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通道還是比較小,只能容下兩個人進入。

楚凡現在對於這些通道早已熟悉得很,畢竟不是第一次拐仙女了,到現在爲止,也拐了好幾個仙女。

於是,楚凡馬上進了通道,太上的女兒也跟着他進了通道。

這條通道由於太小,兩人不得不抱在一起,起初太上的女兒還有點臉紅,但被楚凡抱了一會,馬上主動擁抱楚凡。

楚凡和太上的女兒相互擁抱着走向通道的裏面,兩人一連走了好幾個時辰纔看到出口。

這次的出口比較特殊,並不是大海,也不是高山,而是在大沙漠,而且還是在新疆的吐魯番。

楚凡和仙女出了通道後,就來到一望無際的大沙漠。

太上的女兒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大沙漠,很興奮的樣子。

不過,大沙漠的溫度很高,太上的女兒隨即覺得有些熱,楚凡見狀,馬上將小金豬放了出來。

小金豬還是那麼騷包,它出來後,又搖了搖尾巴。 楚凡放出小金豬,仙女看到小金豬那麼騷包地搖尾巴,不由得十分高興,十分喜歡。

的確,太上的女兒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小金豬,而小金豬的樣子也越來越可愛了。

楚凡也沒有說話,讓小金豬騷包了一會,才騎上了小金豬,又讓仙女也騎了上來。

小金豬馬上發出幾聲豬叫,馬上拍打翅膀飛了起來。

小金豬在沙漠的上空飛得又高又快,一陣陣風吹來,仙女馬上感到了涼爽的感覺,剛纔的噪熱也隨即消失了。

楚凡讓小金豬不停地飛,小金豬越發高興,它不時地搖着小尾巴,不時地發出幾聲豬叫。

很快地,小金豬就飛越了大沙漠,楚凡馬上讓小金豬降落在一片綠草如茵的草地上。

這裏是一大片綠洲,到處長滿了水草,楚凡馬上將小金豬收進了靈儲戒指,畢竟小金豬太騷包了,還是讓它在靈儲戒指中比較好。

楚凡又和仙女走在這片綠洲上,仙女看到如畫一般的風景,十分興奮,她不僅是第一次來到人間,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綠色的風景,感覺十分美妙,感覺心曠神怡。

楚凡和仙女在這片綠洲上玩了一天一夜,本來楚凡還想馬上走出綠洲,去往大城市,或者是去烏魯木齊,或者是去阿克蘇。

不過,楚凡看到仙女如此興奮的樣子,於是也沒有那麼急於走出綠洲,而是在綠洲行走了一天,欣賞了一天的風景,夜晚降臨的時候,楚凡找了一個有白樺樹的地方。

這裏有一大片白樺樹,風吹樹葉的時候一陣響聲響過,就象駱駝的鈴聲有點好聽。

楚凡一掌下去打倒一棵白樺樹,又一掌下去又打倒一棵白樺樹,接連打倒好幾棵白樺樹,然後開始搭建了一個簡易的房子。

這裏的天氣也是十分的古怪,白天還是那麼熱,到了晚上又是那麼冷。

好在楚凡和仙女都不是一般的人,楚凡是一個靈異大師,仙女是一個仙人,他們兩人自然不會害怕這些寒冷。

不過,到了下半夜的時候,還是特別冷,仙女不由自主地將楚凡抱了起來,抱得很緊。

楚凡並沒有睡着,感覺到仙女的擁抱,又笑了一下,沒想到這些仙女都是這麼熱情,不過楚凡現在可不想幹什麼,要幹那個什麼也要住一家大酒店再來,那纔有些風情。

的確,楚凡上天幾次,每次都拐了一個仙女下凡,每次都要在凡間玩半年,仙女對他都是言聽計從,對他都是熱情如火,幸好楚凡現在已經突破了靈異功第四重,身體倍兒棒,就是再多的仙女熱情如火,他也樂意。

