉賓紫凝姑娘,可是名滿東大陸的歌藝大家。大家應該有聽過她的名字吧!」

凱德的介紹,果然是讓邊上的眾位嘉賓吃了一驚。梅紫凝的名字,他們當然聽過。只是很多人沒有親眼見過梅紫凝而已。只是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女孩,竟然就是那個歌藝大家。

梅紫凝沒想到凱德竟然會在這個時候介紹自己。只得盈盈一笑。

「大家是不是讓紫凝小姐為我們表演一曲。」凱德笑著說。

秦浩天沒有想到凱德竟然會在這個時候提這個要求。心裡微微有些不高興。看了看身邊的梅紫凝。悄悄的對著她說道:「紫凝,如果你不願意的話,就算了。」

「呵呵,歌藝本來就是我的長項。沒什麼的。」梅紫凝若無其事的對秦浩天說。

秦浩天暗嘆了一聲。其實梅紫凝還是不想為秦浩天得罪人。不過唱一首歌,倒沒什麼太大的問題。秦浩天皺了皺眉頭,既然梅紫凝答應了,他也不好再說什麼。

「呵呵,紫凝第一次到凱圖,承蒙凱瑟琳公主和國王的招待,無以為報,就以一首春江夜月送給大家。」梅紫凝盈盈一笑著說。

「好……」凱德第一個贊道。

在座的人都熱烈的歡迎了起來。雖然在座的都是王公貴族,但是這還是第一次有機會聽到梅紫凝演唱,這也讓他們很是激動。

秦浩天無意中看到了剛才那名向自己挑釁的青年的目光凝視在了梅紫凝的身上,無比的炙熱。秦浩天皺了皺眉頭。讓別的男子用這種目光看著自己的女人,秦浩天多少也有些的不舒服。雖然知道這很正常。

雖然秦浩天已不是第一次聽梅紫凝的歌聲,但是那如空谷幽蘭的聲音,還是讓秦浩天感到很悅耳。雖然對這種演唱的方式,秦浩天有些的不適應。但不妨礙秦浩天的享受。

一曲完畢,全場都歡呼了起來。

國王凱德讚歎著說道:「原本聞言紫凝小姐的歌藝冠絕東大陸,凱德還以為傳言有些誇大了,如今親耳聞聽,如聽天籟啊!心悅誠服、心悅誠服!」

「謝謝國望陛下的誇獎……」梅凝凝盈盈一笑。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凱特的王子,凱沙走到了梅紫凝的面前。單膝跪下。對著梅紫凝鄭重的說道:「紫凝小姐,凱沙被您的風采所迷,希望能當您的騎士。」

「額……」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似乎沒有想到凱沙竟然會來這一手。坐在台上的國王不由的皺了皺眉頭。卻也沒有阻止。

坐在梅紫凝身邊的秦浩天的頭都要氣炸了。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這種事情。這不是在打自己的臉嗎?完全把自己的無視了。

在東大陸和西大陸都有相同的習慣。一個男子願意給另外一名女子當騎士,就表明將終生守護著她。這已是**裸的示愛了。

梅紫凝也有些的措手不及。但是很快,臉上就恢復了平靜。對著凱沙說道:「對不起,我不能接受。」

「為什麼?」凱沙沒想到自己會被拒絕。臉色瞬間的沉了下來。

第一眼看到梅紫凝,凱沙就深深的被她的風采給迷住了。再得知她就是名動東大陸的歌藝大家后,更是怦然心動。這樣一個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女孩。凱沙幾乎是一見鍾情。以為雖然邂逅了不少優秀的女孩沒有一個能讓他產生這樣的感覺。這一次凱沙決定,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得到眼前的女孩。

作為凱圖王國的世子,更是凱圖王國第一劍士。玄化期高階的修鍊者。無論是本身的身份地位,還是實力,都是一等一的。所以凱沙認為梅紫凝絕對不會拒絕自己的。

雖然凱沙自我感覺確實是不錯。但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梅紫凝的拒絕,讓他有些無法接受。

