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升級速度驚到了不少人,尤其是那些四級傭兵們,要知道他們可都是一步步走上來的,升到四級的堅信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但這小姑娘是怎麼回事!前後兩個月,她就從一級到達四級,這樣的速度未免……太氣人了!

「她一定用了什麼手段!一定是!」有人發出質疑的聲音,懷疑憐用了什麼不正當的手段,查了半天甚至追訪到憐完成委託的那些僱主,皆查不出什麼,相反那些僱主還一個勁兒的對憐進行誇讚。

傭兵們都有些傻眼了,她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升級為四級傭兵!J

很快,有人暗中跟蹤憐,自她接去委託的那一刻開始,就有人一路盯梢,憐並沒有理會盯梢之人,還是如平常一樣,等憐完成委託回到駐地之後,盯梢尾隨的人也回來了。

傭兵們一擁而上,問個不停,「怎麼樣!有沒有看到什麼不正規的舉動!」

「她是不是耍了什麼手段,你看清楚了沒有!」

七嘴八舌的疑問砸來,盯梢尾隨的人微微有些獃滯,當所有人都不再開口發問的時候,他喃喃低語,「太快了,她完成委託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那是人的速度嗎!」

盯梢者說的話讓眾人不解,沒等眾人再發問,盯梢者已經自覺的走開了,只不過總在喃喃低語什麼,憐站在暗處,看著自己卡片上累積的積分,再看那些傭兵們質疑自己的態度,不禁一笑,將卡片收起,憐反身往外面走去,她可沒多餘的時間陪這些人玩,她要不斷的提升等級,不斷的往上爬!

又是一個月時間過去,不論眾人如何疑惑、猜忌,誰也沒有影響憐的前進步伐,跟蹤也好什麼也罷,都沒有找到憐耍手段的證據,眾人只能眼睜睜看著憐的積分以極快的速度增長,這速度讓人不敢相信!

再一個月過後,憐讓人驚爆眼球!成為了五級傭兵!

眾多傭兵都有仰天長嘯的念頭,這尼瑪的怎麼可能是真的!但這尼瑪的的確是真的!

眾人迭爆眼球,憐在這片駐地之內也算是個名人,憐。貝拉這個名字也被大多數人所熟知,每當看到憐傭兵們免不了會說上幾句,對憐的懷疑和猜忌一直都沒有少過,憐。貝拉很出名,但憐。貝拉也低調的不行,除了接受委託、外出、回來登陸積分,再沒有人見到過憐,要知道以這樣速度升上來,多少應該有點自傲,但自憐的身上卻美譽半點體現。

漸漸的,有人開始猜測憐的來歷,她的身份等等,猜來猜去只有更離譜的說法,畢竟傭兵工會從不過問你是做什麼的。只要你想當傭兵,就歡迎你加入。

「她是紅衣主教的女兒!」

「不對吧,我聽那XX說,她是一位身份貴重的貴族之女。」

「不是,我聽XX說,她其實是教廷內部的人!」

「不不不,其實她……不是人類!是其他種族!」

「……」

估計這是最離譜的猜測,憐無意間聽到這些只能無奈笑笑,人的想象力果然很大,她只不過是個普通人,用的著給她冠上這麼多頭銜?

在種種猜測下,憐的積分積累進行的非常順利,在眾人都以為她會以更為驚人的速度成為六級傭兵的時候,大麻煩來了。一直在病床上躺著的丹澤爾兩兄弟,在細心調養了三個月,咬牙切齒了三個月,怒火高漲了三個月之後,傷勢恢復!

「憐。貝拉在哪兒!」憐的名字兩兄弟也知曉,在康復之後的當下,兩兄弟怒火沖沖的四處搜尋著憐的身影,丹澤爾兩兄弟是出了名的壞傢伙,很多傭兵都在猜測憐。貝拉到底什麼時候和這對兄弟結下樑子,最後有人推離出了正確答案,讓丹澤爾兩兄弟卧床不起三個月的人,正是憐。貝拉!憐。貝拉打斷了這兩兄弟的肋骨,現如今丹澤爾兩兄弟定然是要復仇了!