楚凡和仙女在簡單的木房子裏面相擁而眠,到得後半夜,仙女越發摟緊了楚凡,楚凡也是十分意動。

而就在楚凡和仙女都有些意亂情迷的時候,突然聽到幾聲鬼叫,這鬼叫聲是那麼淒厲,聽起來很恐怖。

楚凡作爲一個靈異大師自然是不怕鬼的,但仙女還是第一次聽到鬼叫,畢竟她還是第一次下凡間,以往在天庭是不會看到鬼,也不會聽到鬼叫的。

仙女也不是怕鬼,也不是害怕鬼叫,只是有一點好奇。

於是,仙女當即就醒了,隨即坐了起來,接着又從木房子裏走了出去。

楚凡也驚醒了,本來他就沒有在意,本來他也以爲仙女不怕鬼,因此,楚凡並沒有起來,還在那裏睡覺,還是沒有動。

突然,楚凡又聽到仙女的驚叫聲,不由得一骨碌爬了起來,隨即衝了出去。

但是楚凡並沒有看到太上的女兒,只聽到仙女的驚叫聲,而且叫聲越來越遠,好象已經去了很遠的樣子。

楚凡見狀,不由得一陣緊張,他實在是沒有想到,仙女竟然會如此驚叫,就象看到鬼一樣,就象被鬼嚇個半死一樣。

於是,楚凡趕緊向聲音的方向追了過去,要是仙女被鬼嚇死了那就完蛋了。

是呀,他悄悄地拐了太上的仙女兒下凡,原本打算玩半年就送回天庭,若是在凡間被鬼嚇死了,或者嚇個半死不活的話,那就糟糕了。

於是,楚凡馬上飛掠了過去,一步跨出幾十丈,很快就追了過去。

但是楚凡雖然跑得很快,但還是沒有看到仙女,還是隻聽到仙女的叫聲,仙女還是不停地驚呼,看樣子非常非常的害怕。

楚凡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又一連向前飛了十幾分鍾,終於聽到仙女的聲音越來越近了,好象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

楚凡又飛得更快了,又過了十幾分鍾後,終於看到了仙女。

而且還不止仙女一個人,還有兩個鬼。

這兩個鬼一個紅髮,一黃髮,兩個鬼一個男鬼一個女鬼。

女鬼是紅頭髮,男鬼是因黃頭髮。

女鬼和男鬼將仙女夾在中間,不停地向前飄去,很快很快的。

https://ptt9.com/106691/ 楚凡見狀,馬上大喝一聲道:“兀那兩個鬼,快放開仙女。”

只是那兩個鬼並沒有停留,也沒有放開仙女,還是不停地夾住仙女飄行。

楚凡見狀,不由得大怒,突然祭出一張靈符,隨手一指,接着大喝一聲:“疾。”

靈符馬上向一個鬼飄了過去。

靈符的速度很快,比鬼的速度還要快些,頃刻之間就追上了一個鬼,隨即貼在一個男鬼的身上。

那個男鬼被貼了靈符後,馬上鬼影一顫,接着就不動了。

楚凡見狀,不由得笑了笑,他也沒有想到,現在突破到靈異功第四重後,靈符的威力竟大了許多。

然而,雖然一個男鬼被靈符制住了,但那女鬼還是將仙女拉住不放,還在向前飄去。

楚凡見狀,又祭出一張靈符,突然大喝一聲:“疾。”

靈符馬上飛向女鬼,飛得還挺快,剎那之間就追止了女鬼。

靈符一下子貼在女鬼的後脖子上,女鬼馬上不動了。

楚凡馬上飛了過去,一下子抱住了仙女,仙女還是全身一陣發抖,顯然嚇得不輕。

楚凡不由得大怒,突然一拳向男鬼打去,男鬼隨即消失了,又一拳向女鬼打去,女鬼也消失了。 楚凡接連兩拳幹倒兩個鬼後,又笑了笑,沒想到現在的功力竟如此強大,打鬼只需要一拳,鬼就沒了。

楚凡隨即抱住仙女,仙女也一把抱住楚凡,抱得那麼緊,一點也不放鬆。

楚凡又安慰了仙女幾句,仙女才慢慢平息了內心的恐懼。

楚凡不由得又笑了笑,沒想到仙女居然也怕鬼,這就有點那個了。

不過,楚凡並不知道這兩個鬼很厲害,都是十惡的厲鬼,曾經嚇死過許多的人,身上有一股特別的氣息,因此纔將仙女嚇了個半死。

楚凡隨即帶着仙女往一個地方飛行,也沒有再睡覺,看來這裏鬼比較多。

不過,就算鬼再多,有楚凡在這裏,鬼都不敢現身,最多就是聽到幾聲鬼叫,然後一點聲音也沒有了。

楚凡和仙女飛了一段路後,又迎來了天亮,天色大亮後,一切都是那麼明朗,再也聽不到鬼的叫聲。

楚凡又和仙女有說有笑了起來,不過仙女現在還是有些心有餘悸,昨兒晚上着實將她嚇得不輕。

兩個鬼都想上她的身,如果不是仙女的身上有仙氣,兩個鬼就上了她的身了。

到現在,仙女的身上還有許多的陰氣。

楚凡看到仙女這樣子,於是說道:“神仙小姐姐,先別動,我給你作法。”

仙女一聽到楚凡要作法,馬上不動了,馬上睜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楚凡,兩隻美麗的大眼睛一閃一閃的。

仙女的情緒很高漲,她還是第一次看人作法,而且還是楚凡在作法,她自然十分高興。

楚凡看到仙女如此高興的樣子,又笑了笑。

其實他現在作法很容易,很簡單,只是作一個小小的法術,只是將仙女身上的陰氣化解而已。

因此,楚凡連咒也沒有念,只是擡起手指一指,隨即指在仙女的屁股上,接着又拍了仙女的屁股一下,隨即傳來一聲響。

仙女被楚凡打了屁股,當即不高興了。

仙女馬上翹起小嘴說道:“公子,你騙人,你不是說要作法嗎?怎麼還帶打人的?”