事實上,不單是凱沙,就連邊上的王宮貴族都有些的意外。事實上,他們都認為梅紫凝和凱沙應該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只有凱德國王身邊的凱瑟琳知道,梅紫凝是不可能喜歡上別人的。她的目光有些複雜的看著面無表情,在喝著酒的秦浩天。心裡有些無語:這個傢伙不知道是不是在裝酷,現在還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梅紫凝望著身邊的秦浩天,盈盈一笑。很是親密的挽著秦浩天的手。對著凱沙笑道:「凱沙王子,謝謝你的好意,紫凝已有了屬於自己的騎士了。」

梅紫凝的動作讓邊上的人才恍然大悟了,原來是名花有主了,那就怨不得別人了。

「他?」凱沙冷冷的看了秦浩天一眼。

「怎麼?我不像?」秦浩天淡淡一笑。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笑容略帶一絲的嘲諷。

「我要和你決鬥。」凱沙看著自己喜歡的女孩和秦浩天親密的挽著手,心被深深的給刺痛了。那種不甘、憤怒的感覺讓他有些的抓狂了。

「決鬥算了吧?在這個場合,有些掃興……」秦浩天搖了搖頭。

秦浩天的拒絕,讓邊上的王公貴族有些的失望,鄙視的目光落在了秦浩天的臉上。就連凱莎公主都有些失望。只有凱瑟琳知道秦浩天的厲害,對他很有信心。

鄙視歸鄙視,但是周圍的人也覺的正常。這凱沙作為凱德王國的第一劍士,這實力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的下的。

「你怕了?」凱沙哼了一聲,冷冷的望著秦浩天。

「怕?」秦浩天凝起了眉頭。對著凱沙道:「你還沒這個資格……」

「什麼?」秦浩天的話,讓凱沙大怒了起來。

「沒聽清楚嗎?我說你沒這個資格!」秦浩天冷然的一笑。既然對方不給自己面子,自己倒也不用再客氣了。

「哼,你不用耍嘴皮子了,我要和你決鬥……」凱沙惡狠狠的看著秦浩天。

「決鬥……決鬥……」邊上的人都在起鬨,顯然都很支持凱圖第一劍士凱沙。對於秦浩天這麼沒骨氣不敢應戰的男人,都很鄙視。尤其這麼沒骨氣的男兒,竟然還擁有梅紫凝這麼優秀的女生。

雖然周圍那些人超級鄙視的目光凝視在自己的臉上。但是秦浩天卻是很無所謂的樣子。穩坐釣魚台的。對著凱沙道:「現在是國王設的宴席,我覺的沒必要。」

「你不敢是吧!不敢就不要說什麼大話,離開紫凝小姐。」凱沙冷冷的對著秦浩天說。

凱德這個時候也插話道:「浩天,你就答應他吧,如果你不答應的話,他是不會罷休的。」

秦浩天要的就是凱德的這話,聞言,淡淡的說道:「既然國王陛下都這麼說了,我就不客氣了。」

見秦浩天答應了自己,凱沙冷然一笑,暗道:哼,我會讓你後悔的。

秦浩天和凱沙來道了王宮的武鬥場。邊上圍滿了人。只是沒有人看好秦浩天。畢竟凱沙是凱圖王國的第一劍士。秦浩天也許也有來歷,但是在他們想來,對上凱沙也是絕無勝算的。但是他們還是很興奮。能一睹凱圖第一劍士的風采,也是很難得的。

一名王宮侍衛隊長充當了這次兩人的裁判。

「決鬥開始……」那名隊長神色肅穆,一揮手中的旗子。 一雙大手,在胸上來回揉搓半個小時?

水晶真想扒開陳青雲的腦袋,看看這傢伙腦袋裡面到底是什麼玩意?恨得牙直痒痒的同時,腦海中還是不由自主的浮現出陳青雲所描繪出來的畫面。

這一想不要緊,立刻感覺身子有些異樣的感覺。心裡猶如小鹿亂撞,臉sè泛起桃花,呼吸也變得有些緊促。

水晶啊!水晶,你還說那傢伙,你腦子裡面都在想什麼?