「嘿嘿,這下有好戲看了。」大部分傭兵都看好戲的態度,丹澤爾兩兄弟可沒人敢惹,在五級傭兵群中橫行霸道,看誰不爽那可就直接揮拳開揍,根本不管其他!一個瘋狂晉級怪胎和臭名昭著的丹澤爾兄弟,到底誰更勝一籌?

丹澤爾兄弟在駐地之內遍尋無果,最後有人告知憐。貝拉接受了委託已經離開,丹澤爾兄弟陰狠一笑,離開了?不要緊,她總有回來的時候!兩兄弟也不接委託了,直接堵在駐地大門處,兇惡的神情嚇著了不少新傭兵,兩兄弟就不信等不到憐。貝拉回來的時刻!

憐此次所接的任務繁瑣了些,耗費了兩天時間,好在最後圓滿的完成委託,拿到了全分。憐的心情不錯,也打算在回程的時候放鬆下自己,所以回程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就這樣四天過去,憐還沒有回來,她在享受放鬆,但守在大門外的兩個男人卻已經火上眉毛,徹底呆不住了。

「大哥!那小丫頭片子該不會真的離開了?」丹澤爾小弟緊緊皺眉,一雙眼狠狠的掃過每一個進出大門的人,一個都不放過。

「不可能!就算離開傭兵工會,這裡都會有記錄,沒有記錄就代表著她沒有離開!」

「可是……都傳她完成委託的速度很快,這都等了幾天,她怎麼還不回來!」

丹澤爾大哥忍不住也皺起眉峰,次奧,他怎麼知道!按照常理來說,她應該早就回來了才對,這都四天了,這小丫頭片子難不成真的走了?這要是真走了,他們兩兄弟這幾天的行為豈不是二傻子!

想到這裡丹澤爾大哥怒火中燒,這小丫頭片子揍了他們倆兄弟不說,還讓他們丟盡了人!要是不將這筆賬討回來,他們兩兄弟還要不要見人了!

「大哥!大哥!你看,是那個小丫頭片子!她回來了!」丹澤爾小弟激動的站起來,狂吼一聲,丹澤爾大哥眼神望過去,遠遠的一道身影很為休閑自在的走過來,只需一眼,丹澤爾大哥便知道那正是他們要等的憐。貝拉!

「很好!總算是將這小丫頭片子等回來了!」丹澤爾兩兄弟一躍而起,怒氣沖沖的看著前方,丹澤爾大哥一聲怒喝,「憐。貝拉!我們兩兄弟來向你算賬了!」

憐停下腳步,黑眸看了過去,這兩人莫名覺得有些眼熟,想了一會兒憐便知曉,這正是被她打斷肋骨的丹澤爾兄弟,憐低低一笑,手輕輕撫摸掌中鮮花,洋洋洒洒的說了一句,「怎麼,你們的肋骨好了?」

就找打吧……找打吧……找打吧……無限迴音……這幾天更新的時間都不穩定,更新的數字也不穩定,明天盡量恢復,謝謝小妞們的包容,謝謝你們 章節名:章127死的真慘

丹澤爾兄弟聽到這句話身體莫名瑟縮了一下,不由控制的往後退了幾步,肋骨被打斷和復原過程中那難以忍受的劇痛讓兩人記憶猶新,根本就不想再體會一次。幾秒鐘的退卻之後便是更大程度的羞惱,丹澤爾兄弟明顯的感覺到一種恥辱,這小丫頭竟然敢如此羞辱他們!

「憐。貝拉!你不想活了!你以為能夠跑的掉么!」丹澤爾兄弟怒不可遏,掄起自己的武器開口吼道,氣勢逼人。憐僅是笑笑,她根本就沒有想躲,若是要躲在得知他們同是傭兵工會的傭兵之後她就離開這兒了,南大陸之大,他們要去哪兒找她?