“我這就是在作法呀。”楚凡說道。

沒錯,楚凡拍一下仙女的屁股,的確是在作法,只不過這樣的作法有些輕巧罷了。

楚凡隨即問道:“神仙小姐姐,感覺怎麼樣?好些了嗎?”

仙女經楚凡這麼一問,立馬感覺全身輕快了許多,剛纔那股陰森森的氣息也沒有了,不由得笑了笑,沒想到楚凡並沒有騙她,而是直伯在作法。

https://ptt9.com/112682/ 楚凡又笑了笑,說道:“神仙小姐姐,我們快走,很快就可以到阿克蘇了。”

仙女也點了點頭,她也不知道楚凡說的阿克蘇是哪裏,但這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跟着楚凡到處遊玩,到處好玩,那纔是最重要的。

楚凡又拉着仙女飛行了一會,很快就到了阿克蘇,這裏的人各種各樣,畢竟有好幾個民族,穿的衣服也不一樣,說話也不一樣,楚凡並沒有在意這些人的樣子。

這些人雖然形態各不相同,但和仙女比起來就差太遠了。

仙女走在大街上,馬上吸引了衆多人的目光,那些人都或遠或近地看着楚凡和仙女,還有人現場直播,還有人直接將仙女稱呼爲神仙姐姐,倒也十分貼切。

楚凡和仙女來到一家羊肉館,吃了一碗羊肉湯,又吃了一盤牛排,仙女起初沒有吃,畢竟她還沒有吃過人間的飯。

但她看到楚凡吃得很愉快,於是仙女也試吃了一塊牛排,覺得還不錯,於是又吃了一塊。

楚凡見狀,又笑了笑,本來他還要喝上一些酒。

只是這個羊肉館子是少數民族開的清真館子,不讓喝酒,於是只得作罷。

楚凡吃了肉後,又帶着仙女逛街,仙女十分的高興,這裏看看,那裏看看,碰到喜歡的玩意兒楚凡就給她買一個。

楚凡現在身上有很多黃金,想要買什麼,從來不還價,看到什麼喜歡的東西馬上就買了。

楚凡和仙女逛了一天街,一直買買買,一直逛到天黑,買了不少東西,如是別人只怕買了這麼多東西,沒有地方放,提在手裏肯定提不動。

但這些對於楚凡來說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不管多少東西都可以放進靈儲戒指。

哪怕是買一個飛機場都能放下,哪怕是買半個城市都可以放下,一個靈儲戒指放不下,可以再放一個。

楚凡現在黃金多得很,在太上老君家裏拿了不少黃金,還有一個仙人送了他不少的黃金。

這些黃金在天上到處都是,就是大街貨,到了凡間就是寶貝。

楚凡和仙女逛了一天街,都不感覺到累,仙女是興奮得不累,楚凡是因爲功夫太深感覺不到累。

兩人又找了一個大酒店,馬上開了一個房間。

兩人開了房間後,並沒有馬上睡覺,而是先去洗澡。

太上的女兒還是第一次在凡間洗澡,覺得很新奇,覺得很舒服,一直洗了一個小時。

仙女洗完澡後,越發漂亮,楚凡看着也是心裏大爲意動,於是楚凡又去洗澡。

楚凡洗澡的速度還是那麼快,只要一分鐘就搞定了。

楚凡洗好澡後出來看到仙女正看着他,兩眼含情,雙目含春,不由得心裏一顫。

楚凡又說道:“神仙姐姐,我們去吃飯,去喝酒吧。”

