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男子長得極爲好看,劍眉星目,俊朗不凡,嘴角上總是若有若無的帶着兩分笑意,顯得還有點玩世不恭的氣質,而此時,他揉着鼻子,臉上則是一副苦逼之色。

搖頭嘆道:“大爺的,一定是老頭子又在叨咕我了,這幾天下來,老頭子叨咕我不下一千遍了,小爺的鼻子都快打噴嚏打腫了,話說老頭子你至於嘛!”

“在等等就不行,你寶貝徒弟我不是在找嘛,一刻也沒閒着好嘛!”

搖頭嘆氣,繼而,男子邁步走進了楚家大院。

這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龍霸天口中的十三弟子,夜十三!

夜十三本不姓夜,而是姓葉,不過這貨覺得葉這個姓寫起來不屌,所以給自己改了姓,直接改成暗夜的夜,爲此,龍霸天還曾揪住他狠揍一頓。

美其名曰連自己姓都不認了,屬於白眼狼。

早晚有一天,連他這個師傅都不認了。

其實,這一點還真冤枉了夜十三了,夜十三這輩子除了自己老子意外,最尊敬的就是他的師傅了,龍霸天了,視之爲父。

此時,隨着夜十三走進楚家,楚家的門衛立刻將其攔下。

“您好同志,請出示你的證件,我們覈查你的身份。”

“哦,我叫夜十三,是楚家的朋友。”夜十三連忙道。

門衛依舊搖頭,臉色不變的道:“對不起,即便是楚老的朋友,但是出於對楚老的保護,我們也要覈查您的身份,因爲老爺子的安全比任何事都重要,容不得馬虎。”

“這,好吧……唉,果然是老國字啊,就是不一樣,跟大熊貓一樣!”

夜十三嘆着氣,隨後卻是調侃起來,卻不察門衛聽着他調侃老爺子,差一點摸出槍來。

堂堂的老國字,國之大英雄,豈能是隨便一個人就可以調侃的。

夜十三乖乖的拿出自己的身份證任由着門衛登記,最後,又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證。

“龍門,你也是龍門的人!”

門衛看着夜十三的身份證,微微有些詫異,不過隨後立刻冷下臉來。 “沒錯,我是龍門中人。”

夜十三發現門衛臉色不對,不禁有些詫異,但還是自報家門。

心說這門衛是怎麼了,平白無故的撂啥臉子啊!

門衛當即冷哼一聲道:“既然是龍門中人,那你現在不能進去,我得打個電話,跟楚家報備一下,得看他們同意與否,否則的話,對不住。”

說着,門衛直接撥通了電話。

陳天賜的事情讓楚家很尷尬,所以,最近楚老特別吩咐過,如果再有龍門的人拜訪,必須要通知他,如果對方的目的是爲了林辰而來,乾脆拒不見客。

陳天賜跑到沐氏集團大鬧的事,在東海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老爺子也是知道的。

所以,他不想跟龍門再有牽扯。

夜十三這叫一個尷尬啊,想他堂堂的一個龍門朱雀使,竟然被嫌棄了,而且還是被門衛嫌棄的,這特麼上哪說理啊,難不成龍門現在這麼不堪嘛。

有心想要發作,但一想到是拜訪自己師傅的老友他又忍下了。

門衛在那邊打電話聯繫,說了幾句話之後,放下電話轉頭對夜十三說:“你可以進去了。”

“早放行多好,省的麻煩!”夜十三一臉的無奈,隨後走進了楚家。

剛進大門,隨後就見到楚老爺子迎了出來,跟着一塊的還有趙寒。

“呵呵,原來是十三賢侄啊,賢侄怎麼有時間到我這老傢伙這裏拜訪了。”

“晚輩見過老國字。”夜十三連忙上前見禮。

禮數不可廢,楚老爺子身爲國之英雄,哪怕他是龍門朱雀使,見到了也要自重身份,以晚輩自居,而夜十三的所作所爲,比起陳天賜,那就是強的太多了。

陳天賜什麼德行,完全就是個裝逼犯,就別談禮數了。

也就是楚老爺子不跟他計較而已。

老爺子急忙上前,將夜十三攙扶而起,隨即道:“賢侄,你怎麼有空過來了,我聽說你師父……”老爺子欲言又止,有些話確實不可言明。

夜十三聞言,虎眉一挑,道:“老爺子,我師父的事,你也知道了?”