「我沒有要跑的意思,怎麼,你們找我有事?」憐不咸不淡的語氣讓兩兄弟更為怒火中燒,這小丫頭年紀不大膽子不小!

「你知道我們是誰!我們是丹澤爾兄弟!在這傭兵工會之中,還沒有誰能夠如此惹了我們還安然無恙的!」

「哦。」憐應了一聲,丹澤爾小弟忍無可忍,「大哥,和她廢話什麼!先將她的肋骨打斷了再說!」

兩兄弟的怒吼引來了很多看熱鬧的傭兵們,見到有架可打都來了精神,圍聚到一旁火上澆油的喊著,「上啊!打啊!快打啊!」

周圍人的呼聲更加劇了丹澤爾兩兄弟的情緒,兩人手握緊武器,一人一個巨錘,巨錘的體積已經有半個人身的高度,如果被揮上一下得皮開肉綻。

「呼呼呼!」巨錘在兄弟倆的手中開始晃動,鐵鏈上的鐵塊相互摩擦發出了頗為刺耳的響聲,憐皺緊眉峰,丹澤爾兄弟陡然一聲怒喝,兩人的身子自原地而起,猛然躍入了空中!

「哇哦!」周圍人群發出呼喊,頭上的陽光刺眼,憐根本就無法仰視,只能看見依稀的兩道黑影自高空劃過,狠狠的落下!

「拿命來!」一聲怒吼,伴隨著兩個巨錘同時落地!

「轟轟!」

地面之上,兩個深坑出現!卻沒有了憐的身影!

「嗯?她人呢?」兩兄弟看著空空如也的地面,有些發愣,忽然一旁的觀戰傭兵們發出叫喊,「在上面!她在上面!」

上面?兩兄弟順著聲音往上看去,只見一道纖細身影在高空之上,下一秒,兩道呼嘯而來的火舌錘擊地面!

「可惡!」兩兄弟當下將巨錘擋在身前,將火焰隔絕在外,四周看戲的傭兵們生怕比火焰燙到,連忙狼狽的後退幾步,「啪!」憐自空中落下,若有所思,融入了雷系屬性原石的魔杖再發揮火系元素能量果然弱了些,相比較來說還是雷系更為順手也更為強勢。

這是憐第一次運用新魔杖使用火系元素,雷系和火系的威力差距很明顯,憐有在考慮讓魔杖更進一步的完美化。

「大哥!她是雙系本源元素師!」丹澤爾小弟吼了一聲,丹澤爾大哥狠狠咬牙,「尼瑪,就算是五系本源,也擋不住老子要滅了她!」

「沒、沒錯!」丹澤爾小弟也緊跟著說了一句,但心裡卻突突了起來,雷系和火系啊……元素師中這兩個系別的攻擊力是最強的吧,尤其是雷系……

「上!」丹澤爾大哥一聲令下,手中的巨錘又輪了起來,丹澤爾小弟也立刻跟上,兩兄弟的巨錘在空中旋轉,發出嗡嗡聲音,周圍的傭兵們看的更為起勁,一直不停的在吆喝叫喊。

「雙輪戲珠!」兩兄弟齊聲怒喝,手中揮舞的巨錘猛然自手中脫離,以驚人的速度和力量自兩個不同的方向朝著憐砸了過去!

憐腳步移動,身形晃過了兩個巨錘,但下一秒,兩兄弟的手臂一個用力,手握著連接巨錘的鎖鏈一個拉扯,巨錘改變方向,再度朝憐揮了過來!

「哈!」憐迅速將身子彎下,兩個巨錘自她的腦頂擦著頭髮過去,一旁的傭兵們看的心跳加速,能夠和丹澤爾兄弟糾纏這麼久,這個小姑娘也不是等閑之輩啊!

「喝!」丹澤爾兄弟看著憐再一次躲過,不由得再度發力,胳膊上的肌肉全部奮起,一條條青筋如蛇一樣盤旋在手臂上,隨著每一次的用力發生改變。兩個巨錘配合默契,以不同的角度向憐攻擊,憐幾次都險險躲過,在兩個巨錘的干擾之下,憐也根本沒有辦法好好施展元素魔法,只能不停躲避!