仙女聽到楚凡說要喝酒,馬上也興奮了起來,是呀,太上的女兒還沒有喝過人間的酒呢。

於是,楚凡和仙女一起來到吃飯的地方,這裏是漢人開的酒店,喝酒隨便喝,想喝多少就可以喝多少。

楚凡先讓服務員上了一桌子好菜,接着又要了一箱白酒。

起初服務員看到楚凡要了這麼多的酒菜,原本以爲會有幾個人吃飯,但是卻只看到只是楚凡和仙女兩人,不由得有些好笑,覺得遇上了一個人傻錢多的暴發戶。

而楚凡確實是一副暴發戶的樣子,他叫了一桌菜後,馬上開吃,很快就吃了一盤金剛魚,又吃了一盤肘子牛肉,楚凡吃了兩盤菜後,纔開始喝酒。

楚凡喝酒還是那麼豪爽,還是端起碗一口喝乾,喝了一碗又一碗。

仙女還是比較斯文,她喝酒也是小小的喝一口,開始還不怎麼喝,剛開始只看着楚凡喝酒。

楚凡喝了一會,也不勸仙女喝酒。

直到後來,仙女終於忍不住了,才喝了一口,接着又喝了一口。 楚凡和仙女兩人接連喝酒,接連吃肉,楚凡大口吃肉,仙女小口吃肉,楚凡大碗喝酒,仙女小口飲酒。

兩人旁若無人地吃喝,不管別人如何圍觀,他們一刻都沒有停下。

仙女吃喝了一陣,感覺味道不錯,沒想到凡間的食物會如此好吃,這在天庭是完全沒法吃到,也完全沒法想象的。

不過,仙女吃了一陣喝了一陣,肚子就飽了,她也沒有再吃,而是看着楚凡在那裏大快吃肉,大口喝酒。

楚凡很快就喝完了一箱酒,於是又讓服務員再拿一箱。

服務員見楚凡如此能喝,也是暗暗震驚,不過他也沒有廢話,直接搬來一箱高度白酒。

這箱酒的度數確實很高,也很香醇,正合楚凡的意。

楚凡又開始大口喝酒,一直喝了小個過時辰,一連喝掉五箱白酒,方纔罷了。

楚凡和仙女吃喝完畢,又回到房間,那些看到他們倆人如此親密的男人都十分羨慕楚凡,羨慕不已。

的確,這也難怪,畢竟仙女實在太美了,漂亮得難以形容。

楚凡和仙女回到房間後,又睡下了,一覺睡到大天亮,一直到太陽從窗戶外面照進房間才起牀。

幸好楚凡現在的體力很好,雖然一晚上勞累,但還是一點都不覺得累,一點都不覺得苦,反面很快樂,反而精神更加的充足。

楚凡和仙女起牀後,又一起走出酒店,隨即叫了一輛出租車,然後直奔烏魯木齊。

楚凡和仙女到達烏魯木齊的時候,又是一個傍晚,於是,又在烏魯木齊開的大酒店開了一個總統套房。

楚凡現在身上的黃金多得很,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想吃好的就吃好的,想住最豪華的酒店就住最豪華的酒店,整個人澎脹得不行。

楚凡和仙女又在大酒店的總統套房睡了一晚,又忙碌了一個晚上,仙女也是非常的快樂,兩人又是一直睡到中午十二點才起牀。

兩人起牀後,又去用餐,還是喝最好的酒,還是吃最好的菜,楚凡又痛飲了幾箱白酒,又吃了好幾桌菜。

楚凡現在自從突破到靈異功第四重後,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吃多少東西都不會覺得飽,吃多少東西都沒有任何不適,肚子依然裝得下,喝多少酒都不會有任何的問題,根本就不會醉,也沒有醉酒的概念。

仙女現在吃肉喝酒也適應了不少,既喝白酒,也喝紅酒,也是無比的享受,也是無盡的澎脹。

楚凡和仙女吃喝完畢,又坐上出租車,前往內蒙古。

這個出租車司機也是走了狗屎運,遇上了楚凡,連續包他的車子,楚凡和仙女去哪裏,他的車子就開去哪裏,而且從來不在乎車費錢,只會多給,從不少給一毛錢。

出租車司機也是感到非常的幸福,他一邊開車,一邊從倒視鏡觀看後面的仙女。

的確,仙女這樣的天仙容貌,能看上一眼也是前世修來的福氣。

因此,出租車司機一路上心裏樂得不行,故意將車子開到最好,開到不快不慢的勻速,本來出租車司機的本意是想開到最慢,好在車上一睹仙女的芳容。

但他也害怕引起楚凡和仙女的反感,不敢開得最慢,也不開快,只是保持在60碼左右。

楚凡也無所謂,他這次就是帶太上的女兒來人間玩上半年,哪裏好玩就去哪裏,白天看風景,晚上住酒店,該吃吃,該睡睡,該玩玩,十分的愜意,非常的舒服。

楚凡和仙女坐在車子上不時說着笑話,仙女不時倒在楚凡的懷裏笑得前仰後合,仙女的聲音也是十分好聽,哪怕是笑聲都好聽得不行。

出租車司機聽着仙女的聲音就有些陶醉了。

出租車司機跟着楚凡和仙女這一路上下來,確實幸福得不行,白天開車,晚上也住酒店,而且還不用他出房錢,都是楚凡給出租車司機開好一個房間。

雖然出租車司機沒有住進楚凡和仙女的總統套房,但住的房間也不差。

出租車司機晚上不開車,白天才開,一點都不覺得累,雖是長途奔馳,但依然活力十足。

楚凡和仙女坐出租車整整半個多月的時間才進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