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獸醫的一口氣嘆的蘇雙雙立馬就緊張起來,呼吸似乎都在這一刻停止了,她看著獸醫,一臉的急切,一開口,聲音都開始顫抖了:「醫生,四爺它怎麼樣?」。

… 86_86753秦墨明顯的感覺到蘇雙雙情緒不對勁兒,他用力的攬著蘇雙雙的肩膀,然後看向那個獸醫,一雙原本就很冰寒的桃花眼此刻寒光更甚,明顯透著威脅。

這樣的目光直接把對面的獸醫給嚇傻了,她還從來沒有看見過如此有壓迫感的人。

她瞬間有一種感覺,就是覺得自己要是說出什麼不好的話來,估計面前這個帥哥能直接把她用眼神兒活颳了,連渣渣都不帶剩下的。

這個獸醫頓時沉默了,因為她要說的並不是好消息,她被嚇的根本不敢開口,她這麼一沉默,蘇雙雙更慌了,轉頭看了一眼半開的手術室的門。

她想要自己進去親自看看,可是感覺身體十分的沉重,尤其是受傷了的那條腿,似乎要把她拉著直接拽到地底下去似的。

蘇雙雙猛地吸了口氣,把眼裡即將要湧出的淚水給憋了回去,她哽咽著看著對面的獸醫,然後猛地一把拉住獸醫的手,一開口就開始哭了起來:「四爺她有沒有很痛苦?」

獸醫一聽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雖然我給它注射了麻藥,但是怕傷害到它的神經,沒有多注射,所以它硬很疼痛,只是不能動。」

蘇雙雙一聽更難受了,緊緊的拉著獸醫的手:「那它……」說到這兒,蘇雙雙突然說不出口了,身體一軟,就要跌坐在地上,好在秦墨一直扶著他。

秦墨讓蘇雙雙癱軟的身子靠在自己身上,以自己身體的撐著她,讓她不至於滑倒。

蘇雙雙頓時覺得自己什麼都沒有了,她鬆開拉著獸醫的手,整個人都茫茫然的,雙眼空洞無神,就連自己在流淚都不知道。

「四爺!四爺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麼辦!」蘇雙雙似乎反應過來了,開始嚎啕大哭,那聲音,在空曠的醫院裡顯得格外的滲人。

頓時原本住在醫院裡的貓貓狗狗被嚇的開始叫起來,一時間寵物醫院裡,就跟大雜燴似的,各種聲音都有。

這個獸醫終於反應過來,她急忙一把拉住蘇雙雙的手,然後另一隻手捂住蘇雙雙的嘴,急的火燒眉毛似的說道:「我的祖宗啊!您可別哭了!這一會兒鄰居找來,我這醫院就別想開了!」

蘇雙雙哽咽著,越想越傷心,她的四爺都死了,這個無良的獸醫居然還不讓她哭,她一把甩開獸醫捂著她嘴的手,仍舊哭的傷心,聲音似乎比剛剛還大了。

蘇雙雙邊哭邊打嗝邊抱怨:「肯定是你!如果你好好的救它,它就不會死了!你還我的四爺!」

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噠 蘇雙雙其實並不是真的怪這個獸醫,只是她現在心裡真的太難受了,似乎找一個人來怨,心裡的那種疼痛才能有所轉移。

這個獸醫終於後知後覺過來,明白蘇雙雙誤會了,她急忙開口解釋道:「我的小祖宗,您的貓沒事兒,只是它肚子里的小貓不辛夭折了,不過它以後還會有小貓的,您就別傷心了!您的四爺沒事兒!」