「吼!」丹澤爾大哥一聲怒吼,他操控的巨錘如疾風掃來,憐再度彎身,然這一次丹澤爾大哥的下一個動作改變了巨錘的軌跡!巨錘竟然就這麼停在憐的頭頂上空,接著狠狠砸下!

「我的上帝!這下子那個小姑娘死定了!」所有傭兵們都是這樣的念頭,巨錘自腦袋上方垂直落下,一定會砸死人的!這小姑娘可是元素師,元素師的小身板,根本逃不過!

「砸死你!」丹澤爾大哥操控的巨錘自空中落下,憐這一次根本沒有躲的機會!一道黑影自頭頂逼來,想要移開身體已經來不及了!

「還有我的!」丹澤爾小弟也是一聲怒吼,手中操控的巨錘緊跟其上,在原先的巨錘上又疊加了一個!兩個巨錘疊在一起,如此巨大力量的重壓讓地面瞬間開裂,一個巨坑就此出現!那裡還能在巨錘之下看到憐的身影!

「這小姑娘恐怕要被壓成肉醬了。」

「是啊,不死也是殘廢了。」

周圍的傭兵們都在竊竊私語,看著兩個疊在一起的巨錘,再看看那個深坑,這樣的重量一個元素師怎麼應付的了?

「你讓我們兩兄弟斷了肋骨,我讓你全身骨頭碎掉!」丹澤爾大哥惡狠狠的說了一句,兩個巨錘砸在地面上,甚至陷進了地面之中,丹澤爾兄弟哈哈大笑,轉身看著其他的傭兵們,「看到沒有!這就是招惹我們兄弟倆的下場!」

傭兵們不禁咂舌,低聲議論著什麼,丹澤爾兄弟號不得已的站在那,神情越發自傲起來。而在巨錘之下的深坑中,則是全然另外一番景象!

「嘁!」一聲低咒,在巨錘和深坑之底赫然有著一段距離,一雙纖細的手臂正穩穩拖著兩個巨錘,一層層的橙色元氣環繞在手臂之上,尤其橙色臂環!

憐用這雙手臂,竟然將兩個狠狠砸下的巨錘,用雙手撐了起來!

咬緊牙根,憐的額頭已經冒出汗水,感覺到肌肉裡面的力量綳的死緊,掌心也開始發疼發麻,胳膊開始發出細微的顫抖,如此巨大的重量讓她這個高等五級的騎士也感到非常吃力!

若不快點將這兩個東西弄走,她遲早是要被壓在底下!

憐狠狠咬牙,開什麼玩笑,她怎麼可能被壓死在這種地方!咬牙發力,手臂一個伸直,橙色元氣再度自體內出現,憐知道自己的肉體力量已經到達了極限!她不可能再堅持太久,除非……她的力量在極限之後能夠突破!

不管能不能突破,憐都打算強行一試!高等五級的實力積累她已經做足了功課,現如今只差一個機會!或許現在就是她突破的機會!

冰層之內滾動的橙色元氣發生劇烈翻滾,一縷縷元氣被強行自冰縫中拖拽而出,憐狠狠咬牙,感受著恐怖冰層因為她的強行拖拽釋放出的震震隱含,好在頸間的火系原石熾熱的溫度緊隨其後,冷熱大戰再一次在憐的體內進行,她管不了那麼多,強行的拖拽元氣,不停的往外拖!

冰層之內的元氣不斷翻滾,就如煮沸的水一樣,翻滾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啪!」

細微的一聲響,翻滾劇烈的元氣陡然平靜下來,若是沒有冰層憐能夠清楚看到,橙色元氣之里的中心位置,已經發生了顏色的變化!更深一層的橙色自里開始迅速向外擴散!猶如色彩的暈染,一瞬間,原先的橙色全部被吞噬,化為了更為濃郁的色彩!