“嗯,知道了,是陳使者說的!”

“該死的陳天賜,看來我師父傷病的消息,十有八九就是他放出來的,虧得這貨回到龍門還想告狀,還想報仇,簡直找死!”夜十三臉上立刻流出了一抹怒色。

不過很快,這一抹怒色便被壓制了,換而笑道:“老爺子,我這一次過來,一共有兩件事,第一件是調查陳天賜被打案件,第二件事則是擺脫您,幫着尋找一位名醫。”

“您老人家當年的傷勢那麼嚴重,如今竟然可以完全康健,可見給你醫治的那位名醫手段了得,如果能得他的幫助,我師父的傷沒準能壓制住。”

“你也知道,我們龍門沒有我師父,定會出大事。”

楚老爺子聞言,和趙寒對望一眼,隨即,就見老爺子道:“那好,那咱們先進去說吧。”

“這事情倒是有些複雜,三言兩語說不清!”

“好,老國字請!”

隨後,三人一塊走進楚家客廳,落座之後,楚老爺子立刻將當日他引薦林辰,隨後被陳天賜刁難,然後陳天賜記恨上,帶人去沐家大鬧之事,一五一十的講了一遍。

末了補充道:“林辰是我和趙寒的救命恩人,其醫術之強,有目共睹,可惜啊,陳使者不相信,反而還大鬧林辰老婆的公司,林辰這纔出手的。”

“在我看來,此事,過反而不再林辰。”

“哼,該死的陳天賜,打的好!”夜十三拍案而起,一臉怒容啊。

其實之前他差不多就已經猜出了,是陳天賜自己作死,畢竟對方驕狂自滿,在龍門出名,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件事竟然還跟那位神醫有牽扯。

心裏大罵道:“你個該死的陳天賜,你自己找死,何必要牽連上別人,媽的這下可好,這要是惹惱了那神醫,豈不是耽誤了師傅的病情,王八蛋。”

“楚老,此事我已知曉,放心,這件事我龍門會有公斷的,倒是那位神醫,您能不能在引薦一番,如果他能答應給我師父瞧傷,我龍門必有重謝!”

“這個嘛……”楚老有些猶豫。

他倒是不怕別的,實在是太瞭解林辰了,陳天賜的事,林辰一定討厭級了龍門。

在想讓他幫龍門做事,這個恐怕有些難度。

“楚老你放心,我的爲人你還信不過嘛,我絕對不會挾私報復的,再者說了,林辰揍了那陳天賜,我覺得是那傢伙活該,反而覺得林辰乾的漂亮!”

“這也就是林辰手下留情,要不然,打死他都不多!”

“哈哈,這倒是嚴重了……這樣,我試一試吧!”

楚老大笑,隨後,示意趙寒給林辰打電話。

當即趙寒撥通了林辰的電話。

與此同時,林辰已經到了臨省,正坐車前往那處殺手組織的總部。

這時,手機突然響起,林辰一看是趙寒打來的,立刻接通:“喂,趙哥,我是林辰。”

“林辰,你現在在什麼地方哪,楚老有事相求啊!”

“呵呵,咱們之間用不了一個求字,有事你說話吧!”林辰立刻道。

對於楚家,林辰還是感激的,畢竟在白家的事情上,楚家出力很多,而且老爺子慈祥,心有大善,林辰早就已經把對方當做自己的長輩看待了。

既然是老爺子有事,他自當盡心。

趙寒聞言,頓時鬆了口氣啊,看樣子林辰並沒有因爲陳天賜的事情而生楚老的氣。

當即,趙寒在楚老的示意下,將夜十三來訪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最後,還怕林辰信不過,補充道:“夜十三是龍門之主龍霸天的弟子,跟陳天賜不是一路的。而且,龍霸天跟楚老,更是莫逆之交。所以林辰,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出手幫幫忙!”

“盡力而爲!”

林辰握着電話,陷入沉默當中。

他確實對龍門厭惡至極,如果這電話不是趙寒打來的,不是楚老示意,他絕對一口回絕,哪怕對方請來天王老子都沒用,但是,楚老不行。 楚老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猶豫再三,林辰勉強道:“好吧,既然楚老爺子擔保,那我就過去看看,不過我只能盡力而爲,至於成與不成,這個我可不敢保證,還有,我不希望再有上一次一樣的事情發生。”

“別以爲區區龍門便可以欺負我林辰,惹急了我,龍門照殺!”

說道後來,林辰的語氣突然肅殺起來,一身冷意如潮水一般席捲而出。

出租車上,司機大哥感受到林辰的變化,立刻嚇的一身冷汗啊!

差點握不住方向盤,把車子開進溝子裏。

心說這是啥人啊,怎麼氣息忽然變得這麼可怕,該不會是個啥人犯吧!

不得不說,這個司機大哥的想象力確實豐富。

而電話那頭,趙寒聽着林辰的語氣,也不禁心頭一觸。

他太瞭解林辰了,知道林辰是個言出必鑑之人,希望龍門這頭不會出什麼問題,出什麼幺蛾子,否則的話,真要是惹到了林辰,恐怕麻煩就大了!

當然了,這並不是他能考慮的問題。

隨後,雙方掛斷了電話,林辰這邊就不說了,只說楚老這邊,夜十三得知林辰答應了,自是喜不自勝,對楚老自然是感恩戴德啊。

沒有什麼事情,比能給他師傅治傷更爲重要了。

真要是能求的名師,把師傅的病治好,那絕對是天大幸事。

至於還要等林辰兩日,兩日之後才能見到真人,這一點,夜十三並不覺得有任何不妥,也沒有心存不滿……他明白越是流弊的人越是有怪癖,喜歡玩高姿態。

而作爲有事相求之人,這點必須得滿足人家。

其實他不知道,林辰真不是高姿態,而是根本就沒在東海,在臨省辦事那!

隨後,夜十三辭別楚家,單獨離去,之後的事情不做相談,畫面一轉。

只說此時,臨省,一處郊外廢棄的船塢廠大門外,林辰站在大門前,神情坦然,笑而不語,而站在他對面的幾個小黑小子則是一副如臨大敵的狀態,一臉戒備啊。

原因無他,只因爲林辰剛纔小小的露了一手,結果卻是將他們的白銀級別的殺手重傷。

白銀級別殺手雖然實力一般,但在殺手界也不小覷,一般的白銀殺手已經可以接上百萬的任務了,而一般要刺殺的對象,都是很流弊的人物。

這樣的殺手,放在那裏,也都極爲恐怖。

然而,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這邊的白銀殺手纔有要出手的意思,還來不及出手,卻是直接被林辰撂翻在地,瞬間就給擊成了重傷了。

這等實力,實在恐怖,恐怕不亞於頂級的黃金級別殺手了,甚至更強。

一時間,對於林辰的身份,他們是揣測不斷,內心膽裂。

絲毫不敢亂來,全神戒備着,等着老大他們過來處理,而就在這時,船塢廠的大門豁然打開,繼而就見從裏面一連走出就好幾個人,爲首的是三個黑衣人。

三人並肩而來,全都是一身黑衣,臉色冷峻,一看就不是凡人。

六雙虎目在林辰身上掃了一遍,隨後就聽當中的黑衣人冷聲道:“閣下是什麼人?貌似我們沒有交集,閣下爲何跑到我影子門的地盤,打傷我門人!?”

“閣下這麼做,可是有點闖空門的意思了,難道不怕引火燒身?”