「啥?」蘇雙雙一聽四爺沒事兒,瞬間精神了,哭的直打嗝的看著這個獸醫,下一秒反應過來,一把拉著秦墨的胳膊,讓他帶著自己進去看看。

秦墨看著蘇雙雙哭很難受,好不容易見她不哭了,急忙順著她,把她扶進手術室。

手術室稍微有點兒凌亂,旁邊兒有一個乾淨的透明玻璃罩子,蘇雙雙定睛一看,四爺正安靜的躺在裡面。

雖然四爺沒有醒過來,但是似乎因為疼痛,身體微微的抽搐,可是這樣卻證明了它還活著。

蘇雙雙只覺得自己剛剛死掉的心似乎又活了過來,她因為太興奮,直接回身一把抱住秦墨,靠在他懷裡,激動的蹭了蹭自己的頭。

蘇雙雙的眼淚鼻涕全都蹭到了秦墨的襯衣上,可是這次秦墨卻沒有絲毫的嫌棄,反倒是低頭看著蘇雙雙,一直充滿冷淡的桃花眼裡透著一點兒心疼以及寵溺。

在一旁的獸醫聽著醫院裡還沒有消停下來此起彼伏的動物叫聲,頓時覺得頭疼,她深深地吸了口氣,才保證自己把最後那點兒忍耐力用完。

獸醫看著相擁在一起的兩個人,突然覺得有點兒刺眼,這男的帥氣,一看就很多金。

這女的呆萌可愛,一看就是標準總裁文里的小女主,看得她這種單身狗實在是眼淚一把一把的。

獸醫輕咳一聲,雖然很不想沒有眼力見兒的打斷他們相擁的美好畫面,但是有些事兒她必須的說了。

「兩位同志,這貓留在這而再觀察一晚上,明天一早你們再來取,現在這個時間我想你們可以回去了。」

獸醫說完,看了一眼蘇雙雙的腳:「小姐您的腿還是不要長時間站立,還是趕緊回去躺下來休息吧!」

其實她的潛台詞是,你們兩個夠了!要曖昧回家曖昧去,那麼大的床單隨便你們兩個滾,不要在這兒再刺激我這個單身狗了!

蘇雙雙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的行為有點兒過分,她急忙離開秦墨的懷裡,和他稍微拉開一點兒距離。

頭一次臉大的蘇雙雙同學,害羞的小臉兒跟紅頭的蘋果似的,她沖這個獸醫呵呵乾笑一聲,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

這個獸醫長得很可愛,看起來很親切,她看了蘇雙雙一眼,又看了看躺在那兒的四爺,最後感嘆一句。

「小姐,我知道您和您的貓感情很好,但是您也不至於如此的傷心,剛剛真是嚇壞我了。」

蘇雙雙也覺得有點兒不好意思,笑著道了一聲謝:「謝謝您啊!給您添麻煩了!如果明天有人找您,您的損失我賠!」

蘇雙雙現在冷靜下來,自然聽見這滿醫院的貓叫狗嚎的,連她都覺得鬧挺,別說住在這四周的人了,估計明天早上就得來找這個獸醫。

蘇雙雙雖然現在錢包癟癟的,但是她就算借錢,也不能給人家添麻煩。

這個獸醫一聽蘇雙雙這麼說,滿意的看了蘇雙雙一眼,頓時覺得她很好。

她想了想,發自內心的囑咐了一句:「小姐,我看您人很好,我才忍不住要勸一句,您要是真心喜歡這貓貓狗狗的,把他們當朋友就好了,可是也別當直系親屬啊!他們的壽命自然比不過人的,有一天總要去世的,您別太傷心!」

這個獸醫在寵物醫院裡已經見慣了寵物和主人之間的生離死別,所以才能這麼冷靜的說出這種話來。

蘇雙雙的媽媽是一個千金大小姐,只是當初和一窮二白的蘇爸爸私奔了,蘇媽媽就和家裡斷了聯繫。

現在蘇媽媽的家人沒有一個認同他們的,早就斷絕了關係,蘇爸爸家早年就父母雙亡,更是沒有了親人。

自從蘇雙雙的父母去世后,就剩下蘇雙雙和她媽媽養的四爺相依為命,雖然偶爾有她表姐過來看看她。

但是蘇家不承認她,她表姐也不敢太明目張胆的過來找她,只是在她有特別需要的時候才過來看看,幫幫她。

所以蘇雙雙一直覺得四爺就是她唯一的親人了,她當然會覺得四爺不同。

蘇雙雙雖然不贊同這個獸醫的話,可是也知道她是為了自己好,她笑著點點頭,又道了一聲謝謝。

「行了,都這麼晚了,趕快回去洗洗,好好休息一覺,貓咪的恢復力比較好,等到明天你來接她回家的時候,她又生龍活虎的了!」

獸醫實在挺喜歡在這個笑起來眉眼彎彎的蘇雙雙,所以又對她多安慰了一句。

其實另一方面,她也是怕了蘇雙雙這驚人的哭功了,還真是驚天動地,要是再來一次,估計她這個寵物醫院就得炸廟了!