全新蛻變顏色的橙色元氣猛然自裂縫中湧出,沖入了憐的身體之中,滋養著她的身體各處!一股蠢蠢欲動的全新力量正自憐的體內煥然而生!黑眸劃過光亮,憐的唇角緩緩揚起,高等六級,來的正是時候!

「我們丹澤爾兄弟豈是任人欺負的主兒!這就是下場!」兩兄弟還在說著什麼,在炫耀著得罪自己會有怎樣的後果,眼尖的傭兵忽然發現了什麼,忍不住喊了出來!

「哎!你們看,那兩個巨錘是不是動了!」

所有人都是一愣,丹澤爾兄弟也莫名愣住,「動了?哈哈哈,怎麼可能!」

「可是我真的看見它動了!」

「這兩個巨錘是由我們兄弟操控,我們不讓它動它就不會動!難不成你的意思是說,被砸在下面的人還能讓這兩個巨錘動嗎!」

「我靠!真的動了!」越來越多的人發現巨錘的動靜,巨錘的確發生了晃動,從最初的輕微到現如今的明顯!

丹澤爾大哥猛然看向小弟,丹澤爾小弟立刻搖頭,「不是我!我沒動!」

兩兄弟狐疑皺眉,不是他們讓巨錘動的,那會是誰?難不成會是……!

「大、大、大哥……」丹澤爾小弟感受到了掌中鐵鏈都在顫動!丹澤爾大哥緊緊皺眉,猛然握住自己掌中抖動不已的鐵鏈,下一秒,兩個疊在一起的巨錘被一股強勢力量頂到了空中!

「啊!」

連接兩個巨錘的鎖鏈也陡然拉直到了極限,兩兄弟被強硬拖拽著往前奔跑了數米,正巧到達了剛才巨錘砸進的深坑旁邊!

兩兄弟不由控制的往坑中看去,一道黑影迅速自坑中躍出,兩兄弟下意識的想要甩動掌中鐵鏈,但來人更快!

「啪啪啪!」

兄弟倆握著的鎖鏈被快速纏繞在一起,隨後一個用力拉扯,兩兄弟的雙手就這麼胡亂的被鎖鏈攪在一起!丹澤爾兄弟定情一看,不由得睜大眼睛!怎、怎麼可能!

「你……!」

「怎麼,驚訝我的安然無恙?」憐冷冷開口,丹澤爾兄弟只覺得一道冷氣自腳底升起!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躲得過兩個巨錘的疊加攻擊!

「你們很快就會嘗試一番。」憐露出微笑,一人一腳,兩兄弟被直接踹到了坑中!

「快將這鎖鏈解開!」丹澤爾大哥怒吼,兩人毛手毛腳的拉扯著鎖鏈,心跳很慌很慌,兩人一邊拚命解著鎖鏈一邊用眼神看憐的動作,憐縱身躍出深坑片刻沒了蹤影,兩兄弟咬牙切齒,「該死的,這鎖鏈怎麼解不開!」

「大哥,她能做什麼?」丹澤爾小弟說話的口氣有點虛,掌心裡都是汗,他有些拿不準這個憐。貝拉,兩個巨錘都砸不死她,她不是元素師么!

「現在想這些做什麼,先將這該死的鎖鏈弄開!」丹澤爾大哥大吼一聲,兩兄弟不管多想解開這鐵鏈,但最後都是無濟於事!

胡亂的拉扯一通,到最後還真叫兩人瞎貓碰死耗子,找到了解開的敲門,就在此時,外面傳來的細微響動,兩兄弟在深坑之中並不知曉外面發生了什麼。

「什麼動靜?」兩兄弟很是疑惑,突然聽到外面看戲的傭兵們發出驚呼,「天!她想做什麼!」

兩兄弟直覺不好,手上解鐵鏈的速度不由得再度加快,兩人邊解鐵鏈的時候邊發現,摔著巨鐮的那段鐵鏈似乎有動靜!一道陰影漸漸接近,兩兄弟忍不住抬頭望去,這一看不要緊,兩人的瞳孔狠狠一縮!

纖細的少女站在坑邊,她的腳邊是兩個巨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