水晶使勁的搖了搖腦袋,騰的一下從沙發上坐了起來,面sè嬌紅的說道:「你這大流氓,哪裡有那種方法?」

陳青雲無奈的搖搖頭,這妞就是沒有經過人事,不會了解其中奧妙。這世界上最好的豐胸器具,其實就是男人的這雙手。

「你不相信就算了。但是你不能污衊我啊!不行……為了證明我的清白,我決定免費幫你治療一次,來吧!」說完,陳青雲抬起雙手平與胸前,張開五指,象徵xìng的捏了捏。

水晶立刻用雙手擋在了胸前,連退了兩步,嗔道:「我才不用你治療。你要是想證明,怎麼不在自己的身上試驗給我看。」

這妞不傻啊!居然還能想得到這種招數來反抗。

放下了手,瞄了一眼自己的胸,無奈的聳了聳肩膀,說道:「自己按姿勢不對,不會有效果的。要不我教你,你給我按?」

一顆大大的汗珠從水晶的腦袋上留下來。耍流氓這種事情,估計她努力一輩子也趕不上陳青雲的步伐了。

她才不會相信揉搓會豐胸,純粹是陳青雲編出來的瞎話而已!

就在這時,桃花從樓上興奮的跑了下來,手中拿著一個包裝jīng美的小盒子。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啊?」

「你不是睡覺了嗎?怎麼又跑下來了。」陳青雲坐了下來,拽出了一根煙。

「水晶媽媽給你的禮物,我幫你拿下來了。」桃花跳坐到了沙發上,盤起了小腿,將手中的盒子遞給陳青雲。

陳青雲看向還捂著胸的水晶,笑著問道:「怎麼想起送給我禮物了?」

「管得著嗎?我樂意。」很顯然,水晶還對剛剛的揉搓手十分的不滿。

這個理由倒是挺特別的,不過陳青雲喜歡。話說,冉甜甜和水晶是不是都計劃好了,怎麼一同送給自己禮物呢?

打開了禮物的包裝,拆開盒子,陳青雲呆了,心道:我靠,不會吧!

小孩子不懂得掩飾驚訝,桃花用小手捂住了嘴巴,驚訝道:「啊!是這個啊!」

水晶不明所以,看到兩人驚訝的表情,還以為自己送的禮物有多麼好,略帶得意的說道:「怎麼樣,很漂亮吧!這個是都彭限量版的打火機,整個中海市只有兩塊。原本打算都買下來的,讓它變成獨一無二的。不過很可惜,那一塊不知道被誰買走了。」

陳青雲原本想掏出打火機的手又縮了回去。這事還真是巧合,一共就兩個,全部跑到自己的手中了。

「很漂亮。謝謝!」陳青雲拿在手中擺弄了一下,用打火機將煙點燃了,傾吐了一口煙霧,將打火機收入了褲兜中。

水晶見陳青雲喜歡,心就放下來了。她可是很少給男人買東西,沒有什麼經驗。遇到這個打火機,她一眼就喜歡上了。陳青雲那麼喜歡抽煙,相信也一定很喜歡。秉持著這個信念,水晶就買下了這個打火機。

兩人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對方又送了她那麼貴重的天神的禮物。她總該回送對方一點禮物吧!

「先別著急謝謝。我還有事沒說完呢?」水晶挨著桃花坐了下來。

陳青雲抽了一口煙,這妞的禮物可真是不好得啊!既然已經收起來了,沒有退還得道理,點頭說道:「說吧,有啥事。要是太過分可不行哦!」

「你以為我像你啊!整天對別人提出一些過分的要求。這些天發生了這麼多事情,讓我明白一個道理。有些時候不能總靠別人,自己也需要有些本事才行。我想讓你教給我一些自衛術。」水晶說道。

「自……慰……術?」陳青雲的煙頭差點掉落到沙發上。「你說你想學自慰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