蘇雙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秦墨直接從錢包里把所有的現金都放到了一旁桌子上。

那一小沓子的錢啊!看的獸醫眼睛都直了,蘇雙雙也一臉的驚訝,她雖然感謝這個獸醫,可是也用不了這麼多的錢吧,那看起來可是有幾千塊呢!

她就是不吃不喝還得攢兩個月呢,這讓她拿什麼還啊!難道還真的讓她賣身!

蘇雙雙作勢就要伸手去夠被秦墨放在桌子上的錢,可是那個獸醫卻快她一步,直接伸手笑眯眯的把錢揣到了自己的衣兜里。

蘇雙雙瞪大雙眼就那麼看著自己的錢不見了,心這個疼啊!轉頭就要質問秦墨為什麼要那麼的大方。

難道他覺得她會花他的錢嗎?這大方的可是她的錢啊!

可是秦墨卻不理睬蘇雙雙,直接彎腰,一把把蘇雙雙橫抱起來,沖這個獸醫點了一下頭,算是告別。

直接抱著目瞪口呆的蘇雙雙,大步的離開,獨留下雙眼冒心,心裡也冒心的獸醫。

她還不忘沖秦墨和蘇雙雙的背影揮揮手,宛如老︶鴇子一般,雙眼冒心的說道:「歡迎下次再來啊!我一定給您們打一個八八折!」

直到秦墨把蘇雙雙抱進車裡,蘇雙雙才反應過來,她一下子撲向車窗,看著不遠處燈火通明的醫院,肉疼心疼,哪兒哪兒都疼的!

可是秦墨已經坐到了駕駛的位置,一腳油門,開車了,蘇雙雙看著越來越遠,最後只變成一個小點點兒的寵物醫院,只能無奈的轉回頭。

她覺得自己錢包里僅剩的那點兒錢也隨著消失在視線中的寵物醫院遠去了,她一回頭就惡狠狠地看了秦墨一眼,嘟囔道:「那可是我的錢啊!我的錢啊!你造不!你造不!」

秦墨實在是不想搭理蘇雙雙,可是又怕她心疼的難受,惦記著那點兒錢,無奈的說了一句:「報銷!」。

… 86_86753蘇雙雙原本挺高興的,但是轉念一想,無功不受祿,她猶豫一刻,最後還是說道:「那個……這次給四爺看病的錢,該多少我就會還給你多少的。」

說到這兒蘇雙雙急忙又加了一句:「你多給那個獸醫的小費,我可就不管了哈!」

秦墨知道蘇雙雙的性子,看著很柔和軟塌塌的,但是一倔強起來,是八匹馬都拉不回來,他也不願意費心和她在這個事兒上多說什麼了。

大不了等到給她開工資的時候,找幾個名額,給她多補貼一點兒錢。

車子里瞬間又安靜下來,蘇雙雙頭靠著車窗,看著車窗外飛速閃過的景物,其實心裡很失落。

四爺雖然沒事兒,可是貓寶寶沒了,她扁扁嘴,她想要讓自己堅強,可是不知道今天這是怎麼了,就是想哭,但是她不想再在秦墨面前丟人了,便強忍著。

秦墨餘光掃了一眼蘇雙雙,也知道她為了什麼突然蔫了,他微微張了張嘴,最後覺得這種事兒還是得她自己想開了。

而且秦墨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要是他突然關心的安慰她幾句,依照蘇雙雙這種奇葩的腦迴路,肯定以為他又發燒了。

所以秦墨沉默不語了,任由蘇雙雙以頭靠窗用這種略微憂傷的姿勢發泄心中的難受。

只是前方地面突然不平起來,車子細微的晃動,蘇雙雙的身體也不穩的細微顫抖起來,結果就導致她的頭開始和車門玻璃來回親密的接觸。

蘇雙雙咬著牙,挺直身體,靠回車座,剛剛撞的腦門兒蒙蒙的,她想伸手揉揉,可是餘光看了秦墨一眼,生怕他看見自己剛剛那麼一幕,惹他笑話,她便硬生生的忍下了。

兩個人到了公寓樓下,蘇雙雙嘆了口氣,然後任命的讓秦墨把她給抱上去了,誰讓她的拐杖還躺在自己公寓門口呢。

蘇雙雙靠在秦墨的懷裡,略顯悲傷地抬頭看著自己公寓的小窗戶。

她心裡想到:也不知道自己的拐杖有沒有被人拿走,要是被哪個無良的人撿走了,那她今天晚上以及明天早上可怎麼活!

當秦墨抱著蘇雙雙走出電梯的那一刻,聲控燈也亮了起來,蘇雙雙急忙閉上眼睛,然後小心翼翼的睜開一點兒,瞄了一眼,隨即她又閉上眼,內心開始流寬麵條了。

她的拐杖真的被哪個無良的人給拿走了!為毛她摔在地上求救的時候,整個公寓就好像沒有一個人似的,根本就沒有人來救救她。

但是她這前腳剛走,就有人出來撿走她的拐杖,這也太陰暗了吧!

秦墨自然也看見了,他抱著蘇雙雙往她的公寓走,然後給蘇雙雙放到了床上。

秦墨站在旁邊兒,面無表情十分正經的說道:「要換哪兒件睡衣?我幫你拿,換完了我扶你去洗手間洗漱。」

「……」蘇雙雙半仰著頭看著秦墨,就好像頭一次認識他似的,她乾笑一聲,然後伸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衣櫃。

她還沒來得及開口,秦墨就一個轉身,直接去拉衣櫃的門。

呼啦啦!蘇雙雙這兩天比較懶,就把所有換下的衣服全都塞在了柜子里,然後這一瞬間,七彩繽紛的衣服全都掉了出來。

秦墨看著掉在他鋥亮皮鞋上的小內內,頓時覺得頭有點兒疼。

蘇雙雙則完全驚呆了,那一聲「不要」就那麼卡在了嗓子眼兒里,現在她悔不當初,為什麼剛剛不是先說話再做動作!

她剛剛其實是想表達她很無語:她是個女生,讓您這個**oss幫著拿睡衣,這樣有點兒不太好吧!

可是秦墨根本無法理解蘇雙雙這個大開的腦洞,他還以為蘇雙雙指衣櫃是想讓他幫她拿放在柜子里的睡衣。

蘇雙雙呵呵乾笑一聲,雙手撐著床,想要挪過去,臉上的表情可謂異彩紛呈,此刻她糾結的恨不得直接撞牆上裝死得了。

「那個……這衣櫃是四爺弄的!四爺弄的!」蘇雙雙說了一句,也不管秦墨會不會信了,反正她是信了。

秦墨彎下腰剛要去撿掉在他鞋上的小內內,蘇雙雙一激動,也不管自己的腿受沒受傷了,直接撲了過去,一手抓著秦墨鞋上的小內內,因為太著急,直接順手往後一扔。

然後她的小內內就在空中劃了一個完美的拋物線,直接掉在了她之前吃完還沒來得及收拾的飯盆里。

秦墨和蘇雙雙同時回頭看了一眼,蘇雙雙直接趴在地上,裝死不起來了,她現在算是破罐子破摔了。

反正她在秦墨這兒是什麼形象都沒有了,她直接挺屍,心裡想著不佔便宜白不佔,哼唧道:「boss,扶我起來吧,我不行了!」

蘇雙雙還沒開口,秦墨就早已經彎下身子,伸出手臂,把蘇雙雙從地上撈了起來,他一手橫穿過蘇雙雙的腰間,讓她單腿站立。

秦墨伸出手指了指面前實在是不堪入目的衣櫃,一直冰冷的語氣都透著一點兒無奈:「你自己拿吧。」

蘇雙雙看了看被她胡亂堆在一起衣服,努力回想昨天她脫下的睡衣被塞在了第幾層,可是想了半天也沒有個頭緒。

她嘆了口氣,半抬起頭看著秦墨,一副我為了你好的樣子:「那個boss,如果您實在是看不下去,可以轉過頭去。」

蘇雙雙是真的為了秦墨好,一看小禽~獸就有潔癖,讓他忍受如此凌亂的柜子估計他沒直接把她扔在這兒不管,已經算是最大的忍耐限度了,仁